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异宠世代:养恐怖宠物的年轻人

本文作者: 1个月前 (09-24)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异宠世代:养恐怖宠物的年轻人

“异宠”是指区别于猫狗等未完全被人类驯化的小众宠物。数据显示,近三年小众宠物市场蓬勃发展,“90后”“单身”是青睐异宠的主要群体。

6位异宠主人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占用时间少、形态独特使它们能带给都市年轻人另类的陪伴,但野生动物非法贸易等问题也使他们的生活处于风险之中。

我自己就像一只爬行动物

@丁苯酞 学生 养蛇和蜥蜴两年

对动物的喜爱源于幼时看《动物世界》,我从小就不害怕蟒蛇、鳄鱼,反而觉得它们既好看又很酷,常常对妈妈喊:“妈我要养一条鳄鱼!”妈妈也怕它们,但她对我的家庭教育是让我不要恐惧这些动物,毕竟它们并不是害虫。

大二时,我自己兼职赚钱,终于花2300元买回了一条宠物蛇。此前我做了多年功课,对蛇的品种、习性、饲养方法等都了如指掌,这才把它带回了家。学校离家很近,我就把它养在家里,几乎每天都回去看它。养蛇并不麻烦,只需给它准备一个合适的保温箱,里面铺上木屑,每隔半月喂五只小白鼠就好。

宠物蛇的性情一般都很温顺,除非操作不当,否则不会有危险。有次我不在家,妈妈给蛇换水,她不懂蛇对气味敏感,没有戴手套就在蛇眼前晃动,结果被咬了一口。但她出奇的冷静,发微信问我这条蛇到底有没有毒。我说当然没有,有毒不敢养。然后她说:“哦那就没事,我刚被它咬了一口。”我吓得不轻,幸好只是一个小伤口,很快就愈合了。

大多数时候它都是静静地趴着,舒展着身子和我一起躺在床上,我喜欢这种安静陪伴的感觉。我不需要它给我互动和反馈,只想要它健健康康地生长,这样就很开心。

最近我新买了一条蜥蜴,它住在高一米二的大箱子里,需要用专门的爬宠灯烤,模拟自然生存环境。我一天喂它两顿,南瓜、油麦菜、红薯之类的素食。刚来时它和我不熟,每次喂食都会竖起身上的刺和喉扇,不让碰。慢慢熟悉了之后它就会安心在我手上吃东西,还会和我互动。蜥蜴很聪明,我给它起名“吨吨”,希望它长成一个吨位巨怪,每次叫它名字都会爬过来。

饲养蛇和蜥蜴都有特定的温度要求,为了让它俩生活舒适,即使夏天热的汗流浃背我也不开空调,只吹电扇。它俩有各自的性格和脾气,蛇胆大、捕食凶狠,面对比自己体型大的白鼠也毫不害怕,不像有的蛇会害怕体型过大的食物,甚至有被食物反噬的蛇。蜥蜴则天生温顺,养熟之后就会乖乖让我抚摸。

宠物蛇和蜥蜴都是性情温顺且胆小的动物,比起人类对它们的恐惧,它们其实更害怕人类这个庞然大物的突然靠近,这一点大多数人都不了解。

我常常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爬行动物,外表看起来不好惹,实际上内心却懦弱而胆怯。我喜欢纹身和面部穿刺,在身上纹了一个很凶的大骷髅抱着一个恐惧的小骷髅图案。我想让自己看起来凶一点,这样别人就不会欺负我。

小时候我很乖,有次和家人逛超市,我自己推着购物车,一个男的忽然从后面摸了我的屁股。类似的事情多次发生,过地下通道时被尾随、走出健身房时遇到露阴癖挑衅。有次我鼓起勇气反抗,用砖头拍了那个变态的脑袋,他满脸是血,但并无大碍,浑身酒气地追着我跑了一公里。

这些经历我从来没有和家人说起过,我不是一个喜欢和别人分享心事的人,我更喜欢和自己的宠物说话,即使只是一个人的自言自语。

很抱歉小家伙,没有照顾好你

@勾勾 空间设计师 养刺猬两年

我对可爱的动物没什么抵抗力,看到别人养的刺猬乖巧可爱,就网购了一只回来,养在保温箱里,给它喂猫粮、奶糕。

不知是否因为长途运输中受到惊吓的原因,我的刺猬异常敏感、脾气差,一碰就炸毛,整天蜷缩着,根本没办法靠近。有次我想给家里的宠物拍大合照,戴着手套去抱它,胳膊还是被扎满了小孔。喂食是我们仅有的交流之一,我把吃的给它倒在小碗里,在旁边偷偷看它,一旦被发现它就会立马警觉。

