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不要和朋友一起创业?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0-11-30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不要和朋友一起创业?

不要和朋友一起创业?

不要和朋友一起创业?

将熟人社会中公私不分的逻辑带入商业领域,常常落得一地鸡毛的结果。

2014年,我和好朋友李浩合伙开酒馆。出于信任,我们未签署合伙合同。

当酒馆生意遭遇巨大损失时,我只能独自承担。

01

毕业前夕,发小李浩来我读书的城市找我。当时,我在学校旁边的一家酒馆兼职做调酒师。李浩坐在酒馆吧台前,一边喝酒一边等我下班。酒馆里客人不少。我穿一件白色衬衫配深灰色呢绒马甲,李浩看着我熟练调酒的样子,一脸惊讶地说:“帅啊,啥时候有这手艺了,哪儿偷摸学的?”“照猫画虎,跟老板学的。看着唬人,都是花架子,没啥技术含量。”我说。李浩却若有所思,“咱也开一个啊。”我笑道:“你这没赔够啊,再说了,开家店哪有那么简单。”李浩比我早毕业一年。他大学读的是电气工程自动化,像多数大学生一样,不管入学专业读什么,最终都能把大学专业读成电竞专业。毕业后不久,李浩跟几个朋友合伙开起了网吧。网吧经营不像打网游,李浩毫无意外地创业失败了。这次来找我,就是创业失败后的一次散心之旅。起初,我只把李浩一起创业的提议当作他一时兴起。但接下来几天,他一直试图说服我, “你会调酒,我会唱歌,调酒师和歌手钱都省了,回头咱再找个房租便宜点的底商一租……凭着我们多年的默契,合伙肯定能行。”我动了心。高考失利后,我进入省内这所重点大学,被调剂到临床医学专业。临床医学不是我的兴趣所在,整个大学,我最常去的地方不是教室,而是酒馆和音乐节。五年本科下来,我没有背全 206 块骨骼的全部名称,却对精酿啤酒和威士忌的产地、口感、特性如数家珍。临近毕业,不想从事和本专业相关的工作。创业开一家酒馆,未尝不是一个选择。接下来几个月,我见缝插针地跟老板请教开店经验,打探可能会遇到的风险,还去北京一家培训机构进修了一个月,一切准备就绪,我决定和李浩搭伙,回家乡开酒馆。我们创业遇到的第一个难题是钱。在家乡这座二线小城开酒馆,装修、 家具设备、杂七杂八加到一起,至少需要 25 万,我和李浩的积蓄加一起零头都凑不齐。李浩之前开网吧的钱是爸妈给的,赔了个精光,他不太好意思再问家里要钱。我的全部积蓄就是大学期间去酒馆兼职、当家教攒下的,勉强能凑够 5 位数。李浩决定用信用卡套现。他之前帮朋友救急,几张信用卡借给对方用了几个月,现在他的信用卡额度很高,加一起能套出十几万现金。而我选择在毕业回家的第一天,叫齐所有发小,在饭桌上讲出了我的创业计划。“一万两万不嫌多,三千五千不嫌少,一分不拿我也能理解,反正我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都在这桌上了,希望大家能帮我渡过这个坎儿,把店开起来,干黄了钱我慢慢还,干好了大家都终身白吃白喝。”发小们大多比我早毕业,手上都有些积蓄,也许是因为我从小在朋友中的“团宠”属性,这顿饭,我“众筹”到了13万多现金,比需要的还多了些。

02

2014年春天,我和李浩进入紧锣密鼓的筹备阶段。我们将酒馆的店址,选在一个偏僻巷子里带花园和阳台的二层小楼,李浩负责公司注册、店面装修、原料采买,我负责准备酒品、餐品及菜单的研发、设计等。创业资金并不充裕,我和李浩在省钱上可谓无所不用其极。极简风格的酒水单一笔笔画,吧台上的瓷砖一块块贴……上到PS作图、下到装车卸货,我们全都包办。两个月后,酒馆正式开业。开业那天,各路朋友包括我的“股东”发小们都来了。朋友们将我们的酒馆夸得天花乱坠,酒、装修、音乐、气氛……哪哪都好。那晚,我和李浩开心得喝了不少。柔和的音乐,流光溢彩的灯光,此起彼伏的欢笑声,推杯换盏间,我们产生了一种马上要成功的错觉。

