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中电熊猫出局,面板总决赛即将打响

本文作者: 1个月前 (09-22)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中电熊猫出局,面板总决赛即将打响

LCD面板的价格,跌跌不休已经接近三年。直到今年韩国的三星、LG退出市场转投OLED,LCD产业,才终于看到了一丝未来的希望。

然而,还没等到面板价格从低谷反弹,行业从寒冬入春,中电熊猫,曾经的全球第六大LCD面板企业,却因产线巨亏,被传出了急需转手的消息。

回顾过去二十多年,熊猫也曾是老牌的国货之光:90年代的国内彩电七巨头之一;赶在京东方、TCL之前,在2009年就引进6代LCD产线的天之骄子。那时候谁都想不到,意气风发的中电熊猫,会在抢跑后10年后黯然离场。

不过,熊猫的失败,并不是中国面板产业的失败。相反,十年的面板之旅,熊猫正是中国面板产业从弱到强,世界面板格局从韩国独大,到中韩并列,再到中国主导的见证者。

如今中电熊猫的退出,则正式宣告着全球面板产业从日本到韩国,再从韩国到中国的周期轮回,正式由京东方与TCL两强画上了休止符。

1/ 穷则思变

作为全球最大的电视组装国,2009年,全球一半的彩电都是madeinChina。但是同样在那一年,电视面板却是我国仅次于石油、铁矿石、芯片之后第四位进口物资消费品,贸易逆差高达1487.96亿。全球产能被韩国、中国台湾以及日本三方联手垄断。

那一年,还不流行缺芯少魂,大家街头巷尾议论的,其实还是缺芯少屏。

所谓穷则思变,2009年底,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信息司宣布,国家将重点支持6代以上TFT-LCD面板生产线。借着政策东风,一份来自日本的厚礼从天而降——2009年9月,熊猫宣布以138亿元接受夏普第6代液晶面板生产技术以及龟山1厂的设备。

对于刚刚经历过一轮破产重组的熊猫来说,138亿去买一条夏普2008年就停产的6代线,并不能算是一笔非常划算的生意。在当时,40寸液晶电视已经成为市场的主流需求,然而夏普2004就投产的6代线,主要定位生产的其实是26寸以及32寸中小尺寸面板。也就是说,尽管花了大价钱,但开工即落伍。

但换另一个角度来看,为了买回这条6代线,当年的南京市政府大手一挥,直接免费划给熊猫集团了5000亩土地建厂。按当年南京液晶谷50亩的住宅地块拍卖地价为1.4亿元价格计算,单无偿土地赠与金额就高达140亿元。

更何况,138亿买6代线设备之外,熊猫还在盘算着另一样更值钱的东西——日本的液晶面板技术转让。

众所周知,LCD面板产业起源日本。在LCD逐渐取代CRT成为主流显示技术的初期,全球25条LCD液晶板生产线里有21条都建在了日本。尽管在后来的日韩面板大战中,日本在产业规模上稍逊一筹,但无论是高世代产线的建造积累,还是先进技术研发,日本都是当之无愧的大哥。如今韩国最拿手的OLED,索尼20年前就已经做过探索;被视为显示产业终局的喷墨式技术,如今也是日本最为领先。

而“冤大头”熊猫,看上的正是来自夏普的8代线建设技术,以及IGZO(IndiumGallium Zinc Oxide)面板生产技术。

8代线的的大尺寸优势不必多说,根据当时的协议规定,中电熊猫与夏普将在收购同年之内组建合资公司,投资300亿元推进8代线生产项目,并期望于2012年量产。

夏普手中的王牌——IGZO(IndiumGallium ZincOxide)面板生产技术,更是日本LCD工业不断发展的结晶。相比传统技术,IGZO面板拥有着高精密度、低功耗与高触控性能这三大主要优势,既能帮助企业降低制造成本和生产线改造难度,同还能收获更高的产品溢价,可谓集开源节流于一身。

这在别人早不稀奇的东西,对于严重缺失LCD技术的中国来说,反倒成了核心资产。这自然就让熊猫有了充足的底气向政府商量产业补贴。

乘着面板自主的东风,有钱、有技术、有扶持,占尽了天时地利的熊猫电子与中国面板产业一同很快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时代。

2/ 高歌猛进

由于IGZO技术除了夏普外没有其他竞争对手能够进行大批量生产,中电熊猫一度凭着这门绝技独步武林。甚至还靠资本技术两开花,走上了上市资本运作的道路。

2012年,中电熊猫被整合进入中电集团电子元器件上市平台华东科技之中。而此时中国电子产业,尚处在功能机向智能机全面普及的转折之年,中电集团强大的资源整合能力促使华东科技成为了当时国内最大的触摸屏生产厂商。从此,老牌国企中电熊猫摇身一变,成为了上市公司华东科技。

