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脱发是年轻男女的苦海

本文作者: 1个月前 (10-24)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脱发是年轻男女的苦海

脱发话题像一场流行感冒席卷了当代的年轻人。我国脱发人数已超2.5亿,平均每6人中就有1人脱发。其中,35岁以下的年轻人成为脱发主力军。

与高调、戏谑的脱发话题相反,每个脱发患者的自救,都是一部心酸血泪史。一种常见病理现象,在焦虑、压力盛行的当下,成为新的时代病症。

白凯绝不会出现在那种光照强烈的场合。这是脱发患者的大忌,稀疏发丝与光线构成一种镂空效果。户外的大风、晴天的阳光也一样不友善。

起风时,白凯会下意识地捂住发顶,两三个小时打理好的发型,盖住的发际线和中空的发顶,会像幕布一样被揭开。

白凯今年35岁,脱发史20年。

他所从事的时尚服装行业,对外形条件的要求近乎苛刻。公司设置年龄、身材、身高、颜值种种标准,招进来一茬又一茬的新鲜潮流的年轻人,替换掉松垮疲态的职场老人。公司领导比白凯大五六岁,保养得像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出门前,白凯会把两侧和后脑勺的头发往头顶梳好,形成奇怪的发型纹路,勉强覆盖头顶。

碰巧,那天的展厅灯光异常强烈,白凯刚俯下身拿东西,听到了同事招呼他,一个a4纸文件轻拍过他头顶。秘密以他始料不及的方式公诸于众,梳拢的头发向四周散落,在聚光灯下,裸露的头皮白得刺眼。

同事惊讶地问道:“你的头发怎么掉没了?”

15岁时,白凯头顶初见稀疏。他找到温州当地的医院,氨基酸、鱼肝油、六味地黄丸,中西药换着吃,总不见效。上大学后,发际线逐渐后移,白凯上网搜文章,又到图书馆找中医古籍,基本判断自己是“脂溢性脱发”(即雄激素性秃发,下称“雄秃”)。

顺着词条往下看,书上写着:“无策”,他觉得自己的颜值完蛋了。

在过去,很多人认为脱发都是遗传造成的。然而,更隐蔽的毛发杀手,藏在当代人熬夜、饮食不当、工作负荷、精神紧张等因素中,内分泌失调,激素平衡被打破,掉落的头发便开始如影随形。

七年前,来自武汉的张晓芬也步入了脱发队列。那时,她刚上初三,每次洗完头,浴室地板上总会多出几撮掉发,顶部头皮愈发明显。

父母带她到某连锁养发机构治疗,当天排队上药时,她看到店里摆着三四十大瓶药剂,每瓶代表一位脱发患者。而这个机构,仅覆盖了小区周边的地区。

治疗第一周,张晓芬就花费2000元,好不容易拖住了脱发的进度。

毕业后,张晓芬留在武汉从事地产文案工作。她刚从新媒体转行,工作只能从头开始。

每次接到难写的稿子,她都会留出时间抚平情绪。但焦虑感堵住思路,怎么也写不出来。她不得不加班,在电脑前坐到凌晨。身体释放出信号,即使她每天洗头,头发还是异常油腻。

临近截稿,张晓芬头疼得发麻,总感觉发际线处空落落的,有种掉光了的错觉。工作完成,幻觉才会消失。为了掩盖住头顶,她每天挽起头发,在稀疏处扎好。

公司里有位常戴着帽子的女同事,张晓芬曾在不经意间瞥见她光秃秃的前额,形容老迈。

在此之前,她从未留意到这个隐蔽的群体。与掉发一同出现的,是流行感冒一般席卷年轻人社交媒体的脱发话题。与之相应,育发、植发类广告,也悄无声息出现地铁站、街边广告牌、电梯间和电商推荐页面。

