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牡丹园里,男人爱上男人

本文作者: 3周前 (11-10)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牡丹园里,男人爱上男人

牡丹园没有牡丹花,是菲菲后来才发现的事。

2010年,菲菲听朋友说起北京城北有个公园,里面都是“那种人”,菲菲想去看一看。他在牡丹园站下了车,站在一个麦当劳门口,不知道该往哪里走。这时候,菲菲注意到不远处一个男人的视线,这种打量的目光他很熟悉,他知道自己碰到了同类。那个男人随后穿过马路,走入街对面的树荫下,菲菲跟上了他。

这个下午,菲菲第一次走进牡丹园,他没有看到想象中成片的牡丹花海,但这座叫牡丹的公园彷佛有一种魔力,菲菲不想离开。

从地铁牡丹园站C口出来向东走,走过一条小河,就进入了公园。一辆灰色面包车常年停在河边,车里的人叫陈琛,是这里的艾滋检测志愿者。每天下午六点钟,陈琛结束工作,趁着日光将尽前走进公园,在牡丹园的夜色里,他有另一个名字——丽丽。

这里的人们不会透露自己的姓名,彼此间以外号相称。一个新人要想长期留在牡丹园,首先要起一个名号,有了名号,就算是在园子里正式出道。

没人确切地知道牡丹园在何时兴起,丽丽只能从前辈的讲述中得到只言片语,它是北京元大都遗址公园的一部分,因附近有牡丹牌电视机厂而得名。在2003年左右,牡丹园作为同志交友场所出现,北京各地的同志开始在此地聚集。

2008年,24岁的陈琛从老家盘锦来到北京,在翠微商场做服装销售,他不忙的时候会到附近的公园散步。夏天的晚上正是牡丹园最热闹的时候,公园门口的空地上有人支起设备,唱露天KTV,喜欢唱歌的陈琛和其中一个男人熟识起来。

陈琛知道自己喜欢男人,在开始有模糊欲望的青春期,他就发现自己对女孩没有渴望,但陈琛不知道在哪里还能找到自己的同类,少年时期暗暗喜欢过的男孩们,最后都纷纷牵起了女孩的手。

来到北京的第一天,陈琛去了天安门广场,站在全国最宽的街道上,他觉得自己的好运气就要来了。北京这么大,人这么多,他只需要找到一个人去爱。

发现牡丹园前,陈琛不相信世界上有这样的公园,他在广场上看到穿裙子的男人、寻找机会接客的moneyboy(向同性提供有偿性服务的男性),看到男人跟男人在树丛的隐僻处拥抱、亲吻,陈琛的心里也好像有什么东西蠢蠢欲动,他一个人保守多年的秘密,就在这座公园里成为公开的展览。

公园里的每一处地点被同志们再次命名。北太平庄路将牡丹园分为东西两部分,东园入口处的一片树林叫“快活林”,里面的广场叫“方块大厅”, 入口处有几排长椅,广场旁边树木茂密的山坡叫“好汉坡”,西园则有“伏魔山”。

白天的活动集中在东园,方块大厅的长椅上总是挤满了人,偶尔遇到喜欢的人就相约去快活林走一走。西园在夜幕降临以后变得热闹,寂寞的心灵在“伏魔山”碰撞,那是一段元代的夯土城墙,茂密的树木遮掩着纷纷的情欲,山顶的地面已经被急切的脚步踩得寸草不生,用过的避孕套被随意丢弃在山坡上。

在伏魔山脚下,有一个石板砌成的桥洞,旁边的石碑写着“元大都北城垣水管遗址”,这个700多年前排泄废水的洞口,仍然隐秘地排遣着一群男人难以言说的情欲。

陈琛总是远远地看着方块大厅那边热闹的谈话,却不好意思加入,他总是在露天KTV消磨时间。直到一来二去,那个一起唱歌的男人和他熟悉起来,经常开玩笑似的和别人讲“陈琛是我老公”,陈琛才终于对他说出了自己的秘密:“我也是这类人。”

