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中国厂长,扒着悬崖的逆袭

本文作者: 3周前 (11-11)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中国厂长,扒着悬崖的逆袭

回看这段风雨路程,当百舸千帆穿越旋涡,最感惊心动魄的还是船长,也就是中小企业的厂长们。他们既是各车间厂房的掌舵者,又是一方水土的带头人,或是一群手足兄弟的大哥,更是一个家庭的父亲、儿子、丈夫。他们是中国经济底盘最活跃的细胞,也是中国城市进程和乡土社会的镜子,里面充满了冷暖悲欢、烟火人间。

在最困难的二月,无论陈孝军、张旭还是陆鸿,都或多或少怀疑过——厂子快完了,甚至,自己也快完了。

封城那天,武汉厂长陈孝军正跟家人在三亚,身边四老一小,工厂里千余名员工,隔离千里,他不得不开始盘算工厂破产事宜。

华北平原郊区,80后厂长张旭突发高血压,这家地毯厂的外贸订单几乎全部取消。他身后,是一群跟他打拼多年的小镇青年、焦虑中年,厂子要是垮了,他们都不知去哪。

苏州平望镇,陆鸿则独守空厂摆弄着残疾人证。他患有脑瘫,能办下这个厂已是奇迹。如今,多年的累积眼看要被悉数收回。他打算一无所有之时,就去直播,哪怕被人当怪物看。

新冠袭来,厂长们迎来了一场猝不及防的风浪

新冠来袭的2020年,对普通人来说,生活像踩了一脚急刹,头一次觉得聊天、聚会乃至呼吸都那么珍贵。而在更多看不到的角落,无数挣扎求存的故事在静默上演。

它们是千千万万的中小企业,在浩荡翻腾的经济海洋,他们既不是巨轮,也不是蜉蝣,而是扁舟——船浅桨小,风雨稍起便分外飘摇。

众多数字记录了这段艰难的时光。2月初,全国中小企业协会发布报告,近9成企业资金撑不到三个月。一季度,全国GDP同比下降6.8%。此后的事实证明,工厂们要苦撑过4个月,到6月才迎来「全国复工复产达到正常水平」。

回看这段风雨路程,当百舸千帆穿越旋涡,最感惊心动魄的还是船长,也就是中小企业的厂长们。他们既是各车间厂房的掌舵者,又是一方水土的带头人,或是一群手足兄弟的大哥,更是一个家庭的父亲、儿子、丈夫。他们是中国经济底盘最活跃的细胞,也是中国城市进程和乡土社会的镜子,里面充满了冷暖悲欢、烟火人间。

天猫双11前,我们走访了近百名厂长。他们中有武汉厂长、厂三代、残疾人厂长、母女厂长……他们的半生乃至几代的心血都曾命悬一线,他们拼命自救,但昔日经验和传统路径让他们到处碰壁。

不过,也正是在这摸索中,他们抓住了数字化时代的缆绳,看到了新的风景。

「兄弟,对不住了」

「新的一年,一切都是可能的。」

腊月二十四,石家庄创美地毯厂厂长张旭在酒店大堂举杯展望。过去一年,销售额突破2亿,张旭特意把年会升级到高档酒店。36岁的他意气风发,笑声洋溢整个大厅。

然而,一语成谶,他忘了补充这是个什么可能。对这个华北平原郊区工厂来说,疫情来得毫无征兆。甚至看到武汉封城的新闻,张旭仍心怀侥幸。随着春节结束,原定开工日期一延再延,更糟糕的是:订单垮了。

张旭接到的第一个订单取消电话,是合作多年的朋友。那边的声音和消息一样沉重:「兄弟,对不住了。」外贸也跟着垮了,定好货的商家,连定金也不要了。张旭拉管理层开视频会,都没见过这架势,谁也拿不出办法。

全厂200余名工人,工资还得照发。张旭还将工资改为半月一发,一是照顾员工生计,二是表示工厂还有钱,撑得住,以免兄弟们跑了。

但这样资金压力就大了,入不敷出是必然。实际上,张旭已经有些撑不住。他整天待在家里,非要出门买东西,就开车去厂里转转,站在空荡荡的大门前,抽几支烟,然后整宿整宿失眠。

