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36岁洁癖女孩的自白,从厌恶性到喜欢性

本文作者: 2周前 (10-08)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36岁洁癖女孩的自白,从厌恶性到喜欢性

在生活中,我们或许都认识这样的人:

他们喜欢反复洗手,总怕洗不干净;出门后,老是担心门没关,回去检查后才放心;摆放家具,一定要按照相同的角度或者尺寸排列;会对某个数字反复核对,即使确认无误,过一会儿又担心“万一刚刚算错了怎么办”……

这种过分挑剔或高度紧张的行为,实际上正是“强迫症”(英语: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缩写:OCD)的体现。

患上强迫症的人,经常会陷入一种无意义、令人沮丧的重复的想法与行为当中。

他们想要停止,却又无法摆脱,只能在痛苦中挣扎。

但是,强迫症并不是一种罕见的怪癖,每100人中就有大约3人曾经得过或正患有强迫症,世界上有超过2%的人是终身强迫症患者。

研究显示,“强迫症”是先天的敏感素质和后天环境诱导的综合结果。

近年来,大量研究发现强迫症可能存在一定遗传倾向。

《精神障碍护理学》中介绍道,假如一个人是强迫症患者,那么他的近亲得病的概率为5%~7%,远高于普通人群。

此外,绝大多数强迫症患者都曾遭受过一些不良事件,比如,家庭关系破碎、感情失利、或者童年时期遭受侵犯等。

甚至,有很多人在疫情期间养成了“强迫行为”:

每过一会儿就必须去洗手,而且要洗很久,不然就会恐慌;无论接触什么,都要先用含有75%酒精的消毒湿巾擦过才能安心;点外卖,一定要让快递员放在门口,拿回家用消毒喷雾清洁后才敢拆包装……

01

性行为是治愈强迫症的良药

人们很少注意到,强迫症会对性生活产生负面影响——

它所产生的焦虑和抑郁情绪,或者用来治病的药物,都会抑制人的性欲。

有些患者会强迫自己进行冗长的“前戏”,或者认为体液很脏,抗拒进行性生活。

对于心理困扰的尴尬和羞愧感,会导致强迫症患者向伴侣隐瞒自己的状况、造成对方的紧张与困惑。

美国健康网站Verywell Mind指出,患有强迫症的女性,性功能会受到较大的影响。

与男性强迫症患者相比,女性更倾向于避免性行为,也更难达到糕巢。

她们害怕性,甚至不敢自慰,对体液感到生理不适,因此不少人会迫使自己完全避免亲密行为。

然而,美国心理治疗师艾米·阿尔卑斯(Amy Alpine)博士曾在博客中写到,

性行为是治愈强迫症的良药。

因为,性可以增加血清素水平,而强迫症的特点正是血清素分泌不足。

同时,在进行性活动时,身体会释放多巴胺这种“快乐激素”,

同样可以消除强迫症的焦虑感。

日本漫画家宝井理人在《10 count》中,讲述了一场关于治愈强迫症的故事。冷漠的心理咨询师与有洁癖的社长秘书,两人展开了一场“暴露与反应抑制法”的感性治疗。

图|宝井理人漫画《10 count》

心理咨询师要秘书由弱到强写下10个“感到抗拒的行为”,并陪他逐一克服。秘书有严重的洁癖,每天都戴着手套,酒精不离身,而这正是一种常见的强迫症。

尽管许多强迫症患者都有类似的观念和行为,但每个人的强迫症的经历又都是独一无二的。

02

我正在学会意识到强迫症并对它说不

可是,在过去的数十年里,很少有人专门研究强迫症患者是如何进行性行为的。

直到我们看到了患有严重强迫症的佩拉

(为了保护隐私,采访对象选择了匿名)

,和她的“正常人”伴侣奎因的故事。

这对美国恋人讲述了他们与强迫症作斗争最终冲破障碍的故事,希望这对伴侣大的亲身经历对一些网友有帮助——

佩拉:

我的强迫症出现在刚进大学的时候。那时我第一次离开父母,来到陌生城市独自生活,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

但同时,某些涌入脑海的“邪恶”念头也让我感到恐惧,

比如,性。

我们全家人都是坚定而传统的宗教信徒,而我们信仰的教派,是出了名的反对婚前性行为。

因此,每当我想到男人的裸体,或者有紫薇的念头时,都会觉得很羞耻。

然而,青春期泛滥的荷尔蒙让我无法不去思考这件事情……从那时起,我开始对生活琐事感到焦虑,

比如,我总觉得那些接吻的人身上有病毒,所以我甚至不愿意跟恋爱的人交流,很可笑吧?

后来我遇到了奎因。

在我们恋爱的前三年里,我们都是异地恋,而且从来没有婚前性行为。

奎因:

佩拉从没告诉过我她有强迫症。她只说过:“我有焦虑症,在靠药物治疗。”

佩拉:

我当时真的不知道那其实是强迫症的先兆。

我妈妈是个护士,所以我曾经打电话问她,我是不是出了问题,但她只叮嘱我“多多祈祷,一切都会好的”。

后来我去了大学的医疗中心,他们给我做了诊断,但没有解释任何关于强迫症的事情,他们只是给我开了一些治疗焦虑的药,然后说:“加油,想开点,生活很美好!”

奎因:

我对强迫症一无所知,但我在大学里和一个女孩约会过,她的妈妈有洁癖,经常疯狂洗手,手都磨破了。

所以,即便那个时候她说她有强迫症,可能我也只会点点头说:“我知道了,但是强迫症到底是什么?”

