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不要和领导做朋友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0-11-30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不要和领导做朋友

不要和领导做朋友

不要和领导做朋友

职场有时是一个漩涡。一次偶然,我卷入了一场办公室绯闻,主角是公司的董事长、经理和秘书。无心吐露的秘密,或许会成为了办公室斗争的攻击武器。

和董事长的弟弟成为朋友,是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大家都叫他李经理,我私下叫他李瑞生。

第一次见到李瑞生,是李总在公司例会上厉声骂他。当时我们外联部的负责人王泉汇报完毕,轮到采购部是一个长着娃娃脸的小伙子,看样子不到二十岁,说话声小小的。

李总吼道:“大点儿声音,听不见!”

小伙子脸越发白,声音勉强大了一点,“那批货下周三到仓库……”李总打断反问:“在哪个仓库?哪几个人来?”

小伙子答不上来,拿起自己的本子翻看。李总“啪”一声拍了下桌子,“这些最基本的情况都搞不清楚,三个月了没一点长进?”

李总又像训学生一样说了半晌话,小伙子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最后李总没好气地回:“长点脑子!”

散会后,外联部在公司对面的餐馆聚餐,我说起这个挨批的小伙子,“他被骂得好狠啊!”王泉接口道:“李经理不一样。他是李总的弟弟。”另一个同事又补充,“现在采购部归他管。”

“采购部当然要给自己家人,这一块油水多大啊。”

我又问:“他看起来好小,采购的事他搞得定吗?”

王泉想了想,“你别说,他做得不错。别看李总在会上骂他骂得最狠,实际上是想锻炼他。他干的这段时间没出什么纰漏。”

王泉给我安排的工位就在公司门口,离电梯门很近。下午时李瑞生正拿出两堆杂志挡住电梯门,接着再从电梯里把余下的杂志搬出来。

看样子有几十摞,我便起身去帮他,他一开始连忙摇手,我说没事,闲着也是闲着。他没再说什么,当我们陆陆续续把杂志搬到储物间,汗水已经濡湿了他的短袖衫和额头。他谢过我,又出去忙采购了。

下班后我又去了马路对面的饭馆,这回遇到了李瑞生。

几杯酒下肚,原本无话可说的气氛松软了下来。话逐渐多了,我叫他李经理,他忙让我别这么叫,叫本名就好。我问他多大年纪,他说自己二十一岁。

我感慨了一下,“二十一岁我还在读大二。”

说完我忽然想起王泉说李瑞生没有读过大学的事情,感觉自己说话太冒失。但他并没有介意,“我也就读完了高中。实在是读不进去,课业太难了。我哥……”

他说到这里,迟疑了一下,“可能你们也听说了李总就是我哥的事情是吧?”见我点头,他嗯了一声接着说,“我哥给我转了几个重点高中,我都没有读进去。这一点,我挺对不起他的。”

他转头看窗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我爸妈离婚得早,我哥哥谁都不跟,靠自己打工上了重点大学,读大三时就开始创业,现在你们也看到了——”他把手一摊,“公司被他做得越来越大。我呢,”他再拍拍自己胸口,“连他一根手指头都抵不上……总之我要努力才行!”

我忍不住问:“你准备怎么努力?”

他愣了一下,笑道:“有人会教我的。”他没有继续往下解释,我也就没问下去。

等酒喝完他有点醉了,结账时抢着买了单。出门我扶住趔趄的他,他笑道:“我也不知道今天为啥这么多废话……反正觉得和你特别合得来……你别见怪……”我忙道:“哪里,你能跟我说这些是信任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说着我招呼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把他送回去。

第二天上班在过道上遇到李瑞生,我们心照不宣地笑了笑。中午吃饭时部门同事又开始了吐槽模式,说李总多奇葩,做的事情多离谱,不仅和公司的刘秘书眉来眼去,还在外面请客户嫖娼。

一切匪夷所思难辨真假。这时同事刘韬突然来了句,“他弟弟李瑞生胆子也不小。”我听完心里跳了一下,大家纷纷问刘韬怎么回事,刘韬说:“他啊,跟刘秘书也不干净!”

