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大韩帝国的“光武”中兴梦

本文作者: 4周前 (10-04)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大韩帝国的“光武”中兴梦

1895年,甲午战争日本完胜,可胜利的果实中有些苦涩。

本来,日本应该“顺理成章”地加强对朝鲜的渗透控制,可是在《马关条约》中表现出过于膨胀的野心,严重威胁俄国在远东的利益。沙俄可不是软柿子,在清朝的哀求下,发动“三国干涉还辽”,逼迫日本归还辽东半岛。

刚被一场大战搞得筋疲力尽的日本自知无法对抗俄国,在沙俄的淫威之下,不得不采取“尽可能不加干涉”的对朝方针,默默在一旁盯着这块就快到手的肥肉。甲午战争本因朝鲜而起,战败的清朝势力被完全清除出朝鲜半岛。突然之间,朝鲜半岛似乎成了政治真空地带,新旧势力相对均衡、互为掣肘。

在变法革新的时代浪潮中,无疑让朝鲜政府对改革内政,救亡图存怀抱憧憬。

朝鲜王室在经历了亚洲新兴强权日本的蹂躏之后,确实认识到了西方资本主义的巨大优势,遂以“称帝”为机缘,开启了旧韩国最后一场改革运动——光武改革,对政治、经济、军事等诸领域,开展了一系列近代化改革,在许多领域取得了显著成果,虽然最终无法挽改变被日本吞并的悲惨命运,却为韩国社会近代化奠定了基础。

一、日俄夹缝中的朝鲜

其实在甲午战争前,朝鲜在日本的“劝告”之下,已经“被迫”开始一场名为“甲午更张”的近代化改革。只是主导权被日本控制,朝鲜政府不过“相随画诺”而已。但随着日本势力的暂时后退,朝鲜政府的自主性增强,对内开始主动推动改革,以期增强自身实力,救亡图存。对外受“三国干涉还辽”的影响,认为俄国国大力强,能够与日本抗衡,由此朝鲜上层普遍产生了“利用沙俄势力抵抗日本侵略”的思想。

朝中“联俄派”的代表人物,朝鲜王妃闵氏就认为:

“俄国乃世界之强国,非日本可比。如果俄国有保护君主政治的条件,就可以依赖俄国。”

朝鲜政府在向俄国靠近的同时,对日态度也趋于强硬。

1895年7月,朝鲜政府照会日本驻朝代理公使衫村睿,以朝鲜局势已经稳定为名,要求减少驻韩日军。随后,实际掌握朝政的闵妃在俄国公使的鼓动下,以“图谋弑后”为名,下令严惩亲日派领袖朴泳孝,并将亲日派大臣排挤出朝廷,由亲俄派掌权。

7月17日,高宗宣布将王宫卫队扩充成一支包含工兵、骑兵、辎重兵三兵种在内,总兵力4000余人的侍卫队,由美国人戴伊充任教官,借以对抗由亲日派掌握的“训练队”。为了进一步监视训练队,闵妃任命自己的亲信洪启薰为训练队联队长,并计划分步骤将训练队解散。

上述举动引起日本朝野的震动,毕竟朝鲜可是日本真刀真枪跟清朝一场硬仗打下来的,日本把清朝赶出朝鲜,可不是为了给俄国人腾地盘。为了避免俄国势力全面控制朝鲜,维护日本在朝利益,除掉闵妃成了日本的必然选择。

1895年9月,军方背景浓厚的三浦梧楼接替井上馨出任日本驻朝公使,秘密制定了代号为“狐狩”的刺杀闵妃计划。

1895年10月8日凌晨,大量日本武装浪人、公使馆守备队及亲日的训练队冲入朝鲜景福宫,将朝鲜王妃闵氏残忍杀害,并将其尸体焚化,丢弃在乾清宫前香远亭的荷花池里,以图毁尸灭迹。随后逼迫高宗下诏,以“援引亲党、剥割人民”为名,将闵妃废为庶人。史称“乙未事变”。

乙未事变引起国内外轩然大波。俄、美两国均拒绝承认高宗的废后诏,并且调遣军舰上的官兵登陆,驻屯汉城,导致局势进一步紧张。驻汉城的美国记者考克里尔,通过采访事变亲身经历者等多方途径还原事变真相,写成专刊发表在《纽约先驱报》,引起国际社会震惊。