酒馆演奏区但度过了开业的一个月蜜月期后,李浩和我发现一个致命的问题——没有回头客。我们百思不得其解,烟抽了一包又一包,多次讨论后,最终得出结论:在我们这样的二线城市,消费习惯比消费能力更重要。酒馆提供的最有价值的并不是酒,而是气氛、陪伴和情绪价值。一个好的酒馆应该像一所孤儿院。我们把 95%的精力投入到寻找合适的消费人群中。我打入大学社团内部,为社团活动提供场地,在live house和剧场门口发传单,李浩在购物中心奢侈品区蹲点发名片加微信,后来他又和几个理发店联合搞活动,互换客户资源。我们还试图跟每一位到店的客人建立情感连接。我自己调酒,同每一位到店的客人聊天,身兼 “知心大哥”“私家闺蜜”“心事垃圾桶”“家庭纠纷小能手”“万众创业咨询台”数职。那几个月,仿佛回到高中时代,我和李浩像一对连体婴时刻黏在一起。我们白天外出拓展客户,晚上在店里干活,凌晨收工后还一起打两盘游戏再睡。每天的睡眠时间只有 4、5 个小时,我的身体很快出现了不适的信号。一天,我和李浩正在进行营业前的打扫工作,我半躬着身子清洁地板时,突然,心脏好像被什么击中,紧接着心脏一阵急速跳动,我瘫倒在沙发上。我尝试喊隔壁的李浩过来,但无法大力发声,只好蜷缩着身子窝在沙发角落。过了一会,我的身体渐渐从巨大的不适中缓解过来。李浩正从储物间出来,看到我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拼命晃动我的肩膀,扶正我的身体,让我平躺在沙发上,喊道:“说话啊,我X。”本想告诉他我已经没事,但看到李浩慌张至极的样子, 我产生了一个邪恶的想法。我继续双眼紧闭,眉头紧锁,一副人事不省的样子。“说话啊。”他开始死命按我人中,我忍着按压的剧痛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他一边指挥楼下的兼职店员打 120 求救,一边掐住我的口腔和鼻孔。这架势是要给我做人工呼吸啊,我心想,终于忍不住哈哈地笑了出来。李浩明显懵了,等他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爆破性地喷出一句“傻逼”,紧接着就是一顿毒打。连轴转了大概三四个月,净利润终于在那一年年底前打成正值,酒吧的运营走上正轨。一年后,我和李浩赚回了开店的本钱,他还上了信用卡,我也还上了从发小那儿借的钱。

03

酒馆步上正轨没多久,李浩结婚了。那之后,但凡店里不是客人多得实在忙不过来,一般晚上10点后,我都会让李浩先回家陪媳妇,只剩我和兼职的服务员看店。这也为我们之间出现第一道裂痕埋下伏笔。酒馆是贪晚的生意,一两点钟打烊是常事。我常在晚上碰到奇葩客人。比如光膀子、带大金链子的“龙纹身男孩”,上来丢给你两百块,要跟驻场歌手合唱一首《真的爱你》送给他的瑶瑶;再比如西装革履的“谢顶boy”偷偷嘱托我这是他们副局长,千万要照顾好,另外他想唱一首《我的老父亲》送给在座的各位,希望歌手帮忙伴奏。

