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父亲变成老赖之后,我并不打算替他还钱

本文作者: 3周前 (11-11)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父亲变成老赖之后,我并不打算替他还钱

引用

「老赖」这个词,我相信大家都不陌生,这两年经常出现在社会新闻里,它指那些欠人钱财却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的人——也叫「失信被执行人」。前段时间,网上出现了偶像明星周震南的父亲是「老赖」的新闻,关于他究竟知不知情,以及他到底应不应该「父债子偿」的讨论,一时非常热烈。我们的讲述人Q记,就要来讲讲他的经历,因为他在几年前也遭遇了和周震南一样的情况。

< 壹 > 小富之家

我叫 Q 记,来自江苏,今年 29 岁。

我家的经济条件应该还算可以,就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我爸一直在一个国有企业里上班,我认为他不适合做生意,但在那个年代,尔虞我诈的事情不多,出门就是靠朋友,所以他也小赚了一些钱。

就我知道的,他买过基建的设备,搞过城镇化开发,另外那几年正好赶上某些公司发展得非常疯,很多公司其实就是 屁吐屁,我爸也参与了一部分,当然这些后来都成了隐患。

他这个人特别看重朋友:朋友让我办的事,即使办起来很困难,即使要我贴钱帮你办,我也一定要办。他就是这种性格。

在外人看来他当时混得真的不错,在市里面有好几套写字楼,几百万的机械车,我们自己又盖了房子,也值个一二百万吧。甚至还有人传言说他在威海有海景房,其实就是个很小的房子。

你感觉上他很有钱,其实剥开外表,真正属于他自己的东西并没有多少。

< 贰 > 初见端倪

2014 年,我大学毕业以后,慢慢能感觉到我爸可能隐瞒了一些事。

他每天晚上出去,往往下半夜或者整夜不回来。我和我妈说,他不是在外面有人了,就是出什么问题了。

后来我才晓得,他当时投资的基建、搞的开发、放出去的钱全部打了水漂,亏损了一二百万。财务上出了这么大一个窟窿,但他表面上还是风风光光的,他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我的事你不要问,我一定会解决的。」

实际上他不仅没有解决,还把窟窿越捅越大。

假如他当时就告诉家人,第一时间把房子、车子卖了,这些窟窿也能补上。可他是个极要面子的人,他不好意思和兄弟们坦白自己没挣到钱,于是他又从银行贷出更多的钱给别人,还和人家说这是赚到的利息。

就这样越陷越深,好像把自己滚在车轮里面,根本停不下来。

当时我毕业回乡,家里本来准备给我置办一套婚房。看房过程中,我爸一直以各种理由挑房子的问题,拖延买房的进度,我开始怀疑。

结果在向银行贷款的时候发现了问题,他的银行记录里有多次信用卡逾期,甚至还有一些账目至今拖欠未还,是不能贷款的。我们只能临时变更合同,让我贷款付首付。

我质问他逾期还款的理由时,他的回答竟然是:就是忘记了。

我当然是不相信的,但因为从小我和父亲的关系就不怎么和睦,再加上我妈又是一个没有多少主见,特别信任丈夫的人,我们当时决定不深究。结果就出了大问题。

< 叁 > 上门要债

2015 年左右,有一天晚上我回到家,感觉家里的气氛不太一样,我妈说,「有人上门要账了。」

家里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人,气哼哼地坐在主位上,冲着家里人发脾气,然后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我当时还觉得很疑惑,那个人说欠了 6 万块钱,为了 6 万块也值得到家里来又吵又闹吗?很不可思议。

结果后来愈演愈烈,要账的直接跑到我家来泼红油漆了。

那天中午我从朋友家回来,突然看见家门口站着两个男的一个女的。说实话,要账公司的业务员穿得还蛮有气质的,不像我们想象中那种别龙画凤的样子。

他们问我,「你是谁?」

我想了半天,回答说,「我是租房子的。」

他们又问,「那你知道这家人姓什么吗?」当时我脑子转得特别快,说了我妈的姓。「是个女的」,我说。

他们小声商量了一下,觉得我可能确实是个不相干的人,又问,「那你知道他们去哪儿了吗?」

我说不知道,出去好几天了,然后扭头就走。一离开现场,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着急,我流鼻血了。

当时家里的气氛很糟,我妈天天在家哭,她作为一个十几年没上过班的人,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处理,只能一个劲儿地数落我爸,说他全坑了我妈的亲戚,没有坑自己的亲戚。别人难受了可以回娘家,她都没脸回。

我爸的财务问题暴露之后,我再三嘱咐我姐,你千万不要借钱给他。因为她的性格和我爸非常像,孝顺又心软,我怕她会帮我爸做一些傻事。

她没听我的。那段时间她刚结婚,她把结婚的钱,包括礼金还有男方给的钱全部给我爸了。不仅如此,她还替我爸又担保了 30 万元贷款。

我知道后非常生气,可以说是憎恨我爸了。他根本没有考虑过我姐姐,她刚刚结婚,但凡我姐夫是一个性格比较较真的人,他们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后来我才知道,不仅是我姐,我的叔叔、表哥背地里都用了各种方法,借钱给我爸,或者成了他的债务连带责任人。

他这颗定时炸弹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关键时刻。

< 肆 > 「老赖」的儿子

我爸把亲人也拽进这场财务风暴,彻底越过了我忍耐的底线。

于是我找了一天晚上,把姐姐、叔叔还有表哥都请到家里,让我爸当着他们的面,把自己真实的债务状况一五一十地写下来。

我们这才知道,他一共欠银行有 100 多万、将近 30 万的卡债,还欠了那种借钱公司 20 多万。

当时有人指点我,银行的钱是绝对不能欠的,有可能会直接判刑。于是我们排了一个还款顺序,迅速把房子贱卖,先把银行的窟窿给补上了。

余下的各种杂七杂八的债务,因为无力一次性偿还,很快我爸就被债主们起诉,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成了「老赖」。

