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奶奶

本文作者: 1个月前 (09-24)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奶奶

我奶奶名叫王月林,1930年生人,她一辈子没有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小心翼翼地活在世上,最大的成果就是五个儿女。

奶奶出生在离我们家几里地开外的上村头,当地叫“曾子冲”, 更靠进山头里。老家都是丘陵山区,往深山里的小道都叫“冲”,一个冲里分散住着上10户人家。据奶奶自己回忆,小时候家里还算是有些家当,包括一些稻田和山岭,还存了点银元,乡里话叫“人画片儿”,更贴切的形容这袁大头样式的银片。奶奶的妈妈生她的时候年纪已经不小了,她是家里第一个孩子,很受长辈疼爱,从小就上了私塾,后来读过洋书(新式学堂),没有穿过带补丁的衣裳,还能吃上零食,按她自己的话讲,那是她前半生最好的命了,这都是奶奶反复跟我说起过的。当时的物质生活跟今天肯定没法比,但跟普遍物质匮乏、吃不饱的农村人比是好上一大截的。回忆起小时候奶奶总忘不了家人对她的疼爱,这仿佛是上辈子的事。生活如果按照当时情形继续发展,她会是过着不错生活条件的,被人羡慕的,吃穿不愁还能念书的乡间大小姐。可这样的光景并没有持续太久,解放前那些动荡的岁月,加上家道衰落,先是叔叔被山匪绑架了,家中被迫缴纳大额赎金(银元),而后老宅又遇火灾。即便是这样,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她命运本该也不会太差,但直到她弟弟的出生。

奶奶姐弟三个,她最大,后面有个弟弟,和更小的妹妹。奶奶的弟弟比她小近10岁,家里算是老来得子,原本对她的疼爱都分给了弟弟,甚至更多。自我有印象起,她对弟弟的不喜欢,都表露无疑。贪玩,好吃懒做,酒疯子,都是奶奶给的评价,其实这些放在农村很常见,算不上多么恶劣。真正让奶奶耿耿于怀的是,由于弟弟出现,剥夺了她上学的权利。非但不能去学堂了,还得每天送弟弟去上学,而他又那么贪玩,不争气,让她更是介怀。

奶奶虽然从来没有说过她弟弟的一句好,可心底里还是很顾着弟弟。我管他叫老舅爷。老舅爷一直住在曾子冲的老宅,耄耋之年,也时常一个人来我们家走动走动,主要是为了蹭点好吃好喝的。老舅爷不是普通的农村老头,更像是老少爷,家里几个儿子成家后就没怎么干活了,一生酷爱喝酒,几十年如一日,据说水都不怎么喝,只喝酒。每隔段时间,奶奶在家门口老远看到路上有个晃晃悠悠的身影出现在村头角,那准是老舅爷来我们家。奶奶急着去对面街上铺里称肉,嘱咐爷爷去房间拿点酒出来准备好,如果家里没有,就去铺里买上一小瓶来,有时候来不及就让我跑腿。不用多好的酒,五块十块的,是个酒都行。老舅爷进门对大家的问候点头以表示意,找个舒服的靠背椅坐下,奶奶就把酒呈上了,有时候是一杯米酒,有时候是小瓶白酒,就没见过给老舅爷泡过茶。奶奶有时候问问娘家的情况,老舅爷有句没句地答着。老舅爷的酒量是个迷,能喝多少没人知道,反正一天到晚都在找酒喝,都是小口小口的喝,自己家没酒了就来奶奶这蹭上一顿。奶奶说这弟弟虽然现在不怎么说话,心里狡猾的很,年轻那会儿经常来家里,背地里给爷爷出馊主意从她这骗钱花。

无论是晃晃悠悠,还是到后来颤颤巍巍的走来,款待老舅爷一直是奶奶觉得应该做的。吃好喝好,有时舍不得走,还得赖着睡一觉,奶奶总是准备好屋子,铺好床,就算明知道第二天要一脸怨气的清洗被尿浸的床单,她下回还是会这样招待他,她说,“谁叫他是我弟弟呢”。