有个武汉供应商,和张旭通电话时几度哽咽,让他更觉堵得慌。很快,他发现不对劲,站不起来了。一检查是突发高血压。医生警告,再下去会出事的。

陈孝军忧心忡忡站在办公室窗前

在全国关注的武汉,陈孝军的攀升科技电脑组装工厂也停了。更麻烦的是,他此时刚带家人去三亚过春节,很快就在酒店隔离。除了陪孩子打打游戏,就开始写日记,发在员工群,意思是告诉大家:公司还在。

只是,他内心也无法坚定了,也不知道要隔离多久。他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甚至开始预演公司破产流程,这些给员工,那些给供应商……钻心,割肉的那种疼。

比割肉更难受的,还有苏州缘跃纸制品厂厂长陆鸿。他面临的绝望有点特殊,他自小患有脑瘫,头歪着,手指也缩成一团,从小被叫「傻子」。他用20多年证明自己,置下了眼下的工厂。42个员工里,30位是残疾人。

这是他的动力源泉,自己有饭吃,还能带一群残友谋生,比天天山珍海味还有成就感。残友们尊称他「六哥」,媒体称他「阿甘」。

但隔离通知下来,生活再没向他展示奇妙的「巧克力」。厂空了,人撤了,订单也都没了。「我可以继续发工资,但总有见底的时候,到时候那几十号人怎么办?」陆鸿说,「没人会要他们。」

「厂三代」胡翔宇独自在厂房内

2月15日,全国中小企业协会调研6422家中小企业后称,86.46%的中小企业受到影响较大,近40%处于完全停顿状态,超过半数已经断货,海外订单同比下降70%。疫情冲击下,无数脆弱的中小企业飘摇欲坠。

在广东东莞,一家耳机制造厂外贸单几乎归零,厂长郭胜只能断臂求生,忍痛裁人;义乌的泽熙日用品厂,单次订单取消2000万;在湖北,姜华的工厂产了全国一半童车,停摆后,只能借钱发工资……

「怕!但也必须上」

在中国,厂长这个称呼虽历史悠久,但真正壮大还是改革开放后的事。私营经济崛起,让一群富有商业嗅觉和探索精神的年轻人先行一步。他们白手兴家,麾下的机器、车间、一桌一椅、一草一木都是个人努力的见证和时代的馈赠。

如今,不管他们老了,准备衣钵相传,还是奋斗伊始,都将打下的企业视作成就,更视为责任。工厂装着他们的梦想,也装着家人、朋友、手足和合作伙伴,一手细心呵护,一手拼死守护。

这就是中国企业诸多特色中的「家文化」。在雇佣关系以外,糅杂了更多的人情、道义和江湖。这就不难理解,在疫情最肆虐的时刻,厂长们再恐惧,再绝望,也不轻言撒手。

陆鸿独守空厂,30多名残疾工人的出路是他最大的牵挂

「阿甘」陆鸿就时常被这样的忧虑灼心。苏州平望镇一片天光水色,却没有给到陆鸿寻常日子。脑瘫毁了他的身体,却留下意志和勇气。

就像电影里的阿甘,陆鸿既不幸又传奇。孤独长到19岁,职高毕业被分配去看锅炉,负责人当着母亲的面赶他走:「看看你儿子,养条狗都比他强。」后来,陆鸿修过自行车、卖过开水和报纸,还守过电话超市。

陆鸿不想凑合活着,他又学电脑,学视频编辑,结果表弟婚礼上一炮而红,做的3D相册惊艳全场,摄影师都找他下单。他干脆创业,从单干到现在40多人,卖相册年销售额近千万元。

他深知残疾人之苦,于是专招残友,当他们是兄弟和知心者。疫情刚起,大订单全跑了,人也回不来。

「正常人还能干点别的,他们除了这还能去哪?」陆鸿坚持给残友们发工资,钱发没了,就打算去直播,用残疾人证免费「蹭」景点,一路徒步到西藏。「等我混出来了,我还带他们干。」

