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家务整理师在豪宅看见了什么

本文作者: 1个月前 (10-24)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家务整理师在豪宅看见了什么

家务整理,往往牵动着一个家庭的精神世界,中国人热爱房子,热爱在这个空间里饮食起居,购置所有物,构筑起生活的一个堡垒。上门整理师敲开一个个家庭的门,在物品、空间和人之间周旋,不断触碰到城市不同家庭中隐秘的角落。

2019年5月,杭州的一栋民宅内,地板上铺满了压缩袋和收纳盒。31岁的童潼戴着口罩和手套,把衣橱里和床底下的杂物全部拿出来,摊在床和地板上。

不同季节、不同颜色和不同质地的衣物挤在同一张床上,堆砌成一团,几乎与人的身高相当。它们或许曾受到主人的珍视,但此刻都变得皱巴,折痕深浅不一。童潼从中选出一条连衣裙,轻轻拍打,阵阵灰尘翻腾。她将裙子叠起,递给她身边的晓芸。

童潼是一名上门整理师,自16年入行以来,她走进过200多户家庭。晓芸是这栋房子的屋主,一周前,她在网上看到了童潼的业务介绍,动了请她上门的心思。

整理师,是一种新兴职业,客户预约后,童潼会先到客户家进行预采,她将根据户型和家庭情况规划方案,再上门服务。和普通的清洁服务不同,上门整理要求客户尽量全程参与。

普通家政及收纳师在打扫卫生间时,可能会把洗衣粉放进储物柜,更显整洁,但忽略了房屋主人对日用品的使用习惯。而整理师,则是根据客户的习惯、舒适程度及根本需求考虑空间与物品的关系,帮助客户重新审视物品与自己当下的生活状态。

晓芸是她服务过的客户里,情况比较特殊的一个。

晓芸家的布置整体偏传统,门框和地板都以红木制为主。客厅很宽敞,摆着三张麦色软沙发,茶几到电视之间,大约也有2米的活动范围。墙角还摆着一张圆桌,上面堆满了书籍水杯等杂物。

与童潼以往的案例相比,晓芸的房间并不算杂乱。四个月前,刚生产完的晓芸患上了轻度的产后抑郁,现在,即使是整齐放置在床上的衣物,都像长在晓芸心里的疙瘩。

童潼会对客户进行必要的前期咨询,正式入户整理前,她要根据每户家庭的情况,预判需要整理的空间、时间及所需服务人员数量。童潼的收费标准是4000元一天,按照晓芸家的情况,只需两天就能完成任务。但是,晓芸担心自己抑郁的原因,无法正常配合,提出将服务时间延长为三天。

童潼清空卧室衣橱,将所有衣物分类展示出来。她主动跟晓芸搭话:“这件衣服你想留下吗?”

童潼是在引导晓芸重新思考自我和衣物之间的联系,并让她自行做出是否留存的选择。整理师不是心理咨询师,把握边界感十分重要,客户的私事,除非工作必要,她不会过多干涉。

童潼曾遇到一个女生,在整理衣柜里的旧衣服时,她突然崩溃大哭。女生告诉童潼,看到堆积成山的衣服,就像看到压在身上的工作,这两者,她都无力解决。女生哭完后停止倾诉,童潼认真聆听完,引领她继续整理。

处于哺乳期的晓芸没有化妆,面容略显憔悴。她拿起一条连衣裙,盯着它1分钟左右,依然没有把它扔到黑色废物塑料袋里。

“不如你先穿上看看,再决定要不要留下。”

晓芸应承了。几分钟后,童潼再次走进房间,晓芸正在努力拉扯着拉链。她自嘲,这是大学时留下来的衣服,现在肚子上长肉,穿不上了。

“那你以后还会继续穿这件衣服吗?”童潼问她。

“我应该不会再穿了,但我又舍不得扔掉。”

“你是不舍得大学的衣服,还是不舍得大学的自己呢?”

被童潼提醒的晓芸,回忆起大学时光,话也多了起来。整理行业有个说法,一个家的状态,就是家里主人内心的投射。往往身处杂物漩涡中心的人只能看到外物阻碍视线,难以辨别自己内心真实的渴求。所以,当旧衣服被穿上、被直白地展示,晓芸才意识到,之所以留下过去的衣服,是因为她无法适应从少女到妈妈身份的转变过程。

她仍怀念还未生孩子时青春活力的模样。

晓芸没有马上做出决定,她再拿出淡绿色的西装进行试穿,上面的吊牌还没被摘下。看见镜子里穿上新衣服的自己,晓芸终于笑了。

“童潼你看,我还没化妆,化个妆可能更好看。”