从小的观察里,奶奶对文字是有感情的,可能因为小时候读过几年书,也认识一些字,她屋里抽屉常备着毛笔和小瓶墨水,以备记录点事,算个帐。木质的黑漆大衣柜门背面贴着一张红白喜事的大红纸,上面用毛笔写着家里每个人的出生年月。奶奶的字写得并不秀气,但还一笔一划的,像个努力写字但不通笔法的小学生。奶奶不止一次跟我说,她本可以多念点书的。但几十年的岁月里都忙着跟生活斗智斗勇,想着如何生存下去,无暇顾及书本。记得小时候跟我提过两次,闲一点的时候还想翻翻《古文观止》,等后来真的闲下来,已经80多岁了,终究也没有机会再去看书。

奶奶在生活里能接触并看看文字的主要机会是看戏,也是她唯一的娱乐消遣。虽然她嘴里从来不说,但人人都知道她爱看戏,看湖南花鼓戏。她看戏的唯一途径就是家里的电视机,她从来不说要看。听到房间开着电视机,她透过门缝,扶着门框,侧着身探头进去看看是谁坐在沙发上,碰到其他人,就转身把门合上,只是见孙辈在屋里看电视的时候,她才走进来,跟着看看。问她是不是要看花鼓戏,她总很客气的说,“不用不用,你们看什么我跟着看看就行了”。有时候看我们在看篮球足球,她看不明白,老爱问,“这些人天天打球都不用上班吗,靠什么吃饭呐,得多少钱一个月啊”。可只要把台一换到地方戏曲频道,奶奶立马就盯住了,聚精会神的。家里人都不大愿意陪她看戏,因为她嘴里老是念念有词,而且一看就看太久,不好打断她。所以奶奶也轻易不去电视房里,怕惹人嫌,只是等到我寒暑假回家里,她和爷爷就跟着过来看会儿。说是看戏,其实是为了看字幕、读字幕。电视里播的湖南花鼓戏,虽然语速很慢,但她全然听不见,也听不懂,心思全是在字幕上,自顾自的跟着把每个字小声念出来,念完一句方才明白刚才戏里讲的什么意思,碰着不认识的字就跳过,不然就跟不上字幕的滚动。每回一见奶奶前脚进屋看电视,爷爷就很自然的搬个小椅子后脚跟着进去。爷爷大字不识一个,听不懂也看不明白,就爱跟着奶奶看,总问“刚才里面唱的什么呀?”,奶奶就得赶紧解释剧情,把内容复述一遍。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字幕,嘴里念叨着每个字,自己刚理解完,还得马上组织语言说给爷爷听,接着继续念字幕,简直忙得不可开交。爷爷听着听着就犯困了,没劲了就先走了,奶奶还会继续看,很投入。时常因为看戏专注得忘了干家务活,忘了吃饭,错过了早睡。中途喊她吃饭,她才意识到饭已经上桌了,顾不上了,赶紧端着饭碗,顺手夹点青菜就回电视屋里继续看戏去了。有时候冬天她提个小竹笼炭火来电视屋里看戏,为了烤烤脚,暖暖手。但看得太专心,经常忘了续添木炭,火已灭了都全然未知,手脚冻得冰凉僵硬。每次等戏播完,她才察觉时间过去一两个小时了,由于这过程太投入,跟着读字幕,耗费了太多的心力和体力,口干舌燥的,时常感慨下次不能再这样了,太耽误事儿了。

奶奶家道衰落后,18岁嫁过来爷爷这边。那时候爷爷和他一个妹妹过继给他叔叔了,叔叔成家了,但没有生养小孩,所以奶奶是跟着爷爷和他妹妹,还有叔叔婶婶一起生活。毕竟小时候有过一段好光景的日子,奶奶多少有些被娇宠过,嫁过来不会做菜,煮饭也是现学的,奶奶做家务一直比较粗手粗脚,算不上是一个秀气的家庭主妇,做饭也谈不上口味。叔叔家有两块田,其他也没有什么家业,是贫下中农,全靠爷爷外出多干农活养活全家人。奶奶常说爷爷这辈子是真的累着了,13岁就干大人的活了,种田、放牛、砍柴,一年到头天天无休,下雪天还得出门。在解放前的动荡年代,有抓壮丁的,有乡匪,有部队路过,只要听到村里有马蹄声,奶奶都会叫爷爷躲进后山里,有时要躲几天,因为家里就爷爷一个壮年劳动力,可不能被抓走了。

