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我们都在用生命奔跑!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0-12-01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我们都在用生命奔跑!

我们都在用生命奔跑!

我们都在用生命奔跑!

福州外卖员不幸身亡

9月19日下午2点30分左右,福州市台江区群众新村小区,为了赶时间,一名外卖小哥,送完东西一路小跑下楼,结果一脚踩空台阶,一路滚下楼梯,头狠狠地撞到地上,滚到自己的电动车前面,当场死亡。

又一位外卖员不幸身亡。

其实,外卖员类似的悲剧不断上演。

此前的9月8日,《人物》杂志发布了一篇名为《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文章,在社交媒体刷屏。

文章通过半年的调查,以数十位外卖骑手和相关行业人士的经历,展示了数百万外卖骑手在系统算法的驱使下,为了完成订单而奔走搏命的状态,凸显出其群体生存不易。

外卖骑手为了避免订单超时,只好狂飙,闯红灯,冲向高速公路,冲向逆行车道,冲向车流、行人、天桥、地道等等。

前仆后继,向死而生,外卖骑手交通事故伤亡每年数以万计。2019年上半年,上海涉及快递、外卖行业骑手的各类交通死伤事故达325起,其中两家外卖巨头(饿了么和美团)总占比接近7成。

互联网外卖这种曾被誉为新四大发明的美好东西,终于展现出痛苦和异化的一面。

这篇外卖骑手的文章,能够在微信群疯转,引发舆论的广泛关注,只因为大家感同身受,表达自己相同甚至还要难堪的境遇,展现对自身命运的一种恐惧。

外卖骑手的生存状态,其实就是普罗大众普遍的生存状态。

不错,外卖骑手活得不像个人。

在互联网算法的驱动下,七百万外卖骑手成为算法机器上的螺丝钉,疲于奔命,无法喘息。

可是,芸芸众生要活得像个人,又何尝不是一种奢望呢?

不管是外卖送餐员,还是流水线上的工人,或者坐办公室处理几十、几百万流水的金融白领,他们无一不面临着各式各样的职场压力。不稳定的薪酬,无休止的加班,超负荷的任务量,等等。

一些公司或老板,控制员工的办法就是鼓动其按揭买房。

员工买了房,要按时还贷,担心被离职,失去收入来源,只好无条件服从公司或老板的安排。

员工就算暂时保住了工作,平时节衣缩食,还了房贷、车贷,赡养老人,教育子女,也是所剩无几。

面对生存压力,特别是房贷和育儿的双重压力,所有人都成了生存的“工具”,都在负重前行,顽强打拼,苦苦挣扎。

特别是成家立业的男人,需要背负四座大山:房贷、车贷、赡养老人、教育子女。一天到晚,一怕离职,二怕钱不够,三怕自己或家人生病。

年年月月,总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

被压迫到崩溃的边缘,神经之紧张,生命之脆弱,经不起一次意外打击:

华为任职八年的老员工,因为“绩效不好”面临解雇,就自杀了之;

中兴42岁程序员被公司辞退就跳楼而死,留下妻子和9岁的儿子以及2岁的女儿、四个年迈的老人,茫然失措,天崩地裂;

外卖平台通过系统算法,极限压榨外卖骑手。

平心而论,青壮年做外卖骑手依然是比较好的职场选择。

相对于务农、工地搬砖、工厂流水线、高危作业等,这些同样没有任何个人成长空间的行业,青壮年送外卖是最好不过了。

门槛特别低,工资却不低。骑手职业,是青壮年成为了蓝领工人们融入城市生活的一个无门槛切口。

就是比起可能有个人成长空间的白领,外卖骑手也逊色不了多少。

没有白领的表面光鲜,却有大多数白领差不多的薪水。底薪+提成,月收入在10000元左右。

而且,外卖骑手还享有白领很难体验到的工作自由度。

因此,外卖骑手才有了7万硕士学历,更多的本科专科。

外卖骑手生怕订单超时,舍命狂奔。

今日社会,我们有几个不是用生命奔跑?

城市打拼,都要玩命工作,玩命挣钱!