那个男人把陈琛带进了方块大厅,在这里,他以丽丽的名字正式出道。丽丽也知道了那个一起唱歌的男人叫武当,人们都说他是牡丹园的园长。

每个进入牡丹园的人,都有一个引导者,那些年的很多人都是在武当的带领下入园的。

在方块大厅,丽丽见证了武当第一次化妆。他画了眼线、眉毛,涂了口红,丽丽觉得很好看,显得武当的眼睛很有神。

武当也好像突然爱上了这样的打扮,再也没摘下过那顶烫了大波浪卷的假发,每次出现总是画很浓的妆。他开始一年四季穿短裙,露出黑色网格丝袜下一双又长又直的腿,冬天最冷的天也这样在长椅上坐一天,有人问他冷不冷,他就说不冷。

老姨也是在那几年来到牡丹园的,他和武当很要好,包里经常装着化妆工具,来到方块大厅,看到武当,就说 “你的头发怎么乱糟糟的,我来给你弄弄”,或者拿出一小盒眼影。有时候看到武当穿的衣服不好看,也要掏出剪子给他改一改,“这儿绞两个洞,可以去米兰时装周走秀了”。

老姨觉得牡丹园有种特殊的气质,就像北京这个城市。这个城市这么大,好像什么样的人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老姨第一次认识到自己喜欢男生,是上卫校的时候,一个很高很壮的男生睡在他上铺,有的时候老姨跟他聊天,就让他坐在自己的床上。这是大学宿舍里再正常不过的事,但只有老姨知道,他想要的不仅是这样。两人不经意间的肢体接触,让老姨无数次渴望做点什么,又觉得这样的想法是变态。

从卫校毕业以后,老姨回家开了诊所,有了份让父母满意的工作。那段无疾而终的暗恋却演变成无法消解的执念,他渴望一个男人的爱。在家乡的小村子,老姨是很多长辈眼里最懂事的孩子,他不敢和任何人说自己的想法,只能一个人承受。

在家里安排下,老姨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生了一个女儿。结婚后妻子总觉得老姨冷淡,几年后就离了婚,女儿判给了女方。内心的痛苦让老姨度日如年,他决定离开家,到外面打工。

29岁那年,老姨离开了黑龙江,抛弃了家里的生活、诊所的工作,“我就是想出来找一个男人,找个真爱”。

来到陌生的洛阳,老姨认识了一个女装者,也在这个人的帮助下化了第一次妆,当时他什么都不懂,用的粉底、口红、眼影全是别人的,假发套不是他喜欢的颜色,裙子也不合他的尺寸。可化完妆来到镜子前,老姨发现镜子里的自己,真的就是个美丽的女人。

那以后,老姨决定自己投资,他去市场买来长裙、短裙、假头套和各种化妆品,刚开始还需要别人协助,几次之后全都自己搞定。每天出门前先拔胡子,在阳台上冲着阳光用镊子把新长出来的胡子拔掉,不能用刀片刮,每天都刮容易把脸刮坏。拔完胡子把服装穿上,就开始化妆,先抹一层润肤乳,再打一层粉底,之后开始上眼影涂口红,最后粘睫毛戴发套,穿上高跟鞋。

洛阳几个化女妆的朋友经常约着一起逛街,老姨是几人里最漂亮的,总有男人找他搭讪,老姨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女人被爱。他和很多男人吃过饭,也带人回过家,但他从来不会留人过夜,过夜就有暴露的风险。一起女装的朋友有次留男人过夜,半夜被对方发现,挨了一顿打。

老姨很享受作为一个漂亮女人的特权,他有本事让男人对自己言听计从,在男人想要脱衣服上床的时候,就推脱说这两天不方便。

只有一次,他带人回家,在沙发上拉着手聊天,对方突然说 “你是男的” 。老姨赶忙否认,那个人依旧不相信,“我感觉你就是” 。看着对方就要上手摸他,老姨只好说自己是搞变装表演的。

