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被困「孤岛」的235天

本文作者: 3周前 (11-10)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被困「孤岛」的235天

引用

一个人出国旅行,突然遭遇「黑天鹅事件」,不得不被困在异国数月——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这样剧情大多只会存在于电影中。但今年,当全球爆发的疫情将世界切割成一座座「孤岛」时,这样的故事却几乎在世界的每个角落上演。

在南美,为了参观古印加帝国遗迹马丘比丘,日本游客片山(Jesse Katayama)原本计划只在秘鲁停留几天,他来到遗址山下的河边小镇,购买了门票,但等来的却是秘鲁封国、马丘比丘景点关闭的消息。滞留小镇的7个月里,他靠教当地的年轻人拳击生活,始终留着那张门票,「每天早晨去跑步,都能远远地看到马丘比丘。」

10月,秘鲁逐渐解封,在回国之前,片山希望参观马丘比丘的愿望得以实现——秘鲁文化部特批他进入马丘比丘,在园区负责人的陪同下「完成了梦想」,成了自马丘比丘因疫情被封锁以来,地球上第一个进入该景区的人。

另一位日本人,京都大学区域研究专业的博士研究生Asuna Yoshizawa则滞留在了菲律宾的薄荷岛——相当一段时间内,这座岛是一个「免于新冠」的要塞。3月中旬,当岛上尚未发现任何一例新确诊的新冠病例时,它就暂停了进岛的船只与飞机,关闭了省界。后来,岛屿解封的日期不断后延,很多游客也因此滞留,回家的日子变得遥遥无期。

同样被「困」在薄荷岛的,还有30岁的、来自中国广州的黄先生。今年1月22日,他来到菲律宾的一座小岛,准备学习潜水。但随后数月里,他遭遇了航班取消、海外疫情迅猛发展、小岛封岛等一系列意外。原本计划中仅一周的旅程,足足延长了8个月。

对于黄先生滞留薄荷岛的故事,大多数媒体的描述是这样的:「广州小伙被困菲律宾小岛8个月,从学习潜水变身自由潜大神」

但真实的故事,远比这一句描述丰沛、生动、复杂的多。关于「孤岛隔绝」的8个月,以下是黄先生的自述——

< 壹 >

今年1月21日,我独自前往菲律宾,从澳门乘飞机到宿务,然后坐两小时船来到了薄荷岛。我的目的地是薄荷岛西南边伸展出的一个小岛,邦劳岛。那里是潜水爱好者的胜地,有很多培训自由潜的潜店,我打算在那里考自由潜的证书。

我第一次接触潜水是在2018年,我去红海旅游,下海尝试了浮潜——这是最初级的潜水,穿着救生衣浮在水面,只要把头埋进海里,就能透过海水,看到水面下的珊瑚、海龟和密密麻麻的鱼的风暴。当时我就被震撼了。2019年,我在马来西亚尝试了水肺潜水——背着氧气瓶的那种潜水,下潜到水下七八米左右。

我总觉得,真正的潜水爱好者,应该去尝试自由潜。难度更大,入海更深,更具挑战。

去菲律宾,我的目标是能考过自由潜二星就不错(最高等级是四星),因此原定行程只有一周,买的也是往返机票。但到了返程的时间,回国机票却被告知取消。当时,我没有在意,也没有着急买回国的机票,一方面是因为我已经辞掉了上一份工作,下一份还没有开始,另一方面,我的二星课程进展得并不顺利,整个人的心思还都在潜水上。

当时,我对自由潜认知很浅,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尤其是饮食上的准备。如果你想更好地自由潜,一定要在饮食方面更加自律——不能吃辣,不能吃糖分高的东西,牛奶、咖啡、烟、酒都不能碰。这些东西会刺激你的内分泌,让你的咽喉、鼻窦产生黏液,这会影响下潜时的耳压平衡。

