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洗脑

本文作者: 2周前 (09-15)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洗脑

每个人都知道,地球是球形的。但试想,你是怎么知道这一点的呢?又有几个人亲自去验证过这一点?

科技史学者沈辛成日前在讲座中提了一个问题:“人们为什么会相信某个理念?如果你刨根到底,就会发现,其实他们往往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因为我们从小到大所受的教育,大抵都只告诉我们某个已被验证的定理、真理,只要记住就行,而很少告诉我们那为什么是对的、是怎么来的,更少去讲其它的论证观点,当然也就不会去鼓励反思、质问,因为你怎么能质问已经被证明是对的东西呢?

这次新冠疫情期间,我曾遇到一位,对有些英美人不相信疫苗、坚拒种痘,嗤之以鼻,但他本人却又强烈反转基因食品。我问:“那你有没有想过,这两件事的内在逻辑其实是一样的?”他顿时愣住了。

我本人既不反疫苗、也不反转基因,但我觉得,那些人不信疫苗,哪怕看起来愚昧、不可思议,但如果并不只是出于反科学的恐惧,而是因为对疫苗的疑虑,有一套自洽的理论,那也不难理解。其实反转基因的人虽然常被科学人士讥讽为“反科学”,但使用的同样是科学的话语,只不过他们强调的是实验结果的不可预测性和演化的不可控性。

当然,一个人去推断、验证某个理念,这不一定保证他得出正确的结论,更常见的倒是人群分裂为几派自洽的理念体系,彼此针锋相对。这只要看看各大宗教的教派分裂史,不难明白。从某种意义上说,儒家传统潜在地鼓励“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也表明它注重理念的完整延续,多过对理念的反思质疑、创造性解读。

很多学者早就发现,中国缺乏西方自古希腊以来的那种“求知”传统。在西方的知识传统中,面对宇宙的奥秘,设问的方式通常是一个智性问题:“为什么?”但儒道法各先秦思想流派着重的却是如何建立社会秩序,乃是一个规范问题:“如何?”

张德胜在《儒家伦理与社会秩序》一书中据此认为,“孔子是彻头彻尾的规范人、社会人。他只关心人伦秩序、个人修养,至于其他问题,都成为次要”,因为孔子相信,只有人人都按照自己所属角色地位的规范去做,社会才能顺利运作,结束当时的混乱。问题在于,这样一个“规范人”,势必倾向于要求人不假思索地行动:

社会规范与医师的处方一样,当事人不必知之,只要照办就行。所以孔子说:“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有人认为这充分表现出他的愚民立场,实则他只是申述行为规范的本质。

时至今日,这仍是中国社会的现实:很多时候,学生、下属、团队都只是在贯彻执行师长、领导的想法,不鼓励思考,也不需要有你自己的想法,“听我的没错,照做就是”。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必知道,也不用费力去想,有这力气还不如花在如何把事做到位上。

在某种程度上,这其实就是“洗脑”——尽管这话似乎听起来刺耳,但客观地说,任何一个社会要顺利运作,都需要其成员接受一套默认的社会规范,不假思索地行动。甚至可以说,所有社会都是“洗脑”的,自觉抵制、反思、质疑,其实是在一个特别强调个体自主性的环境中才会得到鼓励。

很多人也许不知道的是,“洗脑”一词原本就是汉语,英语对应的brainwashing一词,就是1950年朝鲜战争时,美军在对志愿军战俘审讯后对汉语的字面直译。在冷战时代的意识形态对峙中,该词迅速得到广泛传播,进而用来广泛指代不同国家、不同历史时期的相关现象,到1980年代后“出口转内销”,又进入了当代汉语中,以至于好多人还以为这是直译自英语的外来词。

撇开这个词已附着的意识形态不谈,这段历史也确实给我们一个启发:一个在我们的文化传统中被视为“正常”的现象,从个人主义的视角出发,会看作是一种试图控制、主宰个体意志的行为,因为“洗脑”含义的基本要点是“违背个体意志”。这就像孙隆基在《美国的弑母文化》中所说的,东亚文化中被歌颂的“慈母”,在美国文化中却会被看作是用亲密关系来控制个体,阻碍其实现独立自主。

或许可以说,也是因为中国社会这些年来个人主义逐渐兴起,那些原本不成其为问题的现象,才被问题化了。在90后同事身上,我就经常发现他们有一种意识(尽管有时并不直接说出来):“要我做可以,但你先告诉我为什么。”我家老大,小时还不会质问,但到了七八岁后,他就会经常问:“为什么?”——这个设问并不真的只是“求知”,也隐含着反抗。

这里一个吊诡的地方在于:在中国社会的语境下,帮助你理解“为什么”,同样可能是一个思想动员的“洗脑”过程。试想下就知道,教导普通士兵“为何而战”,是军队中政委的重要使命。当你“想不通”时,其实是反思、批评的萌芽,但这却被视为贯彻落实行动时有待解决的问题,于是会有人做思想工作,让你想通,最终服务于更好地完成上级指令。

真正难办的,倒是那种阳奉阴违的形式主义,所谓“认认真真走过场,扎扎实实搞形式”。这是一种世故的疏离:不想知道为什么,只是照做,但内心理解、认同与否则是另一回事。反过来说,它也并不一定要求你发自内心地认同,只要你在形式上保持一致——然而这边界极为模糊,潜移默化之下,也可能弄假成真。就像父母的教诲,有些孩子会阳奉阴违,有些孩子会公开叛逆,但长大后却发现自己越来越像父母。

不难想见,这样的系统难以产生思想家,因为犀利的思想很可能被视为社会的异类,而难以被大众所效仿。金雁说,东欧在剧变后著作仍然盛行的前领导人只有前南斯拉夫的吉拉斯,但吉拉斯也曾谈到,没有坚定信念、没有反思能力、没有信仰的人只会当“螺丝钉”的人更容易存活下来。结合中国社会的情况来说,那就像是一个被社会规范所“标准化”了的个体,所有看起来是他“自我”的东西,其实都是社会对他的要求,并不真正是他自己的。

当然,说到“反思”,似乎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但它的发端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一种好奇心。了解一个理所当然的事物何以如此,这本身就是祛魅、解构的过程,因为你知道了它是如何被建构起来的,那它也就再无神秘可言。正因此,当有人说“就这么做”时,至少你可以在心底里默默问一句:“为什么?”记住,这既是求知,也是反抗。

洗脑

洗脑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935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