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被长租公寓割韭菜的打工一代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0-11-30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被长租公寓割韭菜的打工一代

被长租公寓割韭菜的打工一代

被长租公寓割韭菜的打工一代

在某家互联网大厂工作的袁一聪终于迎来了一个久违的周末,疲乏困倦的身体告诉他,得睡个懒觉缓缓了。但早上七点钟不到,他被急促的敲门声叫醒。他拉着脸,气恼地拽开门,迎来了一位素不相识的,自称是房东的人。这位房东没绕弯子,上来就说明了来意,他说自己已经两个月没收到房钱了,所以想看看租客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袁一聪裹着睡衣,满头雾水,和这个陌生人解释说他已经在蛋壳上预交了半年的房租。来客嘴一瘪,说:‌‌“得,咱都被装进去了。‌‌”说完,他掏出手机,给袁一聪看了几条新闻。看完,袁一聪心里咯噔一下,他叹了口气,让房子真正的主人进到屋内。他一时也想不到什么解决办法,所以凭依第一反应,拨打了客服电话,但听筒里是反复而让人焦躁的嘟嘟嘟。随后他又给所谓的管家拨了微信语音,平日里还算周至及时的管家开始含含糊糊,就好像与‌‌“家‌‌”相关的物事,都不在他的管理范围之内。

三年前,袁一聪从北京的一所传媒院校毕业,进了目前就职的这家公司。起初他租了一个本地朋友的房子,房子很大,租金也不高,住得环境也相当舒适,但唯独有一点,就是离公司太远。有时赶上频繁加班,在家睡觉的时间少得可怜,为了能减少通勤时间,全身心扑在工作上,他开始以公司为中心,就近找房。

那段时间,他每天花费大量时间来查找房源,考虑性价比,查看地理位置。为此心力憔悴的他最后在地铁广告的轰炸下,选择了蛋壳上的一间开间。‌‌“虽然加上服务费比之前贵了不少,但是想着没那么多麻烦,房源也是真的,索性就签了。‌‌”袁一聪一下子交了半年的房租,然后安心地住了一年。有时候朋友让他推荐租房软件,他会很自然地说出自用的这个。

但房屋租期快满的时候,他的态度发生了一些转变。平台的说法是:如果选择续租,那么这个房源的租金会上涨一部分,但服务费会适当比例下调。袁一聪算了算,发现本质上还是在涨价。他看看了网上的经验贴,觉得状况还算可以接受,于是决定在同一平台上换一间相仿的房子,一来价格变动不大,二来也省了不少麻烦事。他又缴纳了半年租金,住下了。

住的过程,新闻里开始有平台的负面新闻了,当中最多的就是押一付一的用户‌‌“被借贷‌‌”,很多初入社会的年轻人莫名地背负了金融债务。但因为袁一聪一口气交了半年的钱,所以他也就带着些有恃无恐的心态。但在这个下初雪的周末,一切都改变了,费用无法追回不说,就连下一个能定居的地方都成了未知。当大家在朋友圈发着北京各处的雪景时,袁一聪发了一条无力的动态:希望大家别租蛋壳了,太坑了,有关部门最好能管管吧。

袁一聪和房东商量了一下,房东应许了他半个月的时间找房子,他舒了口气,在送走房东之后,陷入了一阵疑惑:为什么平台和租户、平台和房主之间的矛盾被转嫁成房东和租户的直接矛盾了呢?传媒专业出身的袁一聪带着不忿,到网上查了些相关的材料,也顺带着加入了一个维权的社群。

他本来以为自己的情况够糟糕了,但在社群里,他发现,比他窝火的大有人在。在劲松租了一间主卧的肖芸当天晚上就被房东赶走了,这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女孩折腾了一宿,才算找到了一个落脚的地方。住甜水园附近的赵普莫名其妙地被断水断电断网,他捱了一晚,等第二天再回来时,发现门上贴了张字条,字条上有个号码。他拨通号码,对方告诉他,这房子不能住了,中介已经欠他们一万多的房钱了。

群里的人数在两天之内就翻了番,群聊里说的问题也随之增多,五花八门,什么遭遇的都有。但每个群成员都只能干瞪眼儿,因为他们没人知道该用什么手段去维权,也没人知道找谁维权。当然,对于年轻的‌‌“打工人‌‌”们来说,让他们最头疼的是,自己没有心力和富余的时间来做这件事儿。所以多数人只是象征性地加了群,假装为捍卫自己的权利努力过,就到此为止了。

在数次拨打官方电话无果后,袁一聪也缴械投降了。他动员起朋友,一块儿帮他找新房,新房没什么特别要求,唯独有一点,别是蛋壳这样的中介就行。袁一聪是怎么也没料想到,一个上市企业身上能发生这样的事。‌‌“就当是社会大学给上的另外一课吧,被当韭菜割了,也只能认了。‌‌”

城市里打拼的年轻一代,对住房的要求并不高,有时候一间十平米不到的卧室就能承载下所有的欲求。其实在那些被分割出来的小空间里,不仅仅放置着生活必备品,同时也一定程度上给予着客居异乡的人们安全感。而如今,这群人‌‌“乐业‌‌”的目标尚未达成,基础性的‌‌“安居‌‌”愿望就被损害了。面对这般窘境,初入社会的人们毫无办法,也只得摊摊手,在社交媒体上发发牢骚。

三五年前,在资本加持下迅速成长起来的租房平台层出不穷。当时让年轻人一度相信,方便快捷而美好的租房时代即将来临。但没人想到,在那些看似雅致温馨的装潢下,藏匿着诸多不稳定因子:恶性竞价、抢占房源、信用缺失等等。这些本应是扩张的资本方承担的问题,全都被机巧地转移到了年轻人身上。对这部分人来说,买房在当下是遥不可及的幻梦,而租房,似乎也成了一场惊险的博弈。**生活秩序被打乱不说,我们曾经坚信不疑的道德、契约和权益,也都在这场无声息的中介逃遁事件中,被消解掉了。**

不可否认的是,如今是一个偏好包装的时代,生意人比任何时候都更愿意讲梦想、讲未来、将生活的多种可能性。但年轻世代,似乎并不需要那些天花乱坠的话术,他们只想要一个简单的安身之处,来存放大都市里的茫然、疲乏和痛楚。很多人都和袁一聪一样,租房在他们的选择里,是个过渡,他们在出租屋里完成人生最初的财富积累,同时也向着新的目标不断进发。但无奈的是,在进阶的路上,他们在租房的问题上栽了跟头。

周末过后,袁一聪请了两天假,用最快的时间搬离了蛋壳的公寓,他不想给房东添麻烦,更不想在后续的各种琐事里再度陷入困境。他坐在新屋的床上,瞅着一个个满满当当的搬家箱子发呆,他不知道这一切怎么变成了这样。不会抽烟的他点了一支烟,他突然想起一两年前也有类似的事情发生:有一家叫做ofo的共享单车公司掳走了他的199元的押金,至今还在排队程序中一动不动。

袁一聪昨天发了个动态:住和行都出了问题,衣食还会远么?长租公寓说走就走,我们该往哪儿走啊?北京的冬天也太冷了吧。

(文中袁一聪、肖芸、赵普均为化名)

被长租公寓割韭菜的打工一代

被长租公寓割韭菜的打工一代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