大家哇地一声,“真的假的啊?兄弟要相争,好戏要上场了!”

我忽然觉得这些同事面目可憎,忍不住质问了一句,“你有什么证据呢?”刘韬奇怪地瞟了我一眼,“证据嘛,谁也没法亲眼见到。我是听吴倩说的。”我又逼问一句,“吴倩又怎么知道的呢?”刘韬被我噎住了。场面一时间尴尬了起来,王泉忙说:“大家吃菜!吃菜!”

吃完饭同事们一边溜达一边闲扯,唯独没有人跟我说话,这让我非常后悔和紧张:大家吐槽本来就是放松一下,我何苦为了一个跟我无关的人得罪他们呢?我真是傻到家了。

又是一周例会,王泉紧张了起来。他看了本周拓展的客户汇总报,在工作群说了一句:“完蛋了。”例会上自然被李总痛批一顿,我们大气都不敢出。

轮到李瑞生汇报,他这次换了身西装,做了发型,看起来年轻帅气。这次他的声音也响亮有力,有数据,有结论,有分析,还有下周的计划,听起来很专业。李总这次没有在笔记本上写东西,而是略感惊讶地问:“这些……都是自己弄的?”

见李瑞生嗯了一声,他难得露出了笑意,“这次的确还可以。其他部门负责人要向他学习。尤其是你,王泉——”他手指了一下,“你听到没有!”王泉忙回答,“听到了。”

例会结束后聚餐,王泉一落座就气哼哼地说:“学个屁!气死我了!”大家都附和他的话,“咱们外联的工作太难了!李总就知道要结果,结果哪里这么容易,让他一天打几百个电话试试看?”

“李瑞生那小毛孩有什么好学的?要不是仗着他哥,他算个屁啊!”王泉这番话听起来特别刺耳,但我忍着没说话,大家一起说李瑞生的种种不是,我也没参与。

几个月后王泉辞职,紧接着刘韬辞职,那几天连带几位同事也辞了,部门只剩下我和陈令刚两个人。我是因为还没找到其他合适的工作,手上也没有积蓄,陈令刚比我后来,和我情况一样。

李总在例会上说起这些辞职的人,“没本事自己走也挺好,我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作为部门仅存的两个人之一,这番话我听得同样刺耳。

余光中对面的李瑞生像是陷入了沉思。他侧着头好像没有在听,在本子上画着一张侧脸:尖下巴,鼻梁略高,嘴巴微噘,刘海蓬松。我觉得很眼熟,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是谁。

离职的同事移交给我的一摞厚厚通信录,让我压力倍增。这时一路风风火火的李总被刘秘书叫住,脑子“啪”的一下给打通了:望着不远处刘秘书的侧脸,不就是李瑞生画的那个女人吗?

我再看过去,李瑞生的工位就在刘秘书的斜对面。

第二天李总宣布外联部的新任负责人是李瑞生,他搬到了王泉的工位上,就在我的对面。我抬头正碰上他的目光,他冲我微微一笑,我也胡乱笑了一下,低下头继续电话。

想想一个小我六岁的人当我领导,我还知道他那么多事情,这简直是要了我的命。

李瑞生会非常认真盘问每一个细节,在工作上我们从未如此忙碌过,加班成了家常便饭。李瑞生自己也并没有比我们少干活,几个难啃的客户都拿下了。巨大的压力之下,我跟陈令刚渐渐有了种难兄难弟的感觉。

有一回相互吐完槽后,我看到人行道上一个人慢慢走近,便推推陈令刚,“喏,刘秘书。”他瞥了一眼,“她好神秘,我几乎没跟她说过话。”

我笑笑,“她不是我们能说得上话的人。”

我一时兴起,提起了李瑞画的那张侧脸。陈令刚听完撇撇嘴,“好乱噢,搞不懂他们!”我说:“都是些八卦未必能当真,当然李瑞生画人家是我亲眼所见。”陈令刚反问,“那他干嘛不画其他女同事?”