虽然我不抽烟不喝酒,但我喜欢喝果汁和牛奶,也爱吃辣,鼻窦堵了一星期。在泳池训练时,一到池底,耳朵就疼得不行,更别提下海了。原本,二星课程两三天就可以完成,我拖了近10天才完成了二星考试,成功潜入16米的海底。

也是在那时,身边越来越多人被取消机票,一个星期甚至被取消四五次,我才开始有了焦虑的感觉。当时离薄荷岛更近的宿务已经没有飞中国的航班,如果想回国,必须先从邦劳坐飞机到马尼拉,再从马尼拉回国,但机票已经非常紧俏。

即便在那一时刻,我也没预料到疫情后续在全球的发展——我觉得买了机票也是要被退的,还是先不买了吧。这样的想法几乎伴随了整个2月,我继续完成了三星课程的学习,这在二星课程的基础上增加了8米深度,还学习了「自由落体」。3月初,我又完成了四星的考试——用1分01秒的时间,钻到水下32米,又回到水面。

到了3月中旬的一天,当地华人微信群突然传出消息:薄荷岛要封岛。很多中国人因此提前回到马尼拉,准备抢回国机票。但当时我接收到的讯息是,封岛不会持续很久。而且马尼拉回国的机票一定很难抢,那边物价和住宿费更贵,万一滞留在那里,会是一笔比薄荷岛高得多的花销。于是,我继续留在了薄荷。

封城那天,我和潜店的阿姨一起去市区购买物资。进了超市,收银台前已经排起长队,各国人都有,欧美的,日本的,韩国的,所有人的购物车基本都满了,纸巾已被抢空,我们买了一些日用品和食材,排队结账排了足足1小时——菲律宾结账特别慢,比如一条奶粉有20袋,收银员需要把每一袋都扫过去。

当时,通往港口、机场的路上,都会站着警察。如果想去市区,必须出示通行证,每一户只有1到2份通行证。那段时间,旅游区治安不好,因为当地大部分人的生活都靠旅游业维系,平时没有储蓄习惯,一旦没了工作,很多人就断了收入,犯罪率也随之上升。

但我的心还是比较定的,因为当时国内疫情也比较严重,我爸妈也觉得我不用着急回去,毕竟在机场和人多的地方都不安全,如果在路上被感染了更糟糕,还不如在那儿安心待着。

滞留初期,在岛上悠闲生活的黄先生

< 贰 >

不久后,到了原本计划解封的日子,薄荷岛依然没解封。在那之后,这样的情况一次又一次地重复,每次到期后就再延期,一次次抱有希望,又一次次地破灭。到了四、五月份时,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焦虑。

比如对未来的担忧。来菲律宾前,我已经谈好了一份留学机构的新工作,对方有一定规模,口碑也不错。他们等了我一阵子,但后来实在等不下去了,更重要的是疫情影响了出国留学,行业寒冬到来,这份工作也就没了下文。

也会为钱发愁。我最初从国内带了800美金,相当于4万左右比索。到了四五月,我带的美金用完了,会趁着每月去超市的时候,用银行卡在ATM机里直接取,虽然要交些手续费,但也只能如此。

在岛上,我住的一直是六人间的宿舍。起初,老板收我88元一晚住宿费,30元一顿饭,5月份之后,见我待的时间太久了,她给了我一个相对优惠的价格,2400元一个月包吃住。到了7月,潜店实在没什么生意了,老板暂时关了店,等疫情结束再开张,剩下的所有人平摊所有花销,这样算下来就便宜一些了。

每次要花钱的时刻——比如在岛上买东西时,看回国机票价格时,无助和焦虑感都会特别明显。你都快没钱了,你能干吗呢?