和陆鸿的「自救」不同,张旭的办法会多一些。虽然此时他已经因高血压躺在床上。他天天打电话,每天20多个,企图重开销路,但消息一个比一个沉重。

张旭销售出身,属于有知识、懂技术、眼界宽的大学生厂长。他曾开过兽药厂,却遭遇滑铁卢,三聚氰胺事件波及到兽药,厂子被关了。

张旭从头再来,又经数年才有了现在的地毯厂。人近中年,身后200来人跟着吃饭,心力也大不如前。「再跌这一次,可能就起不来了。」

至于陈孝军,他的「自救」比别的厂长都要难,厂在武汉,人在三亚,回不去,许多事情都无从谈起。

就在这关头,一个特别的电话打进来,陈孝军接到抗疫任务,须为武汉及全国紧急生产红外线测温电脑。这意味着,他又多了个身份:抗疫人员。可以回武汉了。

陈孝军回到武汉,连续两月和工人一起待在生产线

撑起这家工厂不容易,陈孝军华科毕业,学的就是计算机,工作却是销售,几年就到公司副总,于是出来创业,目标是做到上市,留下些能给后人说道的东西。

于是迅速买机票,与家人告别。飞机降落长沙,朋友开车来接,上车即直奔武汉,一路孤绝。

到武汉高速入口,有武警把守。检查人员问了句:「你想好要进去了吗?」出收费站那一刻,陈孝军才感到,真正的恐惧是什么滋味。

「怕。」他事后回忆,低头看地面沉思良久,声调放得低沉,「但也必须上。」

老的那套不灵了

熬过磨人的二月,总算有了点曙光,各地开始陆续复工复产。这意味着,工人们能回来,机器也能继续轰鸣。张旭的高血压也下去了些,可以离开病床。

但这都只是美好的设想。问题来了,大家回来该干啥呢?没有订单,只有仓库堆积如山的货,开工只会增加库存。

订单从哪里来?成了摆在厂长们面前最迫切的问题。疫情虽在国内趋稳,国外却严重起来,大批外贸订单被撤销。

至3月底,媒体报道,全国七成外贸企业已复工,但现实却有些尴尬。彼时,外贸界流行一个说法,叫「外贸打全场」:上半场国内疫情影响无法开工,是「交不出货」,后期国外疫情蔓延,则又是「没人要货」。工人倒是回来了,却没有活干。

海关总署曾发过数据,1-2月出口同比降17.2%,进入3月,国外疫情蔓延,国内疫情亦未完全解除,广交会也未能如期举行,双重压力之下,外贸出口雪上加霜。

媒体表现出极大的担忧:「外贸企业要做好未来3至5个月没订单的准备。」

张旭实在没辙了,就召集管理层开会。所有人一筹莫展,都低头看桌子。张旭有些失望:「没什么要说的,就散了吧。」

话音刚落,电商负责人忽然开口:「最近淘宝销量还可以,恢复得很快,比疫情前都多。」张旭眼前一亮,让他接着说。

「把重心压淘宝上。」对方说。在很多「老资历」看来,这是个大胆的决定,过去的成功经验让他们坚信,大货才是根本。等待外贸恢复,传统渠道一通,啥都解决了。

张旭却不想赌大小。他和电商部一起分析线上猛增的原因,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现在走量的是入户地垫,上面印着「欢迎光临」「出入平安」等字样,常见于商铺和酒店。张旭恍然大悟:疫情渐渐解除,经济在复苏,商家都开张了。

「有机会了!」随后几天,张旭脑子里一直是这个念头。但如何迅速实现外贸转内销,是个难题,比如供东南亚的地毯多为暴雨设计,卖给西亚的又多毛,不合国人口味。

张旭决定飞一趟杭州,跟淘宝小二见了四个小时。他听到一个新概念:C2M(用户需求驱动生产制造)。杭州之行收获满满,张旭带回大堆细化生产建议,包括尺寸、绣花、颜色等,「例如,中国人喜欢大红。」张旭说,这些大数据里都有答案。

回到武汉的陈孝军,直接下到生产线,进入车间那一刻有些懵,眼前是一副他从未见过的诡异景象——除了机器响动,听不到任何人的声音。工人们都穿着白色隔离服,分不清谁是谁。

陈孝军的烦恼更多是物流。因疫情阻隔,湖北地区商家普遍都有发货延迟的问题。这时候,阿里小二打来电话,说也注意到这个现象,为他的天猫店开特批权限,向顾客说明情况后延迟发货。而顾客也展示了极大的善意,愿意一等再等。

线上增长,成了艰难时期工厂们少有的亮色,也连带让一些工厂的「少主」一展身手,让老爹们刮目相看。

「厂三代」屠新业是扬州曙光牙刷厂的厂长,大学学航空,研究飞机发动机,英国留学回来后接班。他一上任就重压线上,与淘宝特价版合作,开发9块9的电动牙刷,卖爆全网。但父亲总不放心,常严厉有加。一次吵架,屠新业大吼一声,砸了椅子。

