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一个赶海客,和480万人的瘾

本文作者: 1个月前 (10-22)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一个赶海客,和480万人的瘾

阿烽离不开海。他外出打工了三次,每次都呆不满7个月,就想要回家,最后直接决定以赶海谋生。海洋支撑起他的生计,更回应了他的好奇心。每次赶海,见证未知的海货,过程就像寻宝探案,充满神秘。

这个时代,有一群人在追寻更广阔的世界。真故联合西瓜视频开设“当代水手”专栏,记录下几位活跃在海洋的探索者。他们用自己的经历,诠释了对世界的深情,如惠特曼的诗句所说的:“做一个世界的水手,奔赴所有的港口。”

到海上去

半夜,阿烽顶着头灯,决定摸黑干活。

前几天都是大风大浪,阿烽看到这会潮水平静,准备碰碰运气。他带上铁钩和桶,快步来到了海岸的礁石间,开始捉青蟹。

开工前,阿烽先折了些树枝放在桶里。树枝可以隔开青蟹,防止它们打架。然后阿烽蹲下身,拿着铁钩,慢慢往礁石与礁石的缝隙里伸,一个洞接着一个洞找青蟹。

青蟹在洞里移动,会发出“哗哗”的响声,阿烽贴着礁石,仔细听声音。发现有个洞动静不小,阿烽感到兴奋。洞很深,阿烽将整根铁钩都伸了进去,钩了半小时,那只青蟹的钳子终于夹住了他的钩。

乘胜追击,阿烽慢慢往外抽铁钩,等青蟹露出整只身子,他大喊一声“来吧”,踩住蟹壳,收获了两斤重的战利品,对着镜头笑着说“看来今天真的发大财了”。

这是阿烽最近两年的生活日常——拍摄“赶海”视频。在阿烽的老家福建莆田,“赶海”被当地人俗称“出海”、“到海上去”,实际的内容是去海岸的礁石间捉螃蟹、到海上捕鱼。

自从2018年网络上开始出现大量的“赶海”视频起,“赶海”这个词开始在当地流传。一人一钩,在空旷的海滩上寻找海货的场景,吸引了很多人观看,它的粗粝、自在背后似乎隐含了被固定在办公位上的都市人所向往的生活:无拘无束却时刻充满新鲜感。

1992年出生的阿烽,原本只是靠钓鱼和赶海为生的渔民。2018年,他的钓友每次钓鱼都会录视频,发到网上,点击量有一两万。阿烽擅长赶海,朋友建议阿烽也这样做,可以增加一部分收入。

阿烽所生活的福建渔村有600多户、2000多名村民,大家长年靠大海生活,生计也几乎都和大海有关。人们通过养殖鲍鱼等海货、钓鱼来换取收入。

依靠大海而生,就得依循自然规律,收入是不稳定的。在做赶海视频之前,阿烽有时候出去一整天,一无所获,赶上台风季,连买米的钱都需要去借,更别提两个孩子的学费,他跟周围的渔民都很迷茫。

2018年9月,阿烽用手机自拍了第一个赶海视频,剪成5分钟发到西瓜视频上,晚上7点上传好,12点视频观看量就飙到二三十万。阿烽守在电脑前,隔一会儿就看一下,“大家评论都蛮有趣的,说我普通话说得不好,说还有这波操作(钩青蟹),因为很多人不是用铁钩钩,我们这边都是用铁钩。”

视频里,阿烽右手持一根长长的黑色铁丝,左手举着相机,弓着腰,两眼在礁石缝间逡巡。他一边钩螃蟹,一边保持拍摄稳定,同时还在实况播报现场,和螃蟹开着玩笑。

一根长铁丝钩是阿烽赶海的主要装备。铁丝的一端有一个小钩子,可以把螃蟹一点点钩出来。他常常穿着雨靴,提着红桶,低着头在布满礁石的沙滩上走走停停,时而搬开脚下的石头,伸手到浑浊的水坑里摸索,时而俯身探头在礁石缝隙间,将手伸进岩缝里探索,或是拿根带钩的细铁丝戳几下。

