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韩愈:从苦孩子到大佬的逆袭

本文作者: 2周前 (09-09)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韩愈:从苦孩子到大佬的逆袭

天才固然是令人倾佩与羡慕的,但一个百折不挠走向成功的人,方称得上真勇士!

韩愈就是这样一个人!

他不聪明,但刻苦;启蒙早,发迹迟;穷困潦倒,却有一肚子的经史子集;作为文人,又擅长打仗;得官不易,却失之朝夕。这样的人,既普通,又丰富,所以褒贬不一,捉摸不定。

不过对于任何一个读书人来说,韩愈注定是一座无法绕过的高峰!因此我们不妨遵循他的成长经历,来看看这位穷孩子,是如何一步步成为文坛盟主的?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韩愈出生于唐代宗大历三年,即公元768年,字退之,祖籍是河南沁阳。韩愈的父亲韩仲卿曾做过武昌县令。李白说他:“未下车,人惧之;既下车,人悦之。惠如春风,三月大化。奸吏束手,豪宗侧目。”

李白不轻易评价一个人。顶多是赞扬一下某人具有爱喝酒、狂放不羁的性格特点。对于做官,又具有如此威望与德行的同行,虽然地处偏远,身居下僚,李白仍不忘歌颂。他死后六年,这个叫韩愈的小朋友出生了。
韩愈年方三岁,父亲去世。其实父亲的年纪也不小了。因为韩愈哥哥韩会的儿子,也就是“十二郎”,已经同韩愈差不多大了。之后,韩愈便由兄长韩会和嫂嫂郑氏抚养。和侄儿“十二郎”名为叔侄,却情同兄弟。

韩愈八岁时,韩会因受到元载案件牵扯,被贬为韶州刺史。一大家子舟车劳顿地来到广东。两年后,兄长韩会不幸病逝。而广东这个地方,也与韩愈的人生正式结下了不解之缘。

这时韩愈的家庭情况,其实是可想而知的。此刻全家一百多口人的担子,全部落在了嫂嫂郑氏一人身上。她将丈夫的尸骨葬于沁阳后,此时李希烈等人叛乱,长嫂于是带着一家老小避难宣州。她常常抚着“十二郎”的头对韩愈说:“韩氏两代,就只剩下你们两个了。”韩愈后来自叹:“那时候你还小,自然不记得了;我虽然能够记得,但也不能体会话中的悲凉啊!”

从幼年起,韩愈就开始像历史上所有取得大成就的学者一样,投入到忘我的读书中。他读书的方式就是背书。而且记性似乎很不错,因为没过多久就已经把六经全部背完了。这种方法的目的和后来苏东坡少年抄写《汉书》是一致的,因为要考科举,光理解不够,还要张口能来。而侄儿“十二郎”,和他的名字一样——少年老成,两人一起读书,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考试之路漫如沟壑

韩愈十九岁来到长安,开始结交一些文章大家,但也就如他后来自述的:没钱没势,又不拜谒权贵。上流社会的贵族,都不知道他的名字。所以在人情社会,失败也就在所难免了。

他投出去的几篇文章基本都是论文法的,而崇尚文字的人,权位都比较低下。所以韩愈的交友,对他三年后参加科举,并没有丝毫帮助。

贞元五年(789年),韩愈第一次参加科举考试,结果以失败告终。第一次落榜也许还容易接受,可是之后又接连两次落榜。这放在任何一个青年人身上,心态都已经炸了。韩愈也不例外。他心想:“我读了那么多年书,难道真的一点儿用都没有吗?还是我太笨了,才学不如人家……如果是我太笨了,怎么还会记得那么多文章、作出那么些诗?能背诵那么多经典,写出那么些有名气作品的人,却一直考不中进士。这到底是上天玩我呢,还是有什么人为原因?”

