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性病耻感:讳疾忌医的年轻患者们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3-16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性病耻感:讳疾忌医的年轻患者们

性病耻感:讳疾忌医的年轻患者们

性病耻感:讳疾忌医的年轻患者们

当代社会,性不再是年轻人的禁忌,但性病仍是羞于启齿的事。除了在电线杆上,这几乎是一个人人回避的话题。蔓延在社会中的性病耻感,不仅损害着病患的身心,甚至,会影响他们就医,这使得相关疾病的防治变得更加艰难。

丽淇 23岁

撒谎,只因家人是我唯一的软肋

大三下学期,我把交男朋友的事告诉了我爸。他问了几句男友的基本情况,然后隐晦地提醒我,一定要等打完HPV疫苗,再和男友“在一起”。

我一口应下,但当时,我沉浸在恋情和热烈的欲望中,早已有和男友发生关系的打算。我看过很多新媒体文章,里面对九价HPV疫苗的科普大多有这么一条:有性生活后,依然可以注射疫苗,只不过效果会有所削减。

我没有深究“效果会有所削减”的原因,过了一年半,才去医院预约HPV疫苗。男友陪我去做了接种疫苗前的检查,去的路上,我们有说有笑,没想到,第一步的筛查,就检查出我一项高危型病毒呈阳性,接着查TCT,又发现了非典型鳞状上皮细胞。这预示着癌前病变,医生建议我做个活检。

当时我就慌了,脑中浮现出自己癌症晚期的画面。排队活检,里间有个女孩因为癌前病变三级,只能进行锥切,把病变部分的细胞切除。这个手术不打麻药,我听到女孩在里面疼得嗷嗷叫,十多分钟后她出来,面色蜡黄。

我更紧张了。幸而最后检查结果显示,我是癌前病变一级,医生给我开了一些干扰素,说我年纪小,有自愈的可能性,暂时不需要手术。

走出检查室,我看到男友坐在椅子上,正翘着二郎腿玩手游,一下子火气就上来了。跟他交往前,我是处女,现在却感染了这种病毒。

比起病情,最令我羞耻不安的,是爸爸的叮嘱。他向来对我要求严格,若知道我的情况,一定会失望自己曾经的乖女儿,居然如此掂不清轻重,变成一个急于和男孩发生关系的女孩,还得了“不光彩”的病。

有些事情不好在医院细问,我一撇头坐在男友对面的椅子上,掏出手机搜索”HPV癌前病变”,越看越害怕。男友见我呆坐在椅子上不动,撂下手机,来了句:“坐这干嘛?咱去拿药,别愣着啊。”他的口气相当理性,一副“情绪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的态度。

我彻底崩溃,突然大哭,质问男友之前有没有过不洁性行为,知不知道HPV病毒是怎么来的。他吞吞吐吐了好半天,才坦白,在跟我交往前,他的确有过一段混乱的时光,且有嫖娼史。因为身体没有异样,他从未做过相关检查。

我想起医生说的,高危型病毒在男性身上往往没有显性症状,但可以作为携带者传染给伴侣。我气男友对我的不坦诚,也恨自己掉以轻心,没有在一切发生前接种疫苗。

因为感染了一项高危型HPV,医院拒绝给我打疫苗。男友比我还急,大声吼医生:“凭什么不能打,感染了一项还能防其他的呢。”

我知道男友内心很愧疚,同时,他也觉得没面子,因为自己的过往给我造成伤害。这种情绪跟他的大男子主义相悖,导致他直接把愧疚转化成了愤怒。

微信上,爸爸又一次问起疫苗的事,我骗他说已经打了第一针。事实上,我调整作息,努力健身一整年,再去医院复查,那项高危型HPV病毒仍是阳性。我想买商业保险,工作人员知道我感染了HPV,认为有致癌风险,也拒绝我参保。

无法接受男友对我隐瞒嫖娼史,我提出了分手。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对性十分抵触,见到男人就忍不住想,不知这个人携带了哪几个型号的病毒。性本该是很美好的事情,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除非每次发生关系前双方拿近期体检报告,否则真的很难令人享受其中。

国庆假期回家,我跟爸爸说,三针HPV疫苗全部如期注射结束,只是我跟男友分手了,性格不合。我还是不敢告诉爸爸真相。

阿蓝 25岁

害怕见医生,连看病都有心理障碍

跟前任分手后两个月,我发现自己下身长了小疙瘩。起初我没太在意,以为是普通的毛囊炎。后来洗澡,我摸到很多颗粒物,才觉得不对劲,当即拍照,在APP上咨询了网络医生。

医生说,大概率是尖锐湿疣。

看到这几个字从页面蹦出来,我心一下凉了,翻来覆去,一整夜都没睡着。第二天一大早就跑到医院,做了梅毒和HIV等一系列检查。

活检结果要等十天,漫长的等待中,我满脑子都是尖锐湿疣的事。上班,我也在网上查相关信息,越看越焦虑,可停不下来,晚上回到家,躺到床上就开始看那些声泪俱下,讲述自己如何治病的帖子,一直刷到后半夜。