朝鲜国内,杀害王妃引起国内各界普遍愤怒。毕竟是一国的王妃,怎么能说杀就杀,对于朝鲜政府毫无尊重可言,明摆着根本不把朝鲜人放在眼里,哪怕你贵为王妃甚至国王。

再加上日本扶持的亲日派傀儡内阁冒然实行断发令,各地爆发大规模抗日义兵运动,局势更加动荡不安。

事变更将以高宗为首的朝鲜统治集团完全推向了俄国一方,1896年2月,朝鲜高宗与王世子先后逃至俄国公使馆寻求保护,史称“俄馆播迁”。高宗在俄使馆内下令解散亲日内阁,逮捕亲日派大臣,同时宣布“乙未事变”乃“旷古未有的凶变”,为闵妃恢复名誉。

至此,日本在朝鲜势力受到重大打击。日本政府不得不采取对朝、对俄双重妥协政策,短期内减少对朝干涉,并对俄让步。

这就为朝鲜政府进一步自主实行更大范围、更加深彻的近代化改革提供了一个难得历史机遇。

二、弱小帝国的“变法强国”梦

俄馆播迁后,高宗以一国元首长期居留于外国使馆内,虽事出有因,但毕竟不合体制。

随着国内外舆论压力增大,高宗于1897年从俄国使馆返回庆运宫。受“乙未事变”及“俄馆播迁”的刺激,朝鲜有识之士的独立意志也空前高涨,考虑到高宗当时的尊号仍是中国册封的“朝鲜国王”和甲午更张时日本强加的“大君主”称号,而周边的中、俄、日君主都享有皇帝称号,朝野间开始鼓吹高宗称帝。至少在外交礼仪上能与中国皇帝、日本天皇和俄国沙皇并肩而立。

高宗为了加强中央集权,重振王室地位,为下一步开展更大规模的改革做铺垫,也倾向于改号称帝。

1897年8月15日,高宗宣布改元“光武”,用以取代甲午更张时使用的“建阳”年号,作为称帝的前声。同年9月1日起,文武群臣反复上奏劝进皇帝位,高宗在表示形式上的推辞后,最终同意即帝位。

1897年10月12日,高宗率群臣在汉城南山的圜丘坛祭天称帝,改王世子李坧为皇太子,追封闵妃为明成皇后,随后又宣布停止使用带有藩属国色彩的国号“朝鲜”,改国号为“大韩帝国”。

由于事先做好了外交沟通,高宗称帝较为顺利地得到了各国承认。日本公使加藤增雄、美国公使安连、俄国公使士贝耶、以及法国、英国和德国等使节先后入宫祝贺。这大大增强了朝鲜人维护自身独立的信心。

尤为重要的是,已经成为光武帝的高宗在即位诏书中号召“废旧图新,行德化,美风俗”。由此开启了旧韩国最后一次改革图强运动——“光武改革”的序幕。

鉴于近代朝鲜王室衰落已久,再加上甲午更张中日本假借设立内阁制而削弱朝鲜君权,光武帝将“巩固君权,以维护国家独立自主”作为改革核心任务。

由此光武改革在政治方面出现了与同时代东亚国家近代改革相反的趋势,不仅没有实行立宪君主制,逐渐放权于民,反而高度集中君权,以求振兴王室。

1899年颁布的宪法性文件——《大韩国国制》中没有关于开设国会,实行民主政治的任何规定,反而规定“大韩国大皇帝享有无限之君权”,强调行政、立法、司法、外交、军事等权力统归皇帝掌握,以至各部的权力逐渐被削弱,并逐渐向代表宫中势力的宫内府集中。

宫内府下属的内藏院代替度支部,成为全国财政赋税的核心机构;宫内府警卫院代替警务厅,总管全国警察事务;宫内府铁道院管理全国铁路干线;宫内府通信司代替电邮局,管理全国邮传电讯……

由于没有任何监督限制其权力的机构,大韩帝国的君权集中程度达到了历代朝鲜王权的顶峰。即使与相邻的中、日、俄等帝国相比也名列前茅。

军事上,光武帝力求建立一支强大的近代军队,以维护国家主权。

早在俄馆播迁时,高宗就曾派遣闵妃之侄闵泳焕为特使赴俄请求军事援助,随后俄国派总参谋部普提亚塔上校为团长,率领14人的军事顾问团抵达汉城,负责训练高宗的亲兵。

待到高宗返回王宫时,接受俄国训练的1000人规模的侍卫队已经重建,俄国顾问还拟定了包括聘用160名俄国教官、用三年时间将朝鲜军扩充到40000人、组建士官学校、扩建兵工厂等一揽子军事计划。

