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交织的时间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0-11-30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交织的时间

交织的时间

交织的时间

那些我们共同度过的时间里,我们各自存在于各自的时间,拥有迥异的生命体验——那些我不在的时间里,他们存在于自己的时间;那些他们不在的时间里,我存在于自己的时间;那些我们都不在的时间里,无数人存在于自己的时间。

上篇M

初中同学毕业20周年聚会,我刚到,就有个男生M迎上来对我说:“你还记得我替你洗过衣服吗?”

多年不见,物是人非,我还没调整好去适应那些曾经熟悉已然陌生的面孔,猛然被问到此,简直有做贼心虚、惊魂未定之感。

但我记得他,他是坐在我后面的男生,一个讨厌的家伙。那些为人冷淡,言语呛人,面目可憎的人,俗称“臭鳖”——他就是。他中等个头,眼睛大,略突出,面无表情——或者说,唯一的表情就是用那双大眼睛冷冷地、厌恶地瞪你几秒钟。

印象中,M成绩不错,也好学、上进,但个人风格只能用“阴郁”来形容(本地还有个更形象的词“阴死不阳”),一副别人欠他黄豆种子的脸——尤其对女生,仿佛都跟他有不言自明的世仇。初中不再男女生同桌,不然他一定会用尺画上笔直的“三八线”,一旦过线保证用胳膊肘狠狠捣你一下的那种人。我肯定他可以本色出演卫道士。

跟M同桌的是全校闻名的混混W,穿着那时节港台片里流行的奔裤招摇过市,自以为既坏又酷,起个自甘堕落的名号,结个“四人帮”,伙同着干点逃课、看录像、抽烟、打架、欺负低年级生敲诈点小钱之类的事。

除了勉强及格,让老师头痛和被大多数人绕道而行外,W没搞出什么惊天动地、为非作歹的名堂,却扬扬自得。

这样大相径庭的两个人,居然互敬互让,互相维护——放在今天,有人要说他俩是好“基友”。在20年前,我除了纳闷男生的友谊,只剩哀叹,为什么偏偏是他们坐在我后面。

回到当年,13岁的我也不算省油的灯。其实我一直很在意人际关系,但跟这两位从一开始就相互看不顺眼,不时发生摩擦,实在无法和平共处。我容易感情用事,假小子加犟脾气,让我没办法像小鸟依人的同桌女生一样忽视他们,又不激惹他们。大概在他们看来,我也是个可恶的女生。

M还在对我说话。

短暂的慌张之后,我镇定下来。M变化不大,只略胖了一点,令我暗暗吃惊的是,他用那三年里都不曾有过的灿烂笑容在对我说。

大意是,他替我洗过衣服,是初二。那次他不小心把钢笔水甩到我衣服上,我报告了班主任,后者责令他把我的衣服带回家洗干净再还给我。其实他不是有意的,心里虽然气死了,但也没办法。衣服带回家,他不敢让家人知道,自己先上床装睡,半夜里再偷偷爬起来,悄悄去卫生间洗,一边洗一边哭。总之那件事害死他了。

在一大片杂乱的信息里,我困惑地摸索,忽然抓住了记忆的线头——确实有这么件事,只不过是以我自己的角度记住的。

好像不知怎的衣服后面有一道墨迹,本来以为是W干的——因为我和他关系紧张,他经常踢我的凳子,揪我的头发。衣服脏了,我也不好回家交代,故报告老师,哪知是M——当然,他们是一丘之貉,反正都一样。

是怎么把衣服交给他,又怎么拿回来的,我忘了。重新回想,似乎是件浅色的衣服,而且最后也没有完全洗掉。假如他是半夜洗的,衣服怎么晾干呢?难道没干就给我了?我全无印象。

M讲的时候,并无责难,至多是嗔怪,好像在跟老朋友分享不为人知的趣事。再就是他讲的时候全程在笑,是一个成年人真诚坦率,不计前嫌、诙谐自嘲的笑。

也确实好笑,想想看,一个少年,满腹心事地假寐,好不容易等到夜深人静,起来背着人,提心吊胆地洗着女生的衣服,边洗边恨,边哭边诅咒。

20年前流淌过的泪水,在心底汇入记忆的河流,直到今天喷涌而出。20年里,给他带来辛酸的我浑然不觉,因为我早已经把那件衣服扔到脑后。

每个人都是如此吧。

对某个人而言,我们是记忆中不灭的片断。而你我的记忆中,也印刻着很多个“某个人”——爱过的、恨过的、苦涩的、温暖的、难忘的、想要忘却的,关联着自己的七情六欲,关联着成长的阵痛和时间。