在酒馆里举办的迷你音乐会我强忍不适,小心翼翼地招待这些衣食父母,有天一时没控制住,出事了。那天晚上接近12点,我正收拾吧台准备下班,两男一女走进来,点了几瓶啤酒后坐在联排沙发上。他们满身酒气,讲话声调很高,显然是喝到第二场了。后来,一个男人开始对同行的女性推推搡搡,还抽了她一个耳光。我看不下去,起身制止。接着两个男人跟我扭打在了一起,诡异的是,连被打的女人也加入进来一起打我。最终,我报了警,一行人去警局里说明了情况。第二天,我赶到店里。因为前一晚打架,酒瓶的碎玻璃碴散落得满地都是,李浩和他媳妇正在收拾,我故作戏谑地跟他们讲了昨晚的事,本期待得到一些表扬或安慰,李浩的媳妇开口了。“小非,你也老大不小了,做事情动动脑子吧,大晚上不好好看店,跟人打什么架,影响收入不说,打碎了这么多酒成本算谁的啊。”我看向李浩,他闷头收拾,没有说话的意思。我情绪也上来了,“那你看店,以后我每天9点就回家休息,你情商高,你盯到后半夜一定不会跟客人打起来。”“行了,都别说了。”或许是觉得夹在中间难堪,李浩叫停了这场争吵。那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人的付出被他人视作理所应当时,就不那么宝贵了。我跟李浩商量,盯店的人可以计时开工资。李浩爽快同意,他说早就该这样,以前是不挣钱开不出工资,现在有钱了应该发。月底,我领到创业一年多以来的第一份工资,3000块,却没有太多创业丰收的喜悦,反而像是为生活奔波的打工人拿到了他的生活费。慢慢地,创业开始时,那股巴不得多来几个客人的劲儿不知不觉消失掉了,取而代之的是倦怠和抗拒。每天过了12点,能不接的客人我一般就不接,直接打烊。

04

虽然心生嫌隙,但我和李浩谁都没有戳破这些。生意一天天向好,我们开始筹划要不要开分店,扩大规模才能更快发展。巧的是,我和李浩的一位共同好友推荐了他朋友开的一家店面。据他说,他的这位朋友开咖啡馆,最近全家打算移民,准备把店面转兑,让他帮忙物色合适的买主,“你们有兴趣吗?”“可以啊。”我跟李浩交换了下眼神。朋友当即叫来咖啡厅店主。店主说,他几年前花200 多万装修店面,现在,他将店内所有家具、设备打包出售,只要 35 万,还带几个月的房租。条件诱人,机不可失,唯一的困难是:钱。我和李浩先商量一下。李浩说他不想再背着信用卡过日子,我也不想再背着十几位好朋友的人情债。后来,我妈提出要卖掉独居的房子支持我创业,我虽然觉得这样的投资方式太冒险,最终还是答应了。前一家店的成功让我有些膨胀,认为只要依葫芦画瓢,再有一年时间,一样可以回本。我和李浩商量,卖房的钱可以支付这笔投资,还能剩点钱做流动资金,我们继续合作,还是对半开的股份,他该出的那部分就当是我借给他的,等赚了钱再还我就好。李浩答应了,由于多年的情谊和信任,我们没有签订正式的合伙合同。可接手后,我们很快发现,我们面对的是一个烂摊子。店面的营业状况跟前店主的描述并不一致。转兑前他说目前每月的营业流水良好,会有2-3万的净利润,接手后我们发现的确是 2-3 万每月,但不是利润,是亏损,遗留的会员卡储值也比他承诺的1万元要高出10倍不止。当我们想去追究原店主和介绍人的责任时,他们早已消失不见了。我和李浩痛定思痛,决定以后绝不轻信他人,并打算忘记这些不愉快,大干一场。两人商量着重新进入紧急状态。那之后的一两个月,我们又回到创业伊始的“连体婴儿”状态。每天一起到咖啡馆周围的商圈和店铺跑客户、拉合作,费劲心思研究新产品、做新活动,把老店积累的忠实客户引流到新店,进行自我补血。一天,我在店里筹划着新餐品,李浩去办工商执照,回来时眼神木讷地告诉我,“出事了。”“怎么了?工商找麻烦了?”“我刚去办照,工商局告诉我,这个店所在的土地是军产,今年军队要统一收回管理,12 月以后不允许再有任何私人经营了……”显然,这场交易从头到尾都是一个设计好的骗局。没有什么移民获批,也没有什么低价打包,原先的店主一定是提前知道了消息,才费劲心力地想要赶快找到一个傻子,来接住这个烫手山芋。那两天,我情绪很低落。如果说隐瞒亏损,我们还能同舟共济想办法解决, “军产”事件则完全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我火急火燎地张罗着补救办法,比如尝试到法院起诉、找朋友帮忙联络骗子店主、尝试跟军队部门协商拖延收回时间……但李浩开始回避来新店,也回避和我聊起诉事宜。每当我主动提起,他都是 “嗯啊哦”地敷衍过去。

