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梅艳芳:“我有花一朵,种在我心中”

本文作者: 3周前 (11-14)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梅艳芳:“我有花一朵,种在我心中”

朱安假若不是遇上鲁迅,她就是时代牺牲品中沉默的大多数。但就算遇上鲁迅,除了让人唏嘘她特别的遭遇之外,也未给人留下其他记忆点。她有改变命运的机会,回到起点重新寻找合适的人,或在鲁迅的资助下踏上学习的道路,但她都白白错过,她生不出和她同时代的秋瑾那种抗击世俗风雨的力量,即使婚姻是一眼看到低的荒凉,至少是一种安稳。

对于有些女人说,有一个家庭,即使这个家庭看上去是那么冷漠冷酷,也好过独自一人毫无归宿感的惶惑。

但我有时又怀疑,是不是看错了朱安,朱安对鲁迅除了命定的捆绑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外,是不是也怀有小女人渴望被看见被爱重的心思和期许,“总有一天能看见我的好。”

别的事不说,只说鲁迅问朱安点心的味道,朱安明明不知道,却说好吃。我们可以理解成这是朱安犯糊涂,但也可以理解成,她想给鲁迅我也是一个见识过很多的女子的印象。就像春天来了,漫山遍野有花开,“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即使墙角里看不见的苔藓,也会捧出小小的苔花。

渴望爱,渴望人生路上有个伴侣携手向前,这不是女子不独立,一定要个男子来陪伴的空虚和无力;也不是女子不坚强,一定要个男子来依靠的矫情和软弱,这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是造化赋予女子的自然需求,是对生命的热情相拥。

所以,梅艳芳,一个“百变天后”,事业取得了无与伦比的辉煌成就,看上去又是那么豪爽仗义,那么独立坚强,和朱安在做女人上简直有着天壤之别,但,她一样会在岁月里孕育出一朵花,照耀着自己的心,也希望捧给她爱的人。

年少时和补习班老师谈恋爱,课他们一起去逛街,纯洁得连手都不碰,但母亲极力反对,哥哥也暴力阻挡,这段爱情最终以补习班老师退出收场。这是梅艳芳的初恋。

后来和一个小警察订过婚,但这个小警察喜欢在街上盯着其他的美女看,梅艳芳忍不了,有一次当场甩了他一巴掌,转身走掉,和小警察分手后,梅艳芳很快就放下了,坚决不服软、不回头。

这或许是每一个女孩在年少经历中必然遇到的,夹杂着或甜蜜或悲伤的记忆,裹挟着岁月的河流一起成长。

真正的恋爱则是和日本明星近藤真彦。近藤真彦是当时杰尼斯事务所力捧的偶像红星,凭借日剧《三年B组金八先生》一炮而红,唱功也很棒,拥有不少脍炙人口的金曲,但在开拓香港音乐市场上失利,心情沮丧,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梅艳芳遇到了他,豪爽仗义的梅艳芳在酒会上,跟他跳最多的舞,讲最多的话,不断地宽慰着他。

迷离的音乐、恍惚的人群,不知身在何处的放浪,只有眼前跟自己跳舞的人最相近,近藤真彦忽然说,“我可以吻你一下吗?”

这一吻不是吻在额头上或脸蛋上,而是梅艳芳的红唇上。酒会结束,近藤真彦摘下领带别针,交给梅艳芳,算是定情的信物。第二天,又各自买了一个宝石小象架,互赠对方。

分别一个月,梅艳芳去日本看望在北海道开演唱会的近藤真彦。演唱会结束,近藤真彦在旅游车里把头靠在梅艳芳身上,闭着眼睛说“我从来没有这么好的感觉”。

那一刻,对近藤真彦来说,或许是放松,是惬意;对梅艳芳来说,则是甜蜜,是幸福,是终于找到了灵魂伴侣的舒展和轻盈。

近藤真彦表现得似乎很坦然,他向每位工作人员,自己的乐队、朋友公开与梅艳芳的关系,还带梅艳芳去见他的父母。

这看上去板上钉钉的幸福恋情背后却是近藤真彦的残忍和游戏。近藤真彦一直有一个正牌女友——同样在日本炙手可热的明星中森明菜,这还不够,他和中森明菜的最大对手又暗中勾搭。中森明菜无法接受,她在近藤真彦的住处割腕自杀,幸亏被发现,才保住一条命。

事情闹得很大,近藤真彦为保住自己的偶像地位,只好和所有恋爱的女人做切割,他和梅艳芳分手的理由是渣男都爱用的那一套,“没有我,你可以活下去;没有我,她(中森明菜)不行的”。、