在业务协同与资本助力之下,从2011年正式投产到2017年,短短7年间,中电熊猫的面板出货量便跻身全球前十。

企业的努力固然是重要原因;但不能忽略的是,此时中国的面板产业整体,也正在逆周期投资理论的加持之下,以一日千里的速度前进着。一般来说,面板的供给与价格,会因为产业竞争和产能变动而出现周期性的循环往复。平均一到两年就会出现一次产业低谷,各大厂商大打价格战,实力不济的厂商从此出局,赢有实力的厂商则趁机扩张,之后在顺周期时赚的盆满钵满,闭眼数钱。

当年韩国靠着这一套,曾一举将日本从LCD霸主的位置拉下马来,2009年开始的中国高世代面板建设浪潮,也效仿着韩国的这一套,在日后的数次低谷期间,上马8代线、10代线、11代线,在短短十年间,面板产业贸易额由逆差转为顺差: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中国的面板进口额已经从2012年的峰值544.57亿美元,腰斩至2017年的265.36亿美元,相应的贸易顺差已经达到22.38亿美元。

从表里可以看出,2011-2017年间,我国液晶显示器产能从1192万平方米直接翻了6倍至6952万平方米,约合69.52平方公里。要知道,香港岛的面积也不过80.5平方公里,也就是说,我国的面板厂家在逆周期投资加持下,完成了从一穷二白,到一年造一个香港岛的创举。

3/ 高位踏空

只不过,在这个高歌猛进的故事中,中电熊猫扮演角色的声量却越来越弱,最终走向了本文开头挥泪大甩卖。

在集技术、资本、政府宠爱于一身的熊猫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答案是:技术不自主、管理不高效、补贴依赖症,这些病痛的不断发作,把熊猫一步步拉下了深渊。

技术不自主是困境的根源。在技术转让中,转让方往往只会转让特定的生产线以及相应指定的几种产品,同时规定转让的技术不得用于建设新的生产线或开发新产品。如果想要对产品线进行升级或者开发新产品,必须重新签订合同并支付技术转让费。这样看似是买来了新技术,但是技术受让方却只能束手束脚,自己花重金买来的技术并没有持续发展更新的可能!

2012年,夏普由于经营不善和地震影响,把IGZO10代线一半以上的产能卖给了郭台铭的鸿海。如果中电熊猫建成10代线,将会对鸿海造成冲击。于是在南京政府与夏普谈判计划引进拥有IGZO技术的10代线之际,郭台铭明确表示不愿中电熊猫参与合作。

尽管在大客户苹果的要求下,作为面板供应商的夏普为了满足异地有至少两个产能基地来保证产能供给而重启了与中电熊猫的合作。但是郭台铭却要求中电熊猫的产线只能落后日本本土技术。

于是中电熊猫无奈只能得到一条被技改升级为IGZO工艺的8.5代旧产线。更糟的是,由于这条IGZO8.5代线的先天不足,其生产的面板无论从工艺、品质还是产量上都无法与夏普本土的IGZO10代线竞争。所以除非市场上夏普日本本土10代线的产能被利用完,不然中电熊猫的产线就很难接到大单。

这种自己的技术升级和产能被竞争对手指手划脚的窘境,让熊猫难以打开手脚,而管理上的问题,又让本就面临困境的熊猫雪上加霜。

在面对市场激烈的竞争时,南方的TCL(华星光电)采取了上下游结合的路子,产出的面板给自家用,省下了不少营销费用。而北方的京东方,则闷着头扩产,以严苛的成本管理和规模效益来控制成本。

而熊猫,不但管理费用高企,财务费用也失控,作为上市主体的华东科技的财务费用率由2016年的3.96%陡升至2018年的17.35%,是行业平均的8倍之多。但在这个过程中,华东科技的研发费用率却从2016年顶峰的19.42%降至2018年的8.14%。

研发下降带来技术工艺落后,规模上又束手束脚,这都导致了熊猫生产成本高企,毛利率开始大幅落后行业平均。

而微薄的利润,让熊猫患上了强烈的补贴依赖症,一旦补贴没给到位,分分钟亏损给你看。

2016年,华东科技归母净利润2400万,其中,政府补助却高达6.5亿;2017年,华东科技归母净利润1200万,其中,外汇波动带来的汇兑损益收入就高达6亿。到了2018年,拿了11亿补贴的华东科技,却创造出了9.9个亿的净亏损。

而同期的烧钱王京东方却对补贴的依赖越来越小,2014年,京东方从政府领取了8个亿的补助,2018年,这笔钱已经下降到7300万,不足之前的1/10。但2018年,京东方的净利润却比2014年整整多了10个亿。

