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甜蜜终点

本文作者: 1个月前 (09-27)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甜蜜终点

现代医学虽然对我的病已经回天乏术,但是却可以麻痹我的神经,让我感觉不到癌细胞在侵蚀我的肌体。

我终日躺在床上,混混沌沌。床的左侧有一扇窗,我交代护工让它长久地开着一条缝。窗外时不时传来刚割的青草的清新气息,或是烧烤的烟火气。伴随着邻居天天早上送孩子上学发动汽车的声音,和放学后孩子的嬉戏声。

从窗里透进来生的光影、气味和声音,不知道会不会也透出去我这个行将就木的人的腐朽气息呢?或者生的人根本就不会注意到素不相识的人的凋落。邻居家的生气就像免疫力,把我的死亡气息完全隔绝在外。

我仰面躺着,并没有明显的痛苦。更多地是一种无力感,一种能清晰感到生命力在溜走的感觉。就像你隐约间听到自行车胎在嘶嘶漏气,或者没关紧的水龙头在滴答漏水。你凝神细听,怀疑只是自己的幻觉,但很快就意识到确实是有东西在执着地、不可违逆地溜走。

我混沌的时间渐长、清醒的时间渐短。我的身体像是被一种灰黑破败粘稠的物质包裹。这种物质通过七窍和毛孔渗入我的身体和意识。我像是一只被蜘蛛捕获的昆虫,被黏丝紧裹,从肌体的内部逐渐腐化。

我的内心是渴望死亡的,我现在这种缓慢腐烂的状态,远不如直接在我胸口扎上一刀来得痛快。幻想着一把钢刀刺入我的身体甚至成为了我少有的娱乐之一。

就是那把他在我们日本旅行时带回来的厨刀,对准我的左胸,缓缓插入。刚开始有一丝刺痛,紧随而来的是血肉带来的顺滑感。尖端终于侵入了我的心脏,一波由内至外的抽搐传遍了我的全身,我长长地呼出最后一口气,迎来我甜蜜的终点。

我的躯体已寸步难移,我的意识时醒时醉。每当我的意识逐渐遁入混沌时,往日时光的一些片段就会闪回在我眼前。有的清晰、有的模糊,有的就如他曾今在我耳边的低语一般,模糊难辨,却流淌着汨汨的情愫。

多年以前,我们都还年轻。那时他在公司旁边租了一间小公寓,房间很紧凑,有一个大大的飘窗。窗外就是CBD匆忙的人流,厚重的玻璃却把喧嚣彻底屏蔽。我们喜欢各靠着一边的窗棱向外看,脚对着脚,腿挨着腿,看芸芸众生演着一出出缺头少尾的默剧,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彼此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对他了解越深,越觉得他就是一个住在城堡中的小男孩。他对护城河外的人温雅谦逊,温暖地疏远着。越过护城河来到城墙下,仍然是那个稳重的他,但是小男孩却忍不住偶尔探个头,扔下一个纯真阳光的笑脸,转而又躲在了高墙之后。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觉得我是坐在城墙上的状态。居高临下,我看着小男孩的喜怒哀乐。他倚在城墙上和我聊天,迫不及待地跟我分享他的新玩具,大声地笑,不知疲倦地从早到晚。

我甚至觉得自己的一只脚已经垂在了城墙里面,只需要他伸出手、点点头,我就可以扶着他的手跃进去了。但是在畅聊间的沉默、欢笑的间歇,小男孩总是有一丝扭捏,他低头搓着手,不知所措地犹豫着。

我很享受与他的这些时光,但越是聊得深,我越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去。我能看到他与我交谈时眼中闪烁的光华、与我分享快乐时内心的满足。他想我进去,但是腼腆和对未知的一丝丝畏惧又让他裹足不前。当时的我是这么坚定而又盲目地相信着。

那是一个秋天的下午,好像是十月。窗外街道上的车流与行人永不止歇,但是那份急躁与慌乱却被我们这个小空间完全隔绝在外。

他低头在看着一本书,阳光把他的右半边脸照得纤毫毕现。长长的睫毛微向上翘,头向左边侧着,露出右边修长的脖颈。他的嘴唇红润饱满,随着思维的起伏时而紧抿时而放松。

灰尘在阳光下翩翩起舞,这个仿佛与世隔绝的小空间里只有我和他。他读着书,我读着他。玩味他下颌的棱角,琢磨他眉角的小疤。

他抬起头,出神地望着窗外。也许是书里的内容触动到了他。他握着书本的左手下意识地在用力,大拇指的指甲盖微微泛白。他把翻开的那一页折了个角,合上书,长出了一口气,慌乱却坚定地吻上了我的嘴。

我们的嘴唇一接触,他的那股冲劲仿佛就消失了。也许他怕冒犯到了我,匆忙的浅尝辄止,他想退缩。我赶紧伸出左手,握住他的右臂,轻往里拉。

他感受到了我的鼓励,褪去了狐疑,他的吻开始大胆地打量我的唇齿。他的右手环绕我的后背,把我紧紧地拥在怀里。平时文静的他,竟然也有如此大的力量。我们的上半身紧贴,恨不得互为血肉。