奶奶自嫁过来的70年余里,都是在不断地操劳着。她说从未有过机会睡午觉,总是很忙。奶奶说自己嫁过来是没挣着一点面子(相比之前的生活),刚来就种着三四石田(一石约一百二十斤),每天要负责全家的三顿饭,天微有点亮就起来煮饭。还喂养着猪婆,生小崽。从50年代中期到65年我爸出生,先后拉扯着五个孩子长大成人,期间也没什么人帮忙带,而这其中又经历了大跃进、大炼钢,吃大锅饭,四清运动等时代事件,奶奶说那会分不清白天黑夜,总是从天微亮爬起来忙活,人都是混乱的,以至于连我爸爸出生的日期都记不清是哪天。后来日子稍微平静了,找了个算命先生给我爸定了个生日。

奶奶和爷爷相守走过70多年了,听姑姑说他们年轻时也吵架,奶奶性格躁,吵架后离家出走也是有过的,听说有一回扔下家里几个孩子就跑了,找了几天才回来。只是后来爷爷脾气改了,忍让了,骂不还口。奶奶小事总会说道说道爷爷,说他衣服弄得很脏,东西不收拾,干活回来得太晚让做饭估摸不到时间。但遇到大事,奶奶对爷爷总会言听计从。什么是大事,在奶奶眼里,需要男人出面或者出力气才干的了的活儿,都是大事。

奶奶白天总操劳着做不完的家务,似乎没有闲暇时光,一方面是家务活是有不少,另外一方面是都要事事亲为,即便劳动效率很低,也生怕麻烦别人,哪怕是自己家里人。她一辈子洗衣服都手洗,不愿麻烦我们用洗衣机给她洗,总说爷爷的衣服太脏太臭,会弄脏洗衣机,而且怕使用电器,开关太多,现代化的设备她有太多弄不明白,宁愿自己手洗。她还得用搓衣板,抹上肥皂洗,放在一个大盆里,从裤头到裤脚,一点点搓洗好了,再接上一桶水漂洗一次,这样反复个几回,最后再拿到坪里,晾晒在竹竿上。晾衣服的竹竿撑脚也是她用三个小竹竿缠上电线弄的支架,衣架子都是用了多少年的铁衣架。只有晚上可以休息了,7点多,奶奶和爷爷总会相约一起早早的入睡。

每当夜里12点多,奶奶总会叫爷爷起来解手(小便),“老倌子(老头儿),老倌子,要起来解手啦”,因为夜里很安静,奶奶中气又足,说话的声音,我们都听得到。爷爷不管有没有尿意,总是会醒来。这是算是睡觉途中的中场休息,躺着跟奶奶聊聊天。自打我记事起,他们一直有这个习惯,而因为夜深人静的缘故,他们说话声音显得很大,隔着房间甚至能听到他们聊天的内容。奶奶在这约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总是最放松的,说很多。她觉得,全世界都睡了,终于有时间也没有顾忌的可以说一些自己想说的话,但无非不是家长里短,偷偷谈论一下最近周边发生的事,八卦一下。说是聊天,基本都是奶奶一个在说,爷爷只是负责应答,但这并不影响聊天,奶奶只是想多说点,把白天想说的都说一说,平时没机会说的说痛快了,直到再没听到爷爷应答,呼声渐隆。

