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年轻人不怕独居,就怕……

本文作者: 1个月前 (09-20)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年轻人不怕独居,就怕……

在中国,有7700万成年人独自生活。孤独社会催生的空巢青年,改变了活着,甚至死去的方式。他们选择了自由、随心的生活方式,但也随时面临着与社会隔离的代价——偶尔的蚀骨孤独,以及突如其来的意外。

空巢青年能有多敏感?

@蓝色流浪汉

高考后,我独自去成都的培训机构复读。为了省钱,就在郊区的老旧小区租下一间房子。父母再婚,没有太多精力照顾我。

看到房子,隐隐觉得不太安全,就给朋友发了住址和班主任电话号码,嘱咐他们,联系不上我就报警。

第一天晚上,凌晨三点被一阵木板断裂的声音吵醒,像有人在撬门。我全身紧绷,在拨号盘上按了110,随时准备报警,战战兢兢熬到天亮。

早上开门,发现木板门一堆木屑,原来是耗子咬门发出的声音。我抑制不住地哭了出来。那种无助的感觉始终藏在我心里,让我这个离家漂泊的人丢了出去闯荡的雄心壮志。

@贝贝

室友和我在家的时间基本错开。刚搬来时,如果门没反锁,在外面就可以直接打开。我们嫌麻烦,一直没换锁。

后来负责我们那片的快递员也熟悉了,每次过来,敲了敲门就直接拉开。

快递收件人写着“张先生”,是室友男朋友,但他很少过来。有一次快递员上门,刚好是他去接,快递员开玩笑说:“今天张先生终于在家了。”

就这么一句话,让我特别害怕,赶紧换了门锁。

现在家里会放一些音频,假装里面有男人聊天;在对着大门的鞋架上摆上男士鞋子,在阳台挂男T恤。遇到上门疏通马桶的修理员讹钱,一想到他知道我的住址、电话,也知道我常一个人在家,只能乖乖照给。

只黑一点钱,已经是最善良的坏人了。

独居的N种意外

@督长

前段时间天气热,我吃了隔天的烤鸭,吐了三次,第一次尝到胆汁的味道,特别苦。

打电话问了学医的同学,推断是食物中毒。吐出来后也稳定了下来。

如果真出意外,我也没有朋友可找。填紧急联系人的时候,我考虑再三,最后填了房东的名字。

@方羊羊

疫情期间发烧,我凌晨五点多起床,在外卖平台上买药。过了一会儿,订单被取消了,因为防控需要,发烧咳嗽类药物无法外送。

我没力气出门,头晕沉沉的,鼻子也不通气,能打扰的朋友几乎没有,只能在家用酒精物理降温,再给手机充电,准备随时打120。我哭了一个多小时,哭累了就睡,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来。

拿起手机,微信上一堆人在找我,全是工作消息。

@兴安岭的秋

我因工作独居。6月份时,我洗完澡,头发没吹干,接着头晕,没法走路,一直立就开始吐,只能在床上躺着。

70km外的男朋友花了一个多小时过来,架着我去了医院,打了两天针,躺了两天。

后来我变得警惕。家里什么药都备齐了,甚至让我过敏的药也有。头晕是着凉引起的,如今夏天气温到了36度,我都不敢开空调,风扇也开到最小,害怕复发。

我住在二楼,邻居是一位独居老人,喜欢收集纸箱,还在一楼给电动车充电。我很害怕,万一失火,我被困在这个窗户很小的二楼商铺,没有人会知道。

我在网上买了消防用的强光手电筒,可以打破玻璃,带警报和闪光灯。每天睡觉都带着,就放在枕头边上。

@汤圆鬼

去年,我经历了从来没有过的痛经。当时室友去南方出差几个月,家里没有任何止疼药。

我痛到想呕,仓促间只能搂过身边的脏衣桶吐在里头。因为害怕痛晕过去,摔下来撞到头,干脆趴在地板上。我浑身无力,打字都很困难,在工作群发了“救命”,再把我家的地址也发了出去。

我大口喘着气,调整呼吸,神志恍惚,有种濒死的恐惧感。前些日子看到台湾艺人黄鸿升在浴室里去世,就想起了我那次的遭遇。

最先敲门的是送药的外卖小哥,我挣扎着开了门,急忙把药片给干吞了。

一切结束后,家里被我弄得十分凌乱。只能自己收拾残局。我慢慢走回洗手间,有气无力地把呕吐物倒掉,把脏衣桶洗干净。

在媒体行业,有一段时间经常看到同行猝死、长肿瘤,吓得我越来越重视身体健康,不敢熬夜。如今明确了一点,即使要独居,也不能远离自己的圈子。

@greymon

工作第一年夏天,我洗完澡后,被自己反锁在阳台。身上没带任何通讯工具,房间临街,在十几层楼,外面车水马龙,根本不可能听到我的呼救。

屋子外的大门也是反锁着的,救援人员也很难进来。过了两个小时,我不得不用阳台的铁棒敲爆了玻璃门,浑身大汗,身上满是碎玻璃飞溅留下的血口子,脸上也有一道,渗出殷殷血迹。