聚会接下来是户外活动,男生女生要手拉手围成个圈。男女生接壤部分的一头恰好是我和M,另一头则是当年班上轰轰烈烈的一对(那一对曾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后来还是没在一起)。

一个是爱,一个是恨,不知何时,爱不再,恨也不再,爱恨情仇最后都败给了时间——后者难以察觉地、干净彻底地消融了一切。如今,岁月把我们锻造得身材丰满,性情老成、平和、宽容。

做游戏时需要把手放在前一个人头上,M站在我后面,他的手轻而软,小心而礼貌。他自从开门见山之后,就保持着令人愉快的笑容,游戏互动中不时大方地插两句俏皮话。

我倒不知道他其实是个挺可爱的人,加上不知情带来的内疚,我几乎可以说喜欢他了。他和我印象中的样子已经完全不同,到底过去那个阴冷、生硬的他什么时候走到了阳光底下,我不得而知。也许,在那个少年冷漠的外表下藏着一个敏感的男孩,一个渴望长大,幻想独立,无谓挣扎,害怕袒露,拒绝承认,无处可逃的自我。

我何尝不是。

一路走来,我们都尝试着挣脱重重桎梏,直到有一天,可以面对自我。于是,才可以面对记忆中的某个人。

下篇W

中午聚餐,在一个偌大的餐厅,一共两桌,我左手是M的同桌W。

20年里,我和W见过一回,大概在10年前。

那时我去一家书店买书,进门就见到他。学生时代,他是瘦削的,眼神很活,是那种戴眼镜却不学无术的面相,眼下吹气似的胖了半个人出来。

变胖了的他显得老实了,如果我不了解他的历史,一定以为他是生性本分,循规蹈矩,随和的传统类型。他的眼神也不像过去那么骨碌碌乱转,呆钝了许多,有些若有所思的意味。

其实我无意和他叙旧,毕竟学生时代也不是那么和睦,但老同学相见就有这个特点——原来不相熟的,现在一见如故;原来不说话的,现在相谈甚欢;原来没交集的,现在畅所欲言;原来腼腆的男生女生,现在都老脸皮厚,无所顾忌——成年的好处是让我们皮实了。

所以我和他开始瞎聊一气。他更有交谈的欲望,正好我一向很少谈论自己,话题便自然围绕他进行。他现在在新华书店上班,工作是他在文化系统做了多年领导的父亲安排的。

他比过去安分多了,上学时那些胡来的事早不干了,好像前尘往事,离他现在的生活太远了。他还没结婚,也没找到对象——他奶奶说,以前吃得太饱,以后就没得吃了(一句诸如此类的话)。他特地引用他奶奶的那句话,我确实记不清了,只对大意有个印象,总之就是前面得着太多,后面就没了。

但这句话的意思触动了我,这里面有关于平衡的哲学思想,也有宿命论,我有点分辨不清,哪一种更占上风。

他说的时候,是郑重其事的,唏嘘感慨的,我想这对他是种具有安慰性质的合理解释——上学时不走正道,走上社会却做起了最规矩的书店职员;上学时早恋,等到了结婚生子的年龄却找不到对象——皆因提前饱和了。

