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我美丽的疯子母亲

本文作者: 1个月前 (09-18)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我美丽的疯子母亲

☜1☞

今年5月,医院来电话说,母亲已瘫痪在床,晕过去好几次,随时会走。

我去接母亲的时候,她被医院安排在重症病人呆的病房,医院医疗条件差,没有护工,母亲下体裸露着,只能旁边的人搭把手伺候屎尿。我感觉我的下体也被裸露在大庭广众下。

“好歹我是个女的,我也知道羞啊!”母亲偷偷对我说。“早就该接出去,太不孝!”一个男病人也厌恶地嘀咕道。

此时,母亲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可以扎针,脸部和针扎的淤青一个颜色,常年张着的嘴巴,如同腐烂的深渊,她已经不像人类。

母亲今年54岁,是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从我出生起,母亲就病了,她具体什么时候犯病没人知道,那时没有精神病的观念,母亲会一直听见各种声音,但是没有人相信,父亲常找村里的阴阳先生给家里做法,却不顶用。1998年,常常犯病的母亲干脆离家出走,开启了她流浪的人生。隔了两年,母亲仿佛从人间蒸发,父亲和继母生活在一起。

母亲没有任何身份,她仅用双脚,走遍甘肃、新疆、宁夏、内蒙古、陕西、山西等大半个中国。我在县城读高中时,母亲正是来去无影踪的时候,她可能随时出现,也可能随时消失。

一个春天,她出现了,从学校把我牵出去。我跟着她一路小跑,最后她带我到一个荒芜人烟的河滩,那里有条河,流着整个县城下水道的肮脏,却长着一些异常清翠的草木。

“妈,那么多地方,你干嘛带我来这么脏的?”

“其他地方都是人,太吵了,我跟你说两句话就走。”

我和母亲坐在河滩边,我瞅着那些异常美丽的花草,远望着缥缈的人间,听着母亲讲神神鬼鬼。在这个干旱的西北小城,除了在坟墓,我从未见过那么茂盛的花草。这个春天的阳光太漂亮了,我第一次以专注的神情,观看细微诡异的世界。

这是母亲给我带来的,我感觉她心里有那么明亮的东西,只是被人间的臭水河隔着,连我,她的女儿也被隔在岸边。母亲说完她的话,头也不回地走了。

2011年,母亲又忽然来了,父亲和继母领着母亲来到我的房间。她瘦得只剩一张皮,脸皴黑,只有两只眼睛亮着白光。她急急忙忙和我说:“我现在是神仙,能看到如来佛、耶稣、观音菩萨、毛主席。毛主席叫我打电话,把那些害我的人告到中央。你拿一支笔记下来号码,我叫别人帮我打,没人愿意帮忙。”

母亲眼睛盯着墙壁,把号码说出来,我数了数,是十五位。我拿我的手机拨出去,叫母亲说。手机传出空号的语音。

“那毛主席也骗我着呢……”母亲说完,背起一大包捡的东西就走。我拿起一点吃的喝的,翻出我所有的零钱追出去。母亲走得异常快,我小跑着才追上。

“妈,你就不能等一下吗?”夏天那么干燥,她的嘴唇裂着口子。

“我给你说了,我今天晚上要走到县城!”

“我这有钱,给你买车票。”我把身上仅有的两百多块钱,塞到她手里。

“我不要,你又没挣钱,我怎么能拿你的钱。再说,都是你爸的钱。”推来推去,母亲只要了一百多。她指着不远处的一片树荫对我说:“要不在这里坐一下,我想睡一觉,乏了。”

我们在一块大岩石上坐下来,母亲打开她的包袱,里面都是她捡的衣服和碎布,衣服是湿的。“昨天洗了没晒干,趁这个时候晒一晒。”

我们把衣服搭在岩石和树枝上,母亲拿出干的衣服垫着,瞬间睡着了。正是中午,乡村一天中最安静的时刻,树荫里连风都没有,我守着婴儿般脆弱的母亲。她小小地蜷缩着,那么瘦那么黑。对于她的苦难,我一点解救的办法都没有,只能守她一会儿,给她翻翻晾着的衣服。

醒来后,她包起衣物就要走。我一把抱住她,感觉到她一顿,不说话了。很快,她安慰似的,拍一下我的背说:“不要哭!”然后她背着包袱,飞也似的,消失在白杨树夹道的转弯处,不见了。