封岛期间,每隔一段时间,都要进行一次采购

5月有一段时间,有传闻说薄荷岛要解封。当时已有「五个一」政策,能预约马尼拉回国的机票。但机票不好约——很多中国人在菲律宾打工,当地华人公司会买下很多票送华人回国,我一看我预约的排名,傻眼了,1000+。我后来也打听了包机的价格,听了更懵,都是两三万起步。

和焦虑同在的,还有无聊。日子每天都过得差不多——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做空腹拉伸,吃早餐,接着玩会儿手机游戏。中饭后,我就去睡午觉,那里的中午太热了,基本上做不了什么户外活动。到了傍晚,如果天气好,我会去泳池游泳。夜里,我就躺在泳池边的沙滩椅上看星星,那里污染小,每天晚上都能看到一整条银河的星带。

和人的交流是稀少的。我所在的潜店,只剩下八个人。除了潜店老板和她妈妈,还有4个教练。平时,大家基本都待在自己的房间,只有吃饭时才有为数不多的交流。

餐厅里有台电视,中文节目也是有的,但因版权问题,中文频道里只能看到好几年前的《快乐大本营》和《舌尖上的中国》。那种感觉就是,生活好像按下了倒退键。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天看《舌尖上的中国》,那几集介绍国内不同地方的火锅,看到广东的火锅时,我发现那家火锅店我去过,我就会很兴奋地和潜店小伙伴分享,告诉他们「粥底火锅」有什么特色,那家店还有什么比较好吃。那可能是我一天内说话最多的时候。

作为一个广东人,我也吃不惯那里的饭菜。潜店老板的妈妈几乎每顿饭都会给我们做炒丝瓜。国内经常吃的其他蔬菜在那边还挺贵的。他们的饭菜里还总放很多辣椒和油,我常常被辣得出一头汗。有时特别想念广东的汤水,尤其是妈妈做的莲藕汤。和爸妈视频的时候,我爸总是会教育我「人在异乡,要学会迁就他人,融入他人」。所以潜店的人有时会问我习不习惯,我都会说不用特别迁就我。

我还向当地渔民买过他们刚打捞上的鱼,那条鱼有我半个身子那么大,抱着拍照很酷,但肉质真的很不咋样。我们把那条鱼摆在潜店,猫偷偷过去咬它,连猫都咬不破那个鱼鳞。

岛上邻居家如果有人去世,或者有人生日,他们会给潜店送来一些当地食物。那些食物的味道简直可以用「奇葩」来形容。有一次,他们送来纯黑色的一团东西,口感像糯米,甜到发齁。还有一次,我品尝了一种类似意面的东西,橙色的,但是咬起来巨酸无比。

岛上的「奇葩料理」

每月总有那么一两天,岛上会闹哄哄的。那可能是他们当地的节日,邻居会租来KTV机,从早上6点唱到晚上12点,不同人换着唱歌,音响外放,就像国内的广场舞。每次大清早听到这些闹哄哄的歌声时,我的内心会飘过弹幕「又开始了」。

那段时间,国内的朋友跟我联系时,总会说,「你在那边一定很开心很爽吧?」只有我爸妈始终觉得我在这边很惨,总会问我,「钱还够不够花?东西有没有的吃?」

回复朋友,我会分享一些有趣的或者值得吐槽的事,比如饭菜不好吃,当地人很吵,被当地人坑了钱。对爸妈,我就会强调,「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惨。」如果某天的饭菜做得特别好,我还会专门拍给他们看——我开始越来越理解「凡事都有两面」这种说法,开心也有,悲伤也有——我觉得这就是生活吧,这也是我在这趟旅程最大的感悟。

美丽到有些「无聊」的薄荷岛

< 叁 >

是潜水让我真正学会了放松。

潜水是一个需要放空和放慢的运动。你面对的是大海,大海是深不见底的,一开始都会心慌。刚开始训练时,我的每一次下潜就变成一种「考试」,而不是「享受」。赶紧下去,赶紧上来。在自由潜里,快不一定是好,从容才好。后来我反思,可能是因为自己在水里太紧张了。

自由潜里还有一个叫「自由落体」的动作。下潜到一定深度(超过中性浮力的深度)后,潜水员就可以开始自由下落。无需任何力气,全身肌肉放松,在水流中自然而然地下坠。做「自由落体」,在技术上,身体要尽量连成一根直线,阻力才会小,下沉会更快,在心理上,则是要精神放松,不然很容易慌,技术可能就会失准。

