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史上最强后浪李存勖,打得前浪朱温痛骂自己儿子是猪狗

本文作者: 4周前 (11-05)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史上最强后浪李存勖,打得前浪朱温痛骂自己儿子是猪狗

天祐三年(906年)九月,朱温进攻割据于幽州军阀刘仁恭的地盘沧州,刘仁恭急忙向河东李克用求救。刘仁恭是一个反复小人,李克用起初并不想伸以援手,“竟未之许”。但是,李克用的儿子李存勖却从天下大势和集团霸业的角度出发,劝说父亲援救刘仁恭。最终,李克用同意了儿子的建议,“与将佐谋召幽州兵与攻潞州”。

李克用救援幽州的办法并非是直接救援,而是“围魏救赵”,进攻潞州,以逼迫朱温撤军。对于李克用的河东集团而言,夺取潞州也是意义非凡,潞州即古代的上党,兵家必争之地也。对李克用而言,如果拿下潞州,“于彼可以解围,于我可以拓境”。

于是,李克用与刘仁恭达成联兵协议。刘仁恭派出都指挥使李溥率军三万去晋阳,听从李克用调遣。李克用派出大将周德威、李嗣昭率兵与李溥联兵进攻潞州。早在天祐元年(904年)八月十一日,唐昭宗就被朱温所弑。潞州地盘上的昭义节度使丁会是一个忠诚于李唐的人,“昭宗凶讣至潞州”,昭义军的将士都“缟素流涕久之”。李克用的兵马进攻潞州的时候,丁会未作抵抗,“举军降于河东”。

李克用兵不血刃拿下了潞州,当即任命李嗣昭为昭义留后。投降过来的丁会去晋阳见到李克用之后,恸哭一番说:“会非力不能守也。梁王陵虐唐室,会虽受其举拔之恩,诚不忍其所为,故来归命耳。”李克用对丁会很是厚待,“位于诸将之上”。

此时的朱温正准备向沧州发起攻坚战,但是得知潞州失守的消息,立即放弃攻打沧州,转而率军进发潞州,企图从晋军手中将其夺回。一场大战,即将上演。

李克用为巩固胜利成果,立即屯兵于长子(今山西长治市长子县),以便伺机进攻泽州(今晋城)。朱温则派大将康怀贞攻占晋州(今临汾)以牵制李克用。这样一来,晋王李克用只占据河东东北部及晋阳(今太原)、潞州等地,而朱温除占有北方中国广大领土外,在河东还占有晋州、泽州和河中(今永济)等地。从军事力量的对比来看,晋军远不如梁军,但晋军占有军事要地潞州,与朱温尚有实力一搏。

河东李克用集团在光复唐室的旗号下,继续与朱温对抗。刚刚成为大梁皇帝的朱温,于后梁开平元年(907年)七月,派遣大将康怀贞由晋州率八万主力东下,再由魏州(今河北大名)出兵西上,东西两路夹攻潞州。李克用集团的昭义节度使李嗣昭、副使李嗣弼闭城拒守。康怀贞昼夜猛攻,但是半个月下来,没有任何效果。

久攻不下,康怀贞便改变战略,“筑垒穿蚰蜓堑而守之”,就是在潞州城外挖战壕,使其“内外断绝”,达到困死城中守军的目的。李克用怕潞州有失,一方面派大将周德威、李嗣源、李存璋等领兵来救;一方面又分兵进攻泽州,又是一招“围魏救赵”。

泽州吃紧,远在大梁的朱温急忙又派大将范居实领兵救援泽州。晋军攻泽州不下,于是撤军北上。八月初,周德威在潞州城西的高河安营扎寨,对梁军形成反包围态势,准备长期周旋。

康怀贞派麾下亲骑都头秦武去骚扰晋军,结果秦武打了败仗。康怀贞劳师无功,朱温下令以亳州刺史李思安取代康怀贞为潞州行营都统,将康怀贞降为行营都虞候。接手前线指挥权的李思安由河北带兵西上,“至潞州城下,更筑重城”,采取了长期围困潞州的战术。在距城西十三里的地方,修筑了一条双层城墙,内防守军外突,外防援军攻击,叫做夹寨。其中心叫做头寨,位于今长治市西的南寨、北寨。

梁军又调河北百姓运送粮草,从东南山口,修筑甫道,直达夹寨,以供军需。晋将周德威派骑兵日夜骚扰,劫断军粮,推倒城墙,填平战壕,一昼夜出击几十次,连夹寨中的牧马人也被射死,使得梁军防不胜防,疲于奔命。最后,只好躲进夹寨,坚闭不出,失去战斗力。

同时,晋王李克用又命大将李存璋领兵进攻晋州,以缓解潞州压力。朱温只好命河中军队支援晋州,晋军以此牵制梁军,达到不得增援夹寨之目的。这么一来,潞州守军出不来,外围晋军支援不上,梁军也攻不进,退不出,战争处于胶着状态。这种局势一直延续到这年年底。

第二年,即公元908年,一个突发事件改变了战争的态势。这一年正月,李克用“疽发于首,病笃”。李克用在临终之前,命其弟内外蕃汉都知兵马使、振武节度使李克宁、监军张承业、大将李存璋等重臣立其子晋州刺史李存勖为继承人,说:“此子志气远大,必能成吾事,尔曹善教导之!”