富士康十三连跳,曾经惊动全社会。可见,工厂流水线有多恐怖,分分钟钟让人崩溃。

过劳死更是演变为名副其实的“职业杀手”,已经成了一种社会问题。

因为996乃至007,高压工作,不断加班,像一直高速旋转的陀螺,片刻不得停息,越来越多的年轻高管、白领“过劳死”。

统计数据表明,我国每年要累死60万人。等于是说,每天约有1600人死于因劳累引发的疾病。

反观外卖骑手,最捉襟见肘、慌乱难堪的时刻,就是周一到周六工作日的10:00–14:30,是单量高峰期,也就是配送员接单的黄金时期。

除了这两、三个小时的赶单时间,需要玩命飙车,与死神赛跑,下午和晚饭后大多是扎堆窝在街边聊天,或躺在电动车上休息。

外卖骑手只有在爆单时送餐,送到最后,整个人都麻木了,全凭本能在跑,没有了人类的情绪反应。

白领、流水线工人是一天到晚,一月到头,一年到头,整个人都麻木了,全凭本能在机械上班,没有了人类的情绪反应。

玩命可能会少活十年,不玩命一天也活不下去!

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刷屏后,针对外卖骑手生死时速,大家议论纷纷找原因。

有的说是资本压榨之罪,有的说是算法冷酷之过。

应该说,都有其道理。

本来,平台方是与外卖骑手直接签署劳动合同,外卖骑手享有底薪,被称为直营团队。

但到2018、2019年,为了减低成本,平台方就逐渐取消直营。外卖骑手全部转为外包,平台不再直接签署劳动合同。

外包公司与外卖骑手签署劳务协议,将所有责任、生产资料转嫁给外卖骑手个人。

外卖体系不断发展,对外卖骑手监控越来越精细化,但对于外卖骑手利益的保障却变得越来越模糊。

算法系统是由人来操纵,是贯彻资本的意志。资本利益至上,利润越高越好,难免唯利是图。

员工的利益,劳动者的保护,自然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外卖骑手的职业安全和权益维护,只能有赖于政府部门、政策和法律层面。

政府部门应加强对外卖平台企业的监管,在包容审慎的原则下,注重对外卖骑手劳动关系和职业安全的保护。

特别是要把外卖骑手事故率作为考核指标,避免骑手不得不在平台算法的驱使下经历一次次“生死劫”。

平台企业才能够正视、尊重和真正保障劳动者权益,在追求效率、成本和利润的同时,更加注重企业社会责任,使企业在资本、劳动者和消费者之间求得平衡,而不是顾此失彼。

外卖骑手之困,实则是监管之困,政策之困,法律之困。

能够帮助外卖骑手“脱困”的关键,不在系统,不在资本,而在政府、政策和法律。

哈市104岁老母亲卖菜养儿感动全国

滚滚红尘,没有置身事外的闲云野鹤。

谁的日子不像外卖骑手?拼命急行!

谁的人生不是尖尖陀螺?旋转不停!

生存压力下的辛苦与心酸,中国人的世界就没有“容易”二字!

不仅仅是职场危机,不仅仅是成年危机,而是人生危机,而是一生危机。

外卖骑手在平台越来越短的配送时间要求下,生存空间日渐逼仄。

教育、住房、养老、医疗、殡葬,成为中国五大合法暴利行业!

衣食之忧,疾病之累,生存之艰,始终围绕着中国人!

华商报报道,西安近30名超65岁环卫工被通知解雇,生活一下子没有了保障,他们就在路边哭个不停。

齐鲁网报道,山东郯城160名六七十岁环卫工,每月才500元的工资,还被拖欠7个月未发。工人表示煎饼都买不起。领导则说:再催就辞退!

哈尔滨《新晚报》以“哈市104岁老母亲卖菜养儿感动全国”为标题,整版报道,哈尔滨郊区104岁刘白氏,每天凌晨,佝偻着身躯,坐公交车进城到早市卖菜,养育自己的高龄傻儿子。

澎湃新闻以《78岁患病老太求职:谁都可能对命运毫无还手之力》为标题,说78岁患病老太发了一条求职信,:“丁奶奶,女,78岁,原国营三台丝厂下岗职工。

现为维持生计和养老,不给政府添麻烦,不让领导烦心,决定自救,寻找相应工作……性格:逆来顺受,善于忍气吞声,委曲求全,从不惹事生非…”

没有了保障,一切靠自己!

一辈子愁吃,愁穿,愁住,愁病,愁老。

我们都是困在系统里的外卖骑手!

我们都对命运毫无还手之力!

只有活到老,拼到老的命!

只要还有命,就要拼命跑!

我们都在用生命奔跑!

我们都在用生命奔跑!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