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智障父亲和大学生儿子

本文作者: 3周前 (10-11)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智障父亲和大学生儿子

堂兄妹相爱结婚,让智力障碍的赵况来到世上。这些年他一面结婚生子,衣食无忧;另一面遭到命运的噬咬,与父母、妻子乃至孩子的关系,无不残缺。他是所有人的疤痕,而他的疤痕,所有人拒绝细看。

1

再次见到赵况,他居然改口,说他儿子回来了。那是今年八月初,他坐在我家楼下的修车铺,见人就这么说。

赵况45岁,看上却去比实际年龄老得多。头发稀少,嘴巴有些地包天,眼珠小小的、黑黑的,深嵌在褶皱里;Polo衫永远大一号,穿着旧西裤和皮鞋,夏天换了短裤,脚上仍留着袜子。

‌‌“接孩子啊?‌‌”他仰起脖子,以鼻孔示人。‌‌“我也来接我儿子,他就在前头等我。‌‌”

对方往往不答,他便自己接过话头,煞有介事地走开。但凡有人多看他一眼,他就当场重演这段‌‌“对话‌‌”。但内容并不是一成不变,短短十几分钟,他的讲述就更新出不同版本:

‌‌“我儿子上初中,我来接他。‌‌”

‌‌“我儿子念高三了,不用我接了,他自己骑车回来,我等着他。‌‌”

赵况的腔调也很有特色,他嗓子不好,里头像卡着痰。他会将‌‌“我儿子‌‌”这三个字咬的格外重,末了还要把声向上扬一圈。所以此处必定会破音,显得颇为滑稽。

他口中的儿子,在读大学离家后,已经六年没有回过涿州老家了。

‌‌“我儿子不知道去哪了,‌‌”他眉头紧锁,语气收敛,‌‌“我要去找他。‌‌”说这话时,他将双手负于身后,小老头似的弯腰探头,眼里透出愁苦。

2

在县城大多数人口中,赵况被唤作‌‌“疯子‌‌”、‌‌“傻子‌‌”、‌‌“孬子‌‌”。

赵况的智商只有八九岁,他的傻是天生的。他父母是堂兄妹,文化水平不低,都在事业单位工作,父亲作为单位领导,是我们县里有头有脸的人物。

赵况父母因为相爱而成婚,本不打算要孩子,赵况是意外怀孕的结果。他们给赵况单买了套房子,就在我们家隔壁楼。他们雇佣全职保姆给赵况打点衣食住行,两边各过各的。将赵况拉扯大并不难,他们之所以要划清界限,是顾忌舆论。

县城弹丸之地,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全是熟人。将傻儿子带在身边,不仅面上难看,还不利于职业发展。赵况对他们而言,是一道丑陋的疤,不配露面。

保姆王兰是赵父赵母的同乡,儿子5岁时不幸溺亡。赵况不爱说话,和她儿子很像,王兰爱屋及乌,乐意照顾赵况。王兰和我妈是好朋友,常来我家闲聊。‌‌“他们说是什么语言障碍,我觉着不对,不就是没大见过爹妈嘛。那个时候在江苏打工,过年回家,我儿子也不爱跟我们讲话,怎么哄都不行。‌‌”

也正是由于这种性格,赵况在12岁那年差点死掉。那天,王兰骑车子带他去坝上兜风。经过一段斜坡时,赵况突然从后座摔下来,王兰赶忙查看,发现他喉咙里卡了果冻,面部已经发紫,快要窒息。

情急之下,王兰一手撑开他的嘴巴,一手伸进去抠出异物。整个过程中,赵况不出声,也不动弹。这次风波留下了后遗症,赵况吃不了带骨头的食物,逢吃必卡。时间一长,他严重缺钙,患上了佝偻症。

好在在王兰的悉心看护下,赵况最终长大成人。赵父赵母看到儿子长大,给他讨媳妇的心思活络起来。他们找王兰帮忙打探一二,在老家找个姑娘。王兰头脑一热,应了下来,事后才叫苦不迭,这不是得罪人的差事嘛。

给傻子讨老婆,一没道义,二伤感情,任谁听了都觉得不靠谱。王兰找了个媒婆帮忙物色,两个多月下来也没姑娘愿意。

后来听说邻县有个仙姑很出名,能请神上身,给人指点迷津。他们决定去试试。赵父递上2000元红包后,仙姑告诉他们往东南方去找。半个月后,还真寻到了。

对方是个黄花大闺女,年纪与赵况相仿,都是1975年生,家中只有病重的老母。她必须留在家中看护,但又拿不出看病的钱,日子一天比一天难熬。

1994年,经过媒婆的撮合,双方达成一致:女子与赵况成婚,她的母亲会在医院接受最好的治疗。生下孩子后,她能拿到丰厚报酬,还可以随意决定去留,前提是不能带走孩子。

赵齐林成为这场交易的核心产物。

3

1999年,赵齐林只有三岁,母亲便离开了。她和赵况本就没有感情,对齐林也没有多少留恋。

照理说,赵况的父母正值退休之际,理当将孙子接过去好生抚养才是。然而,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他们并没有这样做,齐林始终和赵况住在一起。