“根本不知道下一个青蟹是什么,钩出来有多大,只是凭感觉,钩进去试探。”阿烽认为这是赶海最让他感到兴奋的地方。

每当有猎物的踪迹时,阿烽总是兴奋地用方言浓重的福建话说“这里有一个”。要是摸出来的螃蟹个儿太小了,或者是有籽的,他马上扔了放生,要是成功抓到大的,他就会说“要发财了”“我女儿今天有口胡(口福)了”这样很接地气的表达,并捉起三两多的青蟹提到镜头前,脸上溢满憨厚的笑。

钓鱼阿烽也是只钓大的,小的全都扔了。钓到好鱼时,他先想到家人,而不是卖钱。有一次,好不容易钓到一只大狗(hou)鲨,他很开心,一直在跟钓友说“今天可以哦”、“看来是要发财的节奏哦”。但是回到家,他没有卖掉狗鲨,而是烧给了奶奶和家人吃。

阿烽个高,长得帅,面对镜头时总带着一点拘谨和害羞。他总是诚恳地跟网友谈论青蟹的种类、如何抓青蟹等,也时常分享自己的生活和想法,像唠家常一样跟网友讲他不爱上学的女儿、讲他辛劳的妻子、他的奶奶、其他亲人和朋友,讲那些生活的琐事和他处理琐事的态度。

也许正是这种粗糙且不加滤镜的真实,阿烽很快成为西瓜视频赶海视频创作第一人。两年来,他保持着日更的频率,白天出海,晚上剪辑视频,很是忙碌。

出离大海

虽然第一个视频就收效颇好,但做了两个月后,阿烽曾想过放弃。

最初,他拿自拍杆自拍。有时候为了拍好视频,好不容易寻到的青蟹跑了,跑掉的青蟹值一百来块,让阿烽感到心疼。同时拍摄视频和赶海,赶海的时间也不够。

此前阿烽靠钓鱼、赶海,一个月能赚七八千,拍视频后,头几个月收入反而下降了一些。除此之外,当时身边很多亲戚朋友也都不认同他,觉得他跟玩儿似的,也不找个正经工作。那时的阿烽每天白天拍视频,晚上剪辑,他没有学过这些,边做边学剪辑,有时候剪到后半夜才剪好。

放弃拍视频的想法,是被找妈妈的想法扑灭的。阿烽的妈妈在他13岁时离开了家,不知所踪。他想到,万一哪天做好了,是不是还可以通过这个平台找妈妈:“我在平台上收入越多,越火,越有可能被我妈看到。”

阿烽年幼时,父母关系不好,有一天,妈妈问他要不要跟她一起走。阿烽拒绝了,他觉得,在家里好好的,为什么要走呢?结果一天放学回来,妈妈就不见了。他问遍了家里所有的亲戚,都不知道妈妈在哪里。

妈妈离开后,阿烽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爸爸在东莞做鲍鱼养殖维持生计,很少回家,父子一年只见一次。14岁时,阿烽的爷爷去世了,奶奶由叔伯们轮流赡养,阿烽也跟着奶奶在叔伯们家里吃起百家饭。

妈妈的离开对阿烽影响很大,他对读书一点心思也没有了,不久便辍学在家打零工:帮人养鲍鱼,晒海带。干完后,他就在那家吃饭。

天天帮人干活,赚不到钱。15岁,阿烽跟着爸爸的一个朋友到东莞卖海鲜干货,爸爸的朋友帮他买了汽车票。他一个人坐在车上,感觉未来渺茫。

老板让他拉着一车海带到市场卖,刚开始他不好意思开口问,害怕被人家拒绝。有一次拉了一车货出去才卖了几袋,心里很不开心。那是他第一次接触社会,待了半年就跑回家了,之后又去,也只待了半年。后来人家不要他了,觉得他一年都干不满。

阿烽在外面,几个月就想家。18岁时他跟着表哥去榆林卖瓷砖、管库房,人家运货,他去取货给人家,但觉得待下去没什么前途,待了7个月又回来了。

妈妈离开后,阿烽一直觉得生命里很重要的东西缺失了。小时候被人欺负时,他就躲在被子里偷偷哭,他看到人家的小孩都有爸爸妈妈帮忙规划未来、规划人生,但他只一个人。

阿烽在打工这件事上看不到出路。从榆林回来后,他就没再出去,靠着钓鱼和赶海为生,“当时打工一个月也才几百块钱。我就想,我还不如在家赶海,听说赶海的也有人能盖一栋楼房”。

