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这个志愿者有艾滋病

本文作者: 2周前 (01-05)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这个志愿者有艾滋病

这个志愿者有艾滋病

这个志愿者有艾滋病

一群罹患艾滋的男人,来到这里,短暂地获得了归属感和慰藉。

☜1☞

在包子铺里见到一龙的时候,他显得比上次拘谨了很多,坚持一人点一客快餐,没有要共用的凉菜;我像从前那样点了一份热菜,他也鲜少动筷,只是有些沉默地吃着自己面前的包子和八宝粥,不时用手掌掩住自己的嘴,防止轻咳。

他说,这几天自己有些感冒。人也显得黑瘦了几分。

大约对于一龙或者他的朋友们来说,感冒是件大事。就像当初在那间看似干净平常的红丝带之家里,有一架不出声的时钟在轻轻走动,刻度是生死。

几排软沙发上散落坐了一些男人,多数人的肤色偏暗,都显得瘦。气氛有些沉默,提起话头显得艰难。“这不是绝症,是慢性病”。一个白领模样的中年人对我强调说。对于我的搭讪,他似乎愿意说点什么,却又觉得不合适吐露太多。这里有着一种截然相反的矛盾气氛,过于沉重的平和,无处不在又不便说出的名词。

他回忆了自己得病的经过,从最初一周的完全绝望,到以后的慢慢接受。三年来吃拉米夫定和依非奇多的结果,是脂肪转移,脸和屁股没肉,坐不了金属椅子。最近换药之后拉肚子,正在中药调理。

唯一一个皮肤显得白净的小伙,从前是个厨师。“没病之前脸上还有疙瘩呢”。在这群病友当中,他是唯一的打工者,话头显得活络一些。感染的原因也和在座占多数的“同志”有别,是找小姐。

最初的症状是出汗。盗汗,出热汗,坐在一个地方,过一会不起身,感觉裤子就会黏在座位上。因为心虚,请了三天假上网查资料,觉得自己已经发病,“崩溃,想得最多的是自己什么时侯死”。过后去了医院,确诊之后,反倒定下心来,问医生是否该吃药了。

“绝症都得了,还怕啥?” 他说,自己的抗压能力强。从前看电影,看到银幕上的悲剧像真的,想流泪,“现在知道是故事”。他不想再呆在天津,辞了工作来到北京,找了新的餐馆,住在一间半地下室里。疾控中心有跟踪机制,才到这里就被找到了,定期到地坛医院取药,也来红丝带之家活动。

离开天津的原因,老板和一同干活的厨师帮工都不知情。剩余的心病是,当时他和女朋友分手不久,找小姐的行为发生在恋爱之前,他没有通知她感染的消息,“找不着”。

除了找不到人,他承认自己不敢,“怕她找我”。随即谈起一个病友的例子,因为把感染的消息告诉了别人,被人以曝光隐私要挟钱财。

一份隐约的罪恶感,让他在男女关系上变得慎重。眼下工作的餐馆里,一个女主管很喜欢他,他心理上有回避,不想给她添麻烦,“不能越界”。也有一种挫败感,以后只能找“圈里人”,好在“同志”们不会来竞争。

但仍旧不容易。女病友比例很小,“是稀缺资源”,借助媒人介绍,总算碰上一个,谈了一个多月,他却“深思熟虑”,下决心分手,感觉自己被骗了。

女方常让他买衣服,一个月下来花了一千块左右。让他不舒服的是,女方说他买也行,给钱她自己买也行,他买了裤子送她,她退货换成钱了。分手时女方说,愿意把花的钱退给他。“我说你给我发红包吧。”她却没有了下文。

除了花钱,女方的背景也让他不放心。“她离过四次婚”,说自己是86年的人,身份证上却是79年生。她是河南一个县城的人,说自己从小在家挨打受欺负,养过猪卖过肉,销售过化妆品,开着商店,钱都被哥哥抠走了,哥哥很凶,他不相信,觉得她是找理由不让自己去看她。她还说以后买房一起还房贷,他不相信,觉得天上不会掉馅饼。

她来京时两人发生了关系,她要去餐馆看看,他又不敢,怕被她掌握了社会关系,拿隐私要挟。她有很多群,“别人都说她是骗子”,他不死心,但越来越觉得不安,终究还是分了手。分手了十来天,一边还舍不得她,一边又如释重负。

☜2☞

艾滋病人需要找个伴侣的原因,有一条是以后住院手术有人签字,不用惊动家人。得病的消息,回家时都瞒得严实,怕亲人担心,乡邻歧视。1976年生的他常被亲人催婚,就忽悠说没有合适的。“医生说我也能找健康人,但要对方知情。”对于喜欢他那位主管,他没有这个勇气。

眼下只好把心思放在自己身上。他本是惜命的人,得知感染之后,除了抗艾药物还时常吃灵芝孢子粉之类补品,虽说一月的工资也就五六千元。以前从无健身习惯的他,也像白领一样去健身房和跑步,“想要个正常寿命”。吃药的时侯,常常一片药含到嘴里又吐出来看看,有没有弄错,怕一片药没吃引起病情变化。

他还在家乡买了房,考虑到还完房贷就需要20年,交首付前去咨询医生有无必要,“大夫说没事,你买吧”。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染病之后,来红丝带之家成了他的一项日程,“可以说说话,就跟家一样”,还被人介绍当了电视剧的群演,甚至因为爱好军事,去凤凰大厦参加了“一虎一席谈”的现场节目录制,在台下当观众,可以回答问题,还能拿300块钱。