紧接着,晓芸翻出一袋她结婚后珍藏在衣橱中的婚纱头饰,童潼拿过白纱,给她戴上。那一刻,晓芸仿佛重新回到了婚礼现场。她手舞足蹈地给童潼描述婚礼的场景,一脸幸福。

童潼告诉晓芸,美好的回忆值得记住,但现阶段所能创造的美好,也是无可替代的。

晓芸听后,拿起那条大学的连衣裙,丢进垃圾袋。

接下来的三天里,童潼陪着她一件件筛选了家中所有物品,在这过程中,晓芸更加了解自己喜欢的颜色、材料及款式,她对自我的认识,也逐渐从一个妈妈,变回晓芸本身。

再次遇到纠结时,她做出决策的速度加快,看一眼,就能判断出哪样东西是不需要的。她们共同把整个家整理一遍后,晓芸的心情变得舒坦:“现在看来,家里舒服多了。”

童潼也得过产后抑郁,她非常理解晓芸迷失在母亲身份和家庭中的心情。

结婚后,童潼的丈夫希望她能专职在家带小孩,和丈夫进行数次濒临离婚的争吵后,童潼心里越发憋闷。一次,在网上打发时间时,童潼接触到整理师这个职业,她逐渐找回了自己的价值,也得到丈夫的认可和支持。

童潼喜欢看到房间变得整齐美观,通过她的帮助,客户的内心产生积极变化,童潼也会开心。

洁莹是一对双胞胎的妈妈,她曾经给童潼写过一篇1500字的感谢信。洁莹是全职宝妈,她的衣橱里挤满了闲置衣物和色系混乱的床单,层层叠叠,几乎要溢出来。她急需从杂物中探出头来,汲取新鲜的氧气。

2017年12底,南京正值寒冬,洁莹邀请童潼上门服务。工作过程中,她不断地向童潼倒苦水:“我房间简直就像个垃圾场,我真的很想收拾,但是我没有时间。”

怀孕至今,洁莹和公婆见面不超过10次,公婆在老家照顾夫兄的孩子,而洁莹的母亲,也要照顾她兄弟的孩子,无法顾及她。

一个人带孩子时,洁莹连饭也没空煮,只有等孩子睡着,她才有时间吃泡面。每当这时她都想哭,为什么没有人帮她?

久而久之,东西越堆越多,就像洁莹的焦躁情绪,布满卧室的各个角落。

童潼仔细地讲解物品收纳的步骤及规划方法,引导她丢弃焦虑时冲动购买的无用之物。随着垃圾被清除,洁莹的负面情绪也随之发泄、丢弃。

自那以后,洁莹给自己的家进行了仔细的规划整理。她想通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轨迹,公婆和她之间没有附属关系,既然没有办法改变现状,给自己创造一个全新的环境,让自己过得舒服才是最重要的。

一年后,童潼突然收到洁莹的微信消息,她特别着急,说房间又变得很乱,希望童潼赶紧上门回访。第二天,童潼再次进入洁莹家,发现她家不仅没有“乱”,厨房门还被她拆掉,重新定制了一个新门,整个家焕然一新。

洁莹的标准提高了,所以她对乱的容忍度也下降。

2018年4月,是蚂小蚁(真名郭靖寒)从事通信工程师的第十年。37岁的她,在拿到生活规划师证时就辞职了。从央企做到外企,蚂小蚁习惯和数字打交道,从数字到公式,都有一套完整的逻辑,这也帮助她在整理行业内,通过思考客户的行为,延伸到背后的深层涵义。

她发现,在中国传统的家庭系统中,大部分家庭中的男主人,都对沙发有特别强烈的执念。

今年9月,蚂小蚁帮一个三口之家做远程亲子空间规划的咨询。女主人欣雅发现客厅过于拥挤,家具怎么摆放都不如意,收纳也乱糟糟的。她担心四岁的孩子总在这样的环境里活动,会孩子成长造成负面影响,想要重新规划客厅布局。

欣雅家的客厅不算宽敞。微信视频时,蚂小蚁把客厅里各种元素拆解、重组,结果发现,沙发是阻碍活动空间的症结。只要把带有贵妃椅的大沙发替换掉,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

欣雅拿着讨论出的方案跟丈夫交流,他却坚决不同意撤掉沙发。经过几番交涉,沙发的地位依然无法撼动。无奈之下,欣雅只撤掉了贵妃椅,调整了书桌的朝向。

活动范围稍微扩展,但无法解决空间不足的根源,拥挤和丈夫的顽固,在这小小的家庭中,交错折叠。沙发占用太多空间,孩子无法任意走动,像欣雅这样抱怨过的女主人很多。每次蚂小蚁和她们敲定好移除沙发,但都遭到了丈夫的拒绝。他们都希望更换不用针对沙发的方案。

蚂小蚁做了三年的家庭收纳规划咨询,她发现,即使客厅极小、影响孩子活动,丈夫也不愿意扔沙发。

她在豆瓣和微信群里描述了这个现象,收到很多有趣的回复:

“我家那个也爱躺沙发耍手机,玩久了饭都不吃。”

“是不是不让睡床的时候可以睡沙发?”

