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起风了,想你了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8-27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起风了,想你了

起风了,想你了

起风了,想你了

起风了。
讲几个风中飘零的故事吧。
还是好多年前的事情。
那时我还年轻,和一个成都姑娘谈恋爱。
成都是一个神人满地的地方,麻辣火锅好姑娘,九眼桥吃肥肠粉,非常魔幻,又非常接地气。
其实成都姑娘偏保守,长相也较端庄,好多姑娘长得有观音像。
我当时从北京过去找她,有个玩音乐的朋友也要去成都鬼混,索性一起去了。
当年成都的酒吧,主要在人民南路四段那边,还有玉林西路。这个玉林西路就是赵雷《成都》里唱的那个“玉林路的尽头”的那个“玉林路”,玉林西路也真有一个“小酒馆”(名字就叫小酒馆),很老的酒馆了,当年就是文艺青年扎堆的地方。
07年,人民南路拆迁,小酒馆好多搬到九眼桥了,才形成了现在鼎鼎大名的九眼桥酒吧街。
我们当时主要在人民南路那边的小酒馆喝酒,那时候我还年轻,还不像现在这样肆无忌惮,油腻肥胖,还喜欢和姑娘聊聊文学和信仰,音乐和艺术什么的。
那时候是初冬,酒吧做活动,为了活跃气氛,搞了一个抽奖,就是邀请观众上台现场演唱,演唱第一的,可以获得一个大奖:免费在酒馆喝一年的酒。
当时和我在一起的姑娘就说,要是你能赢了大奖,我就嫁给你。
我说放心,放心,你就赶紧准备好嫁妆吧!带着你的嫁妆,带着你的妹妹,跟着那马车来!
我当时特别有信心。
因为之前我说过,和我一起过来的朋友是个搞音乐的。
说是搞音乐的,其实他是一个特别牛逼的网络歌手,像现在的抖音顶级网红那么火。
为了保险起见,我还让他唱他的的代表作,当年红遍网络的一首歌。
这他妈的,简直就是国家队欺负小学生啊,怎么可能输啊!
然后我告诉他,输了就现场上吊吧,别活着回来了。
然后他就上台唱了一发(戴着鸭舌帽和墨镜,又裹了一个围巾,怕被人认出来),唱得很稳,赢得了全场喝彩,大家纷纷给他翘起大拇指,说小伙子唱得好嘛,简直像原唱那么好!
我心想,算你们有眼光!
结果,我们还是输了。
真输了。
因为后面出现了一个黑黑瘦瘦的小子,他说我也想唱一首歌,就唱之前那个人(我朋友)唱的那首吧。
大家都拼命嘲笑他,觉得他这不是螳臂拦车,自取耻辱嘛。
结果他一开口,我们全都跪了。
我看了看朋友。
他也无奈笑了,说:的确超过了原唱,因为他的歌里有灵魂,一个漂泊的灵魂。
他感慨,说自己这些年真是太浮躁了,都要忘了当年唱歌的初心是什么了。
然后他喝了一整杯酒,上台和那个人合唱了一首陈奕迅的《浮夸》。
唱完后,泪流满面,两个人拥抱在一起。
后来呢?
没有后来了。
前几年,我去北京,约他去工体喝酒,当时乐队在唱《浮夸》,我突然想起了当年的一幕,就问起那个人的事情。
他说,那个人的女朋友是西昌人,带他回了西昌,也不喜欢他唱歌,觉得招蜂引蝶不好。两个人在小村子里,开了一家小商店,过得不好也不坏。
前几年,下了大雪,他飞去西昌看他,两个人喝了一天酒,喝得天晕地转的,没有聊一句音乐。
他感慨,此生再也不去西昌了,每次看见他,都觉得像另外一个凋落的自己。
挺遗憾的,不过这就是现实。
他又问我,当时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姑娘呢?
我也淡淡地说,嫁人了,现在过得很好。
他举起杯子:祝福他!
我也举起杯子:祝福她!
那个晚上,我们两个人都喝多了。
这是第一个故事,关于歌手的,由一个姑娘引起来的。
第二个故事,还是因为姑娘,一个特别有气质的姑娘。
我当面见过很多漂亮姑娘,包括好多明星。
明星嘛,当面看,和电视里截然不同。
她们自带气场,那种笼罩在你头上的绝对气场,铺天盖地压下来,的确有气质。所以我们常说,二线演员,包括小一线明星,都可以靠钱砸出来,但是顶流不行。
顶流啊,一定是骨子里带来的,是天生的,是命中注定的,是祖上积德,真是这样。
这个妹纸的长相和气质,就属于顶流水平。
当时我在峨眉山旅行,峨眉山下古树参天,小路弯弯曲曲,我拿着一瓶当地产的猕猴桃酒,边喝边走,悠悠哉哉,随着山路走去,上面有一座古道观。
随便走上去,边走边看,一路走到后山。
后山,就看见一个道姑在那生火,仿佛皑皑雪山上跃动的火焰,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之美。
我站在旁边看着她,一时间看得痴了。
她扭头看看我,随手捡起一截烧了一半的劈柴,在旁边山崖上画了一幅图,是一个男生傻站在那里,寥寥几笔,惟妙惟肖,看得我笑出了猪叫声。
她也莞尔一笑。
我赶紧伪装成向道之人,装模作样请教她:何为大道?
她提笔用木炭在画像旁边写了一首诗:
此身天地一蘧庐,世事消磨绿鬓疏。毕竟几人真得鹿,不知终日梦为鱼。
我读了一遍,再读了一遍,再转身,却发现她已经走了。
