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中国面板的最后决战

本文作者: 3周前 (10-04)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中国面板的最后决战

强攻柔性屏,中韩决战显示之巅。

曾经“缺芯少屏”的中国,在芯片自主突围的同时,也在打响另一场科技产业升级战。

最近,三星在全球新品发布会上,升级推出了去年曾惊艳全球的Galaxy Z Fold第二代折叠屏手机。

作为三星第三款折叠屏设备,Galaxy Z Fold 2延续了内折叠的设计方案,这是它与外折叠的华为Mate X系列最大的差异。

在消费者看来,这只是折叠屏在外观探索上的不同设计方式。但其背后,却是中国柔性屏厂家京东方和国际巨头三星,在柔性屏(OLED)技术上的一场战争。

1

未来之战

要理解京东方和三星围绕OLED在争什么,我们需要简单回顾下,中国的屏幕产业是如何崛起的。

中国的屏幕市场,起始于CRT显像管技术。

上世纪90年代,围绕这一技术诞生了长虹、TCL和海信等许多白电公司。CRT显像器都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大脑袋”,不仅厚重,图像显示的色彩准确度也并不喜人。

2000年的中国,因为经济增长迅速、人民生活水平提升,电视的需求暴涨。在市场带动下,中国的电视企业快速崛起,在彩色电视机的产量上跃居全球第一。

但好景不长,当中国公司们仍在热衷于CRT显像管技术时,欧美日韩的显示面板厂家却在悄悄押注LCD屏幕市场,并在2004年打响了“超薄液晶电视”的第一枪。

今天我们都知道,除了部分旗舰手机外,电视、电脑及电梯广告,都以LCD技术的显示器为主。

但2004年,在国际大厂推出LCD显示器后,国内众多梭哈了CRT显像管技术的电视公司,因为这一“突破性创新”遭到市场的当头棒喝。

相关数据显示,截止2004年12月,全国CRT彩管库存量同比上升367%。

这让康佳、长虹等企业的CRT显管生产线随即荒废,甚至陷入不得不贱卖资产的绝境。依托CRT显示技术崛起的一批中国企业,因此淡出了历史舞台。

2003年,一家名为京东方的公司,利用亚洲经济危机带来的机遇,成功收购了现代集团的液晶显示器业务,以一个无名小卒的身份,挺进了中国显示面板产业的汪洋大海。

在京东方之后,2006年天马微电子在上海建成了液晶面板生产线;2010年,TCL又和深圳联合成立了“华星光电”,用这个新身份正式进军液晶显示器市场。

这些跑步入场的中国企业,随着2010年三星开启OLED技术的新赛道,也成了今天冲上第一线与三星展开竞争的中国企业。

OLED(Organic Light Emitting Display),即有机发光显示器。

与LCD相比,OLED的发光单元可以独立为单个像素点,所以OLED屏幕可以更薄、可视角度更大、更省电,且色彩对比度更高。

OLED技术诞生后,三星为与其他厂家的产品相区别,给自家屏幕加上一个AM(即有源矩阵)的前缀。

实际上,三星的AMOLED,和京东方、维信诺等国产厂家的产品没有本质区别。但基于其起步更早、产能更大,三星一直握有小型OLED屏幕市场的最高话语权。

比如IHS Markit 2019年Q3的数据显示,尽管三星在小型OLED的市场份额从94%下滑到88.5%,但依然远超后方的追随者之和。

为追赶三星,国家对京东方、维信诺、天马和柔宇等中国厂商进行了大力扶持。以京东方为例,仅从2006-2018年,它就以定向增发的方式融资705亿,其中政府补助61亿。

如果算上其他融资渠道,京东方的融资金额超过千亿。

之所以支持京东方的烧钱式发展,某种程度上,也是为了让中国的显示面板产业,能与三星在柔性OLED的新战场上决一死战。

对于过去一直扮演“追赶者”角色的中国显示面板厂家来说,曾经在CRT技术上的“梭哈式”失败告诉我们,没有新技术,也就注定和高利润、市场话语权无缘。

按照一位业内人士的说法:“国产屏企业们大部分集中都在LCD的技术上,大部分企业的产品没有差异化,面对早已饱和的LCD市场,大部分企业都是在亏钱卖产品。如果不能在屏幕的核心技术和人才上形成自己的造血能力,未来的屏幕技术之争,也只会走CRT显像管的老路。”