“男人的活动范围就是以沙发为圆心的,在沙发上抽烟看电视,这是他们逃避家庭生活的地方。”

实际上,在婚后的家庭里,客厅的公共物品,大部分都是妻子在管理。即使蚂小蚁上门整理,许多丈夫也只是配合收纳自己的私人物品。

在部分“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家庭中,丈夫创造的劳动价值更多,蚂小蚁没有异议。问题在于,从家庭的偏见、甚至到社会的舆论,都觉得妻子做家务是种没有价值的简单劳动。

她接触到的90%女性客户,都反映过丈夫甩手家务的情况,甚至有人认为,只是自己没空干,如果让他们做家务,肯定做得好。

早在19年5月,蚂小蚁在网络上发布过一篇文章,她详细计算了全职妈妈的工作,诸如送孩子上学、浇花、洗衣晾晒、买菜做饭等30多项家务活,每一项都能让她们掏空精力。结果,还要被不常做家务的男性低估难度,忽视她们的价值。

文章发出后,蚂小蚁被许多男性读者抨击:

“没见过几个女的爱收拾,我家就是我收拾的。”

“我买房买车赚钱养家,女人多做点不是应该的吗?”

蚂小蚁认为,没有负责整理卫生,较少照料孩子的丈夫,感受不到沙发对家里收纳带来的困扰。所以他们自然而然地把房屋想象成一个样板间,在这个样板间里,要方方正正布置格局,大电视、大沙发、大茶几是标配。

对丈夫来说,没有沙发,更不像一个家。

并不是所有的家庭都愿意腾出时间,和整理师、孩子一起收拾房子。

去年,蚂小蚁受朋友所托,接了一个只出钱、不花时间的代劳单子,即不需要陪同客户整理,整理师本人直接进行收纳布局。

她对罗霖家的印象可以用一个字概括:大。

第一次到罗霖家,蚂小蚁就迷路了。刚进门时,她顺手把包放在了玄关,跟着家政阿姨走上环绕走廊,走到房间门口,才想起要拿尺子量空间面积。她独自走下楼,像闯入水晶宫殿的外来者,转了半天转到地下一层,十几分钟,才从地下室走回门口。

罗霖住在4层大别墅里,有数不清的房间和地下室。巨厚的红木家具,铺排出奢华气息。巨大的书房,各种储物柜里摆满名牌衣服、鞋子和包包。在昂贵的大房子里,她感受不到任何人生活的气息,仿佛这些物品才是家的主人。

蚂小蚁主要负责整理罗霖三个孩子的房间及物品,除了日常衣物,她还要收拾孩子的”游乐场“。孩子们有一个专门的房间,像迷你儿童乐园,滑梯、蹦床、应有尽有。

整理过程中,罗霖没有参与整理,但会时不时进来拍照,一边拍一边抱怨:“怎么收拾得这么慢!”

完全搞定卫生和收纳,花了蚂小蚁整整两天的时间。

罗霖验收成果时,问她:“我小孩的阿玛尼风衣你放哪了?还有那条的Gucci裙子呢?”等她给罗霖重新翻找一遍,才终于走出别墅大门口。

当了整理师,蚂小蚁总能看见一个家庭的最真实的一面。解放双手的罗霖一家, 用金钱堆砌着小孩的生活。蚂小蚁500元一小时的收费标准,对罗霖而言,不过是几个家政阿姨的价钱。

回家路上,她开着车,跟身旁的小助手感慨:“此时此刻,我特别想回到我70多平米的小家。”她越发明白,在自己的价值排序里,拥有巨额财富且接近虚无,这不是她喜欢的生活状态。

别墅没有人的生活气息,似乎换了一批有钱人,也会呈现相似的状态。整理师在触碰不到人心的时候,也只能沦落为富人的双手。

现在,蚂小蚁不会再接代劳的单子,不能让客户亲自建立自我跟物品之间的联系,再怎么整理,都不是生活。

猫哥言,这正是:

求人来把家中归,皆因惧怕割舍悔;若舍浮沉三千事,何惧闺中一尘微

– END –

家务整理师在豪宅看见了什么

家务整理师在豪宅看见了什么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6370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