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讲道理

本文作者: 3周前 (08-27)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讲道理

1

在老新村住了四年多,张三才意识到一个问题:当初他买这个二手房只顾看房子本身,却没有看周围的邻里关系。像很多这一辈的年轻人一样,他以为自己买的只是一块私属空间,理论上说和邻居没什么关系——他们是与自己生活无关的陌生人,而且这样也让他更舒服。

问题其实很快就出现了,但直到最近才变得无法忽视:洗手间的天花板不时地往下滴水。在那个狭小的方格里,蹲马桶时会被滴到,洗澡完出来、甚至对镜梳头时也会滴到,最是令人不快。症结是早就清楚的:三年多前维修工来看时就说过,这是楼上李奶奶家卫生间的地板渗漏,只是和那个老太太谈了几次都无果,最后他只能退而求其次,让维修工用防渗材料和水泥糊住天花板。但这次,已经不管用了,就算暂时糊了一下,没过两三周,又开始滴水,维修工说,唯一的办法就是把楼上那家的马桶拆掉,重新做好防水后再安装好。

一早八点多,他和妻子阿茶一起去找居委会。居委会的一看就说:“你们还是为了那件事?”对这事,他们也无能为力,“我们又没有执法权,只能调解,这说到底还是要你们两家自己谈的”;不仅如此,昨天老太太的外孙还过来大吵一场,“真的,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一家人,我们小周气得手都发抖了”。前几天维修工也被老太太气走了,扔下一句:“我只管维修不管调解,你们自己谈好了再找我。”

他也曾想过打官司,但那就意味着在官司了结之前,那块渗水的区域作为证据一直要维持原状不变,而这在夏天实在已经够糟了。看来唯一的办法就只能厚着脸再去求一次了。

2

两人去超市买了一大桶葵花籽油——这是阿茶的提议,因为老两口都高血糖,不能吃甜的水果。在路上,他苦笑:“你说这叫什么事,明明我们是受害者,还要上门送礼去求他们。”

老太太在家,正站在厨房里切咸菜。看到他们拿的礼物,就往外推:“我不要,家里油多得吃不完,你们拿走。”他们还是贴门口站着,说是一点心意,听说您前一阵摔跤了,现在没事吧?

老太太叹了口气,拍拍腰背说:“现在就只好这样立着,坐下去了,要再立起来就费力气。苦哇,这人没用了。我年轻的时候啊,他们讲我老虎都打得死。现在八十四,老头八十七,也没几年好活了。”

“不会不会。”这是违心的,其实他们心里确实恶毒地想过,老头老太要是死了就好了。张三说:“我们也知道您行动有点不方便,所以之前就讲过几次,只要您同意,不需要您做任何事,我们叫人上门来维修、做好防水,马桶也可以换新的,只需要不到1个小时,所有费用都我们来出。您要是不放心,到时可以让居委会的人到场保证,我们也都和他们说过了。这样您用着也安心,我们楼下实在漏水没办法了,请体谅一下。”

“里委没用的!全上海的里委一点用都没有的!”老太太的扬州口音很重,“里委”说得像是“泥委”,连张三这样的上海人也听着不免费劲,阿茶这个外地媳妇也就只能陪笑点头了。她说完喘着气歇了一会,指着门口的卫生间说:“上次师傅过来,说法也跟你们一样,他就看了一眼,我可是在这屋子里住了几十年,不比他更清楚?我这个马桶用了三十几年了,从来没有什么问题,你们自己看,哪里有漏水?自从你们说有漏水,几年来我和老头子都很小心,地上也不让水湿了,怎么会漏?”

“所以,如果修好了,你们老两口也不用那么小心了,修一下真的一点都不麻烦,很快就好了。”阿茶抓紧补上一句。“可是好好的马桶为什么要敲掉?”老太太反问了一句,“我不会同意的,要敲,你们先把你们的玻璃顶棚拆掉。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摔跤?我睡到半夜里,做梦啊,梦见有个戴着尖顶竹帽的人,从你家的玻璃顶棚爬到我家阳台上来,是来偷东西的贼。贼骨头知道吧?我被吓到了,半夜起身来,到大屋里,打开门啊,那一阵热浪涌进来——你们这个玻璃顶棚啊,白天晒得发烫,热气太厉害了,我都没办法开门——这一下开门,我被这热气一熏,就一跤摔倒了。我喊‘救命啊,救命’,老头睡得死死的,最后还是隔壁邻居听到了,过来敲门,把我给扶起来了。”

“那是老爷爷开的门?”

