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风雨大泽乡: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本文作者: 4周前 (09-23)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风雨大泽乡: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雨一直下,气氛不算融洽。

吴广望着窗外已经连续下了几天的暴雨,眉头紧锁,愁容满面,心情坏到了极点:“去球!照这样下去,咱们无论如何在规定日期也赶不到目的地了。陈哥,你说咋办?”

陈胜面无表情,默然不语。

吴广急了:“你倒是给拿个主意呀,延误日期是要杀头的,不如我们逃跑吧?”

陈胜说:“逃跑?往哪儿跑?到处都是监控,被抓回来还不一样是死。”

吴广说:“那你说怎么办?难道坐以待毙?”

陈胜说:“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我们为什么不造反?”

吴广急忙捂陈胜的嘴,压低声音说:“你疯了吧?那不是找死吗?”

陈胜凛然道:“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逃亡是死,造反也是死,同样是死,为什么不轰轰烈烈干一票大的呢?我们造反,失去的只是锁链,而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

吴广吓得呆在那里,半晌说不出话来。

此时,窗外乌云密布,风雨交加,突然,天空中划过一道刺眼的闪电,紧接着,是天崩地裂般的巨响,雷鸣声中,陈胜望着外面风雨飘摇的世界,一字一顿地说:“天下苦秦久矣!”

1

那一年是公元前209年,也就是秦二世元年的七月,一支前往北京密云渔阳驻守边防的新兵部队,行进到安徽宿州大泽乡时,遇到了连日的暴雨,河水泛滥,道路冲毁,部队一共900多人,被困在了大泽乡。

陈胜和吴广就在这支队伍里,俩人都是“屯长”,也就是手下有50个人的小头目。

秦灭六国,一统天下,无数人的鲜血和生命换来难得的和平安宁,按理说,应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休养生息,发展经济,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这才是当务之急。

但实际情况呢?秦朝时期,老百姓的赋役负担比任何时候都重。

因为有好几项宏伟的国家重点工程正在火热进行中。

第一个是秦始皇陵。

这项工程从公元前247年,也就是秦始皇登基那年就开工建设,直到秦二世二年才完工,历时39年,是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帝王陵寝,我们今天看到的西安兵马俑,不过是秦始皇陵的冰山一角。

第二个是阿房宫。

阿房宫是秦帝国的形象工程,规模宏大,气势雄伟,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号称“天下第一宫”。也是秦始皇时期就开始修建,一直到秦二世,仍在不断扩充、装修、完善。

第三个是秦直道。

秦灭六国后,秦始皇为了出行方便,斥巨资修建了一条从咸阳直通阴山的南北高等级快速通道,也是至死都没完工,秦二世继位后继续修建。

花多少钱不说了,光说人力,据不完全统计,仅上述三项工程,就有超过70万人日夜奋战在工地。

除了秦始皇陵、阿房宫、秦直道之外,还有一项超级大工程,也是旷日持久,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对,就是长城。

为了抵御北方匈奴的入侵,秦始皇时期,在战国长城的基础上修筑万里长城,前后动用了近100万民工。

这些民工来自全国各地,除了少数囚徒,大部分是农民,技术水平参差不齐,加上施工监理玩忽职守,导致工程质量屡屡出现问题。

有一次,一个叫孟姜女的农村妇女不远千里去工地找丈夫范喜良,很不幸,老范前几天刚好出工伤死了,工地方面瞒报事故,偷偷把人埋在了长城脚下。

孟姜女得知噩耗,悲痛欲绝,在长城脚下锤墙顿足,嚎啕大哭,城墙居然被锤倒了一大片。

这是严重的质量问题,典型的豆腐渣工程。事后,工地负责人害怕上面追查怪罪,谎称是孟姜女哭丈夫,感天动地,硬是把长城给哭倒了。

如果哭就能把墙哭倒,还要挖掘机干什么?可就是这么不靠谱的事儿,也有人相信,特别是经过宣传部门美化提升之后,公众的注意力被成功转移到了男女感情方面,完全忘了这本是一起安全责任事故。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也因此成为中国古代四大爱情传说之一,流传至今。

除了大兴土木,搞宏大工程建设的170万人之外,秦帝国北部边境长年陈兵30万,岭南戍边部队50万,仅这几项就耗费人力250万,要知道,秦朝全国总人口也不过三千万,百姓赋役负担之重,可想而知。

陈胜和吴广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派往荒凉的北京渔阳戍边的。

出发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部队中途哗变,就是这个叫陈胜的人,领着这支仅有900人的队伍,敲响了大秦王朝的丧钟。

2

陈胜,河南商水人,姓陈,名胜,字涉,我们上学时候学的课文《陈涉世家》,用的就是他的字号。在过去,有身份的人才有字号,也就是说,陈胜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农民,他的先祖据说是陈国贵族,只不过到他这一代彻底没落了。

这种祖上曾经阔过的落魄子弟怎么可能安心务农?休息的时候,陈胜跟一个叫王建国的小伙伴说:“苟富贵,无相忘。”将来不管谁富贵了,可别忘了兄弟啊。

一句话把建国给说乐了:“咱们就是个农民,靠种地生活,怎么富贵?没听说过有谁因为庄稼活干得好变为成功人士的,别做梦了你。”