佩拉:

一开始,我的强迫症并没有真正影响到性生活。

我一直是无性恋者(注:无性恋者通常对性爱没有兴趣,但部分无性恋者虽不能受到性吸引或缺少欲望,但仍会因为一些原因,比如,取悦自己或伴侣,或希望繁衍后代,而进行性行为),

所以我觉得,做爱是没问题的,只是我很少有欲望,

奎因比我更喜欢做爱,所以我们约定,一周做爱一两次。

奎因:

我不得不说,

如果你的伴侣欲望不强,你会很容易怀疑自己是不是哪里不好?

是我不够性感迷人?还是我活不好,不能让她满足?为什么她总是看起来那么焦虑,做爱的时候不能专注?

佩拉:

其实,我在做爱时分心,是因为我觉得不干净。

我担心有细菌!

假如我身上带着细菌,污染了奎因并使他生病,那这就是我的错!

我知道,理智告诉我,一个人的健康状况不是由我洗澡的次数决定的——

但我的大脑却不这么认为。

它认为:性就是两个人交换体液,所以就算安全措施做好了,也可能会生病。

所以,我跟奎因从来就没有那种狂野的、说来就来的性爱。

我们给性生活安排了课程表,时间和步骤写得明明白白的,先安排大量的时间来洗澡,然后再做。

现在你可以想象到我的强迫症有多严重了!

奎因:

有一天我实在受不了了,于是我问她:“宝贝,你是不是有强迫症呢?”

佩拉:

我一直以为自己只是神经焦虑。

很多人觉得强迫症就是一直洗手,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生活中的点滴细节都是构成强迫症的要素,而且这种观念会根据你的想法,随时改变。

结婚两年后,我的强迫症达到了最高峰。

严重时,连上厕所不敢用坐的,去旅馆也不敢使用公用毛巾,甚至与人接触我都恨不得赶快洗手消毒。

我拒绝在平时睡觉的床单上做爱,而且只愿意在床上做爱(所以我们有专门用来做爱的床单,会在之前整齐地铺在床上)。

如果奎因碰了我认为不干净的东西,就算只是脏衣服,我都会说:“去洗手,不然你就不能上床”。他会说:“凭什么?”然后我们就会为此而大吵一架。

奎因:

没错,我一开始真的没法习惯她千奇百怪的要求。

佩拉:

后来,我开始读关于强迫症的书,并且去看了心理医生。

医生提出了两种解决方案,

一个是药物疗法,其次是暴露疗法。

我选择了继续接受药物治疗,因为暴露疗法对我来说太难了,治疗师会让你挑战做一些你不愿意做的事情来消除强迫症和焦虑。

奎因:

陪伴你的伴侣治愈强迫症,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是我很爱佩拉,所以我很愿意陪她解决这个问题。

在治疗过程中,治疗师告诉我们,

我需要取消她的一些仪式,比如摸了脏衣服就不能上床睡觉,因为这些仪式经常会给我们的亲热带来很多争吵。

我知道当我们亲密接触时,她的脑海中会浮现出被污染的担忧,比如有时候做爱做到一半,她会喊停,然后整理床单,这太让人分心了💔。

同时,我必须小心翼翼地处理那些我曾经不以为意的小事。

此外,我知道药物可能会影响她的性欲,但还是觉得难过,比如,担心她不想要我,有时我会孩子气似的抱怨:

“是我对你没有吸引力吗?”

佩拉:

最近我开始服用安非他酮和百忧解,这对我的性生活有很大帮助。

性心理咨询对敞开心扉交谈也很有帮助。

现在奎因可以这样说:“宝贝,我们刚洗过床单,可以在上面做爱吗?”

我说:“可以!”

或者,我会想,也许我的内裤碰到沙发也没关系,我待会再处理就好。

我正在学会意识到强迫症,并对它说不。

奎因:

现在情况好转了很多,我们可以解决许多问题了。比如,佩拉之前对口艾感到不自在,因为她觉得这很脏。

但是后来我们慢慢尝试用手指(当然是洗干净的)代替,让她先习惯舔手指,克服将外物放进嘴里的恐惧感。

此外,我们意识到,我们过去收到了很多性耻辱观念的宗教影响,例如“不要自慰”,我发现佩拉竟然从来没有自慰过。

佩拉:

是的。但是最近我意识到,我并不完美,或者我没有进入宗教的最高境界也没关系。

然后一切开始改变了。

在36岁这年,我终于我意识到,我做爱,是因为我喜欢做爱,而不只是为了繁殖。

性很有趣,可以让我变得更加自信。

而且,我也意识到,自慰并不会让我堕落。

这些都是我跟强迫症抗争的重要经验。

Yummy结语:

强迫症,是人们常见的性困扰之一,当遇到个案时,我们总是提醒患者

停止指责自己,一起去探究它背后的理由。

就像文中所说的,

绝大多数强迫症患者都曾遭受过一些不良事件,比如,家庭关系破碎、感情失利、或者童年时期遭受侵犯等。

好在,它是可以被改变的。目前证明,有效的办法是药物治疗和暴露疗法,

后者是让患者挑战做一些不愿意做的事情来消除强迫症和焦虑。

而性是治愈强迫症的良药,

释放快乐激素,

消除强迫症的焦虑感。

这就是“这是我们爱的方式“系列,想告诉大家的,人类爱欲,不只是科普与技巧,不只是色情与刺激,而是减缓、治愈人类关系中的隔阂、挫败感的一剂良方,它能帮助你过上更好的生活❤️。

36岁洁癖女孩的自白,从厌恶性到喜欢性

36岁洁癖女孩的自白,从厌恶性到喜欢性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5490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