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一千七百万盲人的性无人在意

本文作者: 2周前 (09-13)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一千七百万盲人的性无人在意

我们总是乐此不疲谈论“性”与“爱”,但对于盲人的性,你又了解多少?

“性”与“爱”是世间万物所共有的本能,但盲人世界的“性爱”却极少出现在主流社会的映像中。

盲人也会有性需求,这并不是什么隐晦的秘密。

可是,像正常人一样被爱,一样做爱,却是盲人群体们难以实现的渴望。

我们以为他们需要关怀,其实他们更需要爱。

截止2020年,中国有8500万残疾人,含盲人在内的视力残疾者已超过1731万,这意味着大约每八十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视力残疾者。

而残障与性的隔离,是无处不在的。

《01

不被理解,不被认同,不被接受

近年来,许多视力残疾人士在交友软件上分享了类似的经历。

当他们配对上一个人时,总是开始聊得很投缘,但当Ta告诉对方自己失明、使用手杖或是靠导盲犬才能走路时,对方就会像变了个人似的,不再把自己当成“人”,而是视作某种猎奇的生物。

阿平(化名)出生于河北沧州,身患先天性眼疾。

21岁时,阿平第一次用某款约会软件交友,认识了一个叫小美的姑娘,并开始了一段长达三个月的恋爱。

就像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那样,阿平幻想着能轻轻牵上小美的手,吻一吻她的脸颊。

但是他未曾想到的是,在告诉小美自己患有视力残疾后,尽管小美依然不离不弃,可他们之间的感情却变了味。

小美开始把阿平当成一个需要帮助的弱者,而不是有感情和性欲的成年男子。

她不相信阿平会有想要进行亲密举动的欲望,她也不能理解一个看不见东西的人又怎么能被性唤起,或者说是被什么东西唤起欲望。

这样的事情对于视力残疾人士而言可以说是再常见不过。

不被理解,不被认同,不被接受,性压抑似乎是每一位视力残疾者必经的苦痛。

02

他温柔地触摸我每一寸肌肤

阻碍盲人性爱的,更是一堵看不见的墙。

媒体上鲜少见到有关盲人的报道,更不用说探究他们的情爱。

于是,我们采访了张迪和许玫,这一对盲人伴侣已经在一起八年了(为了保护隐私,被采访者选择了匿名)。

张迪:其实视力障碍并不是性行为的最大阻碍,因为我能看到一点东西。

很多人不知道,大部分盲人都不是全盲,我们有一点视力,能够看清楚物体大概的轮廓。

但残疾的确让我的性格变得……不太好。

我被校园霸凌过近十年吧,在学校被欺负,在家里也被欺负,于是就变得很容易暴怒。

每当那帮人欺负我时,我就会突然爆粗口,或者抗起椅子砸过去

……所以我被拘留了整整3年。

残疾人在未成年拘留中心的日子不好过,其他的孩子会联合起来辱骂、殴打我,因为不少人觉得视力残疾的人智力也有缺陷。

这些经历都让我变得冷血,难以对人敞开心扉,也就几乎不可能遇到合适的人。

我第一个女朋友也有视力残疾,而且完全失明了。她对性一点兴趣都没有,觉得那样不舒服,也不关心这类事情。

所以,在遇到许玫之前,我从没跟任何人有过亲密行为。

许玫:我也是,

我从来没有幻想过爱情,因为我经常被人欺负。

我的一只眼睛看起来很怪,他们总是‘独眼龙’、‘独眼怪’的叫我。

很多人觉得,残障人不配谈性,不配谈爱,不配谈亲密关系。

我也以为不会有人爱我了,我注定得要孤独终老。所以,在遇见张迪之前,我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

直到19岁的夏天,我们在学校新生报道处相遇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形容这种感觉,他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能够理解我所经历的一切,因为他也是盲人。

和他在一起我就不用假装自己视力正常了。有了他,一切都好办了。

张迪:我很难相信任何人,但是许玫足够信任我,所以我觉得我也可以信任她。

刚在一起时我们没有任何亲密举动,最多拉拉手。但后来时间久了,我们的关系也越来越亲密。

某天我突然意识到:“哦,原来这就是爱啊!”那一刻起,我就有了性欲,想要更加亲密,想融进她的身子里。

许玫:是的,当我们意识到彼此相爱以后,就开始了尝试。

我曾经被朋友问过,“你们是怎么做的?”