他确实是一个男的,那天老姨穿着旗袍,在一个男人面前承认了这一点。

在洛阳的街上,老姨遇到过很多男人,得到了他们目光、金钱和短暂的温暖,却没有他29岁那年离开家寻找的爱。老姨听人说北京的牡丹园什么人都有,他觉得自己是为了找男人出来的,就应该去北京看看。

2010年,老姨来到北京,在沙河开了一家纹身店。来到牡丹园的第一天,老姨就被方块大厅里的宏大场面震撼了,有女装的人,有外国人,有穷困潦倒的,也有精英人士。老姨确信他真的来到了北京,在别的城市如果做点出格的事,比如穿女装、染红发,人家就会觉得比较另类,但在这里没人觉得特殊,他可以放松地做自己。

法海来的时候正是牡丹园最鼎盛的几年,白天里长椅上坐满了人,一个人坐下了就不敢起来,只要离开一会儿,座位就要被别人抢了。2010年有人统计过,牡丹园一个周末的同志流量,可以达到2000人次。

有一段时间,法海不明白,为什么别人都喜欢女生,他却喜欢男生。他去图书馆找资料,在网络上收集信息,一本关于疾病的书上说,男生喜欢男生是错误的。法海想知道,为什么错误的事情还会发生。

来到牡丹园,法海觉得这是一个天堂,自己好像“关在笼子里面的一只老虎,被放回山里面”。他能在公园的长椅上坐一整天,每年白天最长的时候,差不多九点钟天空才完全暗下来,法海还舍不得走。

空气好的时候,牡丹园抬头也能看见星光,法海见到过北斗七星,也看过三颗星连成线。有的时候星星不多,但是有一个红色的星星在闪烁,从左往右。法海说,那颗星星真漂亮,牡丹园的朋友笑话他,他们说那个红色的不是星星,是飞机。

法海从没坐过飞机,他想象不出自己能在天上飞,在他心里,只有上帝才能体会那种感觉。

原来上班的时候,一个人告诉法海附近有一个教堂。法海喜欢教堂里的氛围,就报名参加了学习圣经的课程,牧师说学完就可以受洗。法海每个周末都去教堂,课程结束后领到一张登记表,在受洗原因那一栏,法海把“那个事情”写上去了。一个学习班60多个人,除了法海以外都能受洗,唯独他的申请被退回了。

《圣经》里说,人若与男人苟合,罪要加在他身上。法海不知道他应该选择改变自己还是欺骗上帝,放弃了受洗。

2018年,法海第一次坐飞机,他特意挑了窗边的座位,看到地面上的汽车变得像玩具那么小,飞机在棉花糖一样的云朵里穿行,最后,升到比云朵还要高的地方。这里离上帝更近一点,他发现自己在天空中飞,好像上帝的天使。

法海最喜欢的电影是《蓝宇》,他也希望有电影里那样的爱情。每一次看,他都要等家里人不在,一个人偷偷放。三十岁以后,家里总在催促法海结婚,他觉得压力很大。

形婚在牡丹园的群体里面很普遍,法海相信他们各有各的原因,但他不会选择和一个不爱的女人结婚。一天晚饭的时候,法海突然心血来潮,在饭桌上告诉父母自己不喜欢女人。想象中的家庭暴动没有发生,法海的家长只说他们知道了,一切都平平淡淡。

法海怀疑父母可能早就有所察觉,他每天都坐车去牡丹园,他藏的光盘、上网查的资料,都承载着他的秘密。出柜没有给法海的生活带来太大改变,父母依然会给他介绍对象,相信法海将来还会和一个漂亮的女人结婚,然后生小孩。

出柜后,法海不用再躲避家人,他会选父母在家的时候放《蓝宇》。奇怪的是,那种看一次哭一次的感觉消失了,法海发现他好像没那么笃信世上真有那样的爱情了。

和朋友一起逛商场的时候,看到抓娃娃机,他的朋友每次都要买币玩上几次。法海就在旁边默默看着,朋友让他一起玩,他就连忙拒绝,知道自己肯定抓不到,还不如把机会留给别人。 在牡丹园呆久了,法海觉得爱情和抓娃娃也许是相通的。对于爱情,如果是他觉得很渺茫的事,他连试都不想去试了。

