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以性换租,一股从欧美传到中国的不正之风

本文作者: 1个月前 (09-19)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以性换租,一股从欧美传到中国的不正之风

希望我们的女孩子不要走上不归路。

无相财经综合

如果说当下的消费主义有什么副作用的话。

无相君最能想到的就是“滥交”了。

这几年,包养,小三,援交,约p,pua,等词汇屡次登上热搜。

在欧美,由于性文化的开放,不少年轻女性甚至走上了“以性换租”的不归路。

1

随着英、美、澳、加等国的房价房租一路水涨船高,近年来“以性换租”事件在欧美地区频发。

据2016年年底英国的统计数据表明, 英国房屋的价值在过去10年中猛增1.412万亿英镑,房产总价值达到5.752万亿英镑。

这超过了法国、德国和意大利三国GDP的总和!

在这样的背景下,绝大多数英国人三分之一的月工资都用于了租房,再加上不菲的物价。

“月光”成了英国年轻人的常态。

别说买房了,租房都很困难。

于是,“以性换租”出现了。

在BBC播出的一档节目上,一名女性调查记者假扮租客,记录下了囊中羞涩的女房客们,在租房时所要面临的危机。

最早,女记在某网站上,发现了几十个在寻找“床伴”和潜在租客关系的当地广告,刊登在网页上。

其中一个广告写着:“你可以拥有一个双人间作为你的战利品”,另一个则写着想要寻找一个愿意每周两次向房东“投降”的姑娘。

广告上明示:“房租将会非常便宜,只要你愿意用其他方式来支付租金。比如说做饭、打扫房间,也许还包括性服务。”

于是,记者假扮成一名寻租客,秘密记录与两名提出“以性代租”房东的会面。

有一个房东60多岁了,正在找一个愿意与他同床共枕以换取租金减免的女房客。

当被问及是否需要“以性代租”时,他回答说:“说到底,是的。”

而另一位名叫迈克的房东则是更加直白,向记者开出了非常慷慨的回馈条件。

“我会包下所有房租、所有账单、一切费用。我甚至每周都会给你零花钱,让你感觉有人在照顾你……但条件是你每周要和我发生一次关系。”

在记者沟通过的房东中,有人准备出租自己正在读大学的女儿的卧室,有人准备出租自己花园里的小木屋……

但不管他们的房子有多么不一样,这些房东都想要和女租客发生身体关系,而且他们似乎完全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是错的。

据英国《泰晤士报》报道,英国住房慈善组织Shelter数据表明:

在过去5年内,至少有25万名女性为了减免房租和房东发生了性关系!

2

目前,这股“风靡”西方的风潮也影响到了不少华人。

最近,有媒体曝光,在澳洲,由于房租本就居高不下,特别是疫情期间,许多在澳华人更是艰难度日。

于是,一些澳洲华人的男性二手房东,在租房网站就贴出了“长期陪睡可免租”的广告。

小叶(化名)是一名居住在悉尼的华人女生,在一家农场打工。

刚开始她看到这些招租广告时并没有放在心上。

直到半个月后,她失业了,房子也快到期了。

她鬼使神差地打了那个男生的电话。

经过了解知道,他手里有一间次卧,$180澳元可低价转租。

公寓就在火车站附近,这样的价格已经找不到了。

小叶问:广告上说的是不是真的。

男房东支吾了一会就大方承认了。

在讨价还价之时,他还趁机提出:“是否愿意陪睡换租”。

当小叶打退堂鼓的时候,男房东着急了,一直在挽留:

“每周1次或两周1次,租金可以适当减免”;

“或者短租3个月,纯粹以睡抵租,3个月过后,你差不多也能重新找到工作了。”

以睡换租来度过疫情最艰难的时期,小叶无法马上拒绝这样的请求。

最终她还是觉得始终无法突破自己的底线,拒绝了男房东,大不了回国就是了。

我们很高兴她没有做这样的决定。

不过,不是所有女生都像小叶一样最后能刹住车。

因为以睡换租事件,无论是在国外还是国内,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3

同样在澳洲,去年11月,一则在澳华人发布的朋友圈“陪睡可抵房租”的朋友圈火了。

男房东声称自己28岁,在一家贸易公司工作。

并且,已经有人通过以睡换租的形式入住过他的房子。上一任租客就是悉尼某大学的学生,20多岁。

他认为这样的方式很好,和租客是各取所需,“合理利用资源”。

“女孩缺钱,有白住的谁不愿意?”

“这比叫援交便宜啊,援交一小时要$600,我一周才$500”。

人总是这样,越是在困境的时候,就越想走捷径。

前段时间就有一个流传甚广的聊天记录。

一名女生为了600块的便宜房租,就把自己男朋友绿了,和男房东上了床。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有研究表明,国内有接近一半的大学应届毕业生,房租支出占收入的25%以上,在上海等一线城市的这一占比则高达40%。

在这些租房压力大的城市,租房圈里就出现了情色交易。

年轻未婚的北京房东,有很大几率被房客要求肉偿房租,甚至成为一个有钱人买房的理由。

别说房租了,就是旅游也有人愿意肉偿来换取搭便车,睡别人家沙发的机会。

可是抛开道德之外,这样的行为真的没有风险吗?

以性换租,看似便宜,实则有背后深藏的隐患。

首先,说好的免费,但如果房东足够赖皮,可能会提出各种理由找茬,如“服务不满意”为由,让你扫地出门。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看不见的风险:强奸、性虐待、性传染病,名誉扫地。

在中国,有些恶心的房东,自己玩腻了还会把女性租客互相转让,扔给群里的“pyq”。

女房客们自认捡到了便宜,实则被人当作妓女一样明目张胆的交换。

这实在太恶心了。

4

日本曾经拍过一个纪录片,叫《年轻人行踪不明3万人》。

据调查,在2016年日本的社会人口普查中显示——截止至年底,有33156个10岁——30岁左右的少女失踪。

她们既不是被拐骗,也不是发生什么人生意外,而是自愿离家出走,被人包养。

她们宁愿进行“以性换租”的肉体交易,也不愿意回家!

如今的日本,因为疫情,也有有不少女大学生选择坠入风尘,沦为了”卖春难民“。

静冈县的由美是日本一流私立大学的学生,四年学费需要412万日元。

由于家人没能力供她上学,她只能贷款,打工赚钱。

疫情之前她在居酒屋工作,每天累死累活赚得也不多。

有没有不累又赚钱多的工作?

有,被包养。

在日本,风俗业的年产值达到了3000亿美元。

日本著名搞笑艺人冈村隆史日前还曾经在节目中调侃:“等到疫情过去,会有可爱的女孩子去做风尘女的,所以我现在一直在忍耐,存钱到那时候去。”

但有调查统计,这些被包养的女孩子,她们用身体换来的只是短暂的好处,到最后大多血本无归。

尊严、名声、身体、青春,工作能力都没了,带着一辈子都洗不掉的污点,无法回归正常生活。

因为这个世界上的年轻人总是相似的。

社会压力过大,工作、经济、社会关系及家庭情感等各类原因产生的挫败感,似乎随时会让一些年轻人崩盘,选择逃避自己。

如今,中国的年轻人也面临着不小的房租压力。

我们希望,有关部门能够重视这个情况,严厉打击相关变相事件。

也希望我们的女孩子不要走上不归路。

以性换租,一股从欧美传到中国的不正之风

以性换租,一股从欧美传到中国的不正之风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5653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