重回大海

阿烽没有那么快靠赶海盖一栋楼房,但他很快结婚了。

他当时回到家,还是吃百家饭,感到一个人生活很难受,就想赶紧成家。

19岁,他经媒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妻子,互相喜欢,几个月后就在一起了。阿烽老实告诉对方,家里可能要穷好几年,要有钱需要共同努力。两人结婚没有彩礼,只花了两千多买了个订婚戒指。

婚后那一年,阿烽胖了很多。他从小就有胃病,吃百家饭的时候,今天累了或者病了,没有干活,就不好意思过去吃,出海时早饭也不吃就出去了。婚后,妻子给他做夜宵,问他要不要吃面条,他觉得很幸福。

阿烽跟妻子住在亲戚家的房子里,每天钓鱼赶海。岛上1/4的人在外面打工,3/4的人在家养鲍鱼。

赶海的人很少,这跟赌博一样,出船、渔网都是成本,只能靠天吃饭。潮水和天气决定了第二天能不能去、什么时候去赶海。

刚结婚时,他们很穷,有段时间天天刮台风,不能出海,两人连续两个月只喝得上紫菜汤。钓鱼的收入也非常不稳定,有时能赚到两三千元,有时什么也钓不到。

妻子希望他出去打工。阿烽感到特别迷茫,钓鱼钓不到、赶海赶不到东西的时候,到底是去打工还是继续赶海?“赶海跟钓鱼对我来说最好玩,赶海的最终目的是搜到海货,各种海货都有未知性,要是一直抓不到货,就会觉得失望,要是抓到货,很快就收网了。”

思考一番,阿烽最后还是选择赶海。他跟妻子说:“我一个人打工养活咱们一家人也不容易,不如勤快点靠打渔为生。”

阿烽离不开大海,他从小就住在离海几百米的地方。海边哪里有海螺,哪里有螃蟹,每个季节出什么货,阿烽都知道。

从一两岁起,阿烽就跟着家人去收渔网,有一次还没收完,阿烽特别口渴,但一时半会回不去,表哥就给阿烽喂了海水,那是他第一次知道海的味道,苦苦涩涩的,阿烽不喜欢。但后来吃了海里的各种海鲜,发现海鲜可以持家,他又开始喜欢海。

阿烽从记事起就经常去海边捉螃蟹、捡海螺、钩青蟹。一开始他不会钩青蟹,三伯教他,他如果钩到青蟹,可以拿给三伯换两毛钱,两毛钱能买两根冰棒,他可以高兴一整天。

二年级时,老师发起活动要求他们捡贝壳。阿烽记得那天下雨,他没带伞和雨衣,冒着雨去捡贝壳,第二天就感冒了,但他被老师夸奖了,因为他捡的贝壳花样最多,他很开心。

“我很喜欢海边。”阿烽说。前年夏天特别热,阿烽跟两个钓友在水深二十多米的海上钓鱼,那里有小鲨鱼。阿烽说想下去游一圈,其他人都不想游,担心被鲨鱼咬了。他独自扎进海里,感觉特别清凉。

海上寻“宝”之旅

阿烽的赶海生活似乎永远带有某种冒险的意味。在视频时代,人们喜欢看他在视频里呈现的惊喜和未知,他也意外成为了赶海视频头号创作者。

拍了三四个月,他的视频点击量越来越高,收益蹭蹭往上升。半年左右,他一个人忙不过来,开始请摄影师拍摄剪辑,自己只需要专注于赶海。

目前,阿烽在西瓜视频上有480万粉丝,还被央视报道。去年,他的作品获得了西瓜视频2019年度金秒奖。从小到大,阿烽没获过什么奖,这是第一次。他用那双拎惯了海货的手估计,奖杯“有大几斤重”。因为获奖,他受邀参加了平台年度活动西瓜play,并登上了邮轮,和妻子一起在船上补过了蜜月。

创作赶海视频后,阿烽的生活有了很大变化。生活条件上,他刚开始连电动车都买不起,只能先买二手电动车,后来条件好了,他买了二手皮卡车,再买新皮卡,后面希望给家人买上新房子。

阿烽感到自己更自信也更乐观了,他相信上进心和坚持是可以干成事的。通过互联网,他认识了更多的“赶海人”,比如海南的老四,他们经常互相交流各自领域的海货,了解不同地域的海货种类。除此之外,他也认识了做海钓的西瓜视频创作者野行涛哥,两人一起在大连出海钓鱼。