「放松」是自由潜里永恒的课题,潜水员们遇到的80%的问题,都是因为不够放松。

自由潜的特殊之处在于,我们要憋气完成潜水全过程。因此,学习潜水时,教练经常提到的词是「放空自己」。你没有受过训练,让你憋气30秒,你就会有点慌和急促,有了想呼吸的欲望。这个很正常,因为呼吸是我们习以为常的习惯。所以憋气的时候,教练会让我通过想一些画面转移注意力,从而放松精神,这时,我会背诵广州地铁线路,比如三号线,我从天河客运站,缓慢地一路默念到番禺广场,然后换成一号线。两条线路背完了,可能三分多钟就过去了。

在水下,精神放松意味着你的心跳更慢,耗氧量更低,这样你才可以憋气更久,在水里待更长的时间。而心跳放慢后,你的精神也不会那么紧绷。你会发现,这是个循环,你越紧张,心跳越快,然后你更紧张了。就像生活,你越焦虑,事情可能越做不好,生活可能越一团糟。

真正明白了这些之后,我就天天把自己泡在海里。那时是6月,当地的管制逐渐有所松懈,我的心态也逐渐变好。

通过潜水,一遍遍体悟什么是真正的放松

闲着也是闲着,我开始每天自己一个人出海。我会先开摩托车去公共沙滩,看一下当天的海况,如果海流比较小,海面平静,海水能见度好,我就会戴上面镜下海,从海边一直游,游到断崖处,然后在那里泡上一上午。

偶尔,我也会约上教练一起去训练自由潜。那是我可以尽情享受的时候。我下潜到七八米的海床,可能是贴着一排珊瑚游,也可能跟着那些鱼一起游,去追逐密密麻麻的沙丁鱼风暴。就像纪录片里拍的一样,成千上万条鱼围着你转,围成一个圆,你在圆中间。

每次我都想尽量在水里多呆点时间。有时跟着一条漂亮的鱼,我就想尽可能多跟它一会儿。我还发现了一个规律,很多鱼群躲在珊瑚的根部,在那里打窝,我有时候会特意潜到珊瑚根部去看。

那时,每次出海,我都把手机留在潜店。游完泳,我就会坐在海滩边的树下发呆,没有任何人和讯息打扰。

有一次,我在海边坐到了中午,我当时想到自己过去几个月是那么焦虑不安,「是不是忘了一开始来这里的目的?」我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这片最漂亮的海吗?我现在坐在这里可以每天看着它,我为什么要那么烦躁呢?

我还会反思过往的生活。上上份工作其实我很喜欢,但因为和领导相处得并不愉快,我毫不犹豫地辞了职。而上一份工作,因为没有获得入职前谈好的预期回报,我也辞了职。坐在海边时我会想,以前的我是不是太冲动急躁了?是不是应该学会和不同人相处?做很多事前是不是应该再三思考?

在广州时,我是留学机构跑市场的业务员。明面上有休息时间,但其实需要随时stand by(待命)。平常早上7点多起床,搭地铁上班,边赶地铁边狼吞虎咽吃早饭,然后又开始新一天的赶业绩。我每天被数据追着跑。一个月的业绩目标是多少,分拆下来每天是多少,然后我就会给自己定目标,「我今天一定要拿下这么多」。

毕业到现在7年了,基本上每天都是这样过来的。我在自己的部门,业绩总是名列前茅,什么都试着做到最好。了解这些之后,你就可以想象在岛上这样「无所事事」的状态,对我这么一个人冲击有多大了。但在薄荷岛,我还开始思考我究竟想要怎样的生活。我发现,我可以慢下来,接受并且喜爱上这样简单而规律的生活。

