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中年裸辞后,我去深海无人区钓鱼

本文作者: 1个月前 (10-24)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中年裸辞后,我去深海无人区钓鱼

陈涛痴迷于出海钓鱼。与大部分中年男人不同,他从不坐立垂钓,更喜欢和几百斤的海鱼搏斗。为了走遍所有的远海,征服所有凶猛的鱼,他辞职远走,第一个要面对的问题就是如何靠海钓生存。从那以后,他离陆地越来越远,理想的终点就在此刻,也似乎在远方。

这个时代,有一群人在追寻更广阔的世界。真故联合西瓜视频开设“当代水手”专栏,记录下几位活跃在海洋的探索者。他们用自己的经历,诠释了对世界的深情,如惠特曼的诗句所说的:“做一个世界的水手,奔赴所有的港口。”

寻找“狗牙金枪”

从2017年开始,新疆人陈涛每年都去坦桑尼亚出海钓鱼。

他想钓到一种叫“狗牙金枪”的深海鱼。他在网上看过图片,这种鱼体型像金枪鱼,但上下颔长着尖锐的牙齿,酷似狗牙,远比金枪鱼更有攻击力。“狗牙金枪”学名裸狐鲣,是海底的霸主。坦桑尼亚之行,就是为了钓到一百斤公斤以上的裸狐鲣。用海钓圈的行话说,这是陈涛的目标鱼。

陈涛半年之前开始准备。人生地不熟,最关键的是找到当地的海钓者做船长。他在Facebook上联系上裸狐鲣的海钓世界纪录保持者Gymnosarda,是个法国人,现居坦桑尼亚。根据国际钓鱼联合会认证,在2015年,Gymnosarda在坦桑尼亚钓到一条107.5公斤的“狗牙金枪”。

11月份,坦桑尼亚高温炎热,但这是船长眼中最好的月份。裸狐鲣靠吃小鱼为生,每年这个时候,会跟着其他鱼群洄游到印度洋。

长20米左右的钓鱼船在海上游荡四至五天,从不着陆,船员除了钓鱼只能睡觉。卫生间很小,每人洗澡平均3分钟。船长每天只吃热狗,往面包里加根肠就够了;陈涛和队员带着从国内买的自热火锅、方便面,用船上唯一的厨具——电磁炉偶尔开开小灶。

天刚亮,陈涛和队友先把目标锁定在小金枪鱼,3到6斤的金枪鱼是目标鱼最爱吃的,可做鱼饵。在坦桑尼亚的前两年,七条100公斤以上的“狗牙金枪”顺着气味自愿上钩。

但到了第三年,陈涛在饵鱼环节就遇到了麻烦。上钩的金枪鱼都在20斤左右,对目标鱼没什么吸引力。大家把上钩的金枪鱼切一半丢掉,另一半渗着血,被丢到海里做鱼饵,结果引来了大批鲨鱼。活跃在印度洋的鲨鱼大都重300斤到500斤,上钩以后,掌杆的人至少要和鲨鱼相处两小时。

没有目标的海钓是痛苦的。涨潮和落潮之间,整条船上的人不断下杆,用13个小时等待“狗牙金枪”咬住饵鱼的时刻。但上钩的还是鲨鱼。和鲨鱼周旋几个回合后,海面气温上升到45度左右,这片离陆地开船四小时的海域晴朗无风。船里没有空调和风扇,队员只盼着太阳早点往西走,绝望感开始弥漫。

天快黑了,每到这时,海里的鱼就会像天蒙蒙亮时那样,特别活跃。陈涛决定换装备试一试。他拿起一根小杆子,鱼线很细,最大承重30磅。

等待中,杆子猛然下沉,队员们都觉得,这次十有八九又是鲨鱼。船头甲板不大,站不下多少人,大部分队员放弃围观,回到舱里聊天、准备睡觉。陈涛和船长站在船头,用这支细杆和想象中的鲨鱼周旋。

周旋的过程是现代海钓与《老人与海》最接近的部分。船上的人借助轮子的力量和海水的浮力,事半功倍,海里的鱼则硬生生地往反方向游,这是在“遛鱼”。重100公斤的鱼,最短要遛上半小时,最长要耗上两小时。有时候,鱼的力量大到完全无法控制,一放一拉,很像搏斗。

