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骑手困局的舆论风波里,TA们还是缺位了

本文作者: 1个月前 (09-19)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骑手困局的舆论风波里,TA们还是缺位了

9月8日,一篇标题为《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公众号文章传遍网络。在这个系统里,“人”不再是目的,而已经被异化为“工具”。文章详实地展现了外卖骑手的生存困境:在算法的驱使下,骑手们成了“跑单机器”,为了准时完成订单,骑手不得不逆行、超速、闯红灯,甚至引发各种安全事故。

在巨大的生命与安全风险背后,是模糊的平台责任与难以得到保障的权益。大量骑手在遇到交通事故后,都无法顺利获得理赔。这也让外卖骑手的劳动保障问题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对此,饿了么迅速回应,表示将增加“我愿意多等5分钟/10分钟”按钮,多给骑手一点时间。美团也承诺会给骑手留出8分钟弹性时间,在恶劣天气延长配送时间;同时改进骑手奖励模式,不再局限于送单奖励。

那么,哪个方案能解决问题呢?

其实,无论是平台给出8分钟的宽限,还是消费者愿意等待5/10分钟,都并不足以成为治本之策——

资本逐利,舆论压力过后,长期仍有动力从骑手身上最大化地获利。

消费者的个体慈善行为,也无法系统性地解决骑手的困境。

而在这场算法的困局里,政府部门、以及最重要的骑手自己的声音,缺位了。

政府的声音

除了部分兼职的情况,许多骑手都是全职受雇于配送站的劳动者。劳动者的一个基本权利,就是获得劳动安全卫生保护的权利。比如建筑工人在高空应该有保护措施,比如油漆工人应该在无毒的环境下工作。企业有义务提供这样安全、卫生的劳动环境,政府有义务督查这一义务的落实。

当一个骑手在平台和站点的要求下,不得不逆行、超速、闯红灯、超时工作才能完成单个配送任务和数量配额时,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认为这是一个安全的劳动环境。

而《劳动合同法》明确规定,当用人单位直接涉及劳动者切身利益的规章制度违反法律、法规规定的,劳动行政部门应责令改正,给予警告。面对广泛影响如此多骑手生命健康安全的“算法”,政府的劳动部门,是否应当有所作为?

有的人会认为,这样的劳动条件是市场竞争的自然结果,如果政府干预、增加对骑手的保护,将增加企业成本、减少就业。虽然又苦又累,但这也是快递员的自愿选择,否则他们的生活水平将更加糟糕。若按照这样的逻辑推演,我们的劳工环境又将回归工业革命时期的血汗工厂,没有最低工资,没有工作时间限制,没有人的基本尊严……这会是我们希望看到的社会发展结果吗?

骑手的声音

“算法”作为直接涉及工作时间、休息休假、劳动安全卫生的重大事项,同样根据《劳动合同法》,应当经职工代表大会或者全体职工讨论,提出方案和意见,与工会或者职工代表平等协商确定。这里,我们同样发现,骑手自己作为劳动者,并没有发出自己的声音。

如何听到骑手的声音?劳资双方的地位天然不平等,尤其面对庞大的平台、企业,单个劳工毫无议价能力。有人说你可以用脚投票——但其实骑手换一个平台、换一个配送站,仍会面临同样的算法和困境。而如果一个努力生活的劳动者,到哪里都要以牺牲安全和尊严为代价获得生存,那么这样的现状即使再普遍,也并不代表是合理的。

有的人诉诸法律,来对抗这种不合理,比如有的骑手受伤后起诉企业和平台。但这种个体维权也是困难重重。首先,在缺乏书面劳动合同的情况下,骑手要证明自己与配送站的劳动合同关系就实为不易。其次,冗长的法律诉讼程序,也成为骑手维权的拦路虎。

根据义联劳动法援助与研究中心的《新业态从业人员劳动权益保护调研报告》,外卖、快递人员约有33%的人在工作中受过伤,主要为交通事故。这些受伤的人员67%的人选择“啥也不做,自己忍着”,13%选择和企业私了,只有剩余的20%会选择寻求法律援助或者投诉、起诉等救济。

在政府法律监管之外,真正能有效保障劳工权益的,是劳工的集体抱团。

劳资双方的利益平衡,关键在于双方的博弈。劳方以罢工为后盾,资方以撤厂等手段为支撑,双方通过集体谈判达成一致,工人方获得权益保障和福利提升。例如,在上世纪90年代,加拿大汽车工人工会发现了石棉对工人的危害,甚至有很多工人因为这个因素而致病甚至死亡,于是他们向汽车企业提出了禁止石棉的要求,包括不再让石棉出现在工作场所中。通过集体谈判,三大汽车公司通用、福特和克莱斯勒都签订了新的集体谈判合同,石棉在这些工厂中被禁止了,工人的职业安全健康权益得到了维护。

工会将主动调查此次事件吗?这次事件中工会的声音在哪里?现有基层工会可以将骑手们组织起来吗?骑手们在现在的情况下可以被允许组建自己的工会吗?问题提到了这里,答案取决于:我们对于“人力资源”究竟是只看到“力、资源”,还是重点看到“人”。而这个问题不解决,没有集体力量的骑手,在这个算法的系统漩涡里,也许只会越陷越深。

而未来在算法困局中的,将不仅仅是骑手——越来越多种类的工作的效率也许都可以被纳入算法。有一天,你我也会被困入这个系统吗?

骑手困局的舆论风波里,TA们还是缺位了

骑手困局的舆论风波里,TA们还是缺位了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5686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