我和大海更亲近了,水性更好了,潜水技术也有了进步,在海里潜水就像在岸上散步一样。我会在下潜时想着,今天要吃什么,什么时候能回国,和女友的细碎矛盾,下一份工作做什么。但这些事情并不让我焦虑,我反倒出奇地平静——有一种我就在水的怀抱里的感觉,海水是温柔的,可以化解忧愁。

躲在珊瑚根部的鱼群

< 肆 >

7月中旬,岛屿解封了。我一直以为自己已经融入了潜店的生活,但在那一刻,我才发现「原来自己是需要回去的」,潜店里只有我一个外来者,只有我一个人那么迫切地希望回去——那个时刻,反倒成了我滞留期间孤独情绪最重的时候。

在那之前,我和潜店小伙伴们的关系已经越来越像一家人。潜店老板以前都不愿让我帮忙,但后来逐渐可以不客气地「使唤」我,比如他们买东西回来时,就会招呼我一起卸货;有时台风来了下大雨,会让我一起帮忙把东西搬进屋。我们还会一起为彼此庆祝生日,每次逢人生日,阿姨都会做上有半个手掌那么大的清蒸大海虾,还有色香味俱佳的红烧肉。

Tomas(潜店的狗)也成了我的伙伴。因为我对它很有耐心,它渐渐喜欢缠着我,无论我走到哪,它都会蹲在我的脚旁边。你不知道它对我有多亲,潜店的人都叫我「狗爸」。每天早上我推开房门,它就会跑到我脚边,跟着我去健身房,去餐厅,去泳池。如果我要骑摩托车去海边,它上不来,就会眼巴巴看着我离开。

有时候,我坐在潜店泳池边的沙滩椅发呆或玩手机,它也会坐到旁边一张沙滩椅上。我不说话,它也不叫唤,眼睛偶尔看着我,又偶尔看着泳池。大部分吃完晚饭无所事事的傍晚,我都会带着它散步,我们会经过椰林,经过民房,经过当地密集的教堂和学校。Tomas喜欢乱跑,但只要我叫几声「Tomas」,它就会听话地跑回我身边

从外表看,我已经几乎变成了当地人。在那边我从没涂过防晒,防晒霜里的物质会伤害珊瑚。我被晒得很黑,甚至混在当地岛民里也不会被当作外国人——有次我骑摩托车去沙滩,有几个当地学生走上前,用当地语言和我说了几句话,半天我才搞清楚原来她们以为我是搭客的,想搭我的车。

但我终究是要离开的。我费了很多心思找回国的机票,一开始尝试预约,后来发现预约行不通又开始找中介,这期间大概被不同中介退了六七次钱。看到我频繁被打击,潜店的小伙伴会宽慰我说,「你不要回去了。」我知道这是善意的宽慰,但还是会有种孤独感——只有你一个人要冒重重风险回家。

回国的票是8月28日买到的,那时,距离航班起飞还有19天。那19天,天天在惶惶不可终日的心情里度过,每天都有好几个航班取消,你永远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轮到你的那一班。

由于要提前去马尼拉做核酸检测,9月12日,我离开薄荷岛,去往马尼拉。

离开薄荷岛的那个中午,潜店所有人一起吃了顿饭。吃饭的时候,阿姨和很多老人一样,会说些祝福的话给我,「祝你顺顺利利,不要出什么问题,不要滞留在马尼拉」。在餐厅的时候,Tomas同样跑到我脚边,和往常一样,我撸了一下它的头,然后它心满意足地离开。我当时并没有那么不舍,因为我总觉得自己还会回来,我们还会相见。

幸运的是,我的航班没有被取消。我经韩国中转抵达山东,在烟台隔离两周后,10月2日,我回到了广州的家。

刚回国的时候,偶尔脑袋里还会闪过一个念头,「留在薄荷岛多好」,但回广州的第二天,过去的生活好像又回来了——我从一醒来就开始想「我今天要干什么」、「我要去找什么工作」。