奶奶在几个儿子成家后就把家分了,但自己没有单独的住处,大部分时间还都跟我们住在一起。她独自在后院烧柴禾做饭,跟爷爷两个人吃,她说自己还能做,不愿麻烦别人。两个人吃剩菜剩饭是常有的,奶奶手艺很一般,只有爷爷没嫌弃过。奶奶说爷爷不会做饭,如果没有她,饭都煮不熟,得饿肚子。我妈回忆说生孩子那次,奶奶想着帮点忙,就煎了几个鸡蛋送来给她补充体力,可是着急了,火候没把握好,蛋都煎糊了,盐也放多了,因为饿得没力气最后还是都咽下去了。

平时只有过时节的时候他俩才过来跟我们一起吃团圆饭。直到2016年秋天,奶奶重病了一次,那年她86岁。

在送去医院之前,奶奶已经几天没怎么吃过饭了,但还意志强硬的表示要呆着家里。她曾说过,她一辈子哪里都不愿意去,就想留在曾家湾里(我们住的地名)。最后体力不支快到弥留之际才同意去医院。医院检查说希望不大,听天命了,救护车就把奶奶给拖回了家,也备着要办后事了。家里人都从各地赶回来了。爷爷知道大事不妙了,也不敢在奶奶的屋子呆着,帮不上什么忙,一个人在屋外抹眼泪。有时候哭着哭着就喊起来,“婆婆几(老婆子)你走了我该如何活呐”,“你再活几年吧,我要对你好一些”,喊着喊着,鼻涕眼泪唾沫都出来了,就用手一擦,一抹。80多岁的老人,悲怆的哭喊声让人听着都难受,这一喊让村里人都朝这看。家里人上去劝他,一劝就更伤情绪了,只能任由他时不时门口哭喊。在经历了好几天的昏迷后,仅仅靠着消炎药和营养输液,硬是把奶奶给救活了。那会儿其实道士都请好了。这一病,似乎都彻底伤了元气,身体更是骨瘦如柴,不见她往日中气十足的喊话,也不再自己煮饭了。先是跟着我们一起吃,后来跟二伯家轮换着住一个月。这辈子,才算是放下点家务,闲下来。

本以为这是晚年最后享受清闲的时光,从嫁过来曾家湾里,70余年都在操劳,没想到还要继续。爷爷日渐衰老,常年劳作导致的膝关节损坏、股骨头坏死,让他步履艰难,衣食起居全要依靠奶奶。双腿完全僵硬了,端茶递水,穿衣都得让奶奶帮忙,近两年时不时大小便失禁带来的沉重负担也全扔给了奶奶,这意味着要里里外外的把床铺、衣服都换了,清洗,原本瘦弱的身体更是常常身心力竭,不堪重负。天冷的时候,爷爷穿的厚实,要睡觉了,自己一点点把身体靠床铺挪过去,屁股坐在床沿上,双手用力抓住床沿边,把僵硬无力的双腿撑起,微微抬离地面。“婆婆几帮我脱下裤子”,于是奶奶蹲着下面,拉着裤腿一点点把棉裤、绒裤、毛线裤、秋裤层层拽下来。每回睡觉前都要花上半个小时把里里外外的衣服裤子换了。爷爷平日默不作声,随地吐痰和大小便不受控制更是屡遭家人厌烦,但还是照旧,偶尔还得朝奶奶撒点气。奶奶有时候哭诉,自己活不下去了,一度想寻短见,实在不愿再继续伺候老头了,忍受不了这无尽的折磨。说是如果那年大家没有努力把她救活,也就早点解脱了。原本相互扶持、走过70多年的老夫老妻,过往的感情都被这无休止的负担磨灭尽了,不知什么时候到头。

奶奶好客是出了名的,论重人情、讲礼数,不仅是赵家第一人,在这十里八乡也是名声在外。逢年过节,有亲戚前来拜访,奶奶从来都不失礼数,一定要拿出自己的小菜(点心、零食)来招待,主要是西瓜子、花生、麻花筒、鸡蛋糕等固定的几样,用白色的搪瓷圆盘装着。即便跟我们生活一起这么多年,我们已经备好了各类零食给客人,从糖果巧克力、饼干到各种辣味,她仍要拿出自己的固定套餐,几十年如一日,她说这是她的礼数,一定要尽到。这些小菜早已不时兴了,愿意品尝的人很少,但并没有影响她周而复始的拿出来摆盘,这也许是她从小所知道的几样小菜。

