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真正的香蕉”已濒临灭绝

本文作者: 2周前 (01-02)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真正的香蕉”已濒临灭绝

“真正的香蕉”已濒临灭绝

“真正的香蕉”已濒临灭绝

有这么一个物种,它和人类有60%相同的DNA。

它通体呈黄色,被人们亲切称为排便神器,还是小黄人的最爱,它就是——香蕉。

香蕉随处可见,广结善缘。却鲜少有人知道它“脱胎换骨”的跌宕经历——

香蕉一度濒临灭绝。

21世纪人们所熟知的香蕉,叫做“香芽蕉”(Cavendish,又称“华蕉”)。

体型小、细长,它们几乎都能被一手轻松拿起。

在20世纪50年代之前,活跃在社会和农业生产中的,是香芽蕉的老前辈——大米七香蕉(The Gros Michel)。

据说,这才是真正美味可口的正宗香蕉。

比起香芽蕉,这种古早香蕉的显著特点是体型更大,具有更浓烈的水果香味,口感也更佳。

更令吃货欣喜的是,它含水量较少,易于保存,有种美味时时相伴的安全感。

听上去,大米七香蕉方方面面都很完美,理应是极优良的品种,那么,为什么我们现在极少见到它的身影呢?

因为它在数年前遭遇了一场大灾难,几乎灭绝。 这个故事要追溯到上个世纪。

那时,全世界大部分香蕉从中美洲出口,种植公司过度关注产品的生产量,而忽略了生态学上的考量。他们的策略是用单一种植来实现香蕉的量产,而他们栽培的主要品种便是大米七香蕉。

香蕉采取的繁殖模式是无性繁殖,新香蕉树均通过插条的方法来培育。这样一来,不管是“老蕉”还是“嫩蕉”,都只是基因完全相同的克隆复制品。

虽然听上去有些泯灭“蕉”性,但站在商业角度来看:香蕉基因的相同,可以让企业更合理地预测香蕉的大小、味道,有助于产品管理。

福兮祸所依,没人预料到,一场“毁灭”之灾正被暗暗酝酿。

大米七香蕉几近完美,唯独缺乏对其物种健康至关重要的遗传多样性。也就是说,一根香蕉患病,其他香蕉也都会跟着遭殃。

那场大灾难发生在二十世纪初,黄叶病爆发,各地大米七香蕉都遭受感染,产量下降。

更为糟糕的是,黄叶病(又名“巴拿马病”)的病原体入侵土壤,感染了一个香蕉种植园后,会引发蝴蝶效应,波及全世界种植园,数以百万计的大米七香蕉就此被摧毁。

患病的香蕉

大米七香蕉的辉煌就此终结。

1923年在美国轰动一时的美国歌曲《是的,我们没有香蕉》(Yes,we have no bananas),据说就在描述当时香蕉供应不足的窘况。 值得庆幸的是,大米七香蕉还未完全灭绝。目前仅有泰国还有极少数种植,但在世界其他地方已经无法生存了。少之又少的大米七香蕉,在如今的水果市场里是凡尔赛级的“奢侈品”。

在生物学范畴,这其实早就不是秘密:如果某物种的基因过于单一,极易发生“灭门惨案”。

感染黄叶病的蕉树

类似的例子还出现在十九世纪英国的咖啡种植业。

1798年,锡兰(也就是如今的斯里兰卡)成为英国殖民地后,英国在锡兰大举种植同一品种的咖啡树。

当时咖啡在日常生活中受到追捧,需求量极大。

为了能最大程度地享受咖啡树带来的高生产力,咖啡种植者默契地只栽种同一种咖啡树。

后面的故事大家都可以猜到了。这些大同小异的咖啡树缺乏对抗某种害虫或者病原体的生物机制,于是当某一天遇到咖啡驼孢锈菌(Hemileia vastatrix)的袭击,整个锡兰咖啡业几乎付之一炬。

