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国庆快完的时候,我和堂哥喝了一次酒

本文作者: 1周前 (10-15)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国庆快完的时候,我和堂哥喝了一次酒

堂哥大我四岁,小时候,我俩去乡下过暑假,堂哥往往一马当先,拿着棍子追那些吠个不停的看家狗,我跟在他后面一溜跑。我俩一张席子睡到天亮,几个人打牌输了喝凉水,到最后都是堂哥代我喝,以至于半夜时他总是拉肚子。

堂哥初中毕业后,找关系读了职校,那段时间他也学会更多事情,抽烟,喝酒,交女朋友。但这些事情,他都不带我做。每次大伯开长途回来,找我爸喝酒,我爸劝大伯多管管堂哥,大伯总是一句话扔来:“成龙上天,成蛇钻草,管他个屁!”

我读初二的时候,堂哥已经从职校出来,剃了子弹头,带着几个小弟兜转于台球厅和网吧。有一天晚自习下课,出了学校大门,我接过同学的一根红塔山,刁在嘴里点上了。我们几人或蹲或站,脸前纷纷闪烁着一粒红光,感觉很酷。

突然我感到后脑勺被人用力拍了一下,接着啪的一声,我嘴里忽明忽暗的烟,以及脑袋里那团漂浮的氤氲,都被堂哥从暗处伸来的手打散了。

堂哥朝我吼:“你要读就读,要混就混,不要出来丢脸!”

此后我没有吸过烟,直到现在拿起一根烟就感觉要被人拍头。读到大四的时候,堂哥给我打电话,说他要结婚了,然后让我回来当伴郎。

回来后我发现,堂哥和伯父越来越像了。他已经没有了清瘦的样子,理着小平头,脖颈间长着紧墩墩的肉,肩膀厚实,白衬衣被肚子撑得鼓胀,下身穿着大码的西裤皮鞋,眼睛逢人笑起来时就变作两条细缝。堂哥婚礼往来的朋友很多,他一共请了6个伴郎,我是肚子最小的那个。

结婚前一天晚上,堂哥拉着我和他的朋友们一起喝酒。就在东街夜宵小店,是堂哥们常来的地方,老板炒得一手好爆肚。年轻人的酒桌没有太多讲究,想喝就喝,有时单独喝,有时大家一起喝,但堂哥和他朋友们的肚子不是白大的,最后就我倒了。我现在都记得他们说的:“老弟,年轻人的酒量嘛,白酒两斤半,啤酒随便灌。”

第二天我晕乎乎地跟着迎亲队伍就去了,堂哥也只出动了两个朋友,就把堂嫂家的木制门框撞散了。

几年过去了,上周,我和堂哥又坐到了东街夜宵小店,要了一箱啤酒,点了爆肚,炝锅鱼,粉丝茄子,炸排骨。堂嫂在家带着侄儿侄女,临走前嘱咐我们少喝点。

我问起堂哥店里生意怎么样。堂哥摇摇头,说,别提了,现在只能按脚,价格一直起不来。我说,只能按脚了啊,我本来还想去光顾光顾呢。堂哥嘿嘿笑出声来,说,你个读书娃儿去那些地方干啥!

才几瓶啤酒,堂哥说话便开始有些一字一顿。他说了很多,大伯不管他,不该太早结婚,现在经济整体很差,足浴堂迟早要垮,两个娃读书像他一样笨。

我把堂哥送回去时,月亮已经出来了。两个孩子都已睡下,堂嫂开门接过醉醺醺的堂哥。我有些不好意思,其实堂哥没喝多少,只是没想到他酒量退化了这么多。

堂哥老了,或者说他正在衰退的路上,其实我也在衰退着,也在害怕着。普通人的一生像是一把算盘,似乎无时不在计算什么,但却是被别人拨弄着一生。

堂哥醉得太快了些,他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完,同样我也是。下一次,我一定要慢慢地和堂哥喝酒。

国庆快完的时候,我和堂哥喝了一次酒

国庆快完的时候,我和堂哥喝了一次酒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5521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