嗯……可能跟没有视力缺陷的人相比,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们会靠得更近一些吧。

躺在床上,互相拥抱,温柔地去触摸,非常用心的去触摸每一寸皮肤,再慢慢尝试其他动作。

我俩的嗅觉、触觉和听觉,都比一般人敏锐,所以很容易就能找到位置,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一切听从本能就好。

张迪说,他觉得看不见的人做爱最重要的是“尊重”。

只有两个人都愿意尊重彼此,把对方的一举一动都在心里描绘出面貌,才能明白下一步该如何去做。

“你必须要更大胆一些。因为看不清楚她的脸,我不知道她舒不舒服,她也同样不了解我,

所以我们经常边做边说话,直接说出感觉。”张迪笑着说到:

“我不觉得盲人和普通人做爱有什么不一样的,非要说的话,可能是比较注重感受,而不是看见的东西吧。”

张迪和许玫的故事让我想起娄烨的《推拿》,这部由小说改编而成的电影里面有一段话:“对于视障者而言,看得见的人是鬼神般的存在。视障者在亮处,而明眼人在暗处……敬鬼神而远之。”

似乎是对盲人面对明眼人,却难以揣测其方向位置、神情动作的感慨。

跟明眼人相比,盲人由于不需要直接的视觉刺激,他们更喜欢爱抚和亲吻,耳鬓厮磨间的甜蜜爱语。

03

他们和普通人一样渴望爱

盲人渴望情爱,也理应拥有情爱。

尽管如此,研究早已表明,相比明眼人,视力残疾人士拥有长期伴侣或结婚的可能性更低。

很多残障人士甚至一生连体验性生活的机会都没有。

首先,看不见的他们,遇到愿意与之发生关系的爱人的机会很少,很多人因为无从锻炼而无从表达自己的情感。

2014年的一项报纸民意调查曾询问英国人是否与残疾人发生过性关系,

44%的人表示“没有,我不会那样做”。

此外,更多的人则是不被亲人和好友所理解,

被当成是“没有欲望的人”,甚至因身体残缺被贴上性无能标签。人们不太相信残障人士能有性能力。

身患残疾的学者汤姆·莎士比亚(Tom Shakespeare)曾经撰写过一本书,名为《残疾人的性政治》。

他在书中坦言:“我认为,在人们眼中,残疾人的性生活要么是空白的——即认为残疾人没有性生活——要么是反常和纵欲的。”

时至今日,我们对待视力障碍人士的关心依旧多集中于出行与就业,很少人意识到,他们也和普通人一样,渴望爱。

11年前,美国的特殊儿童性教育专家在广州市少年宫成立了“爱成长综合性教育课堂”,苏艳雯是“爱成长”培养出来的第一批老师。

她曾经说过:“残障人士也渴望爱情、渴望婚姻,可是在中国,他们能否满足自己的需求,很多情况下还是要取决于家人。

有时候,他们没办法和异性交往,家长也接受不了他们的自慰行为,处于压抑和苦闷阶段。”

许多残障人士碍于社会偏见,通常会怀疑自己的性魅力,因而失去自信,并且下意识地隐藏自己的需求和欲望。

假如你的身边也有残障人士,或者你的亲朋好友正处于这样的困惑之中,希望你能去理解他们的内心世界,不要去忽视了他们作为人类本能的诉求。

在“性”这件事情上,残障人与健全人,没有什么区别。

一千七百万盲人的性无人在意

一千七百万盲人的性无人在意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935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