‌‌“他们想让齐林给那傻子养老,不然等他们死了,王姐也不做了,谁照顾他?‌‌”一次吃饭时,我妈一语道破天机。

说来奇怪,赵况任何时候都是半疯半癫的,唯独在面对齐林时不太一样。

齐林出生时,赵况抱了抱他。王兰在旁叮嘱小心点,赵况边摇边傻笑,‌‌“儿子!我也有儿子咯!‌‌”排泄物弄得赵况满手都是,他在旁人异样的眼光中闻了闻,‌‌“不臭!怪事!哈哈,我儿子的屎一点都不臭!‌‌”

齐林刚学会下地走路时,他在旁开心地模仿。听说要给孩子买新衣服,他冒冒失失跑出门,回来时,手里拿着几件红色内衣,成人穿的。‌‌“你可晓得?穿红的好!本命年要穿红!‌‌”

‌‌“乱搞!这也不是本命年啊。‌‌”

‌‌“啊?不是本命年啊……反正穿红的好。‌‌”他摸摸头,不由分说地给齐林套上,开心得手舞足蹈。

上班路上,他逢人就问:‌‌“你有儿子不?我有儿子了耶。‌‌”

刚开始,人家看他干净体面,只当是刚抱孩子太激动,频频陪笑附和。持续了两个礼拜后,大家才幡然醒悟,这人是个傻子,便不再理会他。赵况可不管这些,每天坚持露面,打卡似的向他们炫耀。

儿子让赵况生平第一次产生归属感。在齐林面前,赵况开始爱说爱笑。

走在路上,赵况抱起齐林,冲他阿巴阿巴的叫,扮出各种各样的鬼脸逗他笑。其他带娃的人不好在外失态,可赵况哪里会感到尴尬?齐林也是真的开心,引来一众小孩的艳羡。

小学一年级,齐林被人欺负了。赵况立马冲到学校教训对方,把那小孩打得涕泗横流。打完他还留在原地,一副耀武扬威的样子。人家家长闻讯而至,把他打了个满地找牙。

一起下五子棋、飞行棋时,他往往比齐林先行悔棋。齐林说他耍赖,他不认,把齐林抱过来,一个劲地挠胳肢窝,齐林反挠,两人瘫在地上傻笑。

赵况不知道,理论上,齐林过了十岁就比他成熟了,他父亲的地位也会随之动摇。受流言蜚语的影响,这个门槛再度降低,八岁那年,齐林就已完全意识到,自己的父亲是个傻子。

4

我四岁就认识赵齐林。我们那块有个小团体,三男两女,相仿的年纪,经常在一起玩,我是其中之一。

小时候,我们都挺羡慕齐林。附近住户大多从商从政,家长没时间陪孩子。从这个角度来看,齐林反而比我们幸福。

可惜童年远不止八年。我们当时越羡慕,齐林之后就越受排挤。

左邻右舍离得近、知得多,背地里没少揭底。小团体声称:爸爸是大傻子,那儿子肯定是小傻子,和傻子玩会被传染,自己也变成傻子。他们都不愿意和齐林玩。

自那之后,赵齐林逐渐变得孤僻。我很同情他,可也不愿意被人孤立,只能做起两面派。齐林没见过我和他们一起玩耍,小团体也不晓得,我会在黄昏时和齐林去路边树下打弹珠。

‌‌“你知不知道他们喊你小傻子?‌‌”我没忍住问他。

‌‌“知道。‌‌”

‌‌“那个……真会遗传吗?‌‌”我指了指太阳穴。

‌‌“我都知道了,你还觉得我傻吗?‌‌”

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那年我八岁,齐林十岁,可我由衷地觉得他像个大人。

齐林更喜欢校园生活,那里没人知道他的家事。有时候在学校里撞见他和同学一起,脸上还带着笑容,一看到我,笑容立马消失。我们默契地不打招呼,放学回到家,再去大树下面碰头。

‌‌“你以后想上什么大学?‌‌”他问我。

‌‌“清华北大,不行的话,哈佛也可以。‌‌”我回答过太多次,早已烂熟于心。

‌‌“你呢?‌‌”