于是,在中国面板产业全面崛起的喧嚣声中,中电熊猫不但失去了逆周期扩张的资本,也在产业之中,逐渐成为了前三之外的“其他”。

但熊猫的故事,还远远不到终局。

4/ 决赛揭幕

真正的产业大逃杀,其实出现在国内高世代面板产能集体大爆发的2019年,这一年中国的面板产能直逼全球40%,表现出气吞山河的壮丽。

但对于中小玩家而言,这个却是漫长而又难熬的产业低谷里最寒冷的一夜。2019年,华东科技亏了整整56.41亿,资产大幅缩水,自己的股票也带上了ST的帽子。相比之下,这一年涪陵榨菜的净利润,都有6.05亿元。

巨亏之下,今年4月开始,华东科技被频传产线出售。媒体则迅速挖到,TCL与京东方是华东科技旗下三条面板线的潜在买家。据群智咨询的最新报告显示,京东方2020年第一季度出货870万片,反超LGD,成为全球第一。中电熊猫出货210万片,排名全球第六,TCL华星紧随其后,出货90万片。

如果上述交易能够达成,全球将近40%的市场份额将会被京东方与华星光电两大巨头吞没。LCD面板的主战场也从中韩对垒演,演化成京东方与TCL的双子星对垒。

京东方将弥补自己此前一直没有第8.6代线的不足,加上目前的2条10.5代线,4条8.5代线和4条第6代AMOLED线,使其产品线覆盖液晶电视面板的所有尺寸,这将使其提升市场占有率,强化规模经济效益,巩固自己全球面板龙头的地位。

TCL华星的产量与市场份额,也将从此次并购获益。考虑到目前旗下2条8.5代TFT-LCD工厂已经保持满产满消,以及即将竣工的两条11代线工厂,TCL将持续巩固自己在大尺寸面板份额市场第一的大佬地位并向更高阶的8K高清显示产品、大型商用显示产品等细分市场迈进。特别是在行业周期下行之时,背靠TCL集团的TCL华星将尽情享受到集团深度布局下游应用市场所带来的协调优势。

而此前中电熊猫引以为傲的IGZO独门绝技,也将会随着产线被收购,成为京东方与TCL加速淘汰LCD面板产业其他玩家的一大利器。

LCD面板,终于走到了最后的两强决赛圈。

5/ 尾声

尽管目前针对中电熊猫的三条产线花落谁家还未盖棺定论,国产双雄却并未停下自己扩张的脚步。

就在8月28日这同一天里,TCL科技先是官宣了自己以10.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6亿元)收购三星在苏州的面板产线消息。一个小时之后,京东方便抛出了总额超过44亿的大型股权激励计划。

在拿下三星8.5代线之后,TCL华星将拥有3条8.5代线与2条11代线,此举将大大缩小与京东方的产能差距。叠加三星借机成为TCL华星第二大股东的影响力,TCL将从三星电子得到源源不断的的面板订单,从而使其下游优势进一步稳固,无惧逆周期投资。

与此同时京东方抛出的巨额股权激励计划也宣誓了其要成为全球面板霸主的雄心。从其设立的行权/解除限售期的业绩考核目标不难看出,京东方对企业中高层及技术骨干的嘉奖是要建立在企业在2022年至2024年一直保持显示器件产品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基础之上。此外,股权激励规定每年AM-OLED产品营业收入不能低于15%,也暗示了其想从LCD面板向高端OLED面板进军的决心。

而此时的ST东科,却在同一天晚些时候发布了自己的半年报,2020年上半年净利润继续亏损了7.78个亿。三条产线如无法成功出售,退市的那一天可能也将不再遥远。

这是一个如履薄冰的产业,同时也是一个需要政府扶持的产业,赢的人值得尊敬,输掉的其实也贡献了经验。熊猫输在了“买”,面板产业,买是入场船票,造才是起飞的发动机

做正确而困难的事,才是中国产业崛起该趟的道路。

参考文献:

[1]. 《光变:一个企业及其工业史》- 路风

[2]. 《预见2019:中国面板产业全景图谱》- 前瞻产业研究院

[3]. 《激荡40年:中国液晶面板产业自主奋进之路》- 木棉

[4]. 《透过中国电视60年历史,看老牌熊猫的发展与转折之路》-互联网小简单

[5]. 《南京百亿引进淘汰液晶生产线》- 时代周报

[6]. 《总额为138亿,熊猫拾起夏普已停产6代线》- 中关村在线

[7]. 《一季度全球液晶电视面板出货量6303万片,同比下滑10.6%》- 智群咨询

[8]. 《中电熊猫并购读秒,京东方TCL谁接盘》- 北京商报网

[9]. 《TCL科技将收购华东科技旗下中电熊猫三条面板产线》- WitDisplay

[10]. 《IGZOTFT究竟是什么?拯救夏普财务的王牌?》- 廖恒德

中电熊猫出局,面板总决赛即将打响

中电熊猫出局,面板总决赛即将打响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5666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