他当时和我说,你和对象要不快点结婚吧,不然到时候房子被执行走了,连个结婚的地方都没有。

当天晚上,我也是血气方刚就冲到丈母娘家去了。

我说我打算结婚了,但是丑话说在前头,聘礼就是张卡,里面有 10 万块钱,但是第二天我爸还要把卡拿回去。他在外面欠了很多钱,就是这么个情况,你看能结就结,不能结就算了。

我丈母娘是个性格特别好的人,她当时听我说完这番话,脸都青了。其实我也是找挨骂的。她问我对象,你看行不行?

我对象让我很感动,她说,「我是跟他过,又不是和他家过。」

就这样,我们赶在房子被卖之前,风风光光地结婚了。为了体面一点,也是找了各种朋友邻居来帮忙。结完婚我才知道,我们婚礼上用的酒还是邻居帮忙买的,我爸至今也没有还人家钱。

< 伍 > 变化

成了「老赖」以后,我爸的变化非常大。

他以前是一个很场面的人,爱说我认识谁谁谁,我认为这个怎么怎么样。后来他变得抑郁,不爱说话了,甚至恐慌见到别人。他每天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甚至上厕所都不冲马桶,后来我们都不敢让他去上班了。

当时他陷入了一种几近崩溃的状态,开始否定现实。他甚至问单位的保安借了 10 万块,他想,只要能搞到钱,把欠债的事情瞒下去,就能回到以前了。

不论是因为什么原因,成为「老赖」都是个非常害人的状态。

印象很深的是曾有个大姐找到我单位来。她老公也是我爸的朋友,借了我爸五六万。后来他老公的单位经济效益出了问题,挣得也不多,家里两个小孩都在上学,再加上我爸还不上钱,他整个人就崩溃了,甚至会家暴自己老婆。

当时这个大姐哭着找到我,说,「我也不是向你要钱,就是想问你没有没有东西可以给我们,我们实在是过不下去了。」

我看着她的样子,可以想象她的生活是多么的痛不欲生。我当着她的面,给我爸打了电话。

我爸当时只说了一句话,「行,我知道。」就这么一句轻飘飘的话,他根本没有感觉。我当时就把手机摔了。

这个大姐还反过来劝我,「我也不是要逼你,如果有的话再说。」

我当时很想把我这个月挣的工资给她,或者我存上几万块钱,解决她家的燃眉之急。但理智上我没这么做,因为如果我这么做了,会出大问题。

< 陆 > 还,不还?

知道我爸成「老赖」之后,我第一时间不是挣扎,而是害怕。人的第一反应肯定是我要替他还钱,都说「父债子偿」嘛,我当时也是有这个想法的。

但当我咨询了律师之后,他说如果我没有连带责任,或者我的经济状况和他的欠债没有任何关系,我是没有义务替他还债的。

就像周震南一样,如果说他的名表、名车都是人家自己挣的,他父母只是在他上学的时候给他提供了支持,那周震南在法律上也是不需要负任何责任的。

所以我看到网上又说他推卸责任,又说他是「老赖之子」,我其实挺不解的。因为看到他的声明,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个人好牛逼啊。他能在公开场合说他愿意承担责任,意味着他认可父亲欠的钱,和他有关。

能有勇气愿意挣钱去替爸爸还债,真的不容易。

我爸一直是一个顾大家不顾小家的人,这么多年来,他可能在外面挣了一些钱,却从来没有想过把家里用了 20 多年的家电换一换,他想的都是兄弟,都是朋友。所以我特别向往一个温馨,可以互相交流的小家。

假如我把我爸的盘子接过来,不仅我要还钱,我对象也要跟着还。我们已经成了一个整体,什么事必须得两个人一起做,那我会害了她。

结婚前一天晚上,我哭着给我对象打电话,我说我对不起你,别人家结婚家里都给帮助,我们结婚还要背点债。事实上她也确实帮我还了,我们一起还房子的首付,一直还到了 2017 年。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有了钱要先还给谁?

你给了第一个,后面就不得安宁,所有人都知道你有还款能力了。而且来的人不是最需要钱的人,是最凶狠的人。

所以最后我就不去过问了。

前段时间我妈退休了,她以为可以拿到退休工资缓解一下没有入账的压力。结果,工资立刻被封了。

法院执行局的人说话也非常直接,「你想拿什么钱啊?你一辈子都拿不上钱了。人排成趟儿地要封你的钱呢,到死都封不完。」

< 柒 > 尾声

以前我觉得我永远改变不了我父亲的性格,永远没有办法证明他错了。

他真的就像风筝一样,总是在天上飞,活在他自己的泡沫里,谁都控制不了他。

现在的他就是个爷爷,帮我和我姐带小孩儿,每天锻锻炼,把生活圈子越缩越小。但有的时候,我也觉得他很可悲,好像笼中鸟一样,不知道他到底开不开心。

但我觉得这比以前天天在外面看不到的强。

至于我,反正我是以求稳为主。现在社会不像以前,说挣钱就挣钱,碰上风口猪都能上天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咱们都是普通人,稳定才是最重要的。■

—END—

父亲变成老赖之后,我并不打算替他还钱

父亲变成老赖之后,我并不打算替他还钱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6361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