陈涛和不明大鱼的搏斗持续了两小时,船长接力一小时。两个人不敢冲动,30磅的线,万一用力过猛,线断了,就前功尽弃。

鱼终于破水而出。银色的鱼睁着眼睛,张开嘴,露出几排尖利的牙,两侧嘴缝各伸出一只獠牙,面相凶猛。这是一条123公斤重的“狗牙金枪”。

惊喜来得太快,全船沸腾,陈涛坐在船头,两只手抱住大鱼,对着镜头除了大喊“耶”什么也没说出来。很快,所有队员聚集在大鱼周围,开心大笑,白天的绝望一扫而光。

这是陈涛拍摄的海钓视频里最常见的画面。2019年,陈涛在西瓜视频上传了一则在俄罗斯海钓的视频,四十多万人点击。一夜之间,“野行涛哥”这个账号火了。陈涛把手机里的存货都陆续拿了出来,关于出海钓鱼的猎奇想象几乎都在陈涛的作品里真实地发生。

最有想象力的真实故事是鲨鱼的突然打劫。在坦桑尼亚的第二年,第三只“狗牙金枪”上钩后,陈涛搏斗了一小时,感觉自己势在必得。这时,海里的鱼突然不再生猛对抗,杆子那头一下子没有了力量。陈涛以为是鱼自己挣脱了钩子,游走了,但杆子又在微微下坠,有力量,但不增长。收线一看,是一只鱼头,重40公斤左右,得用两只手捧住。

大家推测,在印度洋,只有鲨鱼才能把“狗牙金枪”一口咬断。鲨鱼本游速慢,但被勾住的鱼比鲨鱼游得还慢。鲨鱼抢走鱼身以后,鱼头在滴血,但头部神经还是活的,大嘴还在一张一合。

手机没有信号的人

想要钓出《老人与海》式的激情,不是件容易的事。十多年前,陈涛第一次出海钓鱼,在天津黄骅港体会到极致的狼狈。

那天夜里两点,他带着三个朋友从北京出发,前方路上发生车祸,四人用了16个小时开到港口。大伙带了一条充气橡皮船,却忘带充气泵,只好把一根管子接到汽车的排气管子上,使劲踩油门,用二氧化碳充好气,摸着黑开船出海。

第一次用这种方式和海亲密接触,四人无知且无畏,但一条鱼都没钓上。直到天快亮时,一条二十厘米长的小鱼终于上钩,大家把鱼炖了,煮了一锅鱼汤泡饭面当早餐。第二天,钓况没有改变,除了钓不到鱼,充气船也撞到了礁石上,裂开了口子。四人收起杆子,一人推船,三人跑到岸上堤坝拉绳、拖船,挣扎着走了将近三小时,已是又渴又累又饿,接近崩溃。

快到岸边时,他们看见两个人在钓鱼,赶紧学他们下杆,没想到,鲈鱼不停地上钩。每条鲈鱼有半斤或一斤重,总共钓了30斤。回忆起对海钓的痴迷,陈涛说,就是这一刻,自己一下子对这东西“中毒”了。

这年是2005年,陈涛在某知名企业做高管。北京钓鱼网上的一篇记录海钓过程的帖子震动了他。陈涛从小生活在乌鲁木齐,知道“海钓”这个词,一直觉得海钓离自己很远。北京也没有海,可就是有人想要出海。此前,陈涛假期也闲不住,曾经过做背包客、玩摩托、开车去西藏。唯独到远海地区钓鱼,让他从此上瘾,从天津周边到大连、舟山,几乎玩遍中国所有海域。

两年后,陈涛在国外海钓论坛第一次看到100多斤的大鱼。这条鱼是马来西亚华人在海上钓的,叫不上名字,是热带鱼,形象怪异,“满嘴是牙,身上五颜六色”。

这次,他又动了出国的心。这年,陈涛和马来西亚的华人联系上,订船、汇款、托朋友从香港、美国代购杆子,又做了半年时间的计划。目标鱼是金枪鱼和当地的龙趸石斑,最好吃也最值钱。

