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村里娃的夏天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0-12-01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村里娃的夏天

村里娃的夏天

村里娃的夏天

从2014年夏开始,叶祖艺和多位志愿者在江西吉安醪桥村开设暑期摄影工作坊,并在小学开设摄影兴趣班,把相机交给留守村庄的孩子,让他们去拍自己的爷爷奶奶和村里的老人。如此一来,留守家乡的两个群体,通过一部相机得到了更多的沟通与陪伴。小孩获得了拍照的快乐,并在潜移默化中得到教育,老人被拍摄,也得到孙子女的关心。(本期照片主要拍摄于2014-2015年,在醪桥镇前后共有约70个孩子参与拍摄。时至今日,该项目还在进行中,并与河南、江西、云南等多地的公益机构或个人合作。文中的孩子们现在都在镇上或县城读中学了,他们的父母仍在外打工,他们的爷爷奶奶还在村里,等着孩子们每个周末回村一次。)

我叫周丽萍,今年(2015年)10岁了,在读四年级。我弟弟周利军5岁,在读幼儿园。我的爸爸妈妈在东莞打工,只有春节才回家,我们和奶奶三个人一起生活。 我的奶奶,叫李三英,今年70岁,我爷爷已经去世二十多年了。奶奶一共生了9个孩子,养活3个,其中包括我爸爸。我是我奶奶带大的,我很爱我奶奶。 这个假期,我参加了摄影班。我喜欢给奶奶照相,我奶奶说:“我生病了不可以照。”我想奶奶不让我照,我就偷照,真好玩,还有闭眼睛的也好玩。

我奶奶要去菜园里给菜松土拔草,是为了菜能更好地生长。这个菜不会卖,自己吃。

这个花生是奶奶去别人院子里捡的,因为奶奶腰痛就没有种花生。

我平时总是拍他们吃饭,没有什么新奇的,我看他们睡午觉的睡姿有趣,就拍了一张。

这是我爷爷用过的酒壶,现在爷爷不在了,奶奶就把它收起来。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爷爷,我爸爸还没有结婚的时候他就不在了。

这只鸡快死掉了,我很喜欢这只鸡,就给它拍了一张。之前有十几只鸡的,奶奶本来想留到过年吃的,可是都死掉了。

我奶奶在教弟弟数数,我弟弟不肯学,就哭了。我奶奶说如果读不好书,长大了就挣不到钱,如果读好了书,就算以后种田也能挣到钱。

我姑姑打电话问奶奶的病怎么样了,好了一些吗?奶奶有高血压,四月份住院住了十五天。电视里放的是我弟弟正在看的动画片。

晚上,没人跟我一起玩,我觉得太无聊了,就给我自己拍了一张。

这是我奶奶过70岁生日的时候,她正在切蛋糕,蛋糕是摄影老师买的。这是我奶奶第一次吃生日蛋糕,她很开心。

这是我表姐帮我们拍的全家福。姐姐让我好好照,我就把嘴巴鼓得大大的。我爸爸妈妈平时没事不回来,这次回来是要给我外婆办后事,回来了十天就回东莞了。

姑姑和姑父来看奶奶,晚上在我家睡觉,第二天奶奶要去医院检查血压有多高。我奶奶因为高血压住了两次院了。

右下角的鞋子是我姑姑送给奶奶的,其它的鞋子都是我奶奶亲手做的。

我叫李芝凤,今年(2015年)读六年级,12岁。我爷爷叫李兴云,1950年生,我奶奶叫周菊英,1951年生。 我爷爷奶奶生了三儿一女,我爸是老三,他在吉安市区卖木桶饭。因为我户口不在市里,不能参加吉安市小升初的考试,只能回村里读六年级。我平时住学校,周末才回家。

这是我奶奶,她正要吊水洗菜。这口井是爷爷奶奶花钱请人挖的,但没有装压水的机器,所以每次用水都要用桶吊起来。

这是我爷爷,那个时候正好是星期五下午,我刚刚放学回家,爷爷在菜园给小饭菜浇水。这些菜是自己吃的,不用来卖。

爷爷奶奶正在收稻谷,他们种了8亩田,一年能卖一万多块钱。因为他们经常吵架,难得有机会在一起,所以我就拍了他们。

我奶奶正在洗白菜,这是奶奶亲手种的,那时正好是冬天,水非常冰,但奶奶还是把菜洗干净了。 我记得那天早上,我跟奶奶去园子里摘菜,顺便去拍照,我和奶奶一起走了大约十分钟来到了园子里,然后奶奶弯下腰,用她那粗糙的手去摘菜,她摘了第一棵,然后第二棵,第三棵……最后,满满的一篮子菜就好了。但当我去牵奶奶的手时,不由得大吃一惊——奶奶的手冰极了。在我的眼里,奶奶每天没事就坐在家里舒服地看电视,但是我并不知道,奶奶也有辛苦的一面。