刚来时它只有几个月大,小小一只,刚好能托在手上。后来慢慢长成了一个球。一个养过刺猬的朋友调侃说我的刺猬太胖了,需要减肥。

我不喜欢太热情的动物,所以不养狗,觉得它们太粘人。刺猬会静静地陪着我,这样就很治愈。我养刺猬也有一点小小的迷信,民间传说刺猬是“五大家仙”之一,管财。

我养了它两年,一直没能跟它亲近起来,不能摸也不能抱。它经常越狱,用小脑袋顶开保温箱的玻璃门,跑出来在家里到处溜达,我常常找不到它。性格胆小的它警惕心很高,一直处于惊恐的状态中,过得并不开心。

后来它不知怎么生病了,腹泻、便血。养小众宠物的烦恼就在于生病了无从下手,我只能百度找办法,喂了几天蒙脱石散,暂时不拉稀了,但还是不吃饭,只能用针管投喂。原本打算等周末不上班就马上带它去宠物医院,可惜它没撑过去,晚上下班回来就发现它已经走了。

我哭了好一会,一整天都心情低沉,最难过的是它在我身边这两年过得胆颤心惊,该有多煎熬。

我把它葬在了一棵大树底下,害怕尸体被野狗吃掉,特意包了一层塑料袋。希望它下辈子做只好脾气的小猫,过得开心一点。

危险是一种残酷的魅力

@黑鸽 学生 养蜘蛛1年

大二,我和室友去花鸟市场逛了一圈,偷偷带回一只捕鸟蛛,从此展开了和宿管阿姨斗智斗勇的生活。

捕鸟蛛无毒,脾气温顺,趴在手上轻飘飘,有冰凉的触感。我们买了一个大塑料盒,底层铺满厚厚的泥土,再用杯子给它搭了个遮光小屋。照顾它非常方便,只需每周喂食一次面包虫,加水,冬天挪到暖气旁。养蜘蛛不用耗费太多精力,我和它就像偶尔联系的朋友,打个招呼问候几句,便回到各自的小世界里。

我喜欢蜘蛛带给人的危险感觉。小时候我就喜欢看蜘蛛结网,一圈又一圈,然后耐心等待。有猎物扑到网上,它便迅疾地冲过去,缠绕、撕咬。喂食捕鸟蛛时,我把面包虫丢给它,它会先静静观察几秒,然后敏捷地咬住猎物,不给它丝毫挣扎余地。我喜欢观察这种捕食过程,自然界的弱肉强食,有着残酷的魅力。

今年寒假,我本打算将它送去花鸟市场老板那寄养,因为急着回家便搁置了,想着它能够顽强地撑过冬天。没想到后来遇上疫情,八个月都无法返校,等我终于回到北京时,它已经饿死了。

对不起,我的伙伴。

我决定把自由还给它

@Leah 新媒体从业者 养花栗鼠四个月

大学时看电影《鼠来宝》,我被三只可爱的花栗鼠吸引,朋友打趣说我长得和花栗鼠很像,算是一时兴起,我俩就去了花鸟鱼虫市场,在无数活蹦乱跳的花栗鼠中挑了一只最有眼缘的带回了宿舍。

我把它安顿在宿舍的阳台上,每天和朋友轮流照顾它,一下课就赶紧跑回去喂食、铲屎。它喜欢吃坚果、面包、牛奶,是个十足的小吃货,能吃很多东西,但牛奶每次只能喝一点。宿舍没有冰箱,刚开口的牛奶第二天就会变质,不能再喂给它,我就自己喝掉。

它用小爪子抱着食物专心致志啃的样子非常可爱,同学们都很宝贝它,经常过来投喂,喊它“干儿子”,逗它玩。有个可爱小生命陪伴自己的感觉很不错,我有一种妈妈们在朋友圈里晒娃的乐趣。

花栗鼠不像完全被驯化的仓鼠那样小巧温顺,而是带有一些野性,不很亲人。刚买回来时它十分胆怯,在笼子里显得很局促,买的小转轮它也不玩,除了吃东西就是在笼子里疯狂乱窜,每次下课回来阳台上总是乱糟糟,都是从笼子里飞溅出来的食物碎屑。这是我照顾它唯一操心的事情,但不是麻烦,而是愧疚。或许是自我感觉投射,我觉得它在笼子里生活得很不开心,经常往笼子上撞,似乎总想逃离。