曾经有一段冬天的时间,法海期待过爱情,那年春节前后下了一场雪。他就坐在牡丹园的凳子上,看到很多人来来往往,想着“如果其中有一个人是我的爱人该多好”。

有一年夏天,法海在椅子上坐着,有个人主动过来拉他的手,然后又摸他的腿。法海看他也不错,就起了感觉,和那个人进了附近的公厕。

他感到害怕,又想要去做,很多感觉交织在一起,既惧怕有人敲门,又享受着这种隐秘的兴奋。那是一次疯狂的行为,是法海在牡丹园这些年唯一的一次性爱。

一到晚上,牡丹园就热闹起来,人们可以在广场寻觅对象,也可以去好汉坡上的小树林发泄欲望,一个男人走进这个区域,就有可能成为moneyboy的目标,要承受很多埋伏下的打量。

菲菲是moneyboy中年轻又漂亮的一个。在园子里面待久了,菲菲的眼睛变得敏锐,先看一个人的穿着打扮,再寻找他的目光,就用眼神交流,圈子里的人,一个眼神大家都懂什么意思。最后,菲菲会单刀直入,告诉对方一个价钱,接受就成为今晚的客户,不接受就继续寻找新的目标。

菲菲没想过自己会入行。2012年,菲菲失业了,积蓄也快要花光,别人说菲菲长得这么好,不去做“那个”可惜了,给了他一个客户的联系方式,菲菲觉得不能接受,可过一段时间,他还没找到工作。菲菲拨出了那个客户的电话。这一次的经历让菲菲发现moneyboy和想象中并不一样,比上班要好玩,还可以挣钱。

在牡丹园,菲菲结识了几个一起做moneyboy的男孩,白天就和其他人一起在广场笑笑闹闹。菲菲知道园子里有人瞧不起做他们这行的,有人会在私下里嚼舌根,但他还是喜欢在牡丹园的广场消磨时光。

到了晚上,菲菲会去牡丹园旁边的网吧,在一个叫北京男孩聊天室的网站寻找客户,moneyboy需要备注身高、年龄、体重和类型,放上自己照片或视频。这个行业竞争激烈,26岁就可能被嫌年龄大,如果超过27岁、相貌难看的,几乎没有市场。

菲菲长得好看,和一些来者不拒的同行相比,菲菲会自己挑选客户,如果对方的长相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他会漫天要价。遇到特别喜欢的,菲菲也可以不收钱。

有一次,菲菲遇到一个他觉得好看的人,菲菲扯了他一下,就被一把抱住,两人开了房。第二天早上,男人让菲菲把他的包拿来,掏出500块给菲菲。菲菲很伤心,他发觉到对方并没有把他当成一个喜欢的人。菲菲告诉男人他不是moneyboy,不收费,男人还是坚持给钱,来来回回推了好几次。

有时候菲菲很好奇,这些人为什么会嫖,但做这一行最重要的规矩,就是不能打探客户隐私。客户不给moneyboy留电话,只能用QQ或微信联系,空间和朋友圈一律屏蔽。

朋友给菲菲介绍过一个只找学生的客户,菲菲以学生的身份加了他,说自己最近缺钱,客户问怎么了,菲菲说要买复习资料,客户立刻转了1000块,说以后有空再找他。菲菲和他保持了三四个月的联系,后来就断了,也不知道他的身份。

少数时候,也有客户主动讲自己的故事。那次,菲菲见到客户就发现自己被骗了,对方发来的照片是好几年前的,还修了图。菲菲对真实的脸没有感觉,起不了反应,客户就让菲菲留下来陪他一天。