那段时间,我几乎掏空了互联网,所有跟尖锐湿疣相关的文章、帖子都被我翻了个遍,最后已经没有新信息可看了,我才停止检索。

取确诊结果那天,医生检查了我的患处,面露难色,嫌弃地说:“怎么会长这么多啊,你这可是性病哦。”

那时我才明白,为什么很多人都耐到实在受不了了才去医院。病耻感影响患者求医的积极性,病痛之外,人们异样的眼光更令人难受。

医生给我开了一些涂抹的药,叫我两周后来复查。可短短两周内,我又长了很多。我换了一家医院,新的医生没有歧视我,知道我要请假,病例写得模棱两可,没有直接说是尖锐湿疣。医生说,我的情况严重,宫颈上也有疣体,必须要用激光打掉,并且要分好几次完成。

第一次打激光,喷了麻药还是能感受到刺痛,持续10秒,下体就麻木了。之后,医生给我打了麻醉针,因为疣体多,前后打了近10针。

第二次打激光换了新的护士,操作过程中,她一直骂骂咧咧,说我“私处长得奇怪”。躺在操作台上,身无遮挡地被陌生女性进行“body shame”,我委屈极了,得了性病就要活该被这样对待吗?

另一位护士动作也十分粗鲁,上一次激光的伤口被她们弄得裂开,往外渗血,她还抱怨“都是血”。因为我身体构造的关系,很多位置没有上到麻药,我怕医生听到我喊疼就打得轻,一直忍着,大腿被自己揪出一道道抓痕。

第二次打激光后,大腿上的抓痕

回家路上,我疼得走路都困难,很勉强地一格一格爬楼梯。到家后才发现,因为出太多血,医生在我下身塞了纱布。

因为不想让自己因为这个病就一蹶不振,激光后第三天,觉得不疼了,我就开始健身,还在网上分享自己的诊治经验。初患病最无助的时候,我是靠网友的经验贴撑过来的,现在,我也想帮帮别人。

很多迷茫的女孩给我发私信。得这个病,容易因为病耻感,或担心隐私问题在治疗过程中走弯路。很多人宁可发照片给陌生网友,希望确认自己是否得了同样的病,也不愿看医生。有个姐妹去了小诊所,医生为了多赚几次激光的钱,故意不给她处理干净。

不去大医院,听起来很傻,可我想我明白她。对性病患者来说,连看医生都是要鼓起勇气面对的心理障碍。我真希望,不管生什么病,我们都可以大大方方地去看。

吴佟 21岁

扮演没得病的自己,好让生活继续

小学时,家旁边的剧院门口办了个性病防治主题展览。之前剧院里的展览,大都在剧院里头办,这次却搬到了街上。整整半条街,摆满了巨幅海报,上面都是各种各样带疾病的生殖器,全是真实特写,全无马赛克,旁边还附有详细的文字解释,讲这个病是怎么得的,这个人患病多少年。

放学回家,我路过这些海报,幼小的心灵受到了剧烈冲击。我震惊又害怕,觉得这些照片未免太有伤大雅,应该放到室内里。

现在想想,策展人把它们放到路边,一定是想警示更多人。

有性生活之后,我每年会做一次全面的体检,包括性病四项,乙肝。对于这方面,我向来很放心。 大四,我想去一家知名律所实习,为此日夜做资料,写稿子背下来,希望面试时有优秀的发挥。有几家律所给我发了offer,我都拒掉了,就等着去最心仪的那一家。

就在忙于求职的时候,有天晚上,我突然觉得下身有些红肿,伴随着灼烧感。我以为是因为休息不好,上火了。但没隔几天,我发现周围还有一些小疙瘩。

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我这是淋病并发症,还长了尖锐湿疣。当时,我感觉天都要塌了,从没想到这种病会跟自己产生关系。我仔细回忆一年内的性关系,每一次都有做安全措施,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后来知道,病毒太小,安全套防不了。

治疗费用算下来,需要两万多。这不是一笔能跟父母报备的费用,跟朋友,我也难以启齿,最后只好求助于借贷软件。

贴在医院门口的小广告

在人前,我仍装做无事发生。交好的同学找到了实习工作,约我吃饭,唱K,我照常参加,桌面上谈笑风生,其实内心波云诡谲。大家眼中的我,成绩优秀,前程远大,我也一直认定自己未来无限可能,可生病之后,我总觉得自己很猥琐,连很多平时看不上的人都不如。