有一次我用绳子牵着它去学校草坪上溜达,它奔地飞快,一直拼命往前冲,竟然一下挣脱绳子,窜上一棵十多米高的大树。我在树下仰头看着它,觉得它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但没想到,树上有两只小鸟,一直啄它,它逃到树枝上,结果摔了下来。我赶紧奔过去,小心翼翼把它捧起来,发现它吐血了,尾巴也断了一截。

它生命力很顽强,在笼子里恢复了两三天就好得差不多,可以照常跑动,只不过尾巴永远变成短短一小截了。这次以后,我心里的愧疚和自责加剧,当初决定喂养一个小生命的想法太过仓促,后面才发现自己无法照顾好它,它在我身边生活得很痛苦,那还不如放它自由。虽然它可能生存艰难,但至少它能享受到一段时间的自由奔跑,而不是被当作玩物观赏。纠结了半月,我最终决定放它走,生死由它。

我挑了一个天气晴好的早晨,在学校最大的一片草坪上,打开笼子,跟它说了再见。它先是试探性地从笼子里探出头,然后就头也不回地奔走了。此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它。

爱蛇是一种宿命

@灵蛇岛 宠物蛇博主 养蛇七年

去年我从临床医学专业毕业,拒绝医院的工作,决定全职养蛇。

我从小就是动物爱好者,大一做实验,偶然接触到国外关于宠物蛇饲养繁育的资料,被蛇的生物神秘性吸引,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一开始,我一条两条的在宿舍养,逐渐养到三十多条,就搬出校外租房,最多时养了一百多条。

同学们起初对这类新奇事物好奇又恐惧,接触后发现人工饲养的宠物蛇大都温顺,并非他们想的那样危险。多数时间它们都安安静静待在箱子里,累的时候我就看看它们,观察它们如何吐信、进食,乐趣无穷。

当时宠物蛇在国内还不流行,资料匮乏。为了学习,我想方设法去国外的网站和社交平台寻找资料,自己翻译、补充。我喜欢饲养不同品种的蛇,收集不同基因。当时一条宠物蛇成百上千,稀有品种甚至上万。我每月生活费只有两千多块,为了挣钱,我在贴吧里写文章、给互联网公司做兼职运营,凭自己的努力实现了经济独立。

毕业后,我决定把兴趣变成事业,成立自己的养蛇工作室。今年工作室升级,有了三位合伙人,规模从十几平扩大成四十平,宠物蛇饲养的数量也达到七百多条。

养蛇最大的乐趣是通过自己培育,混合、优化基因,繁育出独特的新品种。每当繁育出市面上少见、甚至没有的品种,我就会收获巨大的成就和满足感。看着一条条小蛇慢慢长大,再重新孵化出新的蛇,我就像在观察一场场生命的轮回,这种乐趣是独一无二的。

我常说“爱蛇是一种宿命”,这种爱好可能不被大众接受,饲养的过程十分孤独。父母一开始就极力反对,觉得我不应该放弃医院那么稳定的工作,尽管现在我创业成功,收入非常可观,他们还是不支持。独自和自己的宠物蛇作伴,即使不被理解,即使被人用有色眼光看待,我也依然偏爱它。

和7年前相比,现在宠物蛇已非常流行,成了宠物店里的常客。我还去过一些学校讲座,很多学生会来我身边和蛇互动,他们对蛇的恐惧在慢慢消解。人类对自然的恐惧大多出于无知,我不想让它们因为这种无知被误解。

爱它不一定要把它养在家里

@杜梨 青年作家 养松鼠和灰喜鹊四年

我家里有一只魔王松鼠、一只灰喜鹊,都是四岁多,鸟比松鼠小两个月。它俩打过一次架,鸟的爪子被松鼠咬掉了一只。

有天早上松鼠出来散步,不知为什么鸟突然扑向它,开始攻击松鼠。等我凭着直觉发现的时候已经到了千钧一发的时刻:松鼠搂着鸟的身体,爪子搭在鸟后颈上,正准备下嘴咬。松鼠不知道自己和鸟比起来有多厉害,这咬下去鸟可能就没命了。我尖叫着冲过去,它俩都楞了,然后我赶紧把它俩分开。

我家里的小动物都是放养,不会把它们关在笼子里。松鼠有自己的小窝,每天早上都会出来散步,在房子里到处溜达,散到中午12点就回去睡觉。它有自己的生活规律、有自己的想法,一直快快乐乐地,每天都会出来偷地瓜、偷水果吃。它最喜欢的地方是厨房,哪怕是关门的瞬间,它也要用自己肥肥的小身躯挤进去。

要轰它的时候我就学它的样子跺脚,松鼠恐吓人的方式就是跺脚、尖叫、甩尾巴。我没有尾巴,就稍微弯一下身子,跺几脚,它就乖乖溜走了。有时候它自己待着无聊,就会来找我,爬到我身上,要我陪它玩。