@毛仔

刚工作时,租了一间不透气的小书房,有一年夏天,下班回家,点了蚊香就睡着了,早上6点,被我妈电话吵醒,当时意识已经开始模糊,全身失重,乏力,有强烈的呕吐感。我怀疑是蚊香中毒,赶紧打开小窗通风 ,这才缓了过来。

我妈从来没有早上6点给我打过电话。那天就是问我有没有起床,没有具体事宜,很奇怪,可能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吧。

@XT

2015年在武汉工作,住着每月500块钱的单间。没有热水器,晚上回去得自己用烧水洗澡。有一天晚上,热水瓶突然爆了,前胸一大片都被烫伤了。我一个人在厕所,一边哭,一边用冷水把毛巾打湿敷烫伤的地方。

哭累了,躺在床上就睡着了。第二天正常上班,穿了能遮住烫伤地方的衣服。一周过去,也没人发现。

五一回家,家人第一眼就看到了我的伤痕。

@离青

我有遗传性贫血、低血糖。洗澡时蹲下捡毛巾,站起来那刻,两眼一黑就晕过去了。醒来时,智能音箱还在放音乐。我赶紧给住在附近的一个好朋友打了电话,说,如果明天早上没有准点报平安,就来我家看看。

老家在四线城市的乡下,因为自己没有办法处理那些世故圆滑的人际关系,一个人逃到了苏州。我没有想过回去,就算不一定能在这里扎根,也要在这里呼吸。

危险的邻居

@婉颜

我是一名95后女生,在北京与两户人家合租。对面是一对小夫妻,女人怀孕之后,男人每天在家里破口大骂,与女人吵架。

女方声音很低,淹没在他的怒吼里。

2018年的一天,男人又开始了吼叫。我很烦躁,就打开门说了一句:“能不能小声点”,又关上门。

接着,男人冲出来狠狠在我门上踹了一脚,把所有手边的东西都砸到了隔壁小哥的门上。

我被吓懵了,将做饭用的菜刀握在手里。想象着如果他闯进来,我该捅他什么地方,能止住他,又不至于致命。

他在门外继续吼叫、踢打,女人哭着求他别打了。

后来夫妇俩搬走了,但每次看到我门上的痕迹,就暗自后怕,当天这个门勉强撑住了,但如果那个男人再踹一脚,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婉大米

刚毕业时,不好意思管家里要钱,就住在城中村里,每月二百房租,只有公共卫生间。每次出门,我都要在门上加两把锁。

隔壁住着一个中年男人,身材臃肿,裸着上身,只穿一个大裤衩,倚在我的门框上,看我跟另一位女性邻居聊天。

他说我长得像他孩子,非要加我微信,晚上十一二点给我发消息,说请我吃羊肉串。有时喝醉了回来,还过来敲我的门,说想孩子。

有一次我下班回家,看见他敞着门,屋里站满了念经的和尚,那位大叔躺在床上,一直发抖。过了一会,大叔就从屋里扶着墙,哆哆嗦嗦地走出来了,我砰地一下关上门,还夹了手。

大叔说有东西附在他身上,我吓得哭了一天,当下就收拾东西,准备搬走。

大叔从屋里出来,炒了一碗韭菜鸡蛋,端着在我门口站着,非要让我吃,说他做的东西都开过光,有佛祖保佑,我才知道,我肯定遇到神经病了。

被盯上的独居者

@欧阳十三

我是个自由写作者,一直独居。有一段时间,因为赶稿,我连续一个多月闭门不出,每天固定叫一家外卖,每次都是一个黑黑瘦瘦的小伙子送来。

有一天我忙到下午三点多,叫了外卖,没多久,小伙子拎着食盒敲门。

“你今天怎么这个点才吃饭?”他笑着把外卖递给我。我一愣,好像之前从没跟他说过话,每天不知时日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我第一次正视这个孩子,微笑跟他打招呼。