如今,面对已经开启的柔性屏之战,通过华为和三星折叠屏手机的设计方案,我们依然能看到与三星的差距。

2

三星领先

很多人认为,华为Mate X是第一款国产折叠屏的手机。实际上,中国第一款柔性屏手机来自柔宇科技。

2018年10月31日,柔宇科技发布国内第一款量产折叠屏手机——柔派。

柔宇、华为之后,2019年,努比亚的可穿戴柔性屏腕表阿尔法、TCL的折叠屏概念手机也先后亮相。

但这些折叠屏,有一个共同点:全部对外翻折。

其中,基于京东方柔性屏的华为Mate X可折叠的角度最大,但距离三星的内折屏仍有差距。

据一位从业者介绍:只有三星可以做出内折屏手机,是因为三星在OLED屏幕上有一项独家技术,在这一技术加持下,其柔性屏可直接在薄膜封装(TFE)上制作触摸传感器,从而极大简化了AMOLED显示器的堆叠结构,减小了屏幕厚度。

而京东方、维信诺等厂家,因为无法获得三星该项技术授权,所以在生产柔性屏时需要单独叠加一层金属网格(metal mesh)或银纳米线(silver nanowires)用于感知用户的触控操作。这一步骤看似只是增加了一层触控网,但却要增加很多工序。

对于柔性屏这种高精密制造来说,任何工序的增加都会导致良品率的下降,最终呈现在产品端,就是相对于三星,国产柔性屏“既厚又贵”。

柔性屏厚度增加后,为保持屏幕可折叠的特性,像素点都会被烙印在一种高级塑料材质上,我们按普通塑料理解,塑料的厚度越厚,可以被弯折的极限角度也就越小。

三星能做出唯一支持内折的产品,正是基于其柔性屏更薄的特性。

这一技术缺失,正让中国下游企业遭受制约。

今年2月12日,三星发布第二款上下可折叠的柔性屏手机Galaxy Z Flip后,即便是和京东方深度合作的华为,也没有再次跟进。后有消息传出,华为将在下半年推出Galaxy Z Flip的类似机型,但目前关于这款手机的可信爆料,基本为零。

Galaxy Z Flip

在制造业,出货量越高,往往意味着生产成本越低,越容易在大规模制造中提升自身的工艺水平。

目前,京东方已在显示市场连续多年位居全球第一,也是在新一代显示技术领域成绩最好的中国企业。即便是AMOLED智能手机面板,根据群智咨询(Sigmaintell)发布的2019年全球出货量排名,依然是三星第一,京东方第二。

在柔性屏技术上,京东方也是投入最多的国产企业。仅2018年,就在重庆、福州投资900亿建设柔性屏生产线,产能在全球仅次于三星。

因此,市场高度期待京东方能突破柔性屏的“三星枷锁”,毕竟,它被认为是当下中国企业中最有希望实现突围的。

即便如此,从华为Mate X(16999元)和三星Fold(13999元)的定价来看,京东方在屏幕成本的控制上,依然弱于三星。余承东曾表示,虽然华为Mate X的定价高达16999元,但依然亏损高达6000-7000万美元。

有业内人士猜测,造成华为Mate X亏本的原因,大概率是因为柔性OLED屏幕的高成本。因技术差异导致的成本差异,成为制约国产和三星柔性屏竞争的最大鸿沟和障碍。

但从全球产业竞合来看,华为必须支持京东方,以联合突围,毕竟像华为这样敢于亏本,且有能力支持国产柔性屏与三星叫板的厂家,已经不多了。

3

超车机会

三星如此强大,中国显示面板厂家还能有机会吗?