2019年,国家卫健委发布的脱发人群调查显示,我国脱发人数已超2.5亿,平均每6人中就有1人脱发。其中,35岁以下的年轻人占比63.1%,成为脱发人群主力军。

这个数量正逐年递增,脱发人群总量,甚至超过了糖尿病和高血压人群。

一种前所未有的颜值焦虑与脱发时代并行。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皮肤科副主任吴文育发现,在媒体的宣传下,来看病的年轻患者越来越多,最小的才十五六岁。

由于部分历史数据缺失,不同年代的患者无法对比,媒体上“脱发年轻化”的说法有待商榷。唯一能确定的是,脱发作为一种常见病理现象,在压力、焦虑盛行的当下,正在演化为新的时代病症。

就医是脱发患者一大心理关卡。与部分脱发患者一样,白凯的首选不是医院,而是网络。他习惯伪装,“去了医院,相当于告诉别人我是脱发患者”。

此时,他还不知道,自己所患的“雄秃”,是最常见、也最难治疗的脱发类型,这是一种像糖尿病、高血压的永久性疾病,90%的患者都属于此类。

针对男性雄秃,目前只有口服药非那雄胺、外用试剂米诺地尔是经过美国FDA认证的专业药物,但网上的舆论却对药效抱有怀疑。

一篇名为《非那雄胺害死我》的文章在网络上传布甚广,里面提及非那雄胺的多种副作用,包括但不限于性功能障碍、心悸、呼吸受阻和心血管等问题。

白凯不是没有过怀疑,副作用这么大,不像是通过审核进入市场的正常药物。可一旦自己以身试药,恐惧就超过了理性。

白凯最先尝试非那雄胺,不到一周,副作用接连出现,胸闷、心悸、难以集中注意力,因为舌头发麻,他常常在公司吐出舌头。紧接着,开始性欲下降、勃起困难。一个网友笑话他:“你就等着变太监吧。”

这一切都不如心血管问题来得可怕。白凯发现心跳时快时慢,伴随着胸闷,像是猝死的前兆。手机测量心跳的app显示一切正常,他不放心,想买来设备监控睡眠时的心跳。

一天晚上,白凯在半夜惊醒。醒来后,心跳越来越快,他感到眩晕,连忙到医院挂了急诊。第二天,他请假到医院检查心血管系统,结果没有异常。医生告诉他,这只是心理作用。

白凯发现,药物说明书上的确没有提及心血管病,真正的副作用发生概率只有2%。白凯放下了心理负担,所谓的“副作用”也慢慢消失。

他才发现,人惯常依赖的网络环境其实并不友好。大多数人很难找到获取正确信息的途径。铺天盖地的广告,来源不详的伪科普文章,都会成为脱发患者自救道路上的阻碍。

张晓芬深受其苦:“生发的坑全被我走遍了。”她特地录了一段视频,在柜子上罗列近十个生发产品,它们来自不同的社交软件,安插在各类“防脱技巧”的软文中,原理各异,共同点是没有效果,且不便宜。

每天晚上,她都会来到养发机构,坐上半个小时,让店员用棉签把油腻的液体涂在头上。头发黏在一起,经仪器照射,风干结块,刺鼻的中草药味久久弥漫。

起初,张晓芬担心能否长出头发。店员让她放心,“我们是专业防脱发”。话术之微妙,张晓芬没留意到。一段时间后,头上长了些欺骗性的绒毛,但怎么也没法变长变粗。张晓芬反应过来,防脱和生发,其实是两个概念。一年下来,机构收取了两三万的费用,价钱是她后来到医院治疗的十倍。

张晓芬跑到另一家知名的养发馆,花了六七十块钱洗了头。店员故意用力搓红她的头皮,借头皮敏感的由头,顺势推销起养护洗发水。

“你搓成这样,谁的头皮不敏感?”张晓芬被激怒。店长忙出来打圆场,转而介绍治发疗程,承诺可以生发。

“长出来是小绒毛吗?”张晓芬问。

店长笑了:“你还蛮了解的。”双方最终不欢而散。

类似的情况不在少数。白凯认识的一位网友到某专科医院看病,单是买药,就花了一万多。白凯很惊讶,讨来药单,发现非那雄胺、米诺地尔等常见药物只占了几百元,最贵的是一瓶不知名品牌的洗发水。