“是啊,老头也知道他是好邻居。我跟你说,我这里的隔壁、楼上,都是住了二三十年的老邻居,都很好,相互照应。”

“是的,所以李奶奶,您看,我们也想做你的好邻居。”阿茶说。张三也补上一句:“嗯,您以前买菜回来,上楼吃力,我也不时有帮您拎东西。”老太太摇摇头:“我不记得了。现在年纪大,很多事都不记得了。”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张三:“你爸爸怎么好久没见到了?”张三心里一酸:“我爸去世已经两年多了,胃癌。”“哎哟,难怪得,多大年纪?”“六十九。”“那还很年轻啊,你爸那会看上去很精神,真是想不到。你妈看着也很矫健,瘦瘦的,都没什么白头发。哎,像我这样没用的反而活这么久,真的还不如换一换,让我去死好了。”

“哎,那可别这么说,您现在正是享福的年纪。”

“享什么福?他们倒是给我送了很多东西——真的,你把那桶油拿回去,我自己家里就多得吃不完。”她扶着床进卧室,还以为她要干嘛,结果是艰难地弯下腰,掀开床罩,拎出几桶油。“都是儿女孝敬我的,太多了啦,”她又打开冰箱,“还有很多菜,大女儿还有做好了熏鱼送过来的,可我又不爱吃熏鱼,我就爱吃咸菜。”她从里屋抽出两瓶盐汽水:“你们喝吧,这么热,这也是我外孙送来的,好几箱,我老太婆哪里喝得完。”

推辞未果,他们只能接了。“我这个小外孙啊,从小是我带大的,跟着我在这里住,最有感情。你们见过他没?属兔的,长得很帅,等会给你们看照片。他去当兵十二年了,现在说要复员了,工作让他随便挑,不过他说也不急,反正在上海,在部队里还能再呆三年。他前面还说要过来,我女婿和小女儿也说要过来,都快十点了还没到。”

“他们这是一家人?”

“不是,另一个女婿。小女儿离婚啦,唉。我五个儿女,都住得不远,本来还说要叫我去住,老头不肯,他舍不得这里的老邻居,还有公园,每天一早去公园里玩,总要到十点才回来。每天十点开空调,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六点。就开卧室,大屋不开。你们盖了这顶棚啊,阳光反射,热气太厉害了,大屋白天就跟蒸笼一样。”

“是的,今年夏天是很热,”张三点头,“我们家也一样,不开空调的房间实在呆不住。”他想了想,补上一句:“这个玻璃顶棚不是我们盖的,我们房子买来的时候就这样,不过您说的这一点确实我们以前可能考虑不周,这样,我们回头去买个遮阳罩子,这样可以减少热气——其实有了这个顶棚,夏天我们自己家阳台上气温也很高。”

“罩子没用的啦,”老太太嘟囔,“有你们这个顶棚,我总是担心贼骨头会爬进来。”“这您不用担心,我们都去问过了,居委会和民警都说我们小区近年治安很好,没有发生过入室盗窃案件,再说,要偷先是先偷我们楼下。”其实,当时居委会的反应是嗤之以鼻:“什么贼骨头?跟你说,那都是借口,她家里有什么好偷的?”

确实,老人家里看起来很简陋,但不管怎样,她的担心即便是幻想,对她自己而言也是真实的。这样站着聊得久了,老太太忽然想起什么:“你们进屋来坐吧,十点了,我开空调,太热了。”“您也坐会。”“我只能坐床上,矮凳坐了就起不来了,苦哇,这日子。”“您摔倒后,后来去医院看过吗?”“没去,我女儿说,没什么好看的,去了也看不好,我也是这么想。就凑合着活吧。我呀,苦惯了。你听得出来我是哪里人吧?我是扬州人,那边苦哇,在乡下,不识字,我到现在电话也不会打,可是那会活不下去了,1960年,坐着船逃难到上海来了。我后来就几乎没回去过,不想回去了。”

她絮絮叨叨说了一会,张三决定把话题拉回来:“李奶奶,我们也很理解您生活不便,不想麻烦多事,那能不能这样各退一步,我们把顶棚先罩住,至于说将来说要拆,我们一定配合执行,因为这不是一时之间的事;但楼下漏水是急事,能不能先请您高抬贵手,真的不需要您做任何事、出任何费用,一小时就搞定了,你们老两口以后也可以安心用卫生间,不用担心湿了地面什么的。”

“那马桶要敲掉啊?”