一位从业者给出的答案是:虽然很难,但依然有超越的可能性。只是机会不在单个企业的竞争,而在产业链协同的技术探索与应用层面。

当前的OLED产业链主要由三个国家把控:韩国、中国集中在屏幕制造环节,更上游的屏幕生产机器“蒸镀机”和用于生产屏幕的许多关键原材料,则由日本掌控。

过去几十年,因为美国的撮合,韩日关系还不错,三星因此在蒸镀机上,和日本Canon Tokki签过三年的独家供货协议。这种独家,让其在OLED赛道开启时,获得了无与伦比的起步优势。

三年后,基于取得OLED市场先发优势的现实,三星还是蒸镀机的主要买家。2017年Canon Tokki将蒸镀机扩产到每年7台时,5台被三星买走,京东方和LG只能争抢剩下的2台。

据华商韬略了解,Canon Tokki之所以愿与三星签下三年独家协议,除了经济因素,也和Tokki公司欠下过三星的一份人情有关:在Tokki尚未被佳能收购、即将破产的前夜,Tokki依靠三星的订单才勉强度过危机。

基于那段共同经历,三星作为Canon Tokki公司的重要客户,自然远非其他公司能比。

除了Canon Tokki,三星过去也曾“独占”着能影响OLED分辨率的大日本印刷,这让其OLED一直都比其他厂家同分辨率的OLED屏幕显示效果更好。

众多的独家专利,也让三星在OLED屏上积累起巨大的硬件优势。

“周冬雨排列”的由来

比如,都是2K的屏幕,三星的“钻石排列”在显示细腻度上就高于“周冬雨排列”。而三星很早就申请了钻石排列的独家专利,所以,如果京东方等国产厂家要生产钻石排列的OLED屏幕,首先需要取得三星的授权。

如果日韩的塑料友谊一直保持,三星能继续从日本上游厂家手中独家拿货,对于实施赶超战略的中国厂家来说,或许还真是个灾难。

但2019年7月4日,特殊的地缘政治让日本宣布:对韩国出口关键技术的材料施加限制,日韩这对矛盾重重的老朋友,也走向了贸易战争的新台面。

据外媒报道,面对三星在全球屏幕和半导体市场的绝对强势,日本早有不满。

这种对抗,对于想要取代韩国优势地位的中国厂家来说,或许是一个弯道超车的好机会。

事实上,面对LCD市场的严重过剩,国内显示面板厂家早在2015年就开始发力OLED。

以京东方为例,这家中国的显示面板企业,2019年研发投入高达87亿,在国内通信电子行业中排名第三;其研发人员近2万人,同样位列第三。

伴随研发和人才上的投入,产业布局也在一并加速。

智研咨询一份报告显示:2019年,国内有10条OLED产线投产,大部分是柔性屏产线,总投资额超过4000亿。预计2020年,中国将成为仅次于韩国的世界第二大OLED供应商,总产能占比将达28%。

这让中国的柔性屏厂家,拥有了与三星一战的实力。

据一位技术人员评论:三星的优势大部分在屏幕的生产工艺上,这个优势目前放眼全球,没有对手。但柔性屏的核心技术,更多是在承载像素点的柔性材料上。比如,屏幕材质的韧性与强度,需要经受住几十万次的反复弯折、拉伸,同时还要保证透光性、耐高温、耐老化、抗冲击、防水、平整度等等。

目前,无论是三星还是京东方,都无法完美解决上述问题,只是折中到可用的程度。

所以,所有人都在集中研发能完美实现上述特性的新材料,而国产厂商在这方面的积淀并不比三星弱。

比如,柔宇开发的超低温非硅制程集成技术,已经实现了超薄柔性屏的制造。

加之三星受困于日韩贸易战,这为国产力量的局部超越,提供了宝贵的时间窗口。

正如一位从业者所说:“显像管到LCD、OLED,我们的技术虽然不及三星先进,却也在快速跟进、局部超车。柔性屏能和三星一起起步背后,某种意义上我们已经赢了。”