我用手机拍下了那副画,还有那行诗,偶尔看看,也觉得特别美。
后来我就去上海一家上市公司做了高管,负责市场中心,成天搞一些新品发布什么的,好烦的。
有一次,我让广告公司出一个发布会方案,有一个方案还不错,就是用沙画做一个人物像,还比较文艺。
不过他们设计的人物像不错,我就让他们找个好画家,好好设计一下。
广告公司就委托了中国美院一个教授,让他找一个合适的人画。
结果画了几稿,看着不错,就是觉得少了点儿神韵。
改来改去,那个教授就怒了,亲自跑到上海跟我理论,说要好好教教我做人!
我跟他说了几句建议,他都叼着烟斗,看着天空,理都不理我。
后来我也怒了,说你还敢吹自己是最专业的,就你们画的,还没人家随手画得好呢!
老教授无比鄙夷地看着我,我就掏出来了手机现场给他看。
他看了半天,猛然愣住了,问我:这是谁画的?
我说不知道,就是一个年轻姑娘,随手捡起了一块烧焦的木头,几笔画出来的。
教授又放大图片仔细看了看,说:不可能!
然后又问我:她说自己叫什么了吗?
我摇摇头。
教授想了想,态度就放端正了,烟斗也不吸了,跟我说了几句客气话,意思是那副画,他们的确尽力了,不瞒我说,那副画不是他学生画的,那是他亲自画的,所以他才有点儿恼火,想过来讨个说法。
不过,他斟酌了一下,说,你手机里的那副画,明显是高人画的,自有道韵,不染红尘,这个没法比的,你不能拿商品和艺术品比较嘛!
我想想也是,也同意就用他那副画了,不改了。
他也挺高兴,说中午一起吃个饭吧,他请。
我哪儿能让他请,就带他去旁边的小南国吃饭,他多喝了几杯,又提出想看看我手机里的那副画。
我又给他看了看,他眯着眼看了半天,最后长长叹了一口气,躺在椅子上,说想起他从前的一个学生了。
我就问他,什么学生?
他说,那还是十几年前,他在美院就遇到了这样一个充满仙气的学生。那个学生画的东西嘛,比较特别,就是她不论画什么,不管像不像,都有一股仙气,都有内在的韵,像音乐一样,都有韵味。
这个仙气怎么说呢?这个和你们外行啊,还真是不太好解释。
他举了个例子,齐白石的画就有仙气。
他说,齐白石和老舍是很好的朋友,有一年,老舍先生出了四道题目给齐白石,请他按照四首诗画画。
这既是雅趣,也是古风,在宋朝时期,文人就喜欢给画师出这种命题作文,偶尔会有一些妙绝画作问世,传为千古佳话。
老舍出了四句诗,让齐白石按照诗来作画,其中有一句,叫做:“蛙声十里出山泉”。
十里山泉很容易表达,山涧,泉水,都是具象的,这个很简单,但是这个“蛙声”如何表现呢?
后来齐白石先生想了三天后,画了一幅画。
他画了什么呢?
齐白石先生泼墨画了一处山涧,汩汩的清泉,泉水里有六只蝌蚪,摇头摆尾。
别说“蛙声”了,这幅画连“蛙”都没有,但是却让人觉得炎炎夏日,满目清凉,蛙声似水,有空谷幽兰之感。
我说,的确精妙,不过是不是有点儿言过其实了。画家还是要看画的,就这几个蝌蚪,如何体现画技呢?
他说,你把那副图放大看,画的里每一条水波都是不一样的,都是立体的,放大看局部,就不像溪水,而是像波澜壮阔的大河了。
我又问,那那手机里的那副图,好在哪里呢?
他瞪了我一眼,说:你把照片放大看!
我放大了一下,才发现了一个细节:左耳上落了片树叶。
这片树叶,就把当时我痴痴傻傻看她的样子表现得淋漓尽致了。
我才明白,那个年轻道姑画得好在哪里,难怪老教授说她的画有仙气了。
老教授感慨,说他曾经那个女学生,也喜欢画这种,都是点睛之笔啊,这是要再出一个齐白石啊,可惜她偏偏跑路了!
我就问,她跑哪儿去了?
他气得一摔筷子,说:出家了,大画家不做,偏要做姑子!
他絮絮叨叨地说,这个学生啊,家世极好,也极有天份,就怕这种什么都好的人!人啊,不能太出色,要是太出色了,这人间就留不下她了。
他后来跟学生家长一起,去了几次峨眉山请她,她只是摇头,说红尘太苦,她此生只愿呆在山上,吟诗作画,不愿下山。
我心中一凛,想说点儿什么,想了想,终究还是没有说。
后来,偶尔去峨眉山,看那个蒲草算命的蒙先生时,偶尔也去她那看看,她有时打水,有时扫地,只是不画画。
前年,我想设计一个“于生一”的形象,找了好多顶级设计公司,设计得都不满意。
后来想了想,就是缺乏那种仙气,就想请她画一下,就按她自己的形象画就行,却联系不上她。
后来托了好多人,辗转联系到道观,道观那边回话,说她去云游去了,红尘太苦,以后不必来了,大家各自珍重就好。
去年冬天,我请蒙先生陪我过去,也没看到她。
我带蒙先生去后山转了转,他也感慨,说老树盘绕似龙,树皮都结成了龙鳞,满城飞雪,漫山红叶,说这是一处神仙地啊。
我凭着印象,又一次走到第一次相遇时的岩壁处。
那墙上的炭痕早就没了,下面多了一行小诗,笔锋纵横,仙气缭绕。
记得旧时好,跟随爹爹去吃茶。
门前磨螺壳,巷口弄泥沙。
而今人长大,心事乱如麻。
这都是好多年的事情了,偶尔回想起来,还是觉得有些感慨。
天冷了。
起风了。
落雪了。
突然有些难过了。
突然有些……想你了。

起风了,想你了

起风了,想你了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