韩愈一生信奉天道,在他当时看来,也是人为因素居多。可是没办法,对于一个靠别人接济来过活的穷小子来说,什么别的出路都没有,只有硬着头皮接着往下考。幸运的是,这次他终于遇上了自己伯乐——陆贽。陆贽作为主考官,非常欣赏韩愈的文章。于是上榜也就变得顺理成章。

然而,考中进士,这仅仅是第一步。还要通过吏部的铨试,才能授予官职。可是这条路上,又是磕碰连连,持续三次都以失败告终。韩愈愤慨地说:“就是让孔、孟来等人考,也一定失败!”这不是气话,在骈文之风下,就是屈子的《离骚》拿来,在考官眼里也不过是一堆垃圾,不合时宜。

来京九年,一无所获,除了长期的捉襟见肘,他也再没有心力待下去了,于是收拾东西,准备找份工作。在此需要提一下,在韩愈考中进士的第二年,其嫂郑夫人便去世了。所以她终究没能看见韩家再现辉煌。

从幕僚到教师

在二十六岁到来之际,韩愈在宣武节度使董晋府中做了推官。同时指导张籍、李翱进行文学创作。三年后,董晋病逝,韩愈扶其灵柩离开任上。刚走四天,军中就发生兵变。韩愈后来也在诔文中说:“因为这件事没能邀请老成来小住。”不过也算是因祸得福。到徐州后,韩愈又出任张建封推官,试协律郎。冬天,张建封派韩愈进长安朝政,又勾起了对长安的留恋,于是再度参加吏部考试。

不知是天意弄人,还是命该如此。这次韩愈中了。和上次考进士一样,也是四次登榜。值得安慰的是,若是没有持续六次的落榜,若是没有如此坎坷而奇特的心路历程,韩愈在未来恐怕还无法担当得起“文坛盟主”的称誉!因为在第二、第三次失败后就终止的人,注定不是最杰出的代表。

次年春天,韩愈被任命为四门博士,也就是副教授。以韩愈的学术水平作教师,自然是绰绰有余。他对这份工作一开始是很乐意的。后来在《进学篇》中记录:国子先生晨入太学,招诸生立馆下,诲之曰:“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这话很深刻,但是这些贵族学生却根本不听他的。不过也可以理解,试问一群打小生活在温柔乡中的纨绔子弟,又怎么会明白这位出身贫寒的文德君子呢?

后来韩愈又两次再为国子博士,但学生们却夹带嘲笑说:“冬暖而儿号寒,年丰而妻啼饥。头童齿豁,竟死何裨。不知虑此,而反教人为?”无怪乎韩愈要发出:“嗟乎,师道之不传也久矣……士大夫之族,曰师曰弟子云者,则群聚而笑之。”这感慨,既是一个时代的悲哀,也是身为老师的哀痛!

贬谪开启的地方

“做官为了贬谪。”没有一个人步入了仕途的人会说出这种话。韩愈也不会。就算这么履行了,那也是面对现实与理想,毅然决然地坚守选择罢了。

贞元十九年(803年),韩愈晋升为监察御史,八品官。时年关中大旱,灾民流离失所,饿殍遍野。京兆尹李实却对内封锁消息,上报皇帝说:“今年虽旱,而谷甚好。”

韩愈调查一番后,痛心疾首,但之前为了考试曾求过李实,赞扬其“赤心事上,忧国如家!”如今刚刚就业,也不好得罪。

在日后修《顺宗实录》时,韩愈直言不讳道:“由是租税皆不免,人穷至坏屋卖瓦木贷麦苗以应官……陵轹公卿已下,随喜怒诬奏迁黜,朝廷畏忌之。尝有诏免畿内逋租,实不行用诏书,征之如初。勇于杀害,人吏不聊生。”观其行径,李实此人简直是坏透了。以至于到最后他被贬为通州长史,临走之际,百姓都攥着石头在路上等着。李实换了条偏僻的小路才躲过一劫。

这是李实的结局,为期尚早。如今只说韩愈因为一腔愤勇,给皇帝上了篇《论天旱人饥状》。

文章写得有理有据,真诚朴实,换来的结果却是贬谪千里。韩愈的心里阴影面积可以想象。可是他无可辩驳。为自己辩驳就是在忤逆皇帝。于是只能立即走马上任。据他在《赴江陵途中寄赠三学士》自述:“中使临门遣,顷刻不得留。病妹卧床褥,分知隔明幽。悲啼乞就别,百请不颔头。弱妻抱稚子,出拜忘惭羞。”当真是惨不忍睹。可这更能凸显出他的伟大。

于是,他第二次携家带口来到广东,任阳山令。

宪宗登基,获得赏识

韩愈来到阳山后,八月,又改授江陵法曹参军。次年年初,由王叔文带人搅和了一阵子。韩愈因为政治观念与这群人不同,所以在柳宗元、刘禹锡等人位高权重的时候,他仍在遥远的广东省任参军。之后又因为观察使徇私,迟迟不得调迁。

