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一刀切

本文作者: 2周前 (11-18)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一刀切

出门数日,昨晚回上海了。一路都还顺利,只除了行程末尾两三天稍为惊惶——但这也算是对我们这个国家有了切身的新体验。

1

那天(10日)一早,我从广元坐第一班车到剑门关,结果却被挡在外面。出示随申码没有用,要看‌‌“行程大数据‌‌”,这还是我一路上遇到的头一遭。扫码出来,箭头是绿色的,正以为没事了,那人一看:‌‌“哎,不行,你不能进。‌‌”

为什么?他指着右下角:‌‌“你看你这里是红的。‌‌”

接下来就是费口舌了。怎么解释都没用。上海昨天爆出一例,上海人就不能进,不管怎样,你的行程卡已经变红了。你体温正常又怎样?病毒有14天潜伏期,有假阴性,你不懂吗?你说你没去过爆出病例的浦东祝桥镇营前村,怎么证明?何况你身份证还是浦东新区的呢。你说你没接触过病例,你怎么知道?你难得来一趟,对不起,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到后来,他已经懒得理我了,‌‌“下一个。‌‌”

这也算是领教了剑门关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没奈何,只能找个地方自己坐着沮丧一会儿。微信上和Suda说了此事,这次原本就是她和上海自然观察组织的20多位朋友一起去唐家河,约好了当天黄昏和我在广元会合。得知了此事,他们也都惊惶了,因为好多人原本都打算在广元住两天,宾馆都预订好了,结果打电话一问,宾馆已拒绝接待上海人了;接下来要去西安,西安的酒店也不让住了。

后来Suda说:‌‌“虽然你自己在剑门关吃了闭门羹,但也幸亏你这个消息,不然大家就惨了,所以你还是立了一功的。‌‌”他们在唐家河-青川的行程未了,按计划要午后五六点才到广元,如果吃完饭再去酒店,恐怕都要露宿街头了——因为广元飞上海的最晚一个航班是晚上8点。几乎所有人都立刻退订了房间,改签机票,仓皇飞回上海去了。

2

像这样突如其来的遭遇,虽然也听说过,但亲历之下才感受到那种惶怖:这是你出发前都无法预料的事,行程过半时,忽然浦东机场的一个搬运工确诊,然后所有‌‌“14天内上海接触史‌‌”的人就都有了嫌疑,被挡在景区外面还是小事,甚至都可能面临没地方住的窘境。

3月初,在疫情最紧急时,我就曾写过一篇《我们都是湖北人》,认为‌‌“一刀切‌‌”的防控办法几乎很难没有误伤,又由于疫情在不同地方随机性的爆发,像当时的湖北人那样饱受歧视的遭遇,随时可能会降临到我们自己头上,‌‌“这一次是湖北人,下一次谁说不会是你我呢?‌‌”

那天在豆瓣上说了一嘴在剑门关的遭遇,底下有嘲讽的(‌‌“上海人也有今天‌‌”),有好心的(‌‌“我家就在广元,你来我家住吧‌‌”),有庆幸的(‌‌“刚好可以不用去上海出差了‌‌”),更多的则对这种一刀切的简单粗暴做法感到恐惧、厌恶——连上海也只封了事发的营前村,但到外地却变成了‌‌“14天内上海接触史‌‌”乃至‌‌“上海人‌‌”都一律拒之门外。

另一种值得注意的声音是:‌‌“你说‌‌‘一刀切’不好?那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中国正是靠这个才避免了国外那样失控的状况!‌‌”

像这样辩护的声音一直都有,它假设了一种非此即彼的选择:要么就是一刀切,要么就是失控。确切地说,它并不是否认一刀切没有代价,只不过认为这种代价是值得的:如果说反对者在意的是‌‌“不要为了‌‌‘不可放过一个’而‌‌‘错杀一千’‌‌”,那么这种观点则强调‌‌“只有不惜‌‌‘错杀一千’,才能做到‌‌‘不放过一个’‌‌”。

换言之,这里真正的争议点不在于有没有代价,而在于这个代价是不是值得付出。此时,有些人相信,每个个体都有其价值,不应该被牺牲,而要达到目的,也并不是非得做得那么绝;另一些人则坚称,为了整体的利益,少数人的私利相比起来只是小事,没什么好叫的,何况要达到目的,别无他法——为了达成某个宏伟目标,‌‌“不惜一切代价‌‌”是十分常见的口号。