05

我对他的态度心存疑惑,但每天忙着挽回损失,也没心思去想。直到所有的尝试都被证明无果后,我决定放弃。我打电话叫李浩来店里,想跟他讨论善后的事。李浩如约前来,我突然意识到,我们好多天没见面了。“认了吧,该想的办法都想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是我们太过轻信于人的代价,就算是我们创业路上必交的学费吧。”李浩点燃一支烟,没有说话。“我打算把这店里能拆除、折旧的东西变卖一下,核算最终损失,等你把你的那一半补还给我。”李浩依旧沉默地望着桌面。“你不用急,你的那一半慢慢还我就行。我也知道你手头可能没那么多钱,没关系,我们还有原来的店,慢慢来,总会好起来的。” 看李浩不说话,我试探着补充。李浩终于开了口。“小非,实话说,我不太想承担你所谓的‘我这一半’的损失。我其实很厌倦这种负债的日子,当时你说如果还想继续合作经营的话,你卖房的钱可以‘当是’借我,股份还是我们一人一半,我并不是特别愿意,但我没有明说。”李浩停顿了一下,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严格意义上讲,我们的合作经营一直没开始,你口中所说的‘当是’借我的这笔钱,我至今一分也没拿到过。出于多年的感情,我愿意帮你分担一些,但我现在的确没钱……”李浩没再说下去。我愣住了。我仿佛听到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就像你开着车,突然一颗石子飘过来砸到车的前挡风玻璃上,那块用了很多年的、替你挡风遮雨的玻璃就在一瞬间裂开了。虽然它还没有完全破碎,但当石子落下的那一瞬间你就清楚知道,这块玻璃再也不能用了。我什么也没说,我的目光落在李浩的座位所在的方向,但我没有看他。没必要争论什么,我们之间的合作约定本就是口头协议,这意味着当你下决心打破它时,除了丢掉信任,你不会损失其他任何东西。那之后,我和李浩几乎再没说过什么话,我有意避开所有他可能出现的场合。我把第一家酒馆的股份转让给另一位朋友。赶在军队收回之前的最后几个月独自运营咖啡馆,提前把能变卖的东西折现了,挽回了一些损失。事过境迁后,创业失败的痛苦消散得比想象中快得多,反而是某种脱离苦海的释放感来得更强烈。我开始备考研究生,半年后,我被北京一所高校录取。离开家乡前,我准备去原来的酒馆转转。那天我到得太晚,店里已经打烊了,我想转身离开,又想起自己有店里的钥匙,我打开门溜了进去。

酒馆吧台进门后,我点亮角落的一盏盏落地灯,昏黄的灯光顷刻倾泻下来,洒在吧台的瓶瓶罐罐上。光影摇晃,我似乎置身于创业之初,和李浩一起熬夜经营的夜晚。我在储物间找到一本发黄的白色册子,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英文酒名,那是刚开业时,我们一起手绘的酒单。我顺手从吧台掰下了一块小瓷砖攥在手里,离开了。

不要和朋友一起创业?

不要和朋友一起创业?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