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手机大战幕后的隐形冠军

本文作者: 2周前 (10-10)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手机大战幕后的隐形冠军

10万起家,豪赌千亿棋局。

2005年,30岁的张学政,拿着10万元资金,开了家和山寨厂并无二致的手机主板工坊。

今天,他创立的闻泰科技,已成为市值千亿的行业巨头之一。

1

业界神话

十几年前,功能机“霸主”诺基亚,稳坐在全球手机产业的“铁王座”之上。

当时,随便一块手机主板就能赚100多元。这让一毕业就进入手机产业,并先后在意法半导体、中兴、深圳先盛任职的张学政,嗅到了新的商机。

在三十而立之年,他以10万元白手起家,率领一支小团队,成立了闻泰。

业界曾流传这样一句话,“中兴出将帅,华为出兵将”。从中国电子行业“黄埔军校”走出的张学政,点燃了“将帅”中的“第一把火”,他在错综复杂的手机产业链中,为闻泰精准定点,切入了主板方案设计(IDH)这个细分领域。

彼时,闻泰已经不是第一批入局者了。背靠国际手机厂称霸的“大局势”,韩国和中国台湾企业早已在此领域布局发展。但张学政还是通过性价比,为企业找到了新的突破口。

2006年2月,揣着闻泰自主研发的首款手机主板产品W100,张学政与几名销售员奔赴深圳。每天早8点,他们挨家挨户拜访客户,一遍遍将主板结构图、ID设计等演示给客户观看,最终吸引到2家集成商代售其主板。

一个月后,一款采用了W100主板的产品在手机市场脱颖而出,当月销量突破20万台,打破了当时国内单款手机的月销纪录。后来,整个W100主板出货量达到1800万台,创造出手机业界的神话。

从此,闻泰在业界声名大振。

2006年前后,借助成本优势和国内市场的爆发,国产手机异军突起,手机设计行业随之风起云涌。闻泰迅速赶上了这趟飞车,并以高峰时一天能接十几个订单的速度,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方案设计公司之一。

但张学政并没有满足于此,他还希望用新的技术去引领需求的进化。其中一个代表性的成果就是,和展讯联合开发出单芯片双卡双待主板。

他注意到,市面上的双卡双待手机,大多采用双芯片,外形难免过于敦厚。于是,闻泰与展讯共同探索,推出单芯片双卡双待新主板,一经推出,在市场上大受欢迎。

如今再回忆起那段时光,张学政形容为“那是一个画张图就能接单的好时代”。

但“好时代”之下,闻泰与当时涌现的主板厂商一样面临着可持续性的巨大挑战。

实际上,主板设计门槛较低,从成熟的手机厂商里拉出十几个人就能做。在功能机大行其道时,主板方案设计厂商更是一度接近500家,大多数玩家都是靠低价策略左右逢源,看似借大势站稳脚跟,却难以挣脱与山寨机纠缠的命运。

而且,好时代终将过去。

2007年,苹果推出iPhone,为功能机敲响了丧钟。

2

ODM之王

对于从功能机时代成长起来的主板方案设计(IDH)厂商来说,转型的动力更主要来自“危”而不是“机”。

过度竞争,加上芯片制造的集成度越来越高,手机设计公司的角色愈发微不足道,2007年前后,其平均利润率从早期的70%爆降到15%。

这样的形势下,闻泰该往何处去?

一个行业痛点,给闻泰带来了新机遇。

作为手机方案设计商,闻泰处在产业链中间:上接IC原厂,在其芯片基础上做开发;下连整机企业,负责向其交货。

但当时在业内,手机方案设计时有被制造商偷工减料的问题,最终导致成品不如闻泰和整机企业的预期。

这让业界为之苦恼,更推动了张学政从更高层面去创新,进而也有了闻泰的一次脱胎换骨的变化:由IDH转型为集手机设计、制造于一体的ODM。这样,闻泰不但能够帮客户设计手机,还能向供应链各环节采购零部件、严把质量关,帮客户生产组装出符合设计预期的手机。

2008年,张学政在嘉兴南湖点燃“第二把火”,开启建设累计投资达8000万美元的闻泰手机工厂。

工厂创立之初,张学政就笃定:既然要做,就绝不做技术含量低、劳动密集型的加工厂,一定要做科技密集型的智能工厂。

一次张学政在国外出差,一位外国朋友如此评价中国制造:“价格very good,品质very very bad。”这种评价,让张学政深感心痛。闻泰转型ODM,就是要瞄准高品质,成为全球领先的手机ODM工厂。

为达成这个宏伟的目标,闻泰将全公司的资源向生产基地倾斜。2013年,12栋厂房在嘉兴南湖拔地而起,囊括了手机主板、整机、配件三大事业部,员工过万。

但关键问题是,ODM第一单从哪来?

恰在此时,互联网手机的新贵小米登场,并贡献了闻泰转型的划时代订单——“红米”。从主板设计到生产的生命周期,“红米”全由闻泰操刀;这样,小米把主要精力放在产品营销和渠道即可。

期间,张学政亲自抓了从手机设计到生产的每道关卡,并破天荒地首次把智能手机的价格不但拉到千元以下,而且定为799元。

这使得“红米”一经推出,迅速成为现象级产品遭遇哄抢,不但市场上一机难求,有“黄牛”甚至把价格炒到1000元以上。

2013年,“红米”出货量直接破亿,闻泰一举成为全球最大手机ODM厂商之一。

之后,嘉兴工厂产能飞跃,从2012年每月60万台的产能,到2014年10月攀升到180万台。

到2016年,闻泰通信类收入已达126.52亿。除了苹果之外,华为、联想、魅族等几乎所有手机品牌都是闻泰的客户。很长一段时间内,千元以下机型之争,都可视为闻泰的左右互搏。