‌‌“我也不知道,越远越好。‌‌”他语气淡漠,但我听出来他的渴望。

对于父亲,齐林心中大概是有恨的。为他的疯癫而羞耻,也为他的扰闹而愤怒。

有赵况在,高考异常艰难。他好像心里头明白高考完就要和儿子分开,拼了命地干扰。

晚上,齐林在家刷题,他会突然把灯关掉。齐林也不恼,默默起身开灯,谁知刚坐回去,灯又被熄灭。齐林再次起身……如此循环往复,到最后,齐林忍无可忍,冲他大吼大叫,甚至冲上去扭打在一起。

2013年10月,王兰跟我妈聊天时说起这事。我起初不信,扒在窗边看他家屋子。她没骗人。灯光抽风似的忽明忽灭,最后,屋子被黑暗长久地淹没。在赵况眼里,齐林是唯一的光,他想留住这束光,需要灭掉的是灯,也是齐林的希望。

2014年,齐林终究还是考上了大学。学校在大连,离涿州很远。之后他便多年未归。

齐林走后的六年来,赵况的脑子似乎愈发不清醒。王兰年近七十,已顾不上时刻看顾他。他今天说儿子在上小学,明天是初中,后天是高三……

小学和初中离家近,走路就到了,高中离得远。所以每当儿子‌‌“上高三‌‌”时,他就把齐林留下的旧自行车推到修车铺,‌‌“师傅,给我打个气,我儿子没骑车,我去接他。‌‌”

‌‌“喏。打气筒在那,又不收你钱,你自己搞啊。‌‌”

在众人的注视下,赵况缓缓套上气嘴。‌‌“错了,错了!你怎么这么笨,都没套上去。‌‌”修车的诓他。他信以为真,取下来重套,修车的又骗他得套紧,要不停用力,他便拿手按着不敢放松。

‌‌“打气啊,等什么呢?‌‌”

他蹲在地上,一手按着气嘴,一手越过肩膀抓住手柄,显得非常吃力。他往下拉,那辆自行车的内胎早已受损,当然拉不动。他吭哧吭哧地央求:‌‌“来帮帮我啊,过来帮帮我,哎哟,怎么打不动呢?‌‌”

没人回复,所有人都忙着下注。这是他们无聊时琢磨出的玩法,每人出30块钱,押这傻子能坚持多久。每当坚持不住,他便一言不发地离开,过一阵子就会恢复原状。一心寻子的他,成了人们消遣的乐子。

偶尔,人们会看到他在家门口癫狂地嘶吼,叫声撕裂云霄。这大概是他唯一的抗议。

但人们只会说:听,那个傻子又发疯了。

5

齐林本来在读研,受到疫情影响,年初不得不回了家。在修车铺听赵况说起后,我想和齐林见见,又怕听赵况说疯话,就尾随在他身后,跟着回家。赵况爬个楼都不安分,左右摇晃,以之字形的轨迹前行。

到了门口,齐林看到我先是吃惊,随后点点头招呼我坐下来。我本以为,八个月的朝夕相处,会让齐林接受这个傻子父亲,现在看来并没有。我进齐林家时,齐林不愿赵况在场,一手捉着他的手臂,一手抚在他背上,以一种哄小孩的姿态将对方推进了卧室。唯一不同的是,整个过程中并没有任何言语。

我和齐林分两头对坐在老旧的沙发上。聊到深处,齐林向我吐露了他最大的秘密。

读高二那年的一个夜里,他谎称自己的书落在河边,央求赵况去寻。那段时间河边不开灯,伸手不见五指,而且正在涨水,赵况一个人去,风险极大,很有可能失足坠水。

齐林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也许过了今晚,再看不到那张怪异的脸,再听不见疯言疯语,但他毕竟是自己的生父,更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这真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吗?

凌晨一点,‌‌“哐当‌‌”一声,赵况居然回来了,抱着本被人遗弃的《淘气包马小跳》。他傻笑邀功:‌‌“儿子,儿子!我找到了,是这个吗?‌‌”

齐林点点头,将书接过,看都不敢看一眼就装进书包。他暗自松了口气。自那时起,他心中的恨已然消弭于无形。

‌‌“既然如此,你之前为什么不肯回来?‌‌”我坐在沙发上问他。

面对我的疑惑,齐林不语,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我起身告辞。临行前,我向他道歉,看到赵况被欺负没能挺身而出。他扯扯嘴角说这是难免的,就算他自己看到也只会掩面而走。我大约明白了。齐林可以做到不恨赵况,但也仅仅是不恨而已。

那天在赵家,客厅里设施简洁,三角架上被几件玩具占据,那是上了年头的恐龙模型、绿色的发条小车与武僧人偶。模型和人偶是赵齐林的,小车是赵况的。这大概是他们父子之间最长久的互动。

智障父亲和大学生儿子

智障父亲和大学生儿子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5686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