灰喜鹊没有固定的窝,原本小时候它喜欢跟我睡,睡在我的床上或者架子上。后来长大了,突然有一天就不跟我睡了,把它带进来它也要飞出去。它自己挑了浴室玻璃门的顶,喜欢睡在那儿。不过因为只有一只脚抓不稳,晚上经常会掉下来。有时候睡到很晚听到它突然吱嘎一声尖叫,我就知道它又掉下来了,这时候就赶紧从床上起来去扶它。

我和鸟都是话痨,每天回家它都会和我打招呼。它会不停发出音调不同的单音节叫声,我则会揣度它是什么意思,然后学着它的样子和它对话,它也会学我吹口哨,我俩来来回回聊得挺开心。

松鼠养起来很费心,喂食的时候要特别注意分量和食物种类,否则极易发生误食致死的情况。松鼠两岁时,有一天早上我还没起床,奶奶整整喂了松鼠二十颗生白果。一个成年人吃十颗生白果就能致死,更何况是一只小松鼠。但奶奶当时不懂这些,我醒来才发现,吓得嚎啕大哭,和奶奶大吵了一架。奇迹是把松鼠送去医院后发现竟然没事,吃了点保肝护肾的小药,最后精神状态恢复得挺好,没什么大问题,连医生都很惊奇。

这已经是我养的第二只松鼠,第一只是大三开始养,特别聪明乖巧。坐地铁时我会把它放在自己衣服帽子里,它从不会跑出来。一开始我把它养在学校宿舍,用一只小笼子给它做家,但我发现它在笼子里蔫蔫的,一点都不快乐。这样下去不行,我就想办法在校外租了一间房子,让它可以自由活动。但当时很穷,只能租一间很黑的小房子,常年没有阳光,松鼠只能在黑暗里活动,我觉得很对不起它。

它特别懂事,每天无论我多晚回去,它都会从自己柜子上的小窝里跑下来,跳到床上,再一步一步下到地上,朝我跑过来打招呼,跟我腻歪一会儿,然后再用爪子扒着柜子边慢慢爬回自己的小窝。因为长期晒不到太阳,它身体有些缺钙,腿脚都不是很灵活,就像一个小人儿,有一种朱自清写《背影》的感觉,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幕。

房租几乎占据了我生活费的全部,为了省钱,我就吃馒头、喝粥,咬牙省。大四出国,家人不喜欢松鼠,我只好把它寄养在朋友家里一年。但当我回去接它时,却被告知它突然暴毙了。朋友的妈妈打电话,说没看到松鼠出来遛弯,等找到的时候发现它在衣服框里,已经死了。那是2015年12月29日,我永远记得这一天。

当你特别爱一个生命,生活里全部都是它、无论到哪都会想起它的时候,它和你就会建立一种奇妙的连接。

有一次我去上海和朋友吃饭,忽然觉得脚趾痛,莫名心慌,也不明白为什么。后来才知道因为没有及时给松鼠剪指甲,它把自己的窝弄得稀碎,趾甲缠在上面,结果脚就骨折了。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还在上海,很着急,立马改签,提前回家。结果发现它的脚趾头已经没有了,只剩下细细白白的一截骨头,我心疼哭的昏天黑地。

我曾经在养鸟群里救助过两只赤腹松鼠,原本它们应该生活在南方,但却被人丢在了北京的一个小区里。发现的时候它俩住在一个特别臭的小笼子里,被褥都脏得要命,后来它们被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接走了。介绍救护中心给我的大哥说北京有很多原本不属于这里的小动物,天坛就有很多南方的赤腹松鼠,还有花栗鼠等,它们繁衍的越来越多,已经算是物种入侵了。

我看过一本加拿大兽医的书,说到原本生活在澳大利亚丛林里的蜜袋鼯,因为长得可爱被很多人养,现在泛滥的全球贸易已经影响到了它们的生存。有些人一时兴起养宠物,过后随意遗弃,我很讨厌这种行为。我家附​​近的医院里有一只土拨鼠,被人遗弃了快一年,只能一直躺在笼子里,还生着病,非常可怜。

我现在做动物保护,我们国家这方面法律比较落后,至今也没有动物福利法。以后我不会再买其它宠物,而是以救助为主。爱它们不一定要把它们养在家里。

这正是:

平生不知前世缘,爱宠欢脱在眼前;伴得一世了夙愿,今宵化人随君眠

– END –

异宠世代:养恐怖宠物的年轻人

异宠世代:养恐怖宠物的年轻人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5666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