我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坚持了十年。在薄荷岛时,我会记下今天突破了什么技术细节,记下跟阿姨去市区买了一周的菜,帮她拎东西,当了搬运工,最重要的是记下自己对生活的思索,在孤岛隔绝的感悟。但回国后,记日记又变得和以前一样,只是机械地按早晨中午晚上三个节点,记下自己做的事,没有情绪,也鲜有感受。

有时,看到广州地铁里人山人海,我会想起在邦劳岛遛狗的时候,走半个小时都不一定能见到几个人——这时,我的感觉就是,「恍如隔世」。

我记得9月12日,飞机离开薄荷岛的时候,我拍了一张照片作为留念,纯净蔚蓝的海,茂密的树,五颜六色的屋顶,洁白的云。过去8个月的生活一幕一幕闪过我的脑海。

在岛上隔离最焦虑的时候,我发过一条朋友圈自我安慰,配图是落日下站在海边的我,文字写着:「适时的停顿是在培养想象的空间。」在飞机上,我有种强烈的感受:我的2020年像是按了暂停键,如果有人告诉我现在是2019年,我也会相信,但接下去,很快就要按下播放键了。

< 伍 >

困在薄荷岛的那段日子,之于我的意义或许是,锻炼自己耐心的同时,也思考清楚什么是生活。我现在觉得,无论发生怎样的事情——有些事让你得意忘形,有些事让你沮丧低落,这些事都不应该影响你的日常生活。情绪是虚无的,但生活是实在的。平和地面对生活的一切,是最重要的事。

网上的评论特别有趣,说我财务自由,大老板,富二代,真没有。我真的是一个很普通的人,今年30岁,工作了7、8年,有少许积蓄,积蓄现在花了不少,还要考虑找新工作。回到广州后,一些朋友也给我介绍了工作,我了解之后,也都觉得不合适。我不想为了一份工资去苟且,去将就,去活得忙忙碌碌。

我目前的规划是,先找一份相对轻松的工作作为过渡,然后考虑成为一名自由潜教练——我时常想起封岛前,我和教练乘着螃蟹船去了薄荷岛外的一座离岛。那里的海,有绿宝石一样纯粹的颜色,水底有各种各样的珊瑚,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好看。可能那时我萌生了成为教练的想法,我当时觉得,就待在这片海做潜水教练还挺不错的。

但每次我说起下一步想去当潜水教练,身边的朋友大多表示无法理解,他们觉得这份工作过于漂泊,「你现在只是刚回来不久,还没习惯……只是太闲了才想这些」。其实我不在乎漂不漂泊,关键是那种生活是我想要的,规律、简单、纯粹,也不需要那么多的钱和物质。

拿到了四星证书的黄先生与潜店的小伙伴们

可能在朋友的印象中,我还停留在过去那个我,而不是已经改变了的、现在的我。我很理解这一点,因为他们毕竟没有经历我所经历的,这应该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会拥有的经历——在隔绝于孤岛的状态下,感受焦虑、迷茫、孤独,然后又逐渐找到一种内心的平静,找到了自己的自在。

两周前,我约了几个朋友一起去东莞潜水。那是一个废弃的矿坑,我们翻山越岭过去,白天被人赶,晚上则冷得要死。水的颜色也和薄荷岛的海相距甚远。这是一种巨大的落差。我们几个人讨论着,等菲律宾一开放,我们就要去薄荷岛考教练证。到时候,我又可以和我在岛上的朋友相见,还有两岁的Tomas。

现在,我会时常想起一个画面——我潜到海床,躺在那些柔软的细沙上,仰着身子朝海面望。太阳光透过海面,照到水底,一片深蓝色中出现很多条细密的光束,我们称那是「耶稣之光」。

还有一次,在做「自由落体」时,我的脑海里突然想到一个词,「归宿」。我不知道我会通往哪里,但只是把全身放心地交付给海流,身体不断下沉,那是一种无法言语的放松。■

被困「孤岛」的235天

被困「孤岛」的235天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6316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