然而,过去的辉煌和叛逆无疾而终,像一场闹剧,被时间旷日持久的疾风吹得褪了色,在记忆中逐渐斑驳,笑话似的映照着现下。

他真的安分守己多了,可能我比他还“危险”——要知道,当年他可是个愣种。他微胖的脸很光滑,还有些多愁善感,已经找不出执拗的棱角了。

他就这么平铺直叙地讲着,我一直随声附和,不过也没多说什么。

我想,我有点惆怅。

以上是10年前的W。现在,他坐在我左手边,比过去更胖些。

和10年前一样,他开始毫无铺垫地说起自己。

我不清楚,是否擅长倾听是我一贯的本色,反正从小学起,同性就喜欢对我倾诉,成年之后,如果我给机会,异性也会如此。

做心理咨询师之前,我就守着很多人的秘密,之后,便是我谋生的技术了。

倾听需要围绕对方进行,令他觉得,在这一场谈话中,你是专注的,关注他的,能够理解和接纳他的——你要做配角。

你这个配角要给人安全感,不能太张扬,或者抢戏。好的倾听者能让人不知不觉,越说越多。有时,我觉得,我也喜欢隐藏在倾听的态度之后,这让我也拥有安全感。

但我怀疑,W碰上别人一样是话唠,他诉说的愿望很强烈,我的态度就像助燃剂,鼓励了他。

聚餐可想而知,场面热闹嘈杂。其实我不大能听清他的话,有些字词,甚至句子倏地一下被声浪吞没了,主人又前进到下一句。不得要领的我一面靠猜测努力填上空白,一面装作了解地说些应景的回答,还要注意让自己不过分走神。

就这么听他讲,我也听出一些大概。

自然,他已结婚生子,像大多数这个年龄的人一样,过渡到上有老下有小的人生阶段。对孩子他很无措,不知怎么教是好,他巴望孩子争气,但他自己成不了榜样,从来也不是父母的骄傲。正因如此,更加深了他的焦虑。

为人父之后,他开始理解自己的父亲,想起父亲曾对他说过的,或老生常谈,或语重心长的话。那时他不开窍,现在才明白,可惜迟了,回不去了。

现在的他,嘴里不自觉地对孩子重复当年父母说过的话,而他的孩子像当年的他一样不懂。如今,面临同样的无奈,他真的体恤父母的良苦用心,可是自己已人到中年。

很早以前,他是叛逆的那个,总让父母操心。而他弟弟不同,听话懂事,其实自有主张。临了却是他走了父亲安排的路,留在老家,留在年老的父母身边,而弟弟远走高飞,闯出了自己的人生。他似乎总在追悔,以不断反省的方式,这既是成熟的表现,也是不能接纳自我的反应。身为子女,大多有这样的情结——在讨好父母,渴望认可与自行其是,自我认同的矛盾冲突中辗转反侧。

但他说的有几分道理。这几年,我也发现,自己脱口而出的话越来越像父母,包括那些曾经最不入耳的。除了处境相似,还有原生家庭的烙印,从小耳濡目染的,目下慢慢显现出来。

我们是真的成年了,取代父母,坐上社会中流砥柱、生活中坚力量的位置。一方面有经验、有资历、有气场,一方面依然在困惑与质疑中踯躅,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去向何方,如何自处。

这顿饭我吃得很混乱,要应对W,要应酬老同学,要应和老师,要敬酒,要填饱肚子,留心不错过爱吃的菜。

这么说,不是淡漠无情,是坦率实际,我当这是美德。我的诗意柔情不在面上、嘴边,在时隔三年写就的这篇文字里。

后记

博尔赫斯在其名篇《小径分叉的花园》里,透过汉学家艾伯特与中国人余准的交谈,留下一段耐人寻味的话:

“《交叉小径的花园》是崔朋所设想的一幅宇宙的图画,它没有完成,然而并非虚假。您的祖先跟牛顿和叔本华不同,他不相信时间的一致,时间的绝对。他相信时间的无限连续,相信正在扩展着,正在变化着的分散、集中、平行的时间的网。

“这张时间的网,它的网线互相接近,交叉,隔断,或者几个世纪各不相干,包含了一切的可能性。我们并不存在于这种时间的大多数里;在某一些里,您存在,而我不存在;在另一些里,我存在,而您不存在;再在一些里,您、我都存在。”

我不知道,M是不是真的阳光了,听说W依然办事不牢。他们认识的我,和我认识的他们都是不完整的。

在时间的迷宫中,我们各自存在于各自的时间,仅在一些结点汇合。

在相同的时间段落里,每一个人都拥有独立的时间。在相同的时间段落里,没有人能占据时间,没有人能知晓全部。连我们自己的时间都支离破碎地散落在过去、现在、未来,储存在不可信的记忆,不可控的当下和不可知的明天。

而人类唯一拥有的、大抵平等的,就是时间。无声无息、生生息息的时间。

这篇文章,给M,给W,也给我自己。

交织的时间

交织的时间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