☜2☞

和母亲的联系,就这样断断续续。2013年3月,我正在准备大学毕业论文,忽然警察告诉我母亲车祸的消息。这些年,我一直努力读书,想等自己有能力了带母亲治病,没想到她等不及了。

母亲在银川的高速路上被车撞了,负主要责任。几万的医药费,让身无分文的我开始到处借钱,结果亲戚都变成仇人,只有几个我大学认识的朋友和老师帮了忙。我也祈求老师们让我提前答辩,迅速结束了大学生活。

我跑了好多趟路给母亲补办身份证,当一切处理完,我们回到老家,我和父亲的关系也恶化了,他认为我不应该插手,就让政府去解决。但母亲腿骨折那么重,我不能扔下她不管,于是在县城偏僻的地方租了间房子照顾她。

在母亲养伤期间,我问她一些小时候的事,以找到她的病因。母亲一直罗列着她少有的愉快场景,忽然有一天,她悄悄和我说,她在7岁的时候被继父侵犯了。一直到现在,她小便失禁。母亲说:“这是我唯一的秘密。”

图 | 母亲骨折时住的地方

等在北京找到图书编辑的工作,我将母亲从老家的医院接到北京。工作地点在北二环,工资3000元出头。我选择住在北五环外回南路一家自建的公寓里,房租每月600元。

虽然交通不便,每天路上通勤要花去三个多小时,但这地方人少,我可以整租十几平米的单间。每天上班前,我把房子锁了,把母亲和她的世界全关进小屋里。母亲不喜欢见人,也从没嚷着要出门,她好长时间都不知道我把门锁着。

母亲记忆力好,为说服她好好吃药,我用尽所有谎言,后面说话还要注意圆谎,为此我写日记记录。很多时候,母亲在仰头大骂,我心烦意乱地做饭、打扫、看书,尽量避免说话,我太害怕成为她的仇人。

慢慢的,母亲不好好吃药,生命的鲜活回到她身上,她不再反应缓慢,越来越密集的咒骂在空气中震荡,我像一面被不停敲打的鼓。母亲幻听中的世界,越来越真实地发生在周围。

“你听,那个嫖客骂我是骗子,旁边的婊子在帮他。她笑得开心死了。楼下的人听了这个男人的话,信了,也一同骂我是骗子。没人相信我了。”

“我相信你,也许人家不是在骂你。这里没有人见过你,他们根本不知道这里住着你……”我试图小心翼翼引导她。

“你不帮我骂!就知道大声跟我喊,骂你妈……”

我的世界轰然倒塌,什么也不敢说。母亲骂累了,睡去了。醒来后,她或许忙着应付骂她的人,我感觉我们的敌意淡化了。

“妈,你看阳光多好,出去转转吧!”我对已经有些臃肿的母亲说,她发胖得太快了。给母亲戴好帽子,穿好冬衣,我领着她像准备打仗一样出发了。这是母亲来北京第一次出门。

我们走进还未建成的公园,还带着野性的树木,将太阳光像波浪一样迷离地呈现,让人一下子得到快意。

我也看到了母亲的快意,她慢慢地走着,也许正在回忆曾经行走的酣畅。她说过,骨折后,腿不再像以前那么有力量。北京的楼太密了,这也使她害怕。

我和母亲在一条长椅上坐下来。几乎看不到人影,世界显得安静、宽大。我们坐在风里,慢慢感觉到自身的消失,乌鸦、麻雀们的声音异常宏大。

☜3☞

许多租客投诉了,房东终于不愿意收留我们。

我开始一日一日地找房子,北京那么大,哪里能找到没有人的地方?终于,我在广告栏上看到一辆房车出租,我很快去看了房。它在北五环外一个破败的园子里,园子深处藏着一栋栋独立的房子,一个月房租一千。房子前还有院子,可以种花种菜。

这里基本上是偶尔度假的人,才会住一段时间,我感觉它是为我定制的。没有人的地方,才是属于我们的。

通勤的路更长了,每晚我从繁华的北京二环一直北上,在路灯和车灯的转弯处,一下子进入猝不及防的黑暗、一条由葡萄架搭满的通道。

图 | 葡萄架长廊

穿过葡萄架,我来到母亲睡着的窗口,轻轻地呼唤“妈,妈”,然后便听见“咚咚”的声音,像熊一样的脚步声,由卧室来到门口。母亲不开灯,她的两只眼睛就是灯。

我走进屋,打开灯,天气一天天暖和,母亲只穿着内裤,赤裸着身体。我拥抱她,吻她年老而幼稚的额头。她笑着,迫不及待与我对话:“我一个人心急,你来了就好。听到你的声音,我就高兴。”

