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当你老了,上课玩手机

本文作者: 2周前 (01-02)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当你老了,上课玩手机

当你老了,上课玩手机

当你老了,上课玩手机

无现金、健康码通行,老年人在智能时代频频遭遇困境,成为掉队者。在北京一些社区,开办了专门的手机课程,帮助老年人学会使用智能手机,从最简单的拼音和美图秀秀教起。一群白发苍苍的人努力追赶着时代的脚步。

暮年的学习任务

余慧兰从一开始就没跟上。

同桌的老人学得快,帮余慧兰点了两步,又接着看自己的手机了。指尖停留在点开的页面,她沉默地看着屏幕,不知接下来该点什么。这时老师王巍已经讲到好几个步骤之后,同桌的老人点开一个页面,又转到另一个。余慧兰干脆把已经黑屏的手机放在一边,掏出老年卡摆弄起来。

12月1日9点,北京顺义石园西区养老服务驿站正在进行智能手机培训课,学生都是家住附近的老人。手机课最早在2016年零零散散地开课,后来咨询手机使用问题的老人越来越多,便固定下来,每周一节课。久而久之,课程形成规模,老人们每周一聚,也养成了习惯。

驿站临街,靠外的墙面安了几扇大窗户,阳光映进来,大厅很亮堂。手机课就安排在进门的大厅里,左右两边摆着几排桌椅,9点不到,老人就陆续坐满了。

北京顺义石园西区养老服务驿站

王巍39岁,本是社区的志愿者,后来成为手机班的授课老师。顺义石园街道一带共有5家养老驿站,除手机课外,还有免费的国画、书法和手工课。在疫情发生前,没有课的时候,老人们也会来驿站打牌消磨时间。

这节课,王巍教老人利用微信里的出行服务查公交路线。之前,她还教过老人用百度地图、高德地图,直到微信推出导航功能,她立马把课程内容换了。对老人来说,接触新软件是一种负担。

这天上午,困扰老人们的难题是,想从这里,去顺义金街的华联超市,坐哪班公交的站数最少,哪班公交耗时最短?

输入目的地是最难的一步。有的老人用语音,有的用手写。手写写得潦草了,手机就会识别成别的字,语音说得不标准,也会被识别成错误的地点。输完地点,下面出现一连串的选项,老人也不知道怎么选,他们鲜少独自外出,大多数地点于他们而言,都是陌生的。

社区驿站在教老人如何用手机查询公交线路

像在跟一个电子怪物进行搏斗,初次尝试便失败的老人,很容易有厌学心理,甚至产生电子设备恐惧症。因此,教学的首要教义是,照顾老人的自尊心,其次要帮他们建立学习的信心。讲课的时候,王巍声音洪亮,语速则很慢,有时一个操作步骤要重复很多遍。

但有时候,重复也是无效的。余慧兰70岁出头,她耳朵不好,听不清王巍讲什么,只能看投在幕布上的幻灯片。

余慧兰从去年就开始上手机课了,但像这天的课堂一样,大多数时候,她都没有什么收获。

她的手机屏幕上,有三排图标,实际用到的软件只有四个。微信也不常用,她不会用拼音,别人发来的语音也听不清。孙子曾提议教她用拼音打字,她试了好几次,还是记不住,索性不学了。

疫情时期,几乎作为通行证存在的健康码却成了阻挠老人活动的东西。许多老人不懂得如何扫出二维码,去医院看病成了难题,又不好意思麻烦忙于工作的儿女,明明已经费尽周折到了医院门口,却就是进不去。移动支付盛行的当下,多数消费场所已经取消了现金收款,但老人们对线上付款还不太信任,出行和生活处处不便。

从书信时代走过来的老龄群体,有着和互联网时代并不通晓的语言系统,但在这个几乎离开智能手机便无法好好生活的世界,如果不想活成一座孤绝的岛,老人们必须要在暮年开启新的学习任务。

衰老,意味着记忆力的衰退,学习能力也会随之下滑,因此,老人们学习的内容总是在重复,进度缓慢。邓荷香68岁,在连续上了近两个月的手机课之后,她终于学会如何换微信头像、发朋友圈。最近,她羡慕别人有丰富的表情包,央请驿站的志愿者帮自己存一些表情。一小时的手机课程中,她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一直在反复练习收藏表情的步骤,让自己不要忘记。