阿烽觉得,刚开始大家知道海,但不知道有哪些海货,他们这些视频创作者让外面的人更加了解海洋。

阿烽说,在很多的人定义里,他就是个渔民而已,如果他要做代言,人家会受不了。不过,他觉得自己在渔民当中还挺成功的,虽然妈妈的缺席曾经带给他长久的缺失感,但现在他比其他的渔民有更多的“兄弟姐妹”。

去年9月,阿烽发了一支寻找妈妈的视频。他没有妈妈的照片,就去公安局要到了一张。那支视频在每个平台的播放量都很高,每个人都来关心,想帮他找到妈妈。

寻找妈妈是他最大的愿望。以前生活不好,自己都顾不上自己时,他不敢想找妈妈。但现在只要妈妈想回来,他相信自己可以照顾好她。

每天都有很多网友跟阿烽互动,他喜欢看大家的评论。有时候他在视频里面跟螃蟹和鱼开玩笑,网友们也会学,还有人在评论区模仿他的口头禅:“我家里有口胡(口福)了”、“我吕鹅(女儿)有口福了”、还有粉丝夸阿烽是“海选之子”,他觉得挺搞笑的。

有一个粉丝从河北开车过来找他,别人问他为什么喜欢阿烽,那个人说因为阿烽老实。还有从广东、北京、上海自驾来找阿烽的人,他带他们赶海,累并快乐着。

赶海确实很累,但满足了阿烽的好奇心,收渔网的时候永远不知道收上来的是青蟹还是鱼。有一次,他在水坑里摸海货,结果摸到老虎鱼,被它刺了一下,老虎鱼身上有剧毒,他马上去医院打针。

阿烽觉得,网友之所以喜欢看赶海视频,也是因为好奇。他们循着阿烽的视频,一起见证未知的海货,这过程犹如寻宝探案,充满惊喜。

海上渔人

粉丝越来越多,但阿烽认为自己还是一个单纯的渔民,“没有赶海,我不会有现在。很多人说视频创作是我的主业,赶海是副业。我觉得赶海是我的主业,拍视频是我另外的热爱,我想把赶海呈现给大家”。

网络上,有媒体把赶海视频比喻成都市人的精神江湖。阿烽也听过网友跟他说看视频“特别解压”,“他们觉得自己的工作压力很大,一看到你工作更累,觉得还有人比我更累。”

其实阿烽小时候的梦想是离开海,去城市生活,当一个有钱的老板或者大明星,赚钱养家。因为他从小都在海上长大,海上各种脏累的活儿都经历过,就想未来更好一点。

这种向往,也许正像陆地上的都市人对于大海的向往,“我在海边生活太久了,所以向往陆地上的生活,可能陆地上的人在陆地上待久了,也会向往海上。海上的人想去解压的地方,可能是去大城市吃好吃的、逛公园和商场”。

但他现在离不开海了。如果在陆地上待了几天不出海,他就会变得迷迷糊糊,特别不自在,感觉对出海和钓鱼都有点上瘾。

只要潮水和天气允许,他现在基本每天赶海。他每天都在手机软件上关注潮水的涨落,如果凌晨的潮水,是五分潮以下,就去赶海。一般快涨潮和快退潮的时候,海货最多。

每次出海他一般带雨衣雨裤、渔网铁钩、收海货的笼子和桶。每天出去的时间都不确定,有时一整天,有时四到五个小时。

阿烽喜欢这种未知,期待着翻开一块石头,下面会出现什么。2019年参加金秒奖颁奖时,他去了别的海域,更加意识到,自然环境里永远有无穷无尽你没见过的东西和景象,“我们老一辈的渔民说:山上的猎人认不透山上的猎物,海上的渔人认不透海里的海鲜”。

虽然赶海的生活每天都不一样,但阿烽还想要更不一样,他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海上渔人,“现在我搜的还是我这一带沿海的海货,南海、北海、国外的我基本都没去过”。

如果没有疫情影响,阿烽想去国内国外不同的海域赶海,每一个月换一个地方。

不怕走得太远,海就是他的另一个家。

这正是:

波涛连天美色彩,少年踏浪清风来;久居樊笼双眼开,请君来看他赶海

一个赶海客,和480万人的瘾

一个赶海客,和480万人的瘾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6361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