这是奶奶做的菜,非常好吃。我爷爷奶奶吃完饭时,我就把它们拍下来了。

这是我爷爷和我堂哥在外面乘凉,哥哥的爸妈在吉安开饭馆。

这是我爷爷和奶奶种的小米椒,这种米椒有许多用处,摘下来可以直接炒来吃,还可以把它们剁碎,经过腌制可以做成辣椒酱,非常好吃,我去学校时,就可以带去吃。

这是我奶奶正在梳头发,她一边梳一边说她的白发又多了。

这是我奶奶睡觉用的床,虽然比不上那些华贵的好床,但被奶奶整理得非常干净整洁。

我叫周彪,今年(2015年)9岁了,在读三年纪。我爸爸之前一直在东莞打工,后来回家承包山林,偶尔做水泥工,我妈妈现在还在县城工厂上班。

夏天时,我爷爷奶奶一边看电视一边吃冰棒。冰棒是几天前买了放在冰箱里的,本来是爷爷奶奶买给我和弟弟吃的,每次会买很多,5毛一根的那种,我和弟弟没吃完,爷爷奶奶就拿来吃,平时他们是不怎么吃的。

我奶奶在睡觉,那几天奶奶感冒了,所以才要睡午觉,平时她是不睡午觉的。但床上太热了,她就睡在地上,这样更凉快。

这是我奶奶在喂鸡吃米,这些鸡是用来下蛋的,有的蛋自己吃,有的蛋卖给别人。这里只有7只,本来是有10只的,还有3只不知跑哪去了。

爷爷在削竹子,插在菜园子里,豆角就可以爬上去了。

这是爷爷养的牛,它们都看着镜头,酷吧!左边的是大母牛,右边两头都是她女儿。大母牛今年12岁了,是爷爷奶奶花了800多块钱买的。大母牛脾气不好,会把绳子弄断,跑到外面去。有一次她跑了,三天三夜没有回来,不过最后还是自己认着路回来了。大母牛生过很多小牛,不过都被爷爷奶奶卖了,去年卖了一头牛,卖了2500块钱。中间那头小牛是前几天刚出生的,那天晚上爷爷睡不着觉,一直守着大母牛,小牛生出来后,爷爷特别高兴。

这是我爷爷养的牛,每天晚上把牛赶回来后,我爷爷要喂它们吃菜。白天爷爷会把牛赶到山上,如果有空,就看着牛,如果没有空,要去给人家做泥水工,爷爷就把牛绑在树上,让牛自己吃草,中午回来了就牵牛去喝水。如果不让牛喝水,牛会热死的,之前就有人忘记给牛喝水,两头牛被热死了。

这是我爷爷奶奶一起去山上砍的柴,奶奶刚刚担回来,我看见了就拍了下来。爷爷也担了一担,但我没有拍到。这一担柴晒干了能烧四五天,烧完后,爷爷奶奶又要去山上砍,很辛苦。前面的是我的弟弟,有人追,所以我弟弟跑了起来。

这是爷爷的手,给爷爷看照片的时候他说不错,就是看起来太老了,皱巴巴的。我拿给奶奶看的时候她就说太瘦了。我爷爷的手这么瘦,是因为他经常干活,又种田又做水泥工,很辛苦。

这是爷爷七十岁的时候拍的,当时村里来了个照相的,爸爸就叫爷爷奶奶去照相,照了两张,一张50块钱,一共是100块钱。我看到照片挂在墙上很好看,就拍了一张,我觉得这张照片拍得不错。

我叫邹海莲,今年(2015年)10岁了,读四年级。 因为我爸爸妈妈要打工养家,加上爷爷奶奶不在身边,所以就把我送到外婆的妹妹家里寄住,外婆的妹妹不愿意被拍,所以我拍了很多邻居的照片。 自从我参加摄影班后,我拍的第一个老人就是邻居家的太婆。拍照后,我开始了解这个村子的老人,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玩的游戏。