如果涂鸦的事只是臆测,那后面的事就是亲眼所见了。

在跟陈令刚吃饭后的第八天,我把喝醉了的李瑞生搀扶到会客厅,让他在沙发上睡下,给他泡了一杯浓茶后,我暂时回了工位。

半小时后再去会客厅,他身上不知是谁给盖了一件毯子。

我正准备离开,刘秘书推门进来了。她略显尴尬,简单打过招呼后,她放下了手上的茶盒,“这个比较解酒。”

说完,她转身要离开时李瑞生忽然叫了声,“刘姐,别走!”

他眼睛没有睁开,手却向门口这边摆动。刘秘书走了过来,“你好好休息,别说话了。”说着给他掖了一下毯子。李瑞生又抓住她的手,“你别走!别走!”

刘秘书想把手抽出来,奈何李瑞生的手劲儿太大,怎么也抽不出来。

我不敢多逗留,很想立马往门口走,可这样反而会暴露出我知道他们的关系似的。不走又更尴尬——谁知道李瑞生还会说出什么话来。

刘秘书冲我干笑一声,“他喝醉了……”我说:“是啊。”边说我边往门口走,李瑞生忽然喊道:“我……没醉!刘姐……”

刘秘书使了很大的劲,终于抽出了手,“他喝太多了!”说完脸色镇定地出了门。

到了晚上我接到李瑞生打来的电话,说完工作上的事情,他忽然说了一声,“谢谢你啊。”我疑惑了一下,“谢我?”他说对啊,今天醉得不成样子,肯定对你们也说了不少过分的话。我说没有,他笑了笑,“你总是很宽容,要是我们的客户和你一样就好了。”

最后他迟疑了一下,说,“今天刘姐那件事情,你别跟我哥说,也别跟别人说,可以吗?”

我顿时尴尬起来。他继续道:“我大概知道你们的传言。其实我跟刘姐更像姐弟,我工作上不明白的都是她教的。”我忙说,“你放心,我明白的。”他顿了一下,“真够朋友!谢谢!”

第二天,李瑞生重新分配了我和陈令刚的任务:以后我负责公司各个网络平台的宣传,陈令负责面对那些“不宽容”的客户。下午刘秘书单独找我谈话,她告知我:我的工资从下月起上涨百分之二十。

“提薪的事情你自己知道就可以了。”听到这我偷眼看了下陈令刚,他正在跟一个客户通电话,我回复她:“没问题。”

在这之后我对陈令刚有一种莫名的愧疚心:我们曾经“患难与共”,现在我抛弃了他,成了他眼中李瑞生的人。

李瑞生每一次在会中问陈令刚的工作进度,我都替陈捏把汗。他埋头把笔紧紧攥在手中,像是随时要发射出去。每回会后陈令刚跟我吐槽李瑞生,我也随时附和他,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年终大家越发地忙碌起来,陈令刚一天会跑四五个客户,有时回来连口水都来不及喝,拿起资料又出门了。

又一次会上,李瑞生看了眼客户清单,问陈令刚,“这个刘经理没拿下来?”陈令刚拿起手机,“我打了几次电话都被挂了。”李瑞生说:“那去他公司呢?”陈令刚摇摇头,“他们保安都不让我进去。”

李瑞生看着他,“你是有多年工作经验的人,怎么就这么笨?保安不让你进你就不进……”

话没说完,陈令刚猛拍桌子站起来,“你说谁笨?”

我们都吓了一大跳,陈令刚已经气得脸色通红、浑身发抖,“你一个小屁孩,轮得到你来教训我?你算哪根葱啊?没有你哥你屁都不是!”

说完他就摔门出去了。李瑞生和我相互看了一眼,谁也没有说话。

陈令刚辞职时,还是在公司对面的饭馆,我们吃了顿饭。他酒喝了一杯又一杯:“老子恨不得当时一巴掌扇过去……”

我没有多说话,只是让他少喝点儿。他手一挥拍着桌子,大声对我叫,“兄弟啊找准机会赶紧走吧,你不走他会想法子把你挤兑走,别在这里受罪!”