八月十五夜,众人把酒高歌,韩愈写诗给张署发牢骚:

纤云四卷天无河,清风吹空月舒波。

沙平水息声影绝,一杯相属君当歌。

君歌声酸辞且苦,不能听终泪如雨。

洞庭连天九疑高,蛟龙出没猩鼯号。

十生九死到官所,幽居默默如藏逃。

下床畏蛇食畏药,海气湿蛰熏腥臊。

昨者州前捶大鼓,嗣皇继圣登夔皋。

赦书一日行万里,罪从大辟皆除死。

迁者追回流者还,涤瑕荡垢清朝班。

州家申名使家抑,坎轲只得移荆蛮。

判司卑官不堪说,未免捶楚尘埃间。

同时辈流多上道,天路幽险难追攀。

君歌且休听我歌,我歌今与君殊科。

一年明月今宵多,人生由命非由他,

有酒不饮奈明何。

——《八月十五夜赠张功曹》

韩愈“以文入诗”,此等作品便是代表了。十生九死到官所,又是蛇,又是毒药,等到赦免还不能归去。但是就在这样一个语言不通、生命安全无法保证的瘴疠之地,他却也做出了政绩。当地居民为了感激韩县令,便给孩子以“韩”字命名。比如某李姓人家,生子便叫李韩。这种情况,在历史上还是比较少见的。

最后一句“一年明月今宵多,人生由命非由他,有酒不饮奈明何”,让人联想到李白那种豪迈的气概。而这种情绪的进一步发展,便是隐居。韩愈作为一个仕途上不顺畅的文人,自然也想过隐居。他在《山石》中写道:“嗟哉吾党二三子,安得至老不更归。”其时不过三十四岁。等他写《送李愿归盘谷》,已经是具有陶渊明式的向往了。所以苏东坡打趣儿道:“余亦以谓唐无文章,惟韩退之《送李愿归盘谷》一篇而已。平生愿效此作一篇,每执笔辄罢,因自笑曰:‘不若且放,教退之独步。’”这话虽是玩话,倒也有趣。能见韩子的文章分量。

然而最终提拔他脱离苦海的,还是宪宗。宪宗早早就听闻了韩愈的文章品行,以及刚正直言,赤胆忠心,特招其入京为国子博士。

随军淮西,文章千古

元和十二年(817年)八月,宰相裴度为淮西宣慰处置使、兼彰义军节度使,韩愈为行军司马,赐紫服金鱼袋,出征淮西节度使吴元济。这是令后世文人无比羡慕的时刻。韩愈终于实现了自己的人生抱负。

韩愈作为全军参谋,实地考察之后,建议裴度派千人部队抄小路突袭蔡州城。裴度认为这样过于冒险,毕竟刺杀事件刚过去不久,敌人知道官军来剿,岂会无所准备?可是此计刚被搁置,便发生了李愬雪夜入蔡的故事。李愬作为身经百战的将领,深知时机的重要性,所以趁着大雪之夜,一鼓作气拿下了蔡州。当吴元济从被窝中爬出来时,一切已成定局。

回朝后,韩愈因功被提拔为刑部侍郎。宪宗又命他撰写《平淮西碑》。韩愈回到住所,兴奋不已,用了七十多天,写了一篇未能传世之作。文章写完之后,刻于碑上,竖在蔡州城内。李愬手下有一个叫石孝忠的将领,读罢之后将碑推倒。因此触犯皇威,被打入死牢。李愬的妻子是宪宗的堂姐,听闻事情原委后便入宫申诉,说石孝忠此举完全是因为韩愈的文章写得不公正。宪宗为了安抚将领,下令磨掉韩愈的文章,命翰林学士段文昌重写。

后来苏轼评价说:“淮西功业冠吾唐,吏部文章日月光。千载断碑人脍炙,不知世有段文昌。”此诗一出,于韩愈文章当是定论。

夕贬潮州路八千

元和十四年正月,宪宗派人去凤翔迎佛骨。长安一时掀起佛教狂热。在这盲目的迷信风中,亟需有一个头脑冷静的人出来主持大局,于是韩愈站了出来。

韩愈写了一篇大名鼎鼎的《谏迎佛骨表》。一开始便从年岁说起。宪宗不是信奉长生吗?好,我就告诉你不信佛的好处。说完好处,又列举宋齐梁陈信佛导致短命。这显然已经把明路摆在眼前了。你信佛,好吧,那就有短命了。最后韩愈又说了一大段话,将佛教贬得一文不值。对于宪宗崇敬的佛骨。韩愈说:“那不过是枯朽不堪、污秽之至的老骨头罢了。陛下怎么能把这种东西放入宫中呢?”