陈胜懒得跟他解释,叹了口气说:“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作为一个有理想有追求的进步青年,陈胜跟王建国想法可不一样,他从来就没想过要当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进城打工?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做生意又不会,考公务员又没学历,思来想去,要想出人头地,只有当兵立功这一条路了。

陈胜毅然投身军旅,到部队后,认真学习,刻苦训练,主动靠拢组织,积极要求进步,很快在新兵连脱颖而出,被任命为屯长。

但是,再往上走就难了,秦朝军队中的腐败情况你也知道,有几个是凭真才实学上去的?溜须拍马,买官卖官蔚然成风,和平年代,内地军人无仗可打,寒门子弟想靠战功晋级这样的机会都没有,陈胜便给领导写申请,积极要求到边疆去,到条件最艰苦的地方去,争取在边防部队建功立业。

愿望总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队伍出发没多久便遇到了连日暴雨,戍卒被困大泽乡,按期到达指定地点已无可能,军令如山,依照秦律,“失期罪”当问斩,怎么办?

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陈胜跟吴广俩人一商量,干脆,反了吧!

但现在的问题是,戍卒们愿不愿意跟着一起造反?就算愿意,会不会服从我们的管理?将来事情搞大了,招兵买马,别人愿不愿意加入我们的队伍?陈胜在自己村里算个名人,在外面就是个人名,根本没人认识。

所以,行动的第一步,就是拉大旗作虎皮,利用名人效应扩大影响,对外统一口径,宣称我们是秦始皇的大儿子公子扶苏和楚国大将军项燕领导的队伍。

吴广说:“害,扶苏和项燕不是都已经自杀了吗?”

陈胜说:“你看见了?大多数老百姓并不知道扶苏和项燕已死,扶苏宽厚仁慈,深受爱戴,本应是皇位的继承人;项燕是楚国名将,勇猛无敌,在楚国威望极高,我们打着他们两个人的旗号起兵,既具有合法性,又容易赢得群众的支持。”

吴广说:“哥我听你的,你说咋办就咋办。”

3

毕竟是诛灭九族的大事,不得不格外慎重,行动前,陈胜和吴广找当地一个算命先生问吉凶。

算命先生闭着眼睛,左青龙右白虎上朱雀下玄武,口中念念有词,掐指一算,告诉二人,这事儿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成功,要么失败。

陈胜说:“你这不废话嘛,你这么说我可不给钱啊。”

先生说:“兹事体大,你们再去问一下鬼神吧,有神相助,可保万无一失。”

出了门,吴广问陈胜:“咱去哪儿求神?”

陈胜说:“你傻呀,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这种事儿,全靠我们自己。”

俯身对吴广一阵耳语,吴广恍然大悟:“害,不就是骗人嘛,这个我会。”

第二天,炊事班出去采购,在菜市场买回来一条大鱼,特便宜,回来收拾的时候,在鱼肚子里发现了一块布,上面写着三个字:“陈胜王”。

小伙伴们都惊呆了,这是什么情况?

到了晚上,夜深人静,营房附近的神庙里篝火狐鸣,一个声音高叫着:“大楚兴,陈胜王。”

怪事接连发生,队伍里议论纷纷,陈胜一时成为焦点人物。

兵马未动,舆论先行,前期准备工作基本就绪,终于迎来了行动的日子。

那天,队伍又是一天急行军,天色将晚,安营扎寨,负责带队的两个将尉开始借酒浇愁,因为延误期限,首先被问责的就是他们两个,心里也是烦躁不安。

吴广就过去劝说,咱们还是逃跑吧。两个将尉对大秦赤胆忠心,严厉训斥吴广,吴广不服,大声申辩,将尉喝多了,说你敢跟领导顶嘴,拔剑就冲吴广过来了,吴广手疾眼快,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空手夺白刃,反手一剑将其刺死。

另外一个将尉刚要起身,旁边的陈胜手起刀落,把另一个也结果了。

转瞬之间,两条人命血溅当场,众人目瞪口呆,全吓傻了。

陈胜说:“弟兄们,咱们已经延误了期限,按规定是要杀头的,就算因不可抗拒的原因被赦免,到了部队,有一大半也要死在战场上,男子汉大丈夫,不死则已,要死也要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

说到这里,陈胜跳上一块巨石,对着下面的戍卒,喊出了那句振聋发聩的名言:“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4

公元前209年,陈胜吴广在大泽乡揭竿而起,以公子扶苏、楚将项燕的名义宣布起义。

陈胜自任为将军,吴广为都尉,号称大楚,以大泽乡为根据地,一路向东,攻城拔寨,所向披靡,不到一个月时间,就攻占了安徽河南交界的5个县。

造反这种事儿大家在心里都想过,但没人敢挑头儿,一旦有人挑头儿,应者云集,沿途百姓纷纷加入义军,等打到陈县的时候,部队已从最初的900人,发展到了好几万人。

一切都来的太顺利了,在陈县,有人向陈胜进言:“将军身被坚执锐,伐无道,诛暴秦,复立楚国之社稷,功宜为王。”您这么大功劳,叫将军太小了,应该称王啊。

吴广有些担心:“不合适吧?当初我们不是号称扶苏项燕的部队吗?现在称王会不会被别人说我们有私心?依我看,还是缓称王为好。”