1898年,光武帝将全国军事力量集中整编为统一的大韩帝国军,并试图减少俄国势力影响,防止沙俄独霸朝鲜。

同年3月俄国教官全部退出朝鲜半岛,大韩帝国军走上独立发展道路。

7月,光武帝下令扩军,陆军增设10个大队的兵力,并预备设立海军。中央的亲卫队和侍卫队兵力保持在5000—6000人。地方上先设平壤、全州两个镇卫大队以及14个地方大队。1900年中国爆发义和团之乱,光武帝为防不测,在与中国接壤的北部义州、江界、北青和镜城4城增设镇卫大队,同年7月又将全国所有镇卫大队、地方大队合并为5个镇卫联队,分别设置在江华、水原、大邱、平壤、北青五处地方,等到日俄战争前,大韩帝国军总兵力已达到28000余人。

光武帝高度重视军队建设,1898年5月,在汉城开设武官学校,培养新式军官,为学习德国军法、军制,又于9月开设德语学校,并从法国、俄国、英国、德国、日本等国购入新式武器和弹药,全面加强军备。为了加强海防,预备建立海军,光武帝还从日本购入一艘3000吨级的军舰——扬武号,用以训练水兵。

与此同时,大韩帝国军费开支也逐渐增加,1898年为125.1万元,1901年陡增至359.5万元,此后到日俄战争前夕一直居高不下,保持在政府支出总预算的40%以上。

经济上,清查全国人口,丈量土地,建立近代户籍、土地制度,保证国家财政来源。1899年经过逐年清查,统计全国总户数为348万900户,总人口约为1600万人,已经接近真实情况。在地方上开展“光武量田”,至1901年查出全国田亩共6万6901结52负,价值61万7138万元47钱8厘。加强了国家对人口的控制,并增加了财政收入。

与此同时,组建近代化的财政、经济体制,发展经济。1900年建立国家财政预决算制度,同年3、4月,建立通信院和铁道院,分别管理全国邮递、电信及铁路事务。

学习日本,大力殖产兴业,发展民族工商业。光武年间相继建立大朝鲜苎麻制丝会社(1897年)、织造劝业场(1898年)、郑肯朝织造会社(1900年)、艺洞织造缎布株式会社(1900年)、汉城制织会社(1901年)、中谷染织工所(1902年)等十余家纺织企业,大韩协同邮船会社(1900年)、仁川邮船会社(1900年)、仁汉轮船株式会社(1900年)等海运公司,以及利运社(1899年)、京釜铁道役夫会社(1901年)等陆运公司。

同时为了发展金融业,维护金融主权,建立了国家中央银行——朝鲜银行(1896年),另有汉城银行(1897年)、天一银行(1897年)等民办银行相继创立。1901年颁布《货币条例》,将货币铸造权、发行权收归政府,并实行金本位,发行以金币、银币、铜币组成的国家法定货币。

大韩帝国建立初期,朝鲜掀起了一个官民互动、殖产兴业的经济发展热潮,直到日俄战争前,韩国民族资本主义经济得到较快发展。

通过一系列努力,截止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前,朝鲜光武改革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初步创建近代社会经济体制,巩固了以君主权力为核心的中央政府权力,并且初步建立起一支近代化军队,国家整体近代化进程加快。

但毕竟光武改革是列强矛盾暂时平衡的产物,随着日俄矛盾冲突的尖锐化,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朝鲜再次沦为列强的蹂躏的对象,光武改革点燃的希望之火也随之熄灭。

三、中兴梦碎,三韩瓦解

1900年后日俄对朝争夺愈加激烈。

1900年3月,俄国与朝鲜签订秘密协定拓展马山浦租借地,取得外围方圆10里范围的租借权。

1902年2月,俄国公使要求朝鲜政府将京义铁路工程交由俄国商人承包。1903年5月,俄国借口东北局势不稳,越过鸭绿江在龙岩浦构筑军事基地。1903年7月,俄国迫使朝鲜将其在鸭绿江南岸森林的开采权限延长至30年。

