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贼的道德

本文作者: 1个月前 (09-29)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贼的道德

小偷

一月十五号,接近睡觉的时间,号门突然打开,文东进来了,管教和副所长都站在门口。

“链,都打架了干嘛不链,这不是规定嘛!”文东说,他摇晃着脑袋,像是在说一件事不关己的小事。接着,他被拷走了。几分钟后,他被戴上手铐脚镣,拴在墙上的铁环中。

和其他犯人30平米的活动范围相比,现下,他被压缩到直径不到10公分的范围,未来3天都将如此。

他打了4区8号的广东仔,广东仔是因为碰瓷,被判诈骗罪进来的。“实在可气!”东哥说,他打广东仔是要教教他怎么做人。

广东仔仗着自己明天要被调走,明目张胆拿他桶里的东西,他质问广东仔,广东仔却甩出挑衅的话语,这让他很难堪。

作为监狱的常客,他明知道打人的后果。“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对于打人被拴,东哥丝毫不后悔,他说,要是不打,他得后悔一辈子。东哥在外面也是有头有脸的人,道上朋友很多,都给面儿。

文东,1975年生人,家就在昌平看守所附近的村里,是一名职业盗窃犯。

看见我,他冲着我笑,我也冲他笑。我们实在很有缘分。2区2号,4区2号,现又在4区9号见面了。我自告奋勇看护他,但他为了不麻烦我端屎端尿,进行了绝食。

在墙上的前48小时里,他一滴尿也没有尿出来,但在上墙后的第12个小时里,他就已经有了尿意。我多次说给他拿饭盒接着,他示意说不必,但他的脸,已经被尿憋得通红。

他按墙上的呼叫器找管教,说要上厕所。从早上等到下午,没人来给他解链。

东哥最终接受了我的好意,他拿着饭盒,面对着墙,过了很久也没尿出来,他又让我把饭盒拿回去。到晚上,东哥的脸由红变紫,尿憋得他坐立不安,身体也不由自主地痉挛,阵痛一波一波来袭。

半夜里,他又坐了起来,脸上大颗大颗的汗往下掉。

我背着他躺着,不敢动一下。从东哥的种种行为来看,这是一个豁达洒脱的人,在内心深处,却安放着一个过于谨慎、内敛的灵魂。

我将饭盒换成水桶,他坐在上面,却依旧尿不出来。夜深人静,我不敢动,是给他传递信息:没有人盯着他看,放心尿吧。

然而,直到次日的半夜,他坐在桶上超过半小时,才完成了这项旁人轻而易举的排泄行动。我将水桶放到大窑时,看到里面全是血。在看守所,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人。

我问东哥,这一行是不是像传说中那样,要将双指插进热水里夹东西,他摇头说用不着,那都是电视剧里虚构。我又问他们这一行有没有公认的贼王,他又摇头。

“那你一定很有名气吧?”

东哥眯着眼睛,不摇头,不点头,后来他说,在石家庄他们的家,方圆数十里,都知道有这么一号人。

在东哥的形容中,盗窃是个传统大行业,能细分出数十个专业,每项业务,对职业技能的要求并不一样。精通某项业务,不亚于读一个专科。真正入行,文东花了半年时间,成为技术全面的“精英”,他则用了20年。

观察同行工作是职业化的第一步,公交车站提供最专业的平台。

在这里,文东看见过同行两两配合,掩护对方偷钱包;利用报纸遮挡顾客视线;利用司机刹车造成的惯性贴身掏口袋;利用人的警惕心制造假象瞒天过海。

胖子行动缓慢,反应能力差,容易下手;穿着体面的人口袋里钱多;农民工可能会将钱缝在裤子里;抱孩子的女人双手被占,是完美的猎物;睡梦中的男女,永远都是待宰的肥猪……

总结盗窃心理学,学会使用兵法,掌握侦查与反侦察能力是基本的职业素养,而心思聪慧、记忆力好、随机应变,代表着一个职业小偷能够走多远、走多高——这属于老天爷赏饭吃。

毫无疑问,文东是老天爷眷顾的那个。

绞链一般在夏天干,女人穿得少,戴了金项链、金手链的,一去买菜挑拣蔬菜得低头,一低头,项链的下端就离开了脖子,就这时候,把医用剪刀伸出去,咔,另一只手接着项链,绞了就走。

“要是超过一秒钟,那就不专业。”