2015年,闻泰在资本土壤中的生根发芽:通过借壳中茵股份,成功登陆上交所,奠定了闻泰手机ODM第一股的地位。

十几年间,就从卖主板的小作坊跃升为世界性代工厂,有人认为,这家公司走得实在太快了。但张学政并不这么认为:“我觉得企业发展得还不够快。慢就没问题了吗?速度不是问题,关键是方向。”

而且,他话音刚落,就再次放眼长远,搞出大动作:收购荷兰安世半导体(Nexperia),带领闻泰往护城河极高的半导体行业延伸。

3

蛇吞象式豪赌

张学政的规划中,闻泰必须将创新的一侧放在系统集成层面,一侧聚焦在核心竞品,有多核心呢?“这个竞品越高端越好,门槛越高越好,越能补助中国手机产业链的短板越好”。

被闻泰所看中的安世半导体,正是这样的存在。

在众多细分领域,荷兰的安世半导体都是不折不扣的龙头。在分立器件、逻辑器件、MOSFET器件三大类别上,安世半导体的市占率高居全球前三。其中,分立器件全球第一,逻辑芯片和MOSFET功率器件全球第二。

2018年,安世半导体实现营收104.31亿,净利润16.2亿,是不折不扣的“赚钱机器”。

这么好的企业,之所以要卖,只因2016年高通启动了对安世母公司恩智浦的一场大并购,为通过反垄断审查,恩智浦不得不忍痛剥离安世半导体。

于是在2017年2月,以建广资产为GP、合肥芯屏为主要LP的中国产业资本,悄然拿下了78.39%的股权。

安世的技术和产品,不但是闻泰欠缺的,更是面向5G和智能汽车产业未来的;安世的主要股权,又主要在中国人手里,并在2018年4月发公告公开转让,惹来了一众上市公司竞标哄抢。

张学政是其中最坚决、最敢于放手一搏的。

但2018年,闻泰的净利润只有6101万,不到安世的1/26。要实现对这个估值300多亿庞然大物的并购,几乎不可能。

为实现这场惊心动魄的“蛇吞象”,张学政在资本上的腾挪闪转堪称绝妙。

第一步,在股权竞标中先声夺人。2018年4月,经过200轮惨烈竞标,闻泰组成的产业联合体,以114.35亿的高价先行拿下了安世33.66%的股权。这其中,闻泰联合体动用了借款、质押、引入投资者等多种方式来募集资金。

第二步,通过对境内外相关基金的股权收购,进一步获得安世74.46%的股权,实现控股。

第三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即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完成对相关出资人的股权收购。期间,闻泰4次疯狂增发新股,募资金额高达216.5亿。

最重要的是,在这场持续两年的并购中,闻泰股价从最低17.56元暴涨到最高171.73元。投资人对并购的巨额借款、注资,大量置换为闻泰的股票,又伴随股价一轮接一轮暴涨,获得了惊人的回报,惹得注资助力并购者不断涌入。

以最近一次增发为例,2020年7月28日,闻泰发公告宣布57.54亿的定增超额完成,不但吸引了易方达、华夏、博时等大型公募基金,还有葛卫东、高毅等明星私募,更包括瑞银、瑞信、摩根大通等知名投行,堪称明星云集。

在股票暴涨的狂浪中,闻泰已实现对安世98.23%的股权控制。

而为撬动这场300多亿大并购,闻泰仅在最初支付了17.05亿现金,但却通过联合格力电器、云南城投、国联集成电路等产业资本参与,获得瑞银、瑞信、摩根大通等国际投行助力,展开各种资本腾挪术,成功实现“蛇吞象”。

由此,闻泰的市值也从借壳时不到40亿到冲上2100亿的最高点,一举成为国内的半导体龙头。

公司业绩也因此飞升:2020年上半年,闻泰实现营收241.18亿,同比增长110.93%;净利润17亿,同比增长767.19%;扣非净利润14.42亿,同比增长941.05%。

而闻泰业绩大幅增长的半年报,便是已按照74.46%的持股比例,将安世半导体的业绩注入其中。

9月4日,闻泰科技再发公告:将完成对安世半导体最后1.77%股权的收购。如果一切顺利,闻泰将实现对安世100%的股权控制。

当然,这场超级收购也给闻泰带来前所未有的财务压力。

从发起并购开始,闻泰的总负债就从2018年3月底的75.84亿,飙升到2020年6月底的343.69亿;商誉更是达到226.97亿。而闻泰的净资产只有228.21亿,远低于负债。

但闻泰的价值,或许不能仅从财报数字上来判断了。

完成这场并购后,闻泰成为中国唯一的世界级IDM(整合元件制造商)半导体公司、车规级汽车半导体公司、最大的模拟电路半导体公司。而安世主营的汽车半导体,要求更高、标准更严;仅在美国通过认证都需要15年,极具行业门槛。

在张学政看来,伴随5G商用、万物互联和智能汽车时代的到来,安世将成为闻泰的一张王牌,在智能汽车、智能硬件、智慧城市等领域,具备硬核实力和增长潜力。

目前,中国的汽车半导体产业还只能用收购,来缩短产业周期;未来,一定会以此为基础,填补在高端半导体领域的技术空白。

特别是在中国遭遇半导体技术围堵的当下,闻泰的这个险冒得极具意义,安世的并购可谓超值。与之对应,自收购以来,闻泰的市值也一直维持在高位,至今日(10月9日),依然收在1500亿人民币上方。

而屡屡豪赌却总能押中未来的张学政,对这些早就习以为常。他说:“人生就是一个接一个的马拉松,当你坚持下来,那些看起来不可能的事情也就完成了。”

手机大战幕后的隐形冠军

手机大战幕后的隐形冠军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5470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