被咖啡锈病感染的咖啡叶

这场灾难过后,十九世纪后期,锡兰的咖啡种植者只好改种茶叶。

之后的锡兰茶叶也掀起了大范围流行,一个物种的灭绝和新鲜事物的崛起,两者其实无所谓对错,却在一次次给世人警示:

过度执着于眼下利益而忘记了尊重大自然的基本法则,最后必将受到反噬。

“灭绝”这个词虽然听起来冷酷无情,内里却还暗藏生机。

维基百科对于灭绝的定义是:一个物种完全消失的自然过程。

由于生存竞争的关系,一些物种的消失,同时也为其他物种的发展和新物种的产生创造了条件。 正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大米七香蕉濒临灭绝之际,人们找到了替代它的新品种——香芽蕉(Cavendish),也就是我们现在常吃的那种香蕉。

成熟的香芽蕉中含有高达22%的碳水化合物,富含膳食纤维、钾、锰、维生素b6和维生素c。

它的显著优点就是能够大量生产,并能够抵御黄叶病,不过缺点也很明显:

味道逊于大米七香蕉。

即使经过基因优化,香芽蕉也不能抵抗所有细菌和害虫。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却不会简单地重复。

近几年,专家发现黄叶病的病原体有变异迹象,一种被称为热带种族tr4的黄叶病已经对香芽蕉构成威胁。

香芽蕉抵挡得了“害死”大米七香蕉的老黄叶病,却奈何不了新黄叶病。同大米七香蕉一样,香芽蕉属于无形繁殖,延续了基因单一的致命缺陷。

一蕉染病,蕉蕉难逃。

如此一来,大米七香蕉的惨案很可能在香芽蕉身上重现。

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们会面临买不到香蕉的窘境。因为目前科学家还未找到香芽蕉的替代品种。

看到这里,身为香蕉爱好者的你,是不是开始慌了? 逝去之物不可追,我们能做的只有珍惜眼前,囤两箱吃个爽吧!

不光是香蕉,我们熟悉的其它物种也有很多面临灭绝的威胁。 联合国去年发布的《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全球评估报告》显示: “尽管包括土著人民和地方社区在内的许多人的努力,到2016年,用于粮食和农业的6190种驯养哺乳动物中已有559种已经灭绝,约占总数的9%,此外至少还有1000种受到威胁。 不仅如此,全球变暖正使土豆、花生等重要农作物的野生亲缘种面临灭绝危险,使农业育种的重要基因资源蒙受损失。” 气候的变化,人类无法置身事外。

一份生物多样性报告声称,目前地球上每四个物种中,就有一个面临灭顶之灾。

天灾令人遗憾,但有很多可以规避的人祸,每天都在发生。 自1980年以来,海洋塑料污染增加了十倍,至少影响了267种海洋动物,其中包括86%的海龟,44%的海鸟和43%的海洋哺乳动物。 泰国曾有过一个关于塑料的公益广告,一个女孩在街上免费分发寿司,路人都夸好吃,但再多嚼几口就觉得不对劲,有什么东西干涩又无法下咽,原来有塑料夹杂在寿司中。

路人皆疑惑又愤怒,他们发问:

“你拿塑料袋放在食物里,塑料袋不能吃啊。” “我们人类并不能消化塑料袋。” 人类对于塑料袋的危害都很清楚,但动物甚至没有辨别塑料的能力。 泰国平均每年制造320万吨塑料垃圾,每年大概有300只海洋生物被发现因误食塑料垃圾而死亡。

小小的泰国已然如此,更别提整个地球产出的塑料垃圾。 很多时候,我们的一个小小举动,也许就会影响到这个世界上另一个物种的存亡。

世间生物千千万,人类与其他物种并无本质的不同。

如果我们一味盯着眼前的小小便利,或是短期的经济利益,忘记了所有生物都是命运共同体,忽略了保护物种多样性和可持续性发展。

那么,“下一个是谁”将不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疑问,而是预告着人类自身难保的丧钟。

“真正的香蕉”已濒临灭绝

“真正的香蕉”已濒临灭绝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6036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