据统计,唐武宗会昌年间灭佛的时候,整个长安佛教徒达二十五万之多。这些人不用交税,也不充兵役,好逸恶劳,风俗败坏。韩愈将对这种现象的痛恨都写到给皇帝的这封奏章中了。结果宪宗气得差点没喷出血来,直接下令将韩愈处死。好在裴度等人齐力劝谏,又说韩愈在淮西平叛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宪宗这才免其死罪,贬为潮州刺史。

韩愈这次贬谪,已经觉得自己毫无生活的可能了。很多年前,在写给侄儿老成的信中,就说自己:“吾年未四十,而视茫茫,而发苍苍,而齿牙动摇。”如今又熬过了十多个寒暑,早已不堪折磨。此一去,自当与世间诀别。他在给侄孙的诗中道: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

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

浩然之气、大公无私、英雄胆魄,大抵也不过如此了吧?韩愈与老成叔侄情深,怎料世事无常,再无相见之日,如今面对他的孩子,心中万千愁苦,却只能化为一句——“好收吾骨瘴江边!”

韩愈曾在悼念侄儿的诔文中说:“等有钱了,一定要把你的坟墓迁回祖茔。”如此他要离世了,便只能托付侄孙把自己的尸骨送回去了。韩愈是有孩子的,但他将此事委以韩湘,其心可见。

这天,宪宗在朝会上说:“朕昨日收到韩愈的上表,想起他谏佛骨之事。他很爱护朕,难道朕不知道吗?只是他作为人臣,不该诅咒主上,言语太过轻率了。”丞相皇甫镈忙说:“韩愈这个人文采不错,但是毛病也不少,可以把他往近处移调些。”时逢天下大赦,宪宗便将韩愈移调袁州刺史。不久,宪宗死于丹药中毒,这场既有提携之恩又有直言之恨的特殊君臣关系到此终结。

勇夺三军之帅

长庆元年(821年),镇州发生兵变。朝廷新任节度使田弘正被杀,都知兵马使王廷凑自称留后,向朝廷要求节钺,也就是请任节度使的意思。穆宗对此很不满意,为了防止叛乱,任韩愈为宣慰使,前往安抚。

韩愈从宫里出来后,元稹默默地念叨一句:“韩愈可惜了。”穆宗听了自感后悔,忙让人去告诉韩愈:“到边境转一圈就行了,不要急于入境。”皇帝这样说,到底是入境还是不入境啊?这在一般人都会想想。

但作为臣子,韩愈的态度一直都很明确的。他给皇帝上书说:“陛下信任我,才让我去的,哪有接受了命令还迟疑不前、只考虑个人生死的?”于是毅然前往镇州。

见面之后,王廷凑的手下已经在磨刀了。韩愈呵斥道:“天子觉得你有才华,才委以重任。你难道要带领他们一起造反吗?”接着又列举了安禄山等人的例子。军心被煽动起来,王廷凑忙将大家都请出去,单独对韩愈说:“使君您这次来到底所为何事?有什么要求,王某自当奉命。”韩愈便问他为何久围牛元翼?王廷凑说这好办,当下命令解围。一场藩镇与中央的风波不费一兵一卒便解除了。

回到朝廷后,韩愈被任命为吏部侍郎,后又兼京兆尹,四年后在京师病逝。韩愈临死时说:“我的大哥最讲卫生,也只活了四十二岁。我向来随意,却比他多活了十五岁,也知足了。平生没有大的失节之处,见到先人也无愧疚,这是我的荣幸。”

张籍说:“公有旷达识,生死为一纲。及当临终晨,意色亦不荒。赠我珍重言,傲然委衾裳。”苏轼说:“匹夫而为百世师,一言而为天下法……文起八代之衰,而道济天下之溺;忠犯人主之怒,而勇夺三军之帅!”

关于韩愈,这就是他从一个苦孩子成长到“百代文宗”的精神历程!

韩愈:从苦孩子到大佬的逆袭

韩愈:从苦孩子到大佬的逆袭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38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