她从厨房端来凉拌苦苦菜,是她白天从园子里摘的。她还在门前种上了几棵黄瓜,黄瓜很快爬上了小露台的木栏杆。

“今天老家的那个婊子不停骂我,我真想去杀她……我附体的毛鬼神今天说,你要结婚的对象在南方……”母亲照例无边无际地说着。

周末的时候,我们钻进树林里,母亲摘野菜,我躺着看书。我总是对着蓝天祈祷,母亲的病不要再恶化下去,我愿意永远陪着母亲走下去,愿意一生不婚不育,把她当做我的孩子。

图 | 租的房车

可母亲的药断断续续吃完了,病情不可遏制地恶化。我带母亲到回龙观医院看医生。医生随意检查了下,就开了药。我了解到在这住院的话,押金五万,每月得交八千。

刚取的药一吃,母亲的腿就抽筋,她马上翻脸,医院也不去了。我自己跑到医院,医生也不给换药,必须要母亲本人去。

母亲的幻听以迅雷之势加剧,我的话她听不见了,跟她吵架的人实在太多。一次,我还发现母亲睡在地上,她说:“来的神仙太多,床上睡不下了。”

有一天我回到家里,母亲正在门口对着天空磕头,她一看到我就喊:“赶快磕头,神仙发怒了,要杀了你。你买的《圣经》我也烧了,神仙现在不让我信基督,快磕头,跪两个小时。我已经磕了两百个头了。”

我被“烧了”这两个字惊到了,她要是放火把房子点燃了怎么办。见我愣着,母亲一把抓了我过去,叫我跪下。我怒了:“狗日的神仙,有种你把我现在就打死。”

母亲比我更愤怒,雨点般的拳头砸在我身上,抓着我的长发往地上撞。一瞬间,我所有的委屈、黑暗,都爆发了。我推倒母亲,掐住她的脖子,吼道:“不要活了,都不要活了,掐死你,我去自杀。”

我一直掐到母亲翻着白眼,流出眼泪,反抗的力气弱下去,忽然松了手。我久久地哭着,把到北京一年来的痛苦全都往外倒,像遇到车祸一样尖叫。

辞职后,我带母亲回到老家,把她哄进了医院。县城没有精神病院,母亲住进的医院是福利院性质的,住院费可以报销,家属只出生活费。

我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便去了远在西藏阿里的男朋友那里,半年里谁也不见。

☜4☞

2016年,我到拉萨工作生活。有位朋友告诉我,他的父亲也是精神病患者,曾经也跟我一样跑了各种医院,没能治愈疾病,后来遇到一种营养学疗法,他父亲吃了两年多药,出现奇迹,现在可以正常生活。

这时我本对母亲的病不抱任何希望,忽然的光亮,让我又做了一次大胆的决定,把母亲接到拉萨来。结了母亲的住院费,取了上万块的保健药,我再一次身无分文,带着母亲坐上去往拉萨的火车。

“我已经来过西藏,好像是2008年吧,被一个男人带到他家里做女人,我不喜欢那个地方的风景,就走了。我没有身份证,班车不要我,火车也不要我,我只能步行走出西藏,走出青海,又去了我熟悉的银川……”母亲有点骄傲地说。

刚从医院出来,她还处于治疗后的呆滞状态,还没有更多的幻听幻觉占用她。

图 | 母亲在拉萨

根据营养医生的安排,我每天准时给母亲喂药,并撒谎:“妈,这是我给你买的营养药片,帮助你恢复精神病药后遗症的。”她对利培酮、奥氮平、氯氮平等白色小药片很熟悉,看到我给她花花绿绿的好看药片,没有反抗地吃了。