客户把菲菲带到了自己的别墅,屋子里乱七八糟,奢侈品像地摊货一样散落在各处。菲菲先帮他收拾屋子,客户又把菲菲带到客厅,给他泡金骏眉、大红袍。喝完茶,客户让菲菲陪他唱歌,别墅的地下一层被装修成一个KTV的包厢。唱到下午4点多,客户带菲菲去超市买菜,回来一起做晚饭。

客户问菲菲是做什么的,菲菲说他是北京师范大学的学生。客户改讲英文试探他,菲菲听不懂,露馅了,客户很快聊起别的,完全不在意菲菲骗他。

那晚他们在一张床上睡觉,但什么也没发生。菲菲觉得客户是一个寂寞的人,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想要的是别人的陪伴。

在不同的床上醒来时,菲菲经常想自己为什么变成这样。他数不清多少次下了离开这一行的决心,过几天有客户约他,就又去了。

做moneyboy来钱快,但花钱更快,菲菲没能攒下钱。2016年的一天,他想买个东西,发现钱不够,找朋友借,朋友却 拒绝了,他又找圈子里的好闺蜜,他们都不借。菲菲觉得自己该找个班去上了,他在这一年正式退出。

离开牡丹园以后,菲菲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牡丹园的故事。

每个同志来到牡丹园,最初的梦想可能都是寻找真爱,过一辈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都会怀疑同志间是否就没有真爱。一个人可能前天还对你表达好感,第二天见面就装作不认识。

丽丽经历过一场意外。那次,朋友帮拍了段艾滋检测车的视频。视频在网上发布后,丽丽收到一个好友申请,来自叫小魏的男孩。小魏在意大利,才20岁,看了视频很喜欢丽丽。丽丽觉得两人相差十几岁,又是跨国恋,不会有结果,没说几句就删了对方的微信,没想到第二天小魏又来加他。

丽丽已经很久没遇到这样直接的示爱。几个月后的情人节,小魏竟然瞒着父母偷偷跑回国,丽丽去了沈阳见他。两个人在一起玩了三四天。在牡丹园的这些年,丽丽太知道在这个圈子找到真爱的渺茫,可遇到小魏,丽丽感到一颗心重新跳动起来。

回到意大利后,小魏向家人出柜,说要和丽丽在一起。紧接着,小魏的母亲和丽丽通了电话,希望他能来意大利生活,还要出钱帮他办签证。

“丽丽即将远嫁意大利”的消息,很快传遍牡丹园。有人担心丽丽到了意大利被骗,丽丽自己也不知道为了追求感情,放下北京的一切是否值得。

老姨来检测车找到丽丽,劝他抓住机会,一定要去:“你去意大利就和爱人在一块儿了。”至于牡丹园里丽丽放心不下的检测车,老姨也让他不要担心,他愿意先接管几个月。

老姨真心希望丽丽离开牡丹园,和爱人过上幸福的生活,虽然他已经不相信两个男人间能有长久的爱情。

老姨觉得自己早就变了,刚到公园的时候,他特别矜持,见到有好感的人连打招呼也不敢。他唯一一次去快活林,是刚刚去牡丹园的时候,对环境还不熟悉,他在广场里和一个男生互有好感,对方就把他领到快活林的一个角落。

夜色笼罩了整座公园,茂盛的枝叶在地面投下一片更浓重的阴影,随着夏夜的微风在一对恋人赤裸的皮肤上晃动。但在此刻,他们不再关心这个世界上动荡的事物,只有片刻的欢愉是唯一真实的。老姨不喜欢在这种时刻说话,一说话感觉就消失了。他直接让身体去体验那种感觉,想象自己是一个女人,在黑暗中承受着爱。

现在老姨基本是主动的一方,看到五官端正、身材挺好的男人出现在公园,老姨就想试一试。一次他注意到一个喜欢的男人,就走过去摸了他一下,让对方留了QQ号。

老姨觉得他已经喜欢过太多人,那些或深或浅的感情没留下任何结果,他不想再纠结喜不喜欢,只把找人当作一种欲望的发泄。

他知道,牡丹园里有人可以一边接吻,一边掏对方口袋里的钱包。有段时间,牡丹园的快活林里经常发生抢劫,人们报警以后,树木被砍得稀疏,近些年又逐渐长起来。快活林里疯狂的“野战”反而比以前多,也许是现在的人更开放了,来快活林的以20多岁的年轻人为主。