寻药无果,张晓芬想到了价格更昂贵的植发。

统计机构的数据显示,在2016年至2019年期间,我国植发行业市场规模由57亿元跃升到163亿元,2020年,市场规模有突破200亿元的趋势。

也许是为了抓住脱发患者急于求医的心理,部分植发机构语焉不详。植发广告很少会主动告诉消费者,植发手术只是改变外观的外科手段,手术后仍需照常用药。

在白凯所在的“发友群”里,有雄秃患者误认为植发可以治疗脱发问题,因为没有正常用药,移植处的毛发正常生长,原有头发却继续掉落。植发了两次,也没能改变现状。

混乱的医疗市场背后,是脱发患者群体难以启齿的痛楚。

白凯从记事起,父亲就顶着一头稀疏的头发。父亲是机械厂里的焊工,二十多岁开始脱发。三十岁时,为了保住头发,他辞去工作,终日躲在家里。

头皮成了各类药物偏方的试验田,父亲尝试过医院开的油状液体药物、中草药泡酒、生姜、生发水,末了,连发芽的动静也没有。肾草、六味地黄丸、侧柏叶等中药不起作用,父亲便打听来迷信的偏方:刚出生的狗崽炖煮服用,狗必须要黑的,以形补形。

刚开始脱发时,白凯也试图压抑情绪,与妻子女儿相处时,尽量表现得开心。但压力与焦虑很快反制,他出现神经衰弱,晚上靠着药物才能睡着。

一天夜里,孩子睡不着,在被子里翻来覆去,踢到了白凯,惹得他大发脾气。妻子起身责问他。白凯压抑已久情绪突然爆发:“那你要我怎么样,是不是要我死!”妻子和女儿吓了一跳。类似的情况发生了几回,妻子告诉他,再这样下去,她也承受不了。

脱发成为白凯中年危机的一类隐喻,而持续的精神创伤更加难以忍受。白凯看到有偏激的患者在“发友群”里发言,认为所有挫折和不幸都源自脱发,为了消除会导致毛囊萎缩的雄性激素,甚至,要求医生给他做阉割手术。

28岁的汉思是一名来自江西的脱发患者。平日里,他幽默搞怪,与同事打成一片。但当有人摸着他的头开玩笑,他变得敏感,感受到冒犯:“两个秃子互相开玩笑可以,正常人就不一样。”

大多数脱发患者不喜欢铺天盖地的脱发段子表情包。奇怪之处在于,脱发除了秃头,没有任何病理性症状,没有一群人的疼痛,可以与玩笑联系得如此紧密。

表面上看,男性似乎更容易受脱发影响,但《2019国民健康洞察报告》的数据显示,女性在脱发上所产生的困扰比男性更加严重。比起男性患者,女性脱发与外貌耻辱捆绑得更为紧密。剃发可以是男性的终极方案,女性却难以践行。

张晓芬买了十顶帽子,出门时刻戴着。夏天闷热,头发被汗水和油脂泡湿,再难受也不敢摘下来。有一次,朋友向周围人借用洗发水。张晓芬主动把防脱洗发水递给她,朋友迟疑了一瞬:“算了算了。”

“她可能觉得,用了也会脱。“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年,张晓芬还是忍不住抽泣。最严重的两年,张晓芬几乎每个月都会与父母吵架。有一度,她怀疑自己患上躁郁症。抑郁情绪时不时到访,除了瘫在床上哭,别无他法。

在网上,脱发女性们匿名分享苦恼。张晓芬看过许多诸如“绝望”、“想死”、“放弃”的词汇。两极化的情绪,在生发初见成效和希望破灭之间震荡。自从张晓芬分享治疗视频后,一天同时有五个女孩加她,倾诉自己的伤心往事。