“这个要看维修工人怎么处理,可能先要敲掉,如果能重新安装回去最好,如果不能,我们买个新的给您。”

“可是它好好的为什么要敲掉?”老太太又嘟囔了一句,喘了几口气说,“我也年纪大了,你实在要做,再过些天,等天气不那么热的时候。”

正说着,有人进来,是老头和女婿。老头挺着个大肚子,浑身冒汗,进来就坐在躺椅上喘气。张三和阿茶站起身来打招呼,说明了来意,老头点点头。老太太在旁插嘴了一句:“你们不用找他说,他在家里万事不管的,所以活得比我精神。”

不管怎样,张三还是扼要梳理了一下情况,讲了己方的让步和诚意,说明自己是来解决问题,各得其便,且不需要你们付出任何代价,就是忍受一个小时——也许只有半个小时——的不便。老头一边擦汗,一边默默地听,到最后说了一句:“那马桶敲掉就敲掉好了,你们还会帮忙装回去的对伐?”这简直是没想到的顺利,一直以来张三他们等的就是这句话,连忙点头:“那当然,我们只是做下防水,肯定不会影响你们的生活。如果你们不放心,我们可以请居委会的人到场监督。”

他们的女婿本来在旁整理带来的菜,这时也问了一句:“那需要我们这里做什么?”“不需要。”老太太插嘴:“他们说马桶敲掉后,如果坏了,也会给我买个新的,但我这马桶用了三十几年都没坏过,现在的产品质量可不像以前那么好了,用了一两年就坏了,到时又去找谁?”她女婿皱起眉头:“哎哟姆妈,侬这老马桶么又不是什么传家宝,老早就好换了,现在买个马桶还不是很容易的事?”他转过来对张三说:“我只是想问清楚,这件事当中,你们负责哪些,我们又承担哪些,这样对大家都好。”

这简直是做梦都想不到的一番话,在三四年来一轮又一轮的沟通中,第一次听到这家人里这样说话。张三决定见好就收:“那太好了。我们其实不需要两位老人家做什么,具体的我们和居委会谈好,到时约定你们方便的时间,和师傅一起上门,尽量在半小时内解决。”女婿点点头:“好,你到时提前和我岳父母说一声就好。”

3

在他们说的时候,门口又挤进来一个年轻人。在旁听他们讲完,对起身正要告辞的张三夫妇说:“那一起去居委会把我外婆的事说清楚吧。”那也好,刚好敲定个调解结果。下楼时,这个年轻人冷冷地说:“他们说的都不管用,你别找我外公外婆,我说了才算。”

到楼下路口,正撞见一个中年妇女走进来。她戴着墨镜,拎着个LV的包,打扮入时,要不是这年轻人叫了声“姆妈”,推断出她总也得将近六十的年纪,乍一看,除了鬓角隐现的白头发,真看着像是四十多岁的样子。

“你去哪里?”她问的是自己儿子。年轻人指指身旁:“跟他们去居委会,把他们阳台违章的事讲讲清楚。”中年妇女指着张三说:“原来就是你们?我一直就想找你们,要不是我妈的事,讲真的,这个龌龊的地方我根本都不想过来。你们害我妈摔跤了知不知道?那个玻璃顶棚都多少年了,违章建筑啊,现在底楼那些乱拆墙的也都封堵住了,我听说旁边的小区也都在整治阳台违章搭建了,你们这次非拆了不可,别的免谈。我妈的脾气我知道得很清楚,她很顽固,绝对不会同意的。”

“我怎么觉得你们小辈的态度才真的顽固?”阿茶忍不住说了一句。

“我们是维护自己正当权利,有什么不对吗?”中年妇女用手指着阿茶,“你们阳台那个玻璃顶棚,我们当初根本就没有签字同意过,那时是我妈白内障住院,结果等出院,就已经盖好了,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找你们讲道理,这次我妈都摔跤了,这次非彻底解决不可。”

“这些前因后果我也是听了说了才知道,”张三说,“我们买来的时候就是这样了。如果居委会判定这是违章,那我们也会配合解决,现在只是希望把漏水的事和这件事分开处理,一码归一码,因为漏水是急事。”

“我知道这是历史遗留问题,”那年轻人说,“但你要说急,难道违章的事就不急?谁知道我们马桶修好了,你们顶棚拆不拆。”

中年妇女问:“你们什么时候搬进来的?”“四年多了。”“把房子卖给你们的房东是不是姓于?”“不记得了,但我们住进来时,前房东都装修好了,我们没动过。”“那你们就是第三家了,第一家是我们老邻居,不会没我们签字就盖那么高的顶棚的。是的,我想起来,第二家那对夫妻生的是一对双胞胎,外地人,不像你会讲上海话。”

这样边走边说,到了居委会。张三说明了来意,也说了之前老爷子和他女婿都松口了,居委会也松了口气:“那最好了。本来就很简单的一件事。”中年妇女尖声说:“他们说的都不作数的,他——”她指着自己儿子,“他从小在这里长大,现在户口也在这里,他说了才算数。”那个年轻人手指着居委会和张三夫妇:“没我的同意,你们谁试试看闯进去施工?看我不把你们都揎出去!”他妈帮腔:“对,这是私闯民宅!违法的!”