坚强也是一种被辜负的理由,亏男人想的出。但可以知道,梅艳芳并未怪罪近藤真彦。这世间有一种分手,即使对方伤透了你的心,你也不会去真的恨他,只因在浮华喧嚣的滋滋冒着泡沫的时光里穿行时,再也找不到那最初的深情。

渣男吸引女子的本事,不得不承认真的高超。比如张爱玲一支笔冷峻犀利,但还是被胡兰成用在女子身上的手段捕捉。近藤真彦,确实有吸引人的本领,他有姣好的面容、撩妹的手段,梅艳芳为了他甚至在日本买套房子亲自刷马桶。

若干年后,梅艳芳知道自己罹患重病,她对于自己的感情交代,就是悄悄的去了日本,打扮得漂漂亮亮约见近藤真彦,和他吃了一顿饭。她没有哭天抹泪,没有诉说委屈,她就是想享受一下她和他在一起的时光。

而她在舞台上最后唱的那首《夕阳之歌》,也翻唱自近藤真彦,歌词有“哪个看透我梦想是平淡”。可见,这段感情在她心里的分量。

之后又有若干男子进入她的视线,但好像都是为了忘却近藤真彦或填补生活空虚,直至遇到赵文卓。她离婚姻最近的一次就是和赵文卓的相爱。赵文卓是张国荣介绍给她的。

两人相差九岁,此时,梅艳芳已是巨星,一举一动都被香港媒体关注,而小很多的赵文卓就有靠梅艳芳上位的嫌疑。梅艳芳曾说,“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一定解释清导致分手的那场误会,如果当年就那样做,我现在已是赵太太了”。

我们不知那场误会到底是什么,两人都未公开说,据说和吴绮丽有关。但,在一个已经是千疮百孔的心里,总是自己先有怀疑,才会让误会趁虚而入,也就是说,爱到最后,尽管仍然想爱,却已经爱不动了。

赵文卓之后,梅艳芳再未有感情生活,或许可以证明这一点。我想,假若梅艳芳再来一遍,其实还会如此选择。梅艳芳那样说,大约是表达一种遗憾,这会让她觉得,不是老天不眷顾我让我不幸福,而是我自己疏忽了,我自己的错,这样心里就好过点。

或许是开玩笑,她和张国荣约定,如果到四十岁,若双方还没有寻到婚姻,他俩就在一起度过余生。但张国荣毁约了。

她想在事业之外寻找幸福,响应造化赋予她的内心的渴望,却终究犟不过命运的安排。她不服输,在生命最后时刻,用震惊世人的方式,结婚了——穿着婚纱嫁给挚爱的音乐。

我听她最后的那首夕阳之歌,有一种碎裂的疼痛,而那声“拜拜”近于凄厉。那是她用尽全力的告别,向四岁半登台卖唱的那个小女孩,向拥有风光无限光环无数的那个天后,向渴望爱却总失之交臂的那个女人,向坎坷半生的灵魂。

她说,“我有花一朵,种在我心中”,这朵花永远绚丽地绽放在舞台上了。她的后辈伊能静对此评论说,假若先实现自我价值,那么再寻找爱,就很难。不知这句话是否针对赵文卓之事而发,单论这句话未尝不对。

因为你跃上一个高的平台,你的眼界丰富了,你可以寻找的爱反而淡远了,再加上各种怀疑和误会,以及因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心已经穿上了很厚的铠甲,很难再找到一个彼此真心相爱的人。

但如果是用来“拉踩”梅艳芳,用来证明自己的眼光与幸福,未免就显得狭隘些。不论机缘巧合,各种因素使然,爱情只是可遇不可求的事,只说,谁能真的去评论谁的人生?

时至今日,我相信,很多女人的婚姻依然是凑合的婚姻,她们就像朱安一样在婚姻里苦熬,想守得最后的云开见日出。

但朱安至少没对别人的情感指手画脚,可这些女人就会出来感叹杨丽萍没有子女不算幸福女人,梅艳芳这样一个独立女性,穿着婚纱嫁给音乐实在太惨——毕竟自己有一个男人的肩膀可以靠一靠,不管这个男人是昏昧还是暴戾(不算秦昊,很喜欢秦昊,不能不说伊能静的眼光确实好)。或许正是这些女人存在,才让那些男人拥有迷之自信。

《红楼梦》里贾瑞调戏凤姐也有这层意思,看上去那么猥琐,那么爱占便宜,但我是男人,我可以给点你想要的热闹与安慰。男人这样想,是蠢;女人也这样想,就让人悲哀。

一百年前,胡适曾说,爱情,只是人生的一部分。如今,还可以延展得更自然些:爱情,这一朵生命锦缎上的花,有它,好看;没它,努力追寻着,缝补着,也是最美的状态。

梅艳芳:“我有花一朵,种在我心中”

梅艳芳:“我有花一朵,种在我心中”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6409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