从马来西亚沙捞越岸边开船10小时,海上五天,陈涛和同行几人白天钓鱼,晚上睡觉,积极下杆,没有钓到任何一条目标鱼。同船的马拉西亚华人和新加坡华人则反着来,白天不怎钓鱼,晚上不睡觉下杆,钓了上百斤的奇怪大鱼。陈涛这才知道,原来晚上钓比白天钓好,出海钓鱼不止有一种钓法,海洋世界太多未知。

在世界的广大面前,陈涛感受到更纯粹的个人存在。离陆地超过一千米以后,手机基本上无法接收信号,人与城市暂时告别。陈涛带了一部卫星电话,一分钟话费十块钱,极少派上用场。手机屏幕上信号一格未满,没有人能打扰他享受征服海洋的游戏。即使钓不上来鱼,望着海面也感到舒服。

北京疯子

打开手机,回到城市,陈涛变成了一个挨骂的人。

上百个愤怒的北京金隅球迷曾经堵在陈涛的办公楼外。那时,陈涛已经跳槽做票务公司网站中心的负责人,CBA比赛一票难求。有一次,主办方给陈涛一百多张票拿去卖,几十万人上网抢票,没见着票影的球迷急了,直接找上门。陈涛是最大责任人之一,迎面安抚情绪失控的球迷,招待北京电视台的记者。怕有人打砸抢,陈涛提前叫了派出所的人过来稳定场子。

2012年前后,陈涛的工作量突然加倍了,白天开大大小小的会,晚上最早八点回家。那两年正赶上音乐选秀大火,素人一夜之间火遍微博。陈涛和同事把营销业务从贴吧转向微博,下班路上一边开车一边刷微博,随时监控舆情,老板也时不时来通电话指导、问责。

职场不可控的时候,陈涛越来越依赖远洋海钓的感觉。那会儿,陈涛习惯提前申请年假,提前三四个月甚至半年就把机票买好,有事来找自己,也无法更改时间。赶上项目间隙,陈涛更习惯中午下班直接开车去大连,夜里三四点钟到达,钓鲈鱼到早上五六点,上岸,坐船去远海。下午六点多钟回来吃饭,九点多再去钓鳗鱼,直到夜里两点。一个周末,钓四到五场鱼。大连的朋友给他起了个外号:北京疯子。

陈涛记得很清楚,2013年10月28日那天,自己提出了辞职。这年他37岁,在公司管理核心业务部门,手下有三十多个员工。出于私心或朴实的祝愿,有同事劝他不要走,也有人支持他,还有隔壁部门的高管暗暗地看笑话。陈涛发了封邮件给总裁,说自己累了,家里也有事,想要辞职。总裁约他当面聊聊,他没有去。

当时,陈涛已经北漂十年左右,名下资产全部变现后能凑齐几百万。他对妻子说,自己想在海钓领域重新创业,具体内容没想好,但中国人不怎么玩海钓,这份不理解绝对是未来的蓝海。万一混不下去,就再回互联网领域找工作。乐观主义者的他碰上悲观的妻子,只能拼命地讲做海钓事业的优点,少提其中的风险,才最终被理解。

已经离开的这家公司计划至少在三年后上市,高管陈涛会取得期权,再等上四五年,期权就能变现。但他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年龄。期权变现的时候,自己至少已经42岁。“那时候如果再想创业,怕是没有那个精力和激情”,他想抓住唯一重启人生的机会。

“船翻了,我也就下去了”

陈涛坐在一艘小船上,把黄色的孔雀鲈甩到水里,几秒过后,收杆,孔雀鲈被咬得只剩头部。陈涛指了指脚下躺着的几条同样大小的银色小鱼,对着镜头介绍:“这就是食人鱼。”他拿起木头做的假手,伸出一根手指,塞进食人鱼嘴中,锋利的牙齿几下就把手指拽了下来。