大概一周左右,药物反应出现,都是医生所提前告知的状况,腹泻呕吐、头疼昏睡。母亲很快不吃不喝,说我在谋杀她。

我工作的地方距家有8公里,午休的两小时,我也要跑回去照顾母亲,晚上也不得安眠,很快我撑不住了。

看着迟迟不见好的母亲,我把她送到西藏军区总医院,这是西藏唯一有精神科门诊的医院。西藏不相信精神病,这是一个充满了信仰的地方,但是信仰拯救不了母亲。

我拉着骂人的母亲,来到精神科女医生面前,女医生笑眯眯且同情地听了我的叙述,说:“可能这是高原反应,我建议你去先检查排除一下。再说我们这里几乎没人看精神病,也没有住院部,我也只能给你开点药。”

在拍了肺部和脑部CT后等待的几个小时里,怕影响别人,我带着母亲到医院一个长满荒草的大坑里,她一会坐着,一会躺着,不停地对着天空咒骂,引来无数惊奇的目光,我局促地待在她身边。

医生反复看了片子,说:“什么事都没有,但我总不能不开药吧,那开几片健胃的药调节调节。”

为了说服母亲吃药,我开始和母亲同时服用。晚上工作完回来,我在小区门口就能听见母亲狮子般的怒吼,她想睡就睡,睡醒了就骂人,嗓子哑了,幻听却一日强似一日。她开始跟越来越多的神仙鬼怪吵架,跟所有的动物说话,唯独听不进去我的话。

吃饭前,一定要给她的众多神仙献上饭,如果不小心忘了,结局都是我跪着给她的神仙磕头赔罪。

总是在夜里,她忽然推门而入,叫我不要去上班,她听见周围有人要杀我。

总是在夜里,她忽然叫我给中央领导,给她的情人、仇人写信。

到2017年3月,我害怕自己变成母亲的样子,将母亲再次送回老家的医院,去北京给自己做了检查:中度抑郁症、中度强迫症。

吃药吃到月经不来,我立马丢掉所有的药,也决定让母亲在医院过完余生,我要调整好自己。

☜5☞

今年再次接到医生电话时,母亲已经在医院待了三年多。

每次去看她,我都很害怕,她必定要我接她出去,说有人要杀她,我只能找各种理由拒绝,带着被撕开的旧伤回家。母亲在只能看见水泥和灰色天空的每一天,都想着出院,现在终于要实现了。

救护车开了一百多公里路,颠簸着又痛苦又兴奋的母亲。经过父亲和继母的同意,我将母亲接到荒败已久的老家。家里的房子还是母亲在的时候盖的,二十多年了,现在它长满了青苔,长满了伤口。

我将母亲放在朝南的房子里,那里可以看见对面的青山,墙头的草,院中的梨树。母亲躺在我给她买的护理床上,看着玻璃外面说:“这里可以看风景,真好!”

图 | 老家院里的梨树

母亲要吃什么,我给她做什么,但是她能吃的东西太少了,我只能给她煮得很烂,剁碎,用勺子小口地喂。她所有的力气只够她转动脖子。

我曾经想,母亲跑不动的时候,才是我最轻松的时候。现在我确实轻松多了,但母亲却痛不欲生。她大小便失禁,因为小便疼,她不敢喝多水。我给她擦屁股的时候,她更是疼。母亲总是说,她晚上难受得睡不着。

但我相信,只要好好照顾母亲,她会一天比一天好的。我快速地拔掉院子的荒草,种上各种蔬菜,就像小时候母亲种菜给我一样。

母亲并没有等我,在出院的第24天,她吃早饭的时候对我说:“今天是我的日子,你不要怕,该吃的吃了,该喝的喝了,我该走了。不要把我送到医院。”黄昏时,她忽然没有力气说话。我在慌乱中叫来村医,村医给母亲量了血压,说:“准备后事吧,熬不过今晚。”

我在该不该送医院中煎熬,终于等来了父亲。父亲只是默默地开始准备人死前的仪式,我们这里,人死在医院是不吉利的。最终我选择让母亲解脱。她受了那么多年的罪,我不想再延长几天。

这次,她可以做回快活逍遥的神仙,不用在常年的流浪中,捡垃圾卖钱,不用在风雪地里的洞里过夜,被光棍的男人带回家。

她出院后没有好好睡过一晚,那让她现在好好睡吧。

这正是:

久病床前无孝子,至亲夜深枕边湿;家有万卷难言事,莫待欲孝人已失

– END –

我美丽的疯子母亲

我美丽的疯子母亲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5562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