如同拟剧论的理论,我在穷尽精力地扮演一个没得病的自己,祈求生活快点恢复平静。

得性病,最难面对的,是我自己。甚至我会想,是不是因为小时候我嫌弃过得性病的人,现在自己遭到了报应。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更加焦虑。身体不舒服,情绪也差,成宿成宿地在网上查相关的东西看,尤其比我严重的案例,画面越惨烈越想点进去看,很变态。看完,我再清空数据,生怕这个秘密被人发现了,还担心以后影响以后交女朋友。

像一口气吃了太多东西会吐一样,有一天,我翻着那些帖子,突然觉得特别恶心,电脑屏幕都沾满了病毒似的,令人反胃。我速速关掉电脑,拿酒精仔细地擦,又跑到卫生间疯狂洗手。

原本我加了个群,里面都是得性病的人,梅毒、淋病、疱疹,各种奇形怪状的都有。有些年长的患者,信了贴在电线杆上的野广告,结果越治越严重,也有的人因为没钱,不舍得去大医院,在家干挺着。还有个大哥,30多岁,感染了梅毒,工作因此干不下去,辞了职,却还背着房贷,女儿明年还要上小学,压力很大。

病友们每天在群里分享自己的病情进展,互相慰藉,最常说的话题是为什么性病不能走医保。我很少发言。虽然大家都同病相怜,但在心里,我还是会下意识地与他们划清界限。

后来,我把这个群也退掉了。我刻意回避所有跟性病有关的信息,不想沉溺于负面情绪里。

那家心仪律所的offer,我还是没收到。不过,我已经不太在意了。生病之后,事业和野心,想赚大钱、登高位的雄心壮志,统统烟消云散了。

方也在 26岁

即使疾患消失,我身上仍标着污记

第一颗尖锐湿疣出现的时候,我就去医院了。医生说我症状轻微,不用太紧张,他给我开了涂抹的干扰素和口服药,同时提醒我,伴侣也要做相关的检查。

我回忆了近期跟我有过关系的女孩,给一个看演出时认识的女伴打电话说了此事,并约她第二天一起去医院。电话里,她语气镇静,没有过多询问。见面时,她才说,当时她以为我感染了艾滋,挂下电话去网上查才知道,是另一种病。

她去检查的时候,我坐在医院皮肤性病科的候诊椅上等她,看到对面墙角蹲着一个女孩,模样清秀好看,表情却很沮丧。我突然非常焦虑,开始担心刚刚进入诊室的女伴,想,她如果查出了什么,也有自己的责任。

医院里的温馨提示牌

等了一周,我陪女伴取检查结果。她有一项低危型HPV是阳性,同时有一些妇科炎症,医生开了些治妇科的药,说她HPV暂时不用特意治,多运动、多吃水果蔬菜,提高抵抗力,有可能会自己转阴。

走出医院,我和女伴在门口一起抽烟。为缓解紧张的气氛,我努力挤出微笑,说,“以后我们就是病友了。”见她表情依旧凝重,又补了句,“我会负责的。”

她一言不发,然后突然蹲下,开始哭。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好也蹲下来,沉默地拍她的背。

原本我没有什么心理负担,觉得这只是种病毒性皮肤病,不过是人们对它有刻板印象。但女伴的反应让我十分难受。我不想让一个好看的女孩因为这件事变得郁郁寡欢,并且,她一定在怨恨我。

我主动问候女伴妇科病的情况,时不时给她订一些水果和酸奶的外卖。但她很抵触与我联系,说我恶心,是“人间疣物”,不愿再跟我见面。

她在用与我断联的方式,切割自己跟这种病的联系,我理解,可她的话还是对我造成了伤害。我知道,任何疾病或经历,都不该成为自我贬损的理由,但即使我能平和地看待自己,发现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冷静地看待得性病时,心态也难免受影响。

外界言论给我带来的病耻感,比疾病本身带来的更严重。在网上,搜索相关疾病的字眼,后面跟上的词汇,往往也都是负面的,中立的话术都少见,像在给一个异常行为群体标上污记。

尖锐湿疣治好后,病耻感久久没有消退,我经常下意识地扒开裤子检查,怀疑自己又长了什么东西。我莫名地自卑,总觉得自己身上有病毒,不干净,不配得到女孩的喜欢。

隔了一年,我发现那个女伴还没有把我拉黑,提出再带她去医院复查一次。看到她的化验单上都写着阴性,我才放心。

我在网上查男性相关疫苗的信息,还打过电话咨询,电话那头的工作人员听到我是男生,很意外。最后,我还是没好意思真的去打。

猫哥言,这正是:

无人不爱鱼水欢,奈何隐疾惹祸端;青葱不比旧我日,有病莫藏早日验

-END-

性病耻感:讳疾忌医的年轻患者们

性病耻感:讳疾忌医的年轻患者们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