张三说:“请不要激动,我们只是解决问题,当然会得到你们同意。我们再三说的只是:玻璃顶棚的问题,我们原先也不清楚,现在愿意配合,但这需要时间,所以大家各退一步,先处理漏水的急事,并且不需要你们付一分钱,修好了对老人家也是一件好事。”

年轻人看起来很愤怒:“不行,你以为我不懂你的缓兵之计?要申诉违章建筑拆除,那得需要流程,慢慢走下来,少说也得一个月,你们不能等着别人来拆,要自己拆掉,这叫‘主动作为’,知道吗?你们顶棚不拆,别的免谈!”他又指着居委会的人说:“昨天我过来,你们还不爽,你们就知道帮着他们说马桶漏水的事,那我外婆因为他们家顶棚的热气摔倒,你们去关心慰问过吗?”居委会的人辩解:“当然,我们小周当时就去问过,逢年过节的,什么时候少过?”年轻人冷笑一声:“那这些配发的,本来就是你们应该做的,你们不发给老人,难道还想自己贪污了?”

他妈这时又加了一句:“那个顶棚啊,也不只是热气的问题,也很脏。顶上各种东西,灰尘也多,看着恶心死了。真的这地方也就我妈能住,我几次叫她去我家住,她都不肯,家里那个脏,我进门都没处下脚。”她倒也有说对的地方,顶棚上确实有不少垃圾,甚至张三有时都想,这可能就是前房主建顶棚的原因之一,不止一次,看到楼上的李奶奶把香蕉皮、用完的水往外一扔,就正落在顶棚上。当然,公平地说,并不只有她一个人这样,更上面几层也有人这样。只不过这位李奶奶的生活习惯更特殊一点,几年前第一次到她家,他甚至惊诧地发现她在阳台上养鸡,以至于大屋里飘散着鸡屎味。

中年妇女还在继续控诉:“漏水是小事,你们违章才是大事,当初我们根本就没同意过,是趁我们不在盖起来的,这难道不是侵犯我们的权利?”居委会的人插了一嘴:“现在管得紧,违章搭建只要你去告,一告一个准。”“你们那顶棚又那么高,我妈晒被单都会垂下来蹭到,都不好晒了。你们自己想想,那么脏真的很恶心。哪怕你们的顶棚低那么一尺,那也就好多了。”

听到这里,张三松了口气,总算听到了她开的条件,于是他抓住了这个话头:“违章是不是拆,我们需要等处理意见,但你要说降低顶棚,这个我们可以办到,这就去找人来看看。”阿茶不放心,补了一句:“那如果我们把顶棚降低、清理、加上遮阳罩子,这些做完,你们也会同意敲掉马桶,对吗?”中年妇女一瞪眼:“那是当然。我们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4

晚上回来,张三看到阿茶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怎么了?”他问。

她说:“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最近坏消息那么多,就先听好消息吧。“好消息是:居委会的小周下午打电话来说,我们不能降低顶棚,因为已经搭建的,只要当初没追究,现在也不追溯;然而如果你动了,那就变成新的违章,就必须要管了,是不能容许的。”

他苦笑:“这听起来像是坏消息,这么一来,我们不能动,跟楼上的妥协不就又破裂了?”

阿茶说:“那如果这样,另一个坏消息听起来倒像是好消息了:老太太的小女儿打电话来,又反悔了,说我们只降低顶棚不行,必须全部拆掉违章才有得谈。我真的被她气笑了。”

兜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她说:“我已经累了。算了,要不就这样吧。反正现在用盆子接着漏水,也不是不能住。”他默默听完,的确,他沮丧时也甚至想过,也许再忍几年,等两个老人都死了,无论楼上这房子是空关,还是卖掉、或他们小辈自住,到时都会重新装修,到时漏水的问题也就自然解决了。

她说:“我有一阵都想,是不是因为我们看上去太好说话了,所以他们得寸进尺?跟不讲道理的人讲道理,真的太累了。”

“问题在于,也许在他们自己看来,自己也有理,只是那个理和我们不一样。”

“你看,你就是太讲道理了。我已经放弃了。我忽然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不讲道理,因为那确实很爽,反正代价都是别人承受的,而且最后这个世界还让不讲道理的人赢。”

“你可别变成那样。如果是这样,我们的代价也太大了。”

“放心吧,就算想变,可能也办不到。我知道你也是这样。”

讲道理

讲道理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787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