“他们手抖,一哆嗦,人家发现了,就干不成了。这个只有我能干。”东哥说,2010年夏天,他和3个朋友一起干了一个半月,赚了60万。

基础业务从钱包开始,再拓展下去,但凡人身上跨的挂的背的戴的提的拿的,和钱有关系,都属于文东的工作范围。

东哥的描述,让我恍惚间产生了在观赏一种工匠精神的错觉。

21世纪的前10年,是文东的黄金时代。偷钱包,效率最高的一次,在长途车上,有个睡着了的家伙,他很轻松地从他怀里拿出包,不到20分钟,三万五到手了。

智能手机出现后,主营业务调整为手机。

“毫不夸张地说,我偷的手机,得用一个卡车装。”文东用手比划着。这些偷来的手机将全部被运送到深圳的华强北手机二手市场——中国最大的电子市场——在那里被漂白后,卖向全世界。

职业巅峰,也许是在2008年,文东和100多个同行组成了声势浩大的盗窃军团,从中原腹地河南某县出发,一路向北,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华北平原。

他喜欢一掷千金的生活,喜欢交朋友,喜欢四海之内皆兄弟、快意恩仇的江湖。他的江湖,由分散在全国各地的朋友构建。

同行遵循传统的地域观念,自动将小我镶嵌到某个省市的版图中,形成辨识度较高的河南帮、四川帮、黑龙江帮、江西帮,新疆帮……帮派通常散化成三五个人的小团队,分工合作。

这是文东最怀念的日子。

现下,这一行到了瓶颈期。

2018年8月,他和3个合伙人开车到农贸市场。进了市场,看见有人将手机露出了口袋,他四处观察,确定没有便衣后,迅速凑过去,伸手,掏出手机,转身便走。

整个盗窃过程以秒计时,然而,就在他转身的时候,一个老头正拿着手机拍摄。

总结这次入狱的原因,文东认为,还是职业素养不够。法律日趋完善,警察打击盗窃力度持续增大,天眼摄像头四处遍布,搜集证据的手段越来越先进。

小偷行业由中风险超高收益变成了超高风险中等收益。

“投入和产出不成正比。”重庆江津籍职业小偷王明清道出了实情。从业20多年,最近5年,王明清几乎年年都折进来,进监狱率远超过其他时期。

他的同行老乡,刘满银和老冯,释放几个月也先后折进来;黑龙江籍职业扒手汪明,19年释放数月,于当年10月再次落网;齐齐哈尔,1993年出生的小庄,19年8月盗窃罪刑满释放,10天后再次落网;黑户竹子今年19岁,但已经三进宫……

毫无疑问,小偷行业的风险还在持续增加。有人叹息,北京打击盗窃的力度,正在把人(小偷)往河北周边驱赶。

工作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以前主要是公交车站、地铁、火车站、公园等地,现在,这些地方高密度的摄像头、无处不在的便衣使得业内人士越来越谨慎,转而选择相对低风险的农贸市场、街头、集市。行业精英如文东者,也以商场为主要的办公地。

反扒大队有专门培训业务的老师,而全国数百万的盗窃军团却没有一所正规的大学进行专业课培训,这让小偷们普遍感到可惜。

在他们看来,并不是反扒大队的有多厉害,而是小偷行业出现了断层,手艺无法通过系统的教学传授出去;过于陈旧的师父带徒弟的传统模式依旧是主流,而且,师父往往抱着“教会徒弟饿死师父”的旧观念,很多技艺已经失传……

半步桥头,雾霭氤氲煞气稠。獬豸抚角忧,魑魅魍魉吼,飞花难锦绣……”东哥能背很多诗,岳飞的、白居易的、李白的、苏轼的。

东哥念的这首,据说是一个在七处的老教授写的诗,七处是北京第一看守所。老教授被判死刑,在绝望之际,写了这首《七笔勾》。

“咫尺飘尸臭,一入斯门此生便罢休,因此上把浪子回头一笔勾。”

我沉默着,东哥也沉默。

某种程度上说,文东成为贼,和他的爱情不无关系。他与妻子荣慧相识于童年,相恋于初二。

荣慧1976年出生,比文东小一岁。两人早恋被父母发现,分居二地时,文东每月两次从北京到新乐见她。少年穷,攒不到钱时,逃票、扒火车都干过。

肚子饿得实在受不了,就走到了一个面摊前,要了一碗面。看见面摊车上的一盒钱,趁着老板不注意,文东跳起来,直接冲过去,抓了两把钱就往外面跑。这是1992年,文东第一次犯罪,抢劫,因为爱情。