邓荷香的同桌是手机课的老学员,她头发烫了小卷,颈上系着丝巾,是一位彬彬有礼的老龄女士。通过手机班教授的出行服务功能,她了解了不少从家去往市内景点的路线,尽管因为要照顾孙子,她其实没有太多时间出远门。

在按照老师要求输入了几个地名之后,她开始在“目的地”里输入自己最想去的地方:承德避暑山庄、古北水镇和九寨沟。

闯入者

截至2018年9月,微信55岁至70岁用户达到6100万。这是一群笨拙但虔诚的闯入者。尽管世界已鲜有耐心去倾听老年人的需求,但他们仍有强烈的探索欲,除了用微信发消息、打语音、他们还想利用移动支付在网上购物,想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的照片加工。

王桂芳64岁,手上的智能手机用了两年多了,她是按一个亲戚家的小孩的年龄来推算的——他现在两岁零四个月。孩子出生那阵,她帮着照顾,给他们送饭。作为感谢,亲戚送了她一部手机。

手机不贵,一千多块,王桂芳早就想买了,但她舍不得,以前用的都是两三百的。她跟儿子提过想买智能手机,但儿子说,“能打电话得了,弄什么弄。”

王桂芳就没有再提,她从来都不是爱提要求的人。儿子离婚了,还要供在读初中的孩子上学,家里用钱的地方不少。

今年是王桂芳在养老驿站上手机课的第三个年头了。最开始,她只会接打电话。课上教的记不住,她就课后追着老师问,没有手机课的日子,到了驿站,她也追着老师开小灶。现在,她用手机比班上好些老人熟练,同学遇到不懂的问题,她有时也能帮着解答。

第一次学发微信语音,对话框里按下去,王桂芳立马撒开了手,怕人家听见,又怕听不见。她给一个朋友发语音,想告诉她自己学会语音聊天了,但发出去了一段乱七八糟的符号。朋友问她,老王你要说什么。她说自己刚学,想试试。对方鼓励她,别着急。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王桂芳慢慢地学会了发语音。

在手机课上,王桂芳学会使用拼多多,第一次尝试在网上买东西。支付的环节需要绑定银行卡,她不敢,怕钱被划走,让儿子给自己转了100块。下单的一刻是兴奋的,同时又惴惴不安,她担心自己被骗,后来东西送到了家,才相信是真的。

现在,王桂芳用微信付款比用现金多,100块不够用了,每次都让儿子给她转1000。她还跟丈夫一起在拼多多上玩走步赚金币的活动,她每天走一万多步,赚的金币能提现三毛钱上下。最近三个月,她赚到了40块钱。

钱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享受智能世界的乐趣。步入老年之后,现实世界能够供给的娱乐设施就极有限,对于人生的期待,似乎只剩下健康,快乐和安详。

可老了就要一定要去公园撞树吗。在智能手机里,老年生活也有很多可能性。每天早上,王桂芳要花半小时料理自己在拼多多上种的果树和菜。种果树可以换水果,果树成熟的时候,能换来两个柚子,也可以是三斤苹果。

在手机班上课的老人们大都会在拼多多上种树,他们互相助力领水。种水稻、土豆和红薯也可以换东西,但要在凌晨抢购,为了这场大抢购,王桂芳通常在中午小睡一会。有天晚上,她接连抢了三样,烤馍片、面包和红枣,过程像玩竞技类游戏般刺激。

北京顺义石园西区养老服务驿站的社工在上课

另一些软件则给老人们提供了施展才艺的空间。王桂芳喜欢唱歌,两年多,她在全民K歌上录了1100多首,唱得最多的是评剧。小时候,村里有个评剧团,她经常去听,慢慢自己也会唱。现在她在网上有200多个粉丝,都是听了她的歌后关注的。

衰老也许会令人变得消极,但不断学习,接触新事物,让老人们重燃了生活的热情。

石珍彦70岁了,她关注了3个用来制作相册的订阅号,找到制作相册一栏,选好照片,就能自动生成带场景和音乐的相册。这是她听人说过几句,回到家里自己琢磨出来的。

她的微信头像是用美图秀秀合成的,照片里,她站在一处绿意葱葱的景色里。她通常一个人去公园散步,因为儿女不在身边,相熟的老人不住在一个小区,不方便相约。她喜欢在独自散步时多拍一些美丽景致的照片,回家后跟自己的照片合成到一起。