吃完饭陈令刚已经醉得走不动路了,我打的送他回家。车窗外零零星星下了点儿小雨,车厢内的空气潮湿难耐。

他突然靠在我肩头嚎啕大哭起来,我没有打断他,哭完的时候他住的地方也到了。下车时陈令刚转头:“事情不能这么算了!”

他笑了笑挥手跟我告别,一步一歪地往小区里走。

第二天早上,到了办公室,同事并没像往常一样坐在工位上,而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讨论着什么。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公司最新的群发邮件是一个大红加粗的标题:李瑞生连自己哥哥的女人都敢抢!他跟刘秘书眉来眼去……

我没敢再往下读。我几乎可以确认那个陌生的用户名,就是刚离职的陈令刚。

这封桃色邮件的发送时间,正是我送陈令刚回去后的一小时。我走到走廊上给他打电话,他漫不经心说:“是我发的没错,我要让李瑞生尝点儿苦头。”

我一听急了,“可是你这样做相当于把我也暴露了啊,这个事是我告诉你的。”

他哦了两声,“我都忘了这一茬,对不起啊兄弟,不过他对你也不好嘛,你要是有好的工作赶紧撤吧。”

此时李瑞生刚好从电梯走出来,笑着冲我招了下手,背后办公室也一下安静了。

大家回到各自的工位上,我挂了陈令刚的电话。坐下后李瑞生递给我一个大芒果,“刚从深圳带过来的。你吃一个,很甜。”我麻木地接过来,他又笑笑,坐下来开始翻看手头的文件。

芒果拿在手上,沉沉的,冰冰的,我突然有一种想哭出来的冲动。

是我间接出卖了他。

整个办公室静得出奇,连平日吱嘎作响的传真机都默契似的没有发出声音,他开电脑了。那一刻我紧张得胃疼,起身往卫生间跑去。我坐在马桶上听外面的动静,什么也没有听到,捂着自己的脸,心跳怎么也慢不下来。

此刻我既恨陈令刚,也恨自己逞口舌之快。我打着自己的嘴巴,“叫你瞎说!叫你瞎说!”

没有勇气再拖延下去的时候,我回去了。这时李瑞生已经不在了,刘秘书的工位上也没有人了,李总的办公室紧闭着。

半小时后李总办公室房门打开了,李瑞生气冲冲地走了出来,随后李总跟着出来,“你现在给我回去!听到没有?”

李瑞生扭头吼了一声,“我要你管!我受够了!”

李总还想说什么,又忍住了,他环顾了一下办公室,又看了一眼刘秘书空空的工位,努努嘴,转身回到办公室,关上了门。

他奔过来拿起背包,我突然感觉到有一束目光投来这边,足足有半分钟之久。

我不敢抬头,一直埋头看自己的手,听着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电梯恰恰在这个时候一直不来,他直接从楼梯走了。

第二天,他没来。第三天,他没来。一周后,他依旧没来。与此同时,刘秘书也不再来,李总照旧每天过来。我不停地给瑞生发短信和微信,都没有得到回复,却始终不敢打一个电话。

外联的工作再次全落到我头上,任务繁重得让人吃不消。王泉跟刘韬新创的工作室问我有没有兴趣,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跟李总提了辞职,他也没留我。

几乎没有什么可收拾的,把几本书塞包里就完事了。其他部门的同事们仍在低头忙碌着自己的事情,唯独外联的三个位置都是空着的,没有人来送我。最后检查一遍抽屉,里面是一个已经软烂的芒果。

我迟疑了一下,还是把它扔进了垃圾桶,最后两手空空地从办公室走了出去。

猫哥言,这正是:

职场劝君口风紧,难防他人暗地阴;逢人且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

– END –

不要和领导做朋友

不要和领导做朋友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