一龙是这里的大哥级人物,厨师小伙初来这里被他开导过。这天他来得稍微迟一点,但一出场仍旧成为中心,军人仪态和自信神情,使人难以把他看成一个感染者。他有一双在警察生涯中练就的眼睛,能立刻辨认出怯场的初来者,靠近谈心,讲解艾滋知识,帮助他们放下怕死的负担,慢慢接受自己成为这里的一员。作为老北京,他打开话头就提到了唱《大中国》的歌星高枫,说他可惜了没上这儿来,“不然死不了。”

他提到那些初次来这里的人,“也有哭天抹地的,说对不起父母的”,有个1.85米的大个子,来了这里就哭,“念叨怎么办,怎么办”,觉得自己快死了。一龙的办法是,先让他们说够了,再告诉他艾滋不可怕。来人怀疑,一龙就给他传递强信号,“100%没问题,吃上药就是正常寿命。”

他自己从2003年开始吃药,一直没发过病。这样的经历在病友当中是罕见的。当初感染病毒的经历,也和这里多数人不一样,是在警务工作中接触了携带者。

一龙说,当时他和同事们执勤,把一群上访者抓进一间屋,和其中一个妇女发生撕扯,双方都出了血。当时不知道这群人是河南文楼村的人,因为卖血感染艾滋病上访,受伤后也就是自来水冲冲,创口贴一贴了事,过了几个月开始腹泻,持续一个月不止,彻底体检后得知感染了病毒,才回想起那次撕扯的情形。

☜3☞

和这间屋子里大多数的人相比,一龙的艾滋病毒感染得太早了些,药物依赖进口,单位不报销,两月工资只够吃一月药,两年吃美国药花了十万多,房子也卖了,“母亲说你的卖了不够,我的也卖”,还好等来了国家的免费药发放政策。以后又在医生引导下做了志愿者。

一龙说,自己没有崩溃,但有两年消沉期。“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找不到出路。”不认识别的病友,和外界隔绝,想跟人倾吐,又不敢,怕被人当怪物,“当初在医院查出来,好多护士过来看,拿异样眼光看你,就像我当警察看小偷”。后来医院学习澳洲的经验,发动病人帮助病人,一龙报名做了第一批志愿者,发现帮助别人时放下了自己,“自己还有用,充实了”。

到了饭点,我们去饭堂吃饭,本想点各自分开的面食,一龙却特意要了米饭,点了一个炒合菜,说是好吃。菜上来之后,他首先开始伸筷子挟,还连连招呼我们。心里有点打鼓,不得已开始夹菜,有意无意地只动自己这边,保留一个无形的界限,一龙却似乎全无察觉,伸筷子过来把这边也动了,界限只好放弃。

饭菜吃了一半,一龙又开始普及感染知识,说吃饭之类根本不会传染病毒,只要吃上药,即使是做爱也不会。得了病之后,妻子并没有要求离婚,现在两人还过夫妻生活,做好防范,“有时是她主动”。

当初和一龙一起做志愿者的人,现在坚持下来的已经不多了,有的患癌去世,有的不干了,觉得没报酬,浪费时间。一龙前几年退休后有大把时间,考了一个社工证,在一个政府扶持的社工机构上班。去了两个月心里慌,还惦记这里,跟领导讲好了,每周请假过来服务一天。

“我面对负能量的能力比较强”,他说。在艾滋感染者当中,一龙建立了一个户外群,每年春天带着20多个病友徒步十三陵水库,打着“天行健”的小旗子,外人看上去,就是一群完全健康的驴友。

在包子铺里,一龙聊到自己帮助的一些感染者。有一个老人“同志”,想找一个男性的保姆,但他附带有性伙伴要求,虽然讲好了另加报酬,但来回换人总是不成功。他上街的时侯怕自己走丢,在胸前挂了一张名牌,上面的联系电话写的是一龙的号码,“完全信任你”。这让一龙开始有些不舒服,后来也就接受了,逢年过节去探望。

另有一个华为的软件工程师,感染上了艾滋,完全崩溃了,和家人断绝联系,辞掉了北京的工作去南方,和女友也分手了。一龙和他谈心,打消了他跳楼的念头。去了南方之后,他还常常给一龙打电话,一龙鼓励他和女友恢复联系,告诉她实情。前一阵小伙子高兴地告诉一龙,女友知情后原谅了他,两人仍然在一起,准备结婚了,也回老家去见了父母。

因为感冒,一龙讲得比头一次慢,中间别过脸捂嘴轻咳了一两次,看起来是一个过于谨慎的人。但他脸上渐渐有了光泽,说这件事是让他最高兴的,毕竟救了一个年轻人。

说到自己的网名,他说并不是模仿少林寺的一龙,给自己起这个网名的时侯他还不知道那个武僧。不过发病之后他确实信了佛。“得病了,信仰需求更强一点,很多事情觉得有报应成分,要讲是非”。

譬如一次坐公交车刷卡,一龙没刷上,售票员也没注意,同伴让一龙别刷了,一龙觉得还是应该补刷。再比如从前当刑警审小偷,抵赖几句,就是一个耳光扇过去。假如再回到审讯现场,一龙举起来的手可能会慢慢收回。

*本文选自袁凌《生死课》一书,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

猫哥言,这正是:

恶疾本已让人嫌,万般歧视在人间;斩得凡尘千般恋,孤山僻林何人念

-END-

这个志愿者有艾滋病

这个志愿者有艾滋病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6215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