日本则一方面抛出“满韩交换论”,加强对俄交涉,希望通过向俄让渡部分中国东北权益,以换取在朝鲜的优势地位。另一方面,通过日本驻朝金融机构强行发行纸币,加强对韩金融渗透;巩固日本对朝贸易优势,在采矿、电信、筑路、军事等方面加强与俄竞争;加快殖民步伐,鼓励对朝移民,并通过移民对朝鲜农业、商业、文化风俗等各方面情报进行搜集;同时积极扶持亲日派大臣,打击亲俄派势力。

日俄两国对朝争夺,使得朝鲜政府为处理外交事务疲于奔命,严重干扰光武改革的实行。随着日俄矛盾表象化,朝鲜形式上的独立自主地位也岌岌可危。

为了维护独立,继续推进改革,朝鲜君臣试图使大韩帝国成为永久中立国,以求获得列强保护而自保。

1900年日本驻韩公使林权助给外相青木周藏发出的密电中提到,据朝鲜官员透露,“韩国为了在列强保护下成为中立国,准备与帝国政府开始交涉”。1904年日俄战争前夕,光武帝派遣密使玄高健前往欧洲各国,说明韩国中立化立场,竭力在列强间维持脆弱的平衡,以维护自身独立。

但此时,英、法、德等列强关注点集中在欧洲,根本无意东顾,而俄国虽出于遏制日本势力的目的,对“韩国中立化”表示出兴趣,但由于日本的强烈反对,“中立化”主张破产。

俄日两国在朝鲜及中国东北的矛盾变得不可调和,最终导致1904年日俄战争的爆发,大韩帝国则在步步紧逼之下,在这场战争中彻底沦为日本帝国的殖民地。

1904年1月,日俄战争爆发前夕,日本就强迫朝鲜签订了《日韩密约》,武力胁迫韩国成为日本的作战供应基地。

2月,日本再次胁迫韩国签订《日韩议定书》,以“确保大韩帝国皇室的安全与康宁、保证韩国领土完整和独立”为名,取得对韩国的全面支配权。

5月,光武帝被迫宣布废除韩俄之间以往签订的所有条约和协定,承认了日本单独支配韩国的现实。随着日俄战争规模的扩大,日本对韩控制日益加深。

8月日本胁迫韩国签订第一次《日韩协约》,通过向韩国聘用日本籍顾问,控制了韩国的外交权及财政权;随后,警务、军部、宫内府、学部等部门的决策权,也先后落入日籍顾问手中。

随着日俄战争日本的胜利,俄国势力被驱逐出朝鲜,日本国际地位显著提高,其将韩国完全殖民地化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1905年11月,在日本的控制下,日韩签订《第二次日韩协约》,史称《乙巳保护条约》,朝鲜完全沦为日本帝国的保护国,失去了外交权,取消了外交机构,国内政治也受到新设的日本驻韩统监府控制,朝鲜进一步殖民地化。

日本借统监府控制朝鲜政府,先后颁布《森林经营协同约款》、《移民保护法》、《矿业法》,通过日韩合办的名义全面控制韩国经济,排斥韩国民族工商业,并且颁布《驻韩日军司令部条例》,通过驻韩日军控制朝鲜局势。

光武帝不甘心坐等灭亡,于1907年6月派遣密使前往海牙国际和平会议,控诉日本对韩侵略,希望争取欧美列强支持,最终被日本发现而失败。光武帝被迫退位,日本扶持更加软弱的皇太子(光武帝之子,朝鲜纯宗李坧)即位,是为隆熙帝,并且再度胁迫朝鲜签订《第三次日韩协约》,即《丁未条约》,规定朝鲜内政接受日本统监指导,立法及行政政令必须获得统监承认方可施行,高等官吏任免权归统监掌握,日本人得充任朝鲜官吏,秘密协议部分还要求解散大韩帝国军,控制朝鲜司法权及警察权。

至此朝鲜政府完全沦为日本傀儡,大韩帝国已经被敲骨吸髓只剩一副空壳,被朝鲜朝野寄托救亡图存的光武改革也彻底失败。

1910年8月,日本人以一纸《日韩合并条约》将早已成为日本殖民地的大韩帝国彻底扫入历史,朝鲜半岛由此开始了长达近半个世纪之久的日本殖民时期。

大韩帝国的“光武”中兴梦

大韩帝国的“光武”中兴梦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5647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