老姨已经感受到自己在衰老。二三十岁的时候,每天都需要肉体,每天都要找人去亲吻、拥抱、上床。但是现在,看看对方,聊聊天,抱一会儿,然后分开睡,就已经很满足。随着年龄的增长,心理的满足会更占主导的作用。

回想在牡丹园这些年遇到的人,老姨说不出最爱的是哪一个。最长的一段关系维持了六七年,那是一个在广场偶遇的男人,老姨看他穿得不错,人也正派,两人加了QQ,隔一段时间就见一面。有一次老姨感冒,他来家里煮了一锅粥,又拿了药给老姨吃。“可能是一点小小的爱,谈不上太多爱”,但老姨也觉得自己有点幸运,在牡丹园里,六七年的感情已经很少见。

分别三个月后,丽丽出现在牡丹园。老姨想过丽丽和小魏也许会分手,但没想到这么快。丽丽回来后状态很差,整个人像抑郁了,老姨又把检测车的工作还给了丽丽,让他不用担心找工作。

对于丽丽重回牡丹园,私下里流传着很多说法。不管别人怎么说,丽丽已经不想再讲这段伤心的回忆。

丽丽想让老姨给他做个纹身,纹一个小孩的意大利语名字,老姨设计好了图案。第二天见面,丽丽却告诉老姨,他不想纹了。老姨给丽丽设计了一个新纹身,是一个带翅膀的皇冠,这个图案最终纹在了丽丽的后颈,老姨说这个图案的寓意是自由飞翔的女皇,“现在做好了,你要飞啦!”

丽丽回到了牡丹园,也有人不断从这里离开,只留下一个个成为江湖传说的名号,人事细节已无处可考。

在牡丹园门口的麦当劳里,法海最后一次见到武当。武当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没有化妆,穿着他自己的衣服,头发乱七八糟。

后来,有人说武当得艾滋病死了,有人说他自杀了,还有人说他找了一个有钱老公,不来公园玩了。不知道确切是从哪天开始,武当再也没有出现在牡丹园。

法海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巧合,武当的消失,彷佛也带走了牡丹园最光辉的部分,作为一个同志公园,牡丹园不复昔日的盛况。

法海也从新人变成了园子里的老人,他记得《甄嬛传》热播那年,牡丹园的姐妹见面就喜欢学剧里的台词打招呼,说“姐姐吉祥”、“小主吉祥”,演皇上的假装发怒,各路妃嫔就赶紧求皇上开恩,大家每次都笑作一团。

有时候,法海觉得牡丹园就像一个宫,“一入宫门深似海”,宫门就是牡丹园这个圈子,很多同志来了就走不出去。

对于牡丹园的大多数人来说,“成为同性恋”仍是一个难解的谜题,将他们聚集在园子里,也将他们与“正常人”的生活隔绝开来。

老姨也觉得自己离不开牡丹园,这里有他的天性。如果不来牡丹园,也要去月季园、芍药园,他这辈子就是这样的人。但如果有下辈子,他想当一个真正的女人,真正地找一个男人结婚,她可以为他生孩子,为他做任何事。

丽丽觉得自己也许会离开牡丹园,如果他找到一个爱人,人家不让他再去里面找男人,他就不去。丽丽的家乡也有海,但他见过最漂亮的海在威尼斯,如果那个翅膀纹身真的可以飞,他还想去一次意大利。

*文中菲菲、陈琛、丽丽、武当、老姨、法海为化名。

这正是:

古来已有恋龙阳,男儿不与女情长;虎躯对镜贴花黄,双龙抱柱梨花床

牡丹园里,男人爱上男人

牡丹园里,男人爱上男人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6361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