陈胜不以为然:“此一时彼一时,当初那么说是一种策略,现在已经不需要了,称王不是为了我个人,而是为了我们的事业能有更大更好的发展。老吴啊,眼光放远一点嘛。”

陈胜力排众议,在陈县自立为王,以陈县为国都,定国号“张楚”,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农民革命政权。

前几个月还在村里种地,如今居然称王了,村里的小伙伴王建国听说这件事儿以后,惊呆了,二话不说,扔了锄头就来陈县投奔陈胜。

到了以后,直奔陈王府,门卫说你找谁啊?建国说我找小胜子,我们一起种地的哥们儿,发小。

门卫一看来人衣衫褴褛,死活不让他进去,建国就守在门口,等陈胜出门,他就大叫:“小胜子小胜子,我是建国啊,你不记得了?苟富贵,无相忘。”

陈胜一看是老朋友,也很高兴,走过去亲切地拉着建国的手问寒问暖:“什么时候到的?咋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安排人接你,吃饭了没呢?乡亲们都好吧?来来来,快进屋。”

拉着建国进了王府,安排酒菜款待。

王宫装修豪华,金碧辉煌,建国眼睛都不够使了:“卧槽,没想到你小子还真发达了,这房子比咱们县长家都高级啊。”

陈胜笑着摆摆手说:“不值一提不值一提,来来来,喝酒。”

随后,陈胜在王府给建国安排了个工作,王建国也没拿自己当外人,自恃是陈胜的故交,在王府随意进出,经常跟别人讲陈胜当年在村里跟着自己一起偷鸡摸狗的那些事儿。

手下人看不下去了,对陈胜说:“您的这位客人愚昧无知,整天在外面胡说八道,净讲些您过去在村里的那些事,不堪入耳,实在有损您的形象啊。”

陈胜其实也早就受够了,把心一横,就把王建国给杀了。这下,来投奔陈胜的老乡全吓跑了,再也没有故人敢来了。

此事并非杜撰,司马迁在《史记》中有详细记录:

陈胜王凡六月。已为王,王陈。其故人尝与佣耕者闻之,之陈,扣宫门曰:“吾欲见涉。”宫门不肯为通。陈王出,遮道而呼涉。陈王闻之,乃召见,载与俱归。入宫,见殿屋帷帐,客曰:“夥颐!涉之为王沉沉者!”客出入愈益发舒,言陈王故情。或说陈王曰:“客愚无知,颛妄言,轻威。”陈王斩之。诸陈王故人皆自引去,由是无亲陈王者。

所以,别动不动就说自己跟哪个领导是发小,是铁哥们儿,过去在一起干过啥啥啥,今非昔比,领导的过去属于个人隐私,如果不懂事儿在外面瞎哔哔,我跟你讲,那就离死不远了。

5

遥想当年,秦国拥百万虎狼之师,横扫六国,一统天下,何等威风,谁又能想到,不过短短十几年后,强大的帝国竟然被一群没文化没受过专业训练的土包子农民搞得狼狈不堪,大军直接打到了咸阳城下,差一点儿被灭掉。

这究竟是什么原因?

司马迁在《史记》中一语以蔽之:“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

“苛政猛于虎。”秦朝统治者残暴不仁,内部腐败,穷奢极欲,一方面,横征暴敛,大兴土木,致使国富民穷,百姓赋役负担沉重不堪;另一方面,禁锢思想,焚书坑儒,刑罚严苛,实行连坐,导致社会矛盾不断激化。

百姓忍无可忍,所以才出现了陈胜吴广在大泽乡“斩木为兵,揭竿为旗,天下云集而响应,赢粮而景从”的局面。

官逼民反,这几乎是所有专制政权灭亡前的必由之路。

在中国历史上,农民起义此起彼伏,但受个人素质、眼界、出身等各方面的局限,几乎没有搞成的,仅有的两次成功,领导者刘邦和朱元璋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农民。

陈胜吴广起义是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农民起义,更没有经验可循,自然也没有逃脱失败的命运。最终的结局是,吴广在内讧中被手下假借陈胜之命诛杀,陈胜在战败后被自己的司机杀害。从谋划起义,到称王立国,再到兵败被害,前后不过半年。

起义虽然功败垂成,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由陈胜点燃的反秦烈火烧红了大半个中国,敲响了秦王朝的丧钟,“陈胜虽已死,其所置遗侯王将相竟亡秦,由涉首事也。”各地纷纷响应,接连起兵。

此时,千疮百孔,外强中干的大秦帝国已如日暮西山,摇摇欲坠,刘邦和项羽闪亮出场,登上历史的舞台,拉开了楚汉争霸的序幕。

风雨大泽乡: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风雨大泽乡: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5470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