现在,疫情来了,老的那套不灵了,线下渠道全线亮红灯,唯有淘宝店一枝独秀,销售额从去年的1000万干到今年的2000万。父亲服了,长叹老了:「再过两年我厂子都不进了,年轻人有法子,都交给他。」

「厂三代」屠新业带着父亲、爷爷做淘宝直播

到了4月,「阿甘」厂长陆鸿也等来了订单,主要来自淘宝和1688。他放弃了徒步西藏的计划,做回他的厂长。到了5月,订单持续走高。他感叹天无绝人之路,又有了久违的笑容。他没法准确控制脸部肌肉,朝天做呐喊状,就是高兴了。

陆鸿不知道的是,订单增多,除了整体向好,其中一个推动来自阿里。时隔11年,阿里巴巴重启「春雷计划」,4月初宣布五大方面16条扶助中小企业的措施,覆盖外贸升级线上突围、助力外贸开拓内销、打造数字化产业带等方向。接下来,全国将有超过2000个产业带、120万像陆鸿这样的商家,一起实现数字化突围。

成都的数十家女鞋厂也陆续开工了,厂长们变了思路,做直播、走线上,试水「柔性制造」。在广东佛山,一直做外贸的女厂长曾娟娟,直接把办公室改成直播间,老乡和工友都有活儿干了。

他们都回来了

订单带来的生气和喜悦,「阿甘」厂长陆鸿觉得无人能懂。饭碗是一回事,重启的机器唤回了30多位残友,他们不用流落街头或看人脸色了。轮椅、拐杖和小推车又穿梭起来,填快递单时的吆喝就像田头的号子。

陆鸿的厂子虽不大,但也颇新潮,主营产品相册100%依靠阿里平台销售。这意味着,当传统渠道堵塞,他的恢复也最快。他把左膀右臂都调到淘宝店运营。

陆志成8年前就跟了陆鸿,也是脑瘫,但和陆鸿相反,双手灵活,就是走不了路。另一位90后刘子龙患有偏瘫,但练得「独臂神功」,一只手也能把键盘敲得贼溜。订单从网店滚滚而来,最终在天猫618翻了身——当月销量做到200万,是疫情前的两倍。

陆鸿高兴坏了,又露出他呐喊式的招牌笑容。他带残友们到镇上的商场吃烤肉庆功,那是其中很多人去过最远的地方。

张旭通过阿里「春雷计划」实现数字化转型,做出多款创意地毯产品

这样的好消息并非陆鸿独享,张旭的「春天」也来了。在淘宝小二的大数据支持和建议下,他的地毯新产品来回改了很多次,用测算的最佳售价去匹配生产材料,成本降低的同时保证品质。

这款定制产品终于在五月登陆淘宝特价版,仍是入户地毯,颜色大红,改良后造型精致,价格「真香」。

张旭心里也没底,好歹拼一把,兜底的想法是:又不是没垮过厂子。上线第二天,张旭正靠在沙发上打盹,合伙人忽然推门进来:「有戏了!」张旭立即从沙发上弹起来:「啥情况?」合伙人喝了口桌上的冷茶:「爆了!爆了!」

他说的并非车间险情,而是「卖爆了」。在淘宝特价版上架首月,张旭的定制地毯就卖出了15万单。地毯虽不起眼,却是商家开门迎客的标志。国内市场的稳步复苏,加上「春雷计划」等平台措施,大大对冲了外贸风险,推开一扇新窗户。

武汉的陈孝军也不赖。4月,武汉解封,他走进久违的办公室,窗外长江滚滚,想着自己绝处逢生,不禁泪流满面。

在工厂复工后的首次绩效会,他点开文件,一时不敢相信眼睛:销量不仅没降,比去年同期还增长了5%。人心也稳了,行政总监手里的签到表越拉越长,最终全员到岗,一个也没少。

陈孝军被暖到了,人往高处本是常情,但这帮兄弟姐妹并没有大难临头各自飞,果真有情有义。他给行政部下了指令,执行「守护人计划」,给坚守员工发奖金。除了重奖时间长的,全员都享受阳光福利。那个月,连清洁阿姨都拿到了超过两万的收入,工厂整体财务支出超过1000万。