李克用临终之际,仍然对潞州之困牵挂于心,对儿子李存勖说:“嗣昭厄于重围,吾不及见矣。俟葬毕,汝与德威辈速竭力救之!”李克用命李存勖办完自己的丧事之后,就要会同大将周德威去救援潞州!

李克用一死,李存勖成为河东集团新的领袖,但是他的地位并不是那么稳固,叔父李克宁就是一个潜在的危险。李存勖毕竟年轻,当时潞州之围未解,河东军心惶惶不安。李存勖起初心生退意,甚至打算让位于叔父李克宁。但是,李克宁却说:“汝冢嗣也,且有先王之命,谁敢违之!”

在李克宁和监军张承业、大将李存璋等人的拥戴下,李存勖顺利袭位为河东节度使、晋王。李克宁对侄儿李存勖最初是支持的,但是军中一些手握兵权的李克用养子却将李克宁视为政治投机的对象,其中一位养子李存颢就曾游说李克宁:“兄终弟及,自古有之。以叔拜侄,于理安乎!天与不取,后悔无及!”

面对权力诱惑,李克宁最初也是拒绝的。但是,李克宁的妻子孟氏却是一个“素刚悍”有野心的女人,在诸多李克用养子的蛊惑之下,也开始撺掇丈夫夺位。李存颢等人设计了一个阴谋,打算诱骗李存勖去李克宁府邸,发动兵变,诛杀张承业、李存璋等人。然后,奉李克宁为河东节度使,“举河东九州附于梁”,并拿下李存勖及太夫人曹氏送往大梁,献与朱温。

所幸的是,李克宁、李存颢的阴谋被太原人史敬镕密报太夫人曹氏及晋王李存勖。事已至此,李存勖竟然似乎还心存骨肉亲情,对张承业等人说:“至亲不可自相鱼肉,吾苟避位,则乱不作矣。”张承业则说:“克宁欲投大王母子于虎口,不除之岂有全理!”

如此这般,李存勖好像才下定决心除掉李克宁。布置妥当之后,一场太原版鸿门宴上演。李存勖“置酒会诸将于府舍,伏甲执克宁、存颢于座”,在一番声泪俱下的声讨之后,李存勖杀掉了李克宁和李存颢。

除掉李克宁等人的过程中,李存勖似乎一直都很被动,都很仁慈,甚至到懦弱的地步,最终手起刀落也是在张承业等人的劝谏之下才做的。真的如此吗?对于李存勖而言,威望颇高的李克宁绝对是个潜在的威胁,而故意示弱,甚至主动提出让位,正是为了让李克宁暴露出自己的野心,甚至是催发出他的妄念。如此,李存勖才会有不得已杀死叔父的理由,进而巩固权力。

李克宁已死,另外一位在外握有重兵的大将周德威也引起了很多人的疑虑,河东集团会不会发生内讧呢?对于这件事,李存勖很有主见,先是下令召回周德威。周德威也是有智慧的人,“至晋阳,留兵城外,独徒步而入,伏先王柩,哭极哀”。作为先王李克用的臣子,周德威的表现是满分。对于新晋王李存勖呢?周德威是“谒嗣王,礼甚恭”。经过软硬两手整合,晋军内部实现了统一,下一步就是同仇敌忾对付朱温了。

再说朱温集团的梁将李思安久攻潞州不下,“士卒疲弊,多逃亡”。李思安迟迟拿不下潞州,朱温将其撤下,换上匡国节度使刘知俊出任潞州行营招讨使,负责攻打潞州。

朱温见晋军仍然屯重兵于余吾寨,甚至开始怀疑李克用并未病死,只是诈死而已。为了一探老对手之究竟,朱温亲赴泽州,探听虚实。困守于潞州的李嗣昭“固守逾年,城中资用将竭”,即便这样李嗣昭依然有大将风度,一日他在城墙之上设宴款待诸将。城外梁军流矢射中李嗣昭的脚上,他却不动声色,将其拔出,“座中皆不觉”。如此硬汉,朱温心生招降之念,派出使者,带上诏书招降李嗣昭。结果呢?李嗣昭果断“焚诏书,斩使者”。