应当承认,后一种观点在中国可能有着非常深厚的社会心理基础。欧美大学里经常争辩的‌‌“电车难题‌‌”(面临两难时,牺牲多数还是牺牲少数),对很多中国学生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常常出现一边倒的功利主义选择——当然是牺牲少数。

个体/团体、少数/多数的选择,涉及到基本的价值立场,很难妥协,那现在让我们来换一个角度讨论:一刀切真的是达成目标的最好(且不说唯一)手段吗?

3

并不是的。

最令人遗憾的一点就在于:如果作为代价被牺牲得有价值,那倒也罢了,但‌‌“错杀一千‌‌”不必然最终‌‌“不放过一个‌‌”,相反,这种粗放式的管治手段下,被‌‌“错杀‌‌”的往往是被白白牺牲了。

即便国内普遍被称作‌‌“一刀切‌‌”,但实际上各地情形也千差万别,这次防控做得好的几个省份,恰恰是所谓‌‌“精细化防疫‌‌”的;而试验田管得最死,效果最差,出事最多。

为什么都已经管得最严厉了,不惜‌‌“宁可错杀一千‌‌”了,却还是不能‌‌“不放过一个‌‌”?

这里面的原因说起来很复杂,大致有三点:完全管控到社会停摆实际上是不可能的;防控是高度考验治理水平的技术活,不分青红皂白的粗放做法,往往牺牲了不该牺牲的,却没管住真正应该管的;一刀切的制度下,条块分割,缺乏协调性。

以我在剑门关外的遭遇而论,就算我有嫌疑,但不让我进景区又有什么用呢?难道我在外面跑就不传染给别人了?——但景区工作人员可不管这些,反正只要他自己分管的地方没出事就行。

那天本来Suda也想取消后续行程,当晚逃回上海,但我午后在千佛崖、广元市博物馆都可以正常参观,问下来汉中锦江之星也能入住(‌‌“我们没接到通知‌‌”),高铁、飞机也没拒绝我们登乘,只不过别在广元、西安过夜就是了。同样是行程大数据,在汉中、西安很多地方看到那个绿色箭头,扫一眼也就放行了。讽刺的是,昨晚回到上海,这个近日的风暴中心倒是最平静的:虹桥机场不要求什么行程大数据,全国各地健康码都认。

从这几天各地针对上海旅客的政策来看,种种不一:有些仅限14天内去过浦东新区祝桥镇营前村的不接待;有些14天内去过浦东新区的就要有7天内核酸检测报告才能入住;有些则14天内只要去过上海就要有核酸检测报告。

换言之,不让我参观、不接待上海旅客入住,除了让人不便之外,真正对疫情的防控其实很有限——当然,可能有一点,就是这样的消息吓阻了原本打算外出的上海人,甚至或许不止上海人,因为谁也说不准你出门几天后,忽然本省本市哪里爆出一例来。

从现在防疫治理的演进方向来看,似乎正是旨在逐步摆脱代价巨大、效果又差的‌‌“一刀切‌‌”模式。3月初针对湖北人的歧视,一个巨大的问题就是如何自证没有‌‌“14天内湖北接触史‌‌”,现在行程大数据其实在某种程度上解决了这个问题。

那天在剑门关外等车时,我也遇到一群上海老阿姨从里面出来,为何她们没事?一问,原来她们已经出门31天了,所以就没有‌‌“14天内上海接触史‌‌”了。在防疫上,‌‌“上海人‌‌”和‌‌“14天内有上海接触史‌‌”是两个概念,只不过像上海的管控是进一步缩小到事发的营前村这个范围,避免了更多的误伤。

这也是我的回答:‌‌“更好的办法‌‌”恐怕不是‌‌“想出来‌‌”的,而是通过不断的摸索、优化,‌‌“演进‌‌”出来的,目的正是为了以更小的代价,实现效果的最大化,但要容许这样的摸索尝试,首先需要我们承认一刀切既不是达成目标的最好办法,也不是唯一办法。

一刀切

一刀切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6316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