石珍彦通常把制作好的相册发给一个朋友看,见不到面的时候,他们就看看对方的照片。她也把相册发给过外孙女,想让她欣赏欣赏。忙于工作的外孙女没时间看,简短回复了几句。意思是,她自己玩好了,一天高高兴兴的,就行了。

一种需要

课后回到家,王桂芳还得自己再琢磨几遍。她的孙子12岁,用起手机来比她熟练,她常趁着孙子写完作业后问他一些功能怎么使用。她不问儿子,每次一问,他总有一番说辞,“您怎么怎么,我好多事忙着。”

尽管学习过程缓慢而吃力,老人们还是愿意更多了解互联网世界的奥秘。如今,手机班的固定学员已有近80名,学会使用智能手机,慢慢让他们重新获得了对生活的掌控感。

像很多老人一样,石珍彦担心在钱上面出错。她不爱玩拼多多,下载它只是为了帮朋友助力,她也不会手机支付,因为外孙女不让她用。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两辈人似是身份转换,她开始什么都听外孙女的。

虽然小辈都不常陪在身边,但石珍彦仍常常在心里罗列着:抽纸、洗发水、酱油、醋和零食,很多生活用品都是两个外孙女从网上买的,她们很知道孝顺。

两个外孙女都是石珍彦带大的,小的去年毕业工作,大的今年博士毕业,也开始工作了。两个外孙女离家之后,石珍彦闲下来了,她开始到驿站学画画、书法。重阳节,她画了一副菊花,菊花画得清秀,一旁的字显得有力,后来被贴在驿站大厅前面的墙上。

疫情蔓延时期,养老驿站不开门,王桂芳心心念念,特别想进来。她已经离不开驿站了。除了手机课,她还在这里学画画,跟其他几个老人一起鼓捣点小节目。驿站辟了一个小屋给喜欢音乐的老人活动,有敲碗的,唱歌的,弹琴的,由一个姓尚的退休老师带着,每周约定几次到小屋里编排节目。

拥有相同需求的老人们聚在一起,搭成了一个独特的社交网络。他们去过学校演出,但更多的时候,只有驿站的工作人员把表演录下来,发到群里跟其他老人分享。这样的视频,王桂芳的手机里存了好多。她展示其中一条:视频里,她跟尚老师一个拿着筷子敲碗,一个敲悬挂着的啤酒瓶,发出叮叮咚咚,有节奏的音乐。

对王桂芳来说,驿站是一件晚来的礼物。驿站早上有课,她就赶着把家务活做完,再跑来上课。教画画的老师鼓励他们多来驿站画画,但王桂芳舍不得,担心浪费太多驿站的纸笔。

退休前,王桂芳在西城区工作,后来为了照顾老人回到顺义。现在,他们夫妻俩跟离婚后的儿子、孙子住在一起。一天三顿饭,是王桂芳的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早上6点40孙子从家里去学校,她6点出头起床给他做早饭。接着她跟丈夫出门散步,顺便买菜,她让丈夫把菜带回去,自己来驿站上课。中午11点45孙子从学校回到家,她从十点多开始准备午饭。晚上儿子回家,再做一顿丰富的。

一天下来,留给王桂芳自己的时间所剩无多,家里的空间亦是。客厅要让出来给孙子写作业,没有王桂芳的地方。有的老人回到家里练画画,她没有地方练,只有在课上的时候画。

前段时间,王桂芳的一个高中女同学建了个微信群,一个拉一个,最后共有15个女同学进了群。70年代毕业以来,40多年里,王桂芳还没有联系上过这么多人。她们在群里聊今天都干了什么,生了病,也互相问问怎么治。其中一个女同学不太会用微信,用的还是丈夫的手机。王桂芳把高中时候的毕业照发到了群里。初中高中的毕业照,她都保存着,从娘家带到婆家。

在群主的组织下,王桂芳和群里四个要好的同学连上了视频。这是她第一次使用视频通话,时隔40多年,5个对彼此的记忆还停留在中学时代的高中女学生,终于见了面。

*除王巍外均为化名

当你老了,上课玩手机

当你老了,上课玩手机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6195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