毕竟,在今天的国际环境下,面对柔性屏上万亿的市场,三星是在图发展,而国产厂家是在求生存,只能拼死一搏,而且团结行动。

4

以史为鉴

相较三星而言,京东方的折叠屏不仅性能不及三星,良品率不稳定,成本也更高。如果纯粹基于商业行为来考虑,确实造不如买更划算。

“但过去的经验告诉我们,如果没有这些国产厂家的苦苦支撑,三星卖给我们的屏幕也不会这么便宜。”

这是一位技术人员,对于我们为什么要和三星竞争柔性屏,给出的理由。

2011年,华为基于三星的OLED屏幕推出P1超薄手机。作为华为手机冲击高端的新作,P1的定位和三星产生了冲突。于是三星便以产能不足为由,公然撕毁合同,直接断供。

这次断供,导致华为后续的P1机型无屏可用,库存暴涨,损失惨重。这次事件之后,华为高端机型开始忌惮与三星合作。

直到2018年,在三星给予巨额赔付的基础上,华为才和三星重新建立了屏幕的采购往来。

按照一位从业者的观点:“中兴、华为的芯片被制裁了,我们再去做,某种程度上是反应慢了。因为诸如芯片、屏幕和工业软件等产品,一旦人家不给你用了,再从零去积累一条可用的备用产品,需要人才、技术和教育上的长期沉淀,不是一两年内能解决的。”

比如,今天的京东方、华星光电、维信诺、柔宇等国产柔性屏企业,之所以能和三星叫板,是因为中国从2007年就开始大力扶持国产企业,力求打破国际垄断。

与此有关的事实是:2007年,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继续组织实施新型平板显示器件产业化专项有关问题的通知》,重点支持平板显示器关键配套材料,以提高国产配套能力;2010年,又发布了《关于2010年继续组织实施彩电产业战略转型产业化专项的通知》。

这为国内显示面板产业的深度合作,起到了巨大的促进作用。

需要指出的是,面对今天柔性屏竞争的新格局,中国的显示面板厂家需要和手机品牌商建立更深层次的合作,才能真正狙击三星在柔性屏产业中已经建立的优势。

如果单从市场联动去考虑,因为只有三星同时拥有手机和屏幕业务,所以,也只有三星有着亏本赚吆喝的合理理由。像华为这样亏损去推出折叠屏手机的方法,在其他国产厂家身上并不适用。

但没有市场订单,柔性屏厂家也就没有生产动力,最终呈现在柔性屏产业竞争上的困局便是,中国的企业会被三星越拉越远。

在一位从业者看来,这种合作需要国家力量去推动,而不能坐等着企业“自我行动”。

他解释到:“CRT显像管技术向LCD的转变属于突破性创新,原有的技术和人才无法有效迁移。但OLED向柔性OLED的技术升级,属于延续性创新。原有的人才积淀和技术积淀,都能一定程度上进行平移。”

“如果我们因为商业逐利的本能去买三星的柔性屏,让好不容易冒头的公司再次被三星狙击,很可能会让中国的柔性OLED,走上LCD那种没有利润又烧钱无数的老路。”

当年,京东方走的就是这条巨额融资、巨额亏损的血泪之路,根本没有利润可言。

2003年,超薄液晶电视面世时,因为国际巨头垄断,中国人买台32寸的电视要花2万块人民币。那时,买了这种高端奢侈品的人可能做梦也不会想到,仅仅十年后,超薄电视就便宜得犹如“地摊货”。

今天,人们只要花1000多元,就能拿下一台50寸的液晶电视。

对于这种巨变,一位技术人员表示:“主要是我们自己有了生产液晶电视的产业基础。任何东西,你没有,别人有,哪怕你知道制造成本只有100元,但人家卖你1000元,你就是没办法。”

当今的世界,落后依然要挨打。

对于今天依然徘徊在亏损边缘的中国显示面板产业来说,没有持续的高利润以维持正向的技术投入,并形成真正比肩三星的人才集群,一旦未来再次有新的突破性技术出现,中国的企业,随时还会重复走上CRT产业“全军覆没”的老路。

如果不想让过去几十年的沉淀付诸东流,突出重围、迈向胜利,已成为中国显示面板企业唯一的出路。

这条路,只能向前,无处可退。

中国面板的最后决战

中国面板的最后决战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5490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