朱温在泽州呆了十几天,见李嗣昭软硬不吃,没了办法。梁军将领却认为李克用已死,屯在余吾的重兵也退了,驻在乱柳(今沁县段柳)的精兵也撤了,上党孤城无援,正是攻下潞州的好时机。

于是朱温便给梁军增拨粮草,派大将刘知俊领一万多精兵,攻击潞州外围,“斩获甚众,表请自留攻上党,车驾宜还京师”。刘知俊不过只是取得小胜,便得意洋洋,上奏梁帝朱温,说自己保证拿下潞州。

朱温当时忖度李克用刚死,晋军内部不稳,大军刚退,不会再来,潞州不久定能攻下,就令刘知俊屯兵长子休整。另一方面,朱温又担心歧王李茂贞会趁关中空虚而出兵,便将刘知俊调到晋州,以牵制关中。作出妥当安排之后,朱温自己就放心地从泽州返回汴京去了。见晋军退兵,“梁兵在夹寨者亦不复设备”,连岗哨也不设,梁军军纪一片痪散。

新晋王李存勖与麾下诸将分析战略态势:“上党,河东之籓蔽,无上党,是无河东也。”古地名之上党,即唐末五代之潞州,是为河东藩屏,控制不了潞州,河东地盘便无险可守。李存勖进而分析了对手心态,他认为朱温忌惮之人唯独只有李克用。

李存勖刚刚继位,在朱温看来不过是“童子未娴军旅”,“必有骄怠之心”。敌人的懈怠就是己方的机会,李存勖认为如果发精兵,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定能解除潞州之围,“取威定霸,在此一举,不可失也!”

李存勖的战略设想得到河东集团重臣们的赞同。为了实现对朱温集团的有效打击,李存勖还派出与河东李氏有着深厚渊源的监军张承业与河东判官王缄赴关中,乞师于岐王李茂贞。同时,还暂时放下历史嫌隙,派人重金贿赂契丹王耶律阿保机,求借草原骑兵为援。不过,年纪大了的李茂贞早已不愿意参与争霸战争,满足于偏安于关中的既得利益,加上凤翔兵弱财竭,最终没有答应出兵。

在做好准备之后,梁开平二年(908年)四月,李存勖“大阅士卒”,任命前任昭义节度使丁会为都招讨使,大将周德威等从晋阳出发,昼夜兼程,急驰南下。二十九日,李存勖大军兵至潞州,在距城45里的黄碾安营扎寨。

五月初一日,李存勖在位于潞州与黄碾之间的三垂冈(即今大冈山,二冈山)设下伏兵。第二天,正好赶上大雾,晋军“直抵夹寨”。梁军早已非常懈怠,在此战略要地竟然不设斥候,晋军已至,梁军竟然浑然不觉。

李存勖大军攻至的时候,梁军将士竟然还没起床,突然听说晋军打来,个个惊慌万状,不知所措。晋军分两路进攻:一路由周德威进攻夹寨西北,一路由李嗣源进攻夹寨东北。两路夹击,填壕烧寨,战鼓咚咚,杀声震天。多日辛苦筑成的重城夹寨,这时也变成无用的土墙。梁军溃不成军,纷纷南逃,招讨使符道昭因马倒被杀。将校伤亡四十徐人,士卒伤亡一万徐人。缴获资粮器械如山。

梁军投入潞州的兵力全部丧失,仅康怀贞率百徐骑自泽州天井关逃脱。晋军大获全胜。

当周德威率军至潞州城下的时候,固守于城中的李嗣昭甚至还不相信已经解围。周德威在城下对城墙上的李嗣昭说:“先王已薨,今王自来,破贼夹寨。贼已去矣,可开门!”困守孤城的李嗣昭甚至还不知道李克用已经死了,甚至还怀疑周德威早已投降梁军,这是来诓骗他开城门的,还打算一箭射死周德威。幸好手下将士劝住了李嗣昭,最后李存勖亲自来到城下,李嗣昭见到了一身孝服的李存勖,这才放声恸哭,“城中皆哭,遂开门”。

夹寨之战,历时一年,以晋胜梁败而告终。身在大梁的朱温知道潞州战事失利,夹寨失守,这才知道自己低估了少年晋王李存勖,不禁感慨:“生子当如李亚子,克用为不亡矣!至如吾儿,豚犬耳!”

史上最强后浪李存勖,打得前浪朱温痛骂自己儿子是猪狗

史上最强后浪李存勖,打得前浪朱温痛骂自己儿子是猪狗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6385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