这是邻居太公家里的钟,我在别人家里都没看见过这样的钟,太公说这个钟用了几十年了,现在还能用。它上面的时间是十二点二十分,正是太公太婆吃饭的时间。

太婆在喂弟弟吃饭,太公在后面吃饭。太公太婆的儿子在深圳卖木桶饭,只有春节的时候才回来,所以平时就只有太公太婆带着孙子在家里。桌子上那个是我拍的照片,老师洗出来后,我送给太公太婆,太公太婆很高兴。

这是太婆晒的辣椒,太婆自己种的,但种得不多,因为太婆老了,动不了了,又要带孙子,没有时间。这个辣椒可以用来炒肉,也可以用来炒青菜。太婆把这两根摆放得非常好看,我就拍了。

这是太公太婆的床,晚上他们就睡这张床,这个床很老了,太公太婆都睡了几十年了,他们的儿子女儿是在这张床上出生的。太公太婆的儿子盖了新房子,但他们说住不惯新房,睡不惯新床,还是要住老房子,睡老床。

中午吃完饭后,天气很热,太婆躺在竹床上睡觉,她的孙子躺在里面睡不着,睁开眼睛在发呆。大热天的时候,太婆经常躺在上面休息,有时候就坐着摇扇子。那张竹床用了几十年了,还好好的,真结实。

因为竹床被太婆和孙子睡了,睡房间里又热,所以太公就在椅子上躺着睡觉。太公在热天的时候,白天也睡觉,跟太婆一样,不知道是不是跟他们老了有关系。这张照片是我同学邹茜拍的,当时我见他们睡着了,就坐在那里看照片,邹茜就拍了我和太公。

这张是太婆家的厨房,太婆吃完饭后把厨房收拾得干干净净,外面的光照进来,非常好看。太婆在这个厨房里做了几十年的饭了,但还把厨房保持得这么好,真是一个能干的太婆呀。

这是我在暑假照的,这个地方是暑假教拍照的教室,上面的白布是用来放(投影)照片的。这个老人是房子的主人,他当时累了就躺在那里睡觉。

中国的大规模人口流动始于20世纪80年代,到2017年,流动人口增加到2.44亿人。这场被称为“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移民潮”在为家人争取更丰厚的收入的同时,也将孩子和老人留在了农村。受人口流动影响, 2015年,我国农村留守儿童4051万人[1],农村留守老人已超过5000万人[2]。 叶祖艺,85后,大学毕业后成为了一位独立纪录片导演,他从2011年开始回家乡拍摄村里的老人,而后发起“农村空巢老人照片展”。但进行第三年,叶祖艺发现社会反响很好,但村里老人依旧孤寂。“我们的展览并没有带给老人多大的改变”,“当我们说关爱老人时,我们到底有没有想过老人最需要谁的关爱?是我们这些外来者,还是他们的亲人?答案无疑是后者。我们的千言万语也抵不过亲人的一声问候,我们即使天天看望也抵不过亲人一小时的陪伴。”这成为给孩子开设摄影课的初衷。

在摄影课中,叶祖艺说自己不会去教孩子摄影技术,那会限制孩子的创造力和想象,而是让孩子去观察、去发问,引导他们去关心爷爷奶奶,与之沟通。“我们希望他们享受拍照,体会其中的乐趣,多一些时间和老人相处,从而增进对老人的了解,学会去关心老人。”

醪桥村摄影班的孩子正在一起看照片,不少村里的老人也在场。 分享照片是村里摄影班重要的部分,摄影老师会在这个环节向孩子发问,引导其询问更多的信息。 孩子和爷爷奶奶有了更多对话: “爷爷,你种了八亩田,觉得累不累?” “还可以吧。” “你割稻子都是你和奶奶割的吗?” “是用收割机割的。” “哎呀,那过得还不错嘛。” “那你们小时候吃的是什么?” “以前我们都吃萝卜煮饭,大菜煮饭。” “你小时候会经常生病吗?” “会啊。” “你爸爸妈妈会带你去看医生吗?” ……

摄影班结课的时候,孩子们一起在村里办了一个自己的摄影展。展览很简单,把挑选好的照片冲洗出来,用夹子挂在绳子上,孩子们和在村里的人都会来看。

本期照片主要拍摄于2014-2015年,在醪桥镇前后共有约70个孩子参与拍摄。时至今日,该项目还在进行中,并与河南、江西、云南等多地的公益机构或个人合作。文中的孩子们现在都在镇上或县城读中学了,他们的父母仍在外打工,他们的爷爷奶奶还在村里,等着孩子们每个周末回村一次。 参考文献: [1]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2018).中国儿童发展指标图集2018.

村里娃的夏天

村里娃的夏天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