荣慧家人的暴力威胁,是这段校园爱情的又一道障碍。被打得遍体鳞伤,爬不起来,文东并不在乎。

文东赢了。1995年,给岳父打下5千块欠条做彩礼,订婚,他带着荣慧前往北京谋生。

学历不高,没有一技之长,北漂的小情侣只能靠体力劳动换取收入。

给江苏人打工,装修,每天的工作是拿砂纸打墙灰,一天下来,整个人都是白的。夜里下了班,整个人瘫在床上,无法抬起胳膊。

荣慧哭着劝文东别干了,然而,她的工作更辛苦,做串串,每天晚上一根一根串好蔬菜、丸子,凌晨四五点起床,挑着担子,辗转数趟公交,到车站去卖。夜里回来,又得继续串蔬菜。

工地干活,文东被派去搬手脚架,加起来重六吨,从这栋楼挪到那栋楼,累得浑身虚软。

工作总在换,租住地总在换,饱尝辛酸,看不到任何希望。在气馁和极度的疲惫中,文东歇了几天,石榴庄的出租屋待不住,他到附近的公交车枢纽站溜达。

枢纽站龙蛇混杂,文东很快发现了隐藏在其中的暴利行业。“紧张,害怕,手心出汗。”成为贼,文东再次体验了抢劫面摊的情绪。

用了半年时间,文东才真正入行。工作的旺季,往往在11月到次年2月份,早上出去干活,快则半小时,慢则两个小时,结束工作,剩下的便是快活的休闲时光。

在歌厅,在KTV,在夜场,在工体,在三里屯,在后海,在北京夜夜歌舞的酒吧、坐台小姐聚集地,文东体验到了人生的另一种乐趣。

这种乐趣,是金钱、酒精、性、暴力、冰毒的混合体,在大分贝香港流行曲和电子音的轰炸下,变成纯粹的发泄。

赌、毒、嫖、是大多数职业小偷暴富后都会沉溺的爱好。生活极速膨胀,越过了文东想象的边界。

一入斯门,此生便罢休。

东哥游离在法律意义上的好人坏人的标准之外。

东哥及其合伙人默契配合,从业生涯都超过了十年,盗窃美学的重要篇章是契约精神,他们彼此信任,没人出卖朋友。“谁进来都不乱咬人,出去了还一起干。”

我得以猜测,小偷团伙的团建活动也许是到关帝庙烧香。关二爷不拘黑白,只问忠义。

跟妻子搬到分钟寺租住时,荣慧到火车站卖麻辣烫,而东哥就闲在家。

他的房东是一对老夫妻,丈夫瘫痪在床,妻子无心打扫,院落肮脏零乱,东哥爱干净,打扫得干干净净,甚至替老头端屎倒尿。

“我们搬走的时候,老头老太太特别不愿意,他们的儿女也都来劝,愿意不要房租让我们住。”东哥自豪地说。他干的赡养父母的义务劳动,连房东的儿女们都没做过。

在跟各行各业打交道的三年,文东看见了许多黑色交易,参与的人中,黑道白道都有。“太黑了!”东哥苦笑着,他并不觉得我能理解他所说那个魔幻的世界。

停顿片刻,他又开口:“我不偷老人,不偷学生。”

“所以你刚进来,我特别愿意帮助你这种人,上过大学,受过高等教育,可太单纯了,都没被社会污染,我很不希望你们受到一点点伤害。就在你们的人生轨迹中活着就挺好,体体面面的,千万别看到这些……”

复述东哥这段话的时候,我热泪盈眶。

入狱是我生命中的至暗时刻。监狱里等级明确,犯人们命令新人多干活,却用刻薄而恶毒的话辱骂他们。

我曾目睹狱友被要求替头板(管理犯人的犯人)捏腿、按摩,或者被迫当众表演射精。当头板心情烦躁时,他会受到更严重的惩罚,往往一边哭一边哀求,希望头板放过他;头板心情好的时候,会让他多吃一个馒头。

东哥用他的江湖地位让我免于遭受欺凌,又在我对人生、未来彻底失去希望时宽慰我。

“人不能用好坏去分,这世界上没有好人坏人。”在和他面对面的交流中,我能看到在东哥喉结的抖动间,他的身体、他的心灵也在颤抖,也在怀满希望地呐喊。但很快,他让自己矛盾的心灵又滑入深深的黑夜里。