员工们以更大的热情回报他,618线上销量竟超过了去年双11。

越来越多工厂在「春雷计划」帮助下,实现外贸转内销

5月底,工信部发布消息,全国中小企业复工率达到91%,二季度结束时,全国GDP增速已转正为3.2%。再过三个月,这一数字进一步回升至4.9%。数字背后,是无数通过数字化转型重获生机的中小企业。

在南方的广州,老工厂龚氏皮具的数字化转型也成了,淘宝直播来的订单,让这家工厂连续一个月全天候运转;浙江湖州一家棒球服工厂,发力线上,淘宝天猫日均出货3万单;义乌泽熙日用品厂的年轻厂长方昊也不再入不敷出,在线上,他比去年同期多卖了三成。

每代人的新世界

以天猫618为界,厂长们终于结束了难熬的4个月。第一轮复苏后,天猫双11接着被厂长们寄予厚望,把上半年耽误的工夫多追几步。

在陈孝军的攀升科技,双11倒计时已经竖起,并且倒计时已超过100天。即便已在淘宝天猫实现一轮复苏,但陈孝军明白,他的厂子还没回到最佳状态。四年前,它的年增速是超100%,今年虽是小小的5%,却也意义重大。

「如果不果断重压线上,就是另一个结果了。」他说。

前段时间,一直跟陈孝军对接的小二,来了趟工厂,带来了大数据分析和研发建议。要从淘宝特价版的C2M模式里寻求爆发,小二反复强调一个意思:价格要低,产品要好。

陈孝军决定重压研发,请来芯片领域巨头合作,研发了一款只需不到2000元的产品,被他形容为「双11的超级定制电脑」。产品果然火了,月销售近万台。现在,厂里90%的销售已转到线上。

陈孝军的轨迹只是这个热闹渐起的11月的缩影。随着天猫双11的临近,全球都动起来了,跨越七个大洲,从伸入北极圈的俄罗斯,到临近南极的智利,全球25万个品牌、500万商家完成「集结」,出征中国的双11。

全球超过300万名物流人员、20多万辆运输车,菜鸟出动的千架飞机、万吨货轮,都参与到这场全球狂欢中来。

在国内,千千万万的工厂卯足劲冲刺赶工。厂长们的战场又回来了。

广东佛山女厂长曾娟娟成功转型线上内销,她双11的销售目标是600万元

陈孝军让员工改了电梯里的喷绘,换成充满科技感的双11主题,仓库已被包装好的大件堆满,只好露天临时搭建帐篷。

在华北平原夜晚的浓雾里,张旭的地毯厂彻夜通明,工人恢复两班倒,因为太缺人手,他把招工信息发到网上。

在浙江湖州织里,棒球服工厂每天卖出三万单衣服的同时,还会挤出产力,每天储备一万单库存。

在湖北汉川,满负荷运转的童车工厂正在四处找车发货,司机只能在晚上十点后联系上,他们至少需要50辆超长的挂车。

在浙江义乌,泽熙日用品厂的方昊每天夜里两三点才下班,工人们干劲也很足,他们预计的目标是100万单。

在广东佛山,女厂长曾娟娟已经自己亲自上阵,拉开了嗓门做直播。直播间就是办公室,刚会说话的孩子也陪在旁边,今年双11的目标是个吉利的数字,600万元,成了就给孩子买好吃的,在厂里放鞭炮。

苏州的「阿甘」厂长陆鸿,备货堆到了会议室。他已经答应妻子,忙完双11带一家去三亚。女儿聪明伶俐,在城里读高中,未来想当医生。

陆鸿和工人们备战双11

而曙光牙刷厂的屠新业,比任何厂长都接近双11。10月31日,他们一家三代受邀到杭州出席「天猫双11开幕直播盛典」,与汪涵对话。当晚,爸爸穿上笔挺的衬衫,爷爷则披马甲戴墨镜,「史无前例」地潮。

爷爷爱谈往事,最爱说当年如何用牛骨和猪鬃手札牙刷。孙子做的事情已经看不懂了,但他相信后生,如同他相信每年双11捧着手机狂欢的年轻人一样,每代人有每代人的新世界。

中国厂长,扒着悬崖的逆袭

中国厂长,扒着悬崖的逆袭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6338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