除了好客,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重人情。农村人对于各类红白喜事、逢年过节都有人情往来,所谓人情往来无非是给个红包、送点礼品。碰到婚丧嫁娶,家家都会备个礼簿,上面记录着谁给了多少礼钱,以备后续人家有宴请再还回去,这就是礼尚往来。奶奶对此自然是做的分毫不差,即便是孙辈孝敬的礼钱,当面收了,她也一定想办法变换个理由还回去。除了立马还礼,她还会再加一点码,自己添一点还给人家。所以总是弄得存款紧张,平日里布巾包的百元钞票没多久就捉襟见肘了。碰到婉拒的,她不惜豁出据理力争、要吵架的态势把钱塞回去,甚至出现跟晚辈相互推搡送红包的场景。对于未来的人情,她也早已盘算清楚了,“明年皂角头(地名)有两个收亲的,毛坪村有嫁女的,横岭村有做寿的,还有曾子冲….”,一边念道,一边数着手指头,都是白花花的钞票。

在红包以外,左邻右舍、远方亲戚送的几斤肉、几斤鸡蛋、几盒营养品她都牢牢的记在心里,一有机会就会前去还礼。过年大家给她买的吃的用的,她都收在自己的衣橱里,从来没有花在自己身上,早已盘算着该给谁送去了。我妈说这辈子没见过奶奶给自己花过一分钱。奶奶心里时刻惦记着,过去几个月曾子冲的外甥看望她送过两斤猪肉,一年前皂角台的侄孙送的两箱牛奶,还有老南冲的老友后辈给过的一只母鸡,事无巨细,都记在心里。我不解,时常劝慰她把家里送的东西留着和爷爷享用,她总说我还不懂人情,说多几句便不愿再跟我废话,直接拎着东西出门了。有一回家里人从城里带回来一盒糕点给她,她二回没说,回屋里换了身衣裳,提着糕点就出门了。家人知道她这是要给人家去还礼了,愤愤的在背后直骂她太蠢了,早知道不该给她。家门口的礼,从皂角台的侄子侄孙,曾子冲的老弟、外甥们,再到毛坪村的妹妹、侄子,所有有人情往来的乡亲,她都无微不至的照顾到。如果远一点的,她也会想办法去实现。有一次她想搭我爸的便车去十几里外的亲戚家还个礼,被我爸知道意图后给拒绝了。她决绝的用双脚走了这十几里路,也未曾在人家家里留下吃个饭便接着走回来,到家疲惫的躺着睡了一天,吃饭的力气也没有。

人情和礼节就像圣经的教条一般铭刻在奶奶心中,不能欠下一丝人礼,力求无愧于心,是她一辈子的信仰。从她手上流转的礼盒、营养品、水果、点心无数,她很少尝过,只有她自己招待客人时剩余的旧小菜她会尝尝。有时候把点心拆开了,水果切好了送去,她也不愿吃,直摇头,带着嫌弃的口吻说这些东西太寒或太燥,让她不舒服,容易犯牙痛。16年生病那次,她气吁吁的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吃不了米饭,家人给煲了营养粥,榨了水果汁喂她,帮着一点点恢复了元气,只有那次她说,好喝,后面还想继续喝。

九岁那年我离开农村去城里念书了,从此只有寒暑假回村里。每次离开总是十分不舍,那时候觉得爷爷奶奶是比父母更亲的人。去城里要坐客运班车,一天两三趟。拖着行李走到对面街上等候着巴士,奶奶悄悄跟着后面,一个人在街头拐角的废弃打米厂那停留,注视着,不再靠近。

我离开的那年夏天,在奶奶做饭的后屋水泥地上玩耍时,留下了一个脚印,水泥干了,脚印一直还在那。奶奶常说:“你进城那年脚才这么长”,说着用大拇指和食指夹着比划长度,“你不在的时候,我就看着这脚印,想着你该长多大了”。

奶奶

奶奶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5589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