2020年1月23号早上,东哥终于被解链,调回隔壁的8号。走的时候,他没有回头。2月19号,他刑满释放,临走前,他冲我喊话,说记着我的情呢。

我感动又自责,他被链在墙上的那三天,我什么都没有做,可他却觉得欠了我很大的人情。

他给我留下了联系方式,邀请我到他家里做客,并许诺给我做他最拿手的猪肉炖粉条。

文东于2020年2月19日出狱。出狱以来,他一直待在新乐市的家里。

凌晨1点,9楼的家中,灯已经熄灭。钥匙放在门口的鞋中。女儿已经睡熟,荣慧躺在床上,睁着眼等待丈夫回家。丈夫已在回家路上,暂时没有任何危险。

这是这个家最安详的时刻,荣慧不必再时时刻刻绷紧神经、为丈夫担忧。

这么多年来,每每撑不下去,她会想找个人倾诉。但她不能,也无法对任何人诉说。

“哪一天,突然接不到他的电话,那就是出事了。”荣慧平静地说。她能做的,只有收拾好行李,偷偷摸摸地前往某个看守所、某座监狱。

一年、两年、三年,漫长的等待后,再偷偷摸摸去一趟监狱,接回那个心灵、肉体相当陌生的男人。

荣慧也曾想过离开,他吸毒,他出轨,他干坏事,偷别人的东西,不仅违法,还伤天害理。

但文东拒绝签字,他清楚,妻子是个好女人。自己不在家里,老人和孩子都由她一人照顾,艰辛自不必说。母亲是北京人,毛病多,说话冲,不留情面,对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当面数落过,唯独对妻子,“没有一点点挑剔。”

文东坚决不离,发誓、作保证、软磨硬泡、威胁、搬出父母和孩子当筹码……为了挽留荣慧,他用尽了手段。

“说不吸毒他就戒了,再也没吸。”对丈夫的决心,荣慧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数十年的感情,并不像加减乘数那样简单直白。“这么说吧,快30年了,我们两个人已经活成了一个人,不用说话,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她说,“人到中年,已经不是爱不爱的问题了。”

我没法想象荣慧的情感世界。但也许,在内心深处,她依旧对那段电影似的恋情残存着一丝希望。

15岁的女儿在隔壁房间时,聊起小偷话题,夫妻俩下意识地露出了紧张的神色。

荣慧将声音压得很低:“他干什么,她应该猜出来了,毕竟隔两三年就进监狱,怎么看也不正常……但她从来不说。”

女儿是声乐艺术生,为了让她进入当地的好高中,家里花了四万元。

1997年,文东成为贼后,荣慧劝过他,不要做这行,但文东根本不听。

直到今天,荣慧对丈夫的职业依旧不赞同,这并不只是传统道德认知里,贼就意味着坏人,意味着蒙羞和耻辱;也不只是现有法律体系和社会运行中,它被定义为违法。

“(女儿)上学的时候,别人都介绍自己的爸爸是做什么做什么的,你让她怎么说?她爸爸是干这个?你让别人怎么想,还有谁愿意和她交往呢?”

文东也经常被这个问题所困扰。文东想过放弃,可放弃并不容易。

20多年来,他没干别的,就是偷,自己所有的职业技能都和偷有关,社交圈子也几乎是完整的小偷王国。自己已经“半个身子埋土里了”,“没有学历,没有文化,拿什么养家?”

当年,成为贼是主动选择,艰苦的体力劳动并不能换来和劳动相匹配的报酬,反而在日复一日的机械劳动中变得挫败、绝望。而偷,轻而易举得到丰厚的物质报酬。

但获得高额收入后,文东并没有选择收手,而是继续偷。这让我无法理解。

“干我们这行,就好比草原上的狼。光有羊不行,草原很快就被啃光了,羊也容易生病,有了狼呢,哎!老弱病残的羊被吃了,草原也还是绿的。有了狼,各种动物都能生存。作为食物链中的一环,它能维持一个平衡。”

文东大口大口地抽着烟,不到半小时,他已经从烟盒中取出了6根烟。猛吸一口烟,他吐了出来,大团的蓝色烟雾将他的脸完全遮蔽了。

显然,文东在23年的职业生涯中,实践、总结出了一套生存的完整理论,我不可能影响、也不可能说服他接受我作为普通人的观念。

在文东的职业规划中,北京依旧是工作重心,说不好哪天会来。

当这个最强的职业小偷踏进北京的那天,所有的人:

请攥紧自己的手机。

*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这正是:

世间再开恶之花,善念难存桑梓家;囹圄当中说善话,走出牢笼摘佛瓜

贼的道德

贼的道德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5627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