我的右手抚上他的后脖颈,他刚剪的发茬坚硬刺手,脖子侧面的脉搏激烈地跳动,像乐章高潮时的鼓点。

他的热情被彻底地点燃了,他不止为我打开了城门,更是恨不得亲手把城墙推倒。他忙乱地褪去我们的衣服,双手激动得微微颤抖。他的手终于抚上了我的乳房,我觉得透过那里,他直接抚在了我的心上。

他的吻沿着我的躯体一路向下,在我的双乳间停留,深深地喘息着,仿佛要把我的神髓都吸入他的体内一般。他进而往下,双手把着我的腰肋,用唇鼻在我的腹部反复摩挲。

在后来我们一起共度的岁月中,他反复地提起他对我腹部的迷恋。他说有的文明相信腹部是承载灵魂的容器,薄薄一层血肉后面,包裹的是最重要的脏器,只需一把小刀,就能把腹腔划开,让人在痛苦中缓慢绝望地死去。向别人袒露腹部,有一种献身的况味。

他终于来到了我的双腿间,他内心那个好奇的小男孩又按捺不住探出头来。他分开我的双腿,一只手轻轻托起我的臀部,静静地看。我的下体感受到他的注视,我羞涩惊慌,却又不忍心拒接他,只能下意识地双手捂脸,任由他去。

所幸他的呼吸很快就循着原路回到了我的脸旁。他分开我的双手,清澈的眼神注视着我。

“Anna, 我要进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我的脸、脖颈直到锁骨都一片火热。我的思维此刻却出奇的平静。我知道将要发生什么,这正是我想要的。我们的心灵在过往的日子中已经无限接近,我需要他进入我的身体。藉由下体的交缠,我将和他一起,为联结我们一生的纽带打下最后一个死结。

我双手抬起,抚着他的脸庞,郑重地点了点头。

虽然已经下定了决心,但面临着临门一脚,他却有些彷徨。他垂着头,双手把着阴茎,尝试着寻找正确的入口,就像是一个刚学会扣纽扣的小男孩,认真地低头扣着衬衫下摆最后一颗纽扣。

我稍稍抬起臀部,右手探下去扶着他的阴茎,抵在我的入口处,左手扶在他的后腰,轻轻地往前推送。我能清晰地感觉到下体被他撑开,有一丝刺痛。他终于完全进入了我的身体。

现在回想起来,我们的第一次交合是仓促且不安的。后来的岁月中,那个曾经羞涩的小男孩孜孜不倦地探索着我的身体,也很快学会驾驭自己的身体,带给我们无限的欢愉。

岁月匆匆而逝,曾经坚固厚重的城堡终将破落凋零。二十五年后,我们结婚纪念日的欢好,他第一次无法完全的勃起,他沮丧地用疲软的阴茎搓揉我的下体,但是却无济于事,无助地像个找不到妈妈的孩子。我把他从胯间拉上来,搂在胸口,一边摩挲着他的头,一边低声安慰着他,直到我们就这么相拥着睡去。

自此以后,我们开始越来越清晰地感觉到生命的流逝。我们不再追求那些曾经的坚持,终日坐在屋檐下、阳光里,任外面的芸芸众生演着一出出缺头少尾的折子戏,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过往的点点滴滴。

我好想再看一眼那个在阳光下抿着嘴读书的少年,他的长睫毛,他眼角的小疤。正在我准备前往记忆的最深处去找他时,对往昔的反刍忽然被一整晃动所惊扰,我的神魂被强行拉回了现世。

我勉强睁开浑浊的眼,眼前有一个高大黑色的身影,不像是往常照顾我的护工。床左侧的窗帘也许是开着的,光透进来,给这个模糊的身影镀上了一层光晕。它靠近我,柔声对我说:

“Anna,我来带你走,你准备好了么?”

我马上明白了。我颤抖地伸出枯瘦的右手,用尽我身体里最后的一丝力气握住了它的手。

一片耀眼的光明,似乎是和煦的朝阳。我站在年轻时上班必经的十字路口,四周景物朦胧,只感觉他的肩膀就在我的左侧,鼻端还能隐约闻到他早上新擦的淡淡香水味。红灯转绿,我恍惚地往前走,我不知道这是要去哪,一片混沌带着一丝不安。我的左手往左边试探,没错,是他宽厚的右手,触手可及。我的手腕上抬,就在我要触到他手的一刹那,他紧紧地握住了我。他的体温如潮水一般冲走了我所有的不安,世界停留在了这个温暖安详的瞬间。

他们说性的顶点是狂喜的律动。他们说生命的尽头是混沌的虚无。而于我而言,彼时、此刻,都是一股温热裹住了我的全身。我放佛半漂浮在温水中,暖洋洋地不着一丝力。他已经离开我五年又四个月了,我终于也来到了这个甜蜜的终点。

完。

甜蜜终点

甜蜜终点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5672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