他转身走时,我发现他身上衣服湿了,外面瓢泼大雨,我转身从柜子里翻出一把伞追出去给他。

晚上倒垃圾的时候,那把伞跟一个小纸条安安静静地躺在窗台上。纸条上写着,因为这把伞,他打消了作恶的念头。

原本这个月他被客户投诉,扣了三百多块钱,看我一个人,就想把扣掉的钱从我这“拿”回去,认为这是他辛苦应得的。

我心里猛然一惊,原来自己跟危险擦肩而过。

@立夏

上大学时,我在校外村民出租的房子里租了一间小隔间。

六月的西安很热,晚上睡觉就开着半边窗。

夜里,我躺在床上玩手机。凌晨三点多,头顶传来一些细小的动静,走廊上照进来的灯光被挡住,我以为是房东养的白猫跳上了窗台。安静了几秒,我一抬眼,看见窗户上伸进一只男人的手,粗壮的手指和突起的茧都清清楚楚。

他的手继续朝着着离窗不远的门那边摸索。那几秒,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大喝一声:“谁!” 手立马缩了回去,但人没走,挡住光的阴影还在那里。

我大声呼喊着隔壁租客,窗外的人闻声而逃。

从那个晚上开始。我睡眠变得极浅。有光的地方完全不能睡。半夜火花一闪我就会睁开眼,因此阻止了两场可能会发生的火灾。

不宜独居的独居者

@沈念

2018年12月的一天凌晨,我在写完一集剧本后,怎么也睡不着,干脆刷起了剧,看着看着,突然大汗淋漓,心跳加快,手放在胸口都能感觉到震颤,手脚也开始剧烈抖动,喉咙里像有异物卡住。

猝死的念头跳了出来。我颤抖着双手打了120。几分钟后,医生来了,帮我测量了心电图和血糖,发现居然没事,问我是不是还去医院。

恐慌袭来,我哭着连连点头说“去去去”。在车上,我吸着氧,坐我旁边的护士问我:“就你自己住吗?也没个朋友陪着?”听到这句话,我“哇”的一下哭了出来。

去了医院,医生说可能是急性焦虑症发作。

在那之后,焦虑症又发作了几次,每次都是深更半夜。半年后,我在某三甲医院精神科确诊中度焦虑症和中度抑郁症,医生叫我最好不要独居。

我害怕极了,决定回河北老家休养。

患焦虑症的人一般都有严重的社交障碍,但独居非常不利于焦虑症患者恢复健康,我现在严重自闭,除了我男朋友,不愿意跟任何人一起吃饭。

@少爷

一天晚上,突然感到胃痛。我躺在床上,胃开始痉挛,并伴随着头晕。我艰难地爬起来,去拿水壶。

我颤巍巍的,像个随时会倒下的瘦弱老人。喘不过气,四肢仿佛一寸一寸地被冻住了。

我感觉自己快死了,于是给朋友打电话,没等他说完,我就挂了电话,等着他送我去医院,我肯定没命了。

接着又打了120,等了没几秒,自己强撑着下楼,打到了车,赶往医院。

排队时,我的脸部肌肉都开始痉挛。医生立刻带我去抢救室,吸氧,上心电监护,做心电图,测血糖,输液。症状还是没有好转。急诊医对护士说:“给她推一支安定。”

最后, 医生诊断为神经官能症。现在偶尔精神紧张焦虑就会出现呼吸不畅,透不过气。

@psychopath

我是孤身一人住在澳大利亚的单亲妈妈。

去年年底,孩子和她父亲一起在国内。我抑郁症发作,吞了所有的安眠药,本来打算就这么走了。

在药物起反应的时候,我开始呕吐、晕眩,突然有了强烈的求生意志。我给医生发了短信,给了家庭住址,之后就晕过去了。

幸好医生最后还是来了,他是我当时唯一可能求助的人。

前些年,我的公寓进了小偷。我在网上买了一个报警器,但装上之后,人变得更焦虑。快递员外卖员一来,那玩意就会响,我坐立不安,过得心惊胆战,没有人可以诉说。

去年我把女儿接到了自己身边,但今年年初,我抑郁再度复发。晚上九点多,我开始出现幻听,有种想要结束生命的冲动。

因为女儿在,我恢复了一些理智,连夜赶去医院急诊。没人可以看护我的孩子,我就带上她一起去。天气很冷,我和我姑娘就站在路边等出租车。

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女儿拯救了独居的我,可我作为母亲,却拖累了她。

这正是:

俗世红尘走一遭,少人幸得金勺叼;苦难业火平难消,斩荆劈浪方登鳌

– END –

年轻人不怕独居,就怕……

年轻人不怕独居,就怕……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5648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