这条视频是陈涛所有作品里点击量最高的。在视频末尾,他穿上白衬衫,系上黑领结,倒上红酒,对着半只煎熟的食人鱼说:“平时你们吃我,今天我们吃你。”创业五年,陈涛做过以海洋运动为主题的网站,试过从朋友圈口口相传带人导钓,把公司做成上下两层的海鱼标本博物馆。诸多创业想法终于落地,他搭上自媒体潮流的班车,从海量素材里剪辑出最戏剧化的情节和体验,想去靠近十几年前在黄骅港体验到的“中毒”感。

几个见证陈涛辞职的同事开始找他带队出海,许久不见的大学同学也主动报名陈涛的项目。陈涛的朋友圈基本被海钓图片填满,每天向围观的目光发出召唤。试水海钓的人形形色色,大都怀着对海洋的情怀,奔赴国外,在一艘船上结成队友。陈涛记得,有两位队员一边钓鱼一边聊妥了生意,成了上下游关系;一位退休大妈钓上一条五十多斤的红宝石鱼,直接把鱼抱在怀里,鱼往下坠,其他人赶紧搭手;一对年过60的夫妻在亚马逊钓到一只60斤的乌龟,总觉得龟类是吉祥物,拍了张照片又把它放回河里。

通过带人出海钓鱼,陈涛让海钓养活了自己,过上喜欢的生活。一年365天,他有三分之一在没有信号的无人区,三分之一在国外赶路,剩下的时间回国。

刚刚创业那几年,每次回家,陈涛在女儿的眼中都显得神秘。

没有信号的他在女儿一岁时开始全职出海钓鱼,老出差,玩失踪。女儿四岁那年,陈涛开始带她去马来西亚海钓,尔后一年两次固定下来。今年受疫情影响,公司暂停了出国海钓的业务,陈涛每月给自己发六千块。在互联网公司做财务的妻子经常开玩笑,这点钱刚刚够女儿在北京上补习班。

十一假期的时候,陈涛带女儿和班里同学到小溪里钓鱼,教孩子下杆,女儿写了一篇作文,讲爸爸带大家钓了三十多条小鱼。陈涛又欣慰又愧疚,觉得自己是个特别的爸爸。

陈家人住10楼,陈涛妻子的姥爷住在同一栋楼的4楼。94岁的老人跟着10楼的三口一起生活了将近6年。老人气管不好,6年间几乎只坐在家里听收音机,从不出门。唯一有一次,天气特别好,陈涛开车带老人转了半个北京城。这两年,老人走了,陈涛回想那次载他出门,开始恐惧困在室内的老年生活。

他梦想自己接着往远海走,走得越久越好。

曾经,在北太平洋的马绍尔群岛出海钓鱼时,陈涛和队员住在一共只有两户人家的岛上。整个马尔绍共和国有三万多人,有一千多个无人岛。当地的小船工从没见过专门钓鱼的装备,也没见过有人能从海底把鱼钓上来,给陈涛起名‘Pofessional’。在这里,联合国在建了座医院,但没什么人去看病。大家对生死看得淡,一旦得了病,死就死了。陈涛记住了他们的生活理念。

到美国海钓的时候,陈涛听说,船长的邻居是个83岁的老头,自己贷款买了辆红色法拉利。别人替老头担心,到了这个年龄,能还上贷款?老头回,这有什么问题吗?还不起,那就还不起了啊。

陈涛渐渐开始思考理想的人生结尾。他想找一个太平洋上的小岛,买艘小船度过余生,“有一天出海,一个浪把船打翻了,我也就下去了”。

这是“当代水手”专栏的第二篇故事。

在当代城市生活,拥挤和焦躁似乎成了宿命。我们在格子间和出租屋之间往返,在钢筋水泥和娱乐节目里安顿。但还有人装点行囊,趁着天还没亮,试着出海远行。他们用寓言般的经历提出一个重大问题:人,到底该去向何方?

回答这个问题或许需要一生。但可以肯定的是,所有奔赴港口的人,都将找到自己的答案。

猫哥言,这正是:

洒脱逐梦心念事,路途荆棘心已知;若非尚有家人顾,猫哥早做寺中师

中年裸辞后,我去深海无人区钓鱼

中年裸辞后,我去深海无人区钓鱼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6361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