她不敢再打开视频看留言,也拒绝了发友的好友添加申请。那两天,她重新被那种孤独无力捕获。

截至目前,临床没有用于治疗脱发的特效药,常见的医疗手段,也很少能在短时间内产生明显效果。脱发发病机制错综复杂,至今还没有完全阐明。

“艾滋、癌症、脱发,三大不治之症。” 类似的说法在脱发群体间流传。

接触脱发患者时,吴文育教授不喜欢提及“无法根治”这类说法。见过有的患者太过焦虑,每天只想着头发,什么事也不干。“头发不可能越来越多,就像人的皮肤,到了一定年龄只会越来越老。”吴文育说。他认为,医生对患者进行心理疏导非常重要。

脱发类型种类繁多,治疗也因人而异。最好的办法,是尽早正规医院进行全面检查,确认个性化的治疗方案。患者在网上盲目自救,或者到非正规医院、机构治疗,反而会延误最佳的治疗时机。

在深圳工作时,汉思在网上接触到脱发药物的许多负面文章,他勉强用了一周药,便把三四盒药剂全丢了。疫情期间。汉思辞掉了工作,回到老家江西。整个社会被按下暂停键,休息也变得没有负罪感。汉思摆脱了工作期间的焦躁,“终于能坐下来想一想”。

汉思认真读了说明书,发现药物的副作用其实并不像网上说的可怕。

吴文育教授撰文指出,临床常用的治疗雄秃的方式,口服非那雄胺(不适合女性患者),外用米诺地尔药剂,正是临床常用的治疗雄秃的方式。除此之外,还有激光头盔等低剂量冷激光和手术植发。

在脱发之前,汉思有长达七八年的熬夜史。睡觉时间固定在凌晨两三点,躺上床,人变得愈发清醒。次日早起上班,整个世界看起来都是模糊的。

工作压力大时,汉思靠着偶尔通宵和抽烟来放松自己,一天两包烟,顿顿吃外卖。体能随之下降,他尝试着做俯卧撑,一口气只能坚持七个。他预料到身体已处于亚健康状态:“长期这样,你不脱(发)谁脱。”

无需与外人往来,汉思索性剃了头,一边按照医嘱用药,恢复正常作息,一边拍照,在网上记录头发的生长状况。他变得比平常更有耐心,以前生病都会忘记吃药的他,已经坚持了五个月。

额角的发际线稍稍前移,汉思摘下帽子,初步的恢复没有带来观感上的太多改变,但他已经有了直视路人眼睛的底气。

脱发治疗并非一盘死局。中日医院毛发医学中心曾发文称,约70%的患者可以获得良好疗效。白凯从15岁开始,为保护头皮不敢沾染烟酒,不接触油腻辛辣的食物,睡眠生物钟固定在23:30——7:30。为了防止反弹,他甚至做好了终生用药的准备。

现在,除了左边发际线有些靠后,其他地方已经长出浓密的头发。他刻意把头发留长,扎个小马尾,称之为“报复性活动”。

居家隔离的日子里,张晓芬关注了一位在长沙医院治病的脱发博主,没有交际的压力,她的情绪变得平稳。张晓芬效仿博主,从武汉前往长沙的医院就医。

治疗初见成效。在最新的一期视频里,她开心地扒拉着发缝,向关注者们展示比之前浓密些许的头顶:“看见了吗,看见了吗?”

张晓芬还在等待着脱发的转机。经历长年累月的内心折磨,她已经明白,在学会接受自我之前,这场苦旅可能并不会结束。头发长出一些后,张晓芬动了剃发的念头,拿起推子,看着一头烦恼纷纷落地。

“剃刀从中间一滚,头顶上出现一条光明大道。“张晓芬说。

*张晓芬、白凯为化名。

这正是:

生活工作苦楚知,连累头上三千丝;忽觉发少懊悔迟,劝君多惜年少日

– END –

脱发是年轻男女的苦海

脱发是年轻男女的苦海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6361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