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温州鞋王的疫苗盛宴

本文作者: 1个月前 (08-27)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温州鞋王的疫苗盛宴

“中国鞋王”的疫苗盛宴。

1987年8月8日,杭州武林门广场上的一把大火,改变了温州的经济方向,更彻底改变了一个商场推销员的人生轨迹。

1

财富盛宴

上市一个多月,斩获22个涨停板。

一度暴涨13倍;股价摸高至996元,取代长春高新成为“最贵”医药股;打新中一签(500股),最高浮盈超45万……

这是康华生物创业板上市后,短短一个多月交出的成绩单,其实控人兼董事长王振滔因此身家暴涨约100亿,成为“新股王”的最大赢家。

但市值一度接近600亿的康华,却只有283名员工,研发团队才30人。

这样一个公司,何以受到资本的热烈追捧?答案是,它有一个好产品。

成立于2004年的康华生物,是一家研究、开发、经营一体化的疫苗生产企业,目前拥有2款上市产品: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和ACYW135群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

其中,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贡献了公司绝大部分营收和利润,也是公司目前最大的成绩。这款于2014年由康华自主研发上市的产品,打破了中国大陆无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销售的历史,而且至今是国内唯一一款自主生产的冻干人用狂犬疫苗。

2017-2019年期间,康华冻干人用狂犬疫苗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41亿、5.51亿、5.38亿,分别占同期营收的92%、98.5%、97%。

目前国内市场常用的狂犬疫苗,根据细胞基质不同可以分为两大类:Vero细胞狂犬疫苗和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疫苗,即康华的冻干人用狂犬疫苗。

康华之前,Vero细胞狂犬病疫苗几乎垄断了人用狂犬病疫苗市场。2017年,这种疫苗以38.81亿的销售额在国内20大产值疫苗品种中位列榜首。

相较前者,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具有不良反应小、免疫原性高等优势,被世界卫生组织称为“预防狂犬病的黄金标准”,在欧美国家大受追捧。

当然,它的价格也不菲。Vero细胞狂犬病疫苗的市场价格为40-70元每剂,而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平均价格高达270元每剂。

对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的独家占有,为康华生物带来了超高的利润率。2017年-2019年,其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的毛利率分别是89.46%、94.44%和94.17%。

2020年第一季度更是达到惊人的95.95%。

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于2017年打开市场后,康华生物进入高速增长阶段,过去三年净利润的年均复合增速约为58%。半年度业绩预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约1.8亿-1.85亿,同比增长112.33%-118.23%。

而且,市场前景依然相当广阔。2019年,康华生物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经批签发237.77万支,只占国内市场份额的3.96%。

即便如此,康华生物的暴涨还是有很大运气成分。

它不仅撞上了新冠疫情引起的疫苗热风口,同时上市时间(6月16日)还刚好踩在6、7月份的“小牛市”。

更幸运的是,长生生物的退市还送它一个大礼包。

退市以前,长生生物是国内第二大人用狂犬疫苗生产商,市场份额高达23%。

长生生物的退市造成了巨大生产缺口:国内狂犬疫苗批签发量从2017年的8017万支锐减至2019年的5883万支。

狂犬疫苗严重供不应求。日前,广东、河北、山东等十余个省份都出现狂犬病疫苗告急。

巨大供需缺口下,主营产品有望量价齐升是市场给康华生物如此高估值的重要原因。

但对康华生物的老板王振滔来说,做疫苗和医药只是跨界表演。在此之前,他更让大众所熟知的身份是奥康集团董事长、“中国鞋王”。

在鞋业持续低迷的大背景下,康华生物的大火,也被视作是“鞋王”王振滔的一场翻身仗。

2

一把火,烧进温州的历史

作为30年前温州创业潮中走出的一代企业家,王振滔是白手起家的典型代表。

由于家境贫寒,高一那年,王振滔就主动辍学去武汉做游方木匠。每天的工作就是反复地拉锯、挥斧、切凿。“在武汉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基本尝遍了人间的甜酸苦辣。”

武汉的日子虽然辛苦,但也让他结识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

师兄钱金波(红蜻蜓创始人)是他创业的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合伙人。后来,王振滔还娶了钱金波的外甥女林丽琴,亲上加亲。

做了一年多木匠的王振滔发现,不少温州老乡倒卖服装、皮鞋收入比自己高很多,索性与钱金波一起在武汉国营商场租了半个柜台,合伙做起了皮鞋生意。

很快,王振滔便展现出营销天赋和商业头脑。他不只是单纯的推销皮鞋,还会细心记录每一个顾客的需求,并找厂商要相应的款式。

第一年,他的皮鞋柜台,销售额就超过了商场其它18间的总和。

二人的生意正做得如火如荼,几百公里外的一把火,却险些把他们烧破产。

当时,温州鞋的口碑非常差。

坊间还流传着一个“傻大帽相亲”的故事:一个东北小伙子早上买了一双温州皮鞋,擦得贼亮,去相亲。“嘎吱”、“嘎吱”费了老大劲,骑车到了女方家门口。结果一看脚下,我的妈呀,鞋子竟然“开口”了!最后,相亲也泡了汤。

人们把这种温州劣质鞋取名叫“星期鞋”“晨昏鞋”。

1987年8月8日,在杭州武林门广场上,工商局工作人员一把火,烧毁了5000多双劣质温州鞋。

自此,许多城市效仿杭州,开始了规模浩大的“围剿”温州鞋运动,不少地方甚至直接将温州鞋拒之门外。

这把火很快烧到了武汉,王振滔的柜台也跟着遭了殃。

他们卖的皮鞋虽然不是劣质产品,但因为来自温州,柜台也被工商局查封了。4000多双质量上乘的皮鞋,以5元一双的价格被拍卖。

为此,王振滔与武汉工商部门打起了“民告官”的官司。尽管最终胜诉,但20多万元的损失只获得了2000元的赔偿。

辛辛苦苦几年,一夜打回了原形。

不过,也是这把火点燃了王振滔的创业激情。

他坚信,大家抵制的不是“温州鞋”,而是“劣质鞋”,只要把鞋做好,就一定有销路。

1988年,23岁的王振滔与钱金波,还有一个同乡,东拼西凑了3万块钱回乡办起了鞋厂。王振滔的那1万块,用的还是妻子的私房钱。

刚创业时,只有一部制鞋机、几个工人,厂房也是租人家的旧屋。“当时穷得可怜,我弄了个木板,写上‘奥林鞋厂’几个字挂在门上。”

取名奥林,是希望厂子将来有一天可以像“奥林匹克”一样,与奥运同步。后来去工商局注册商标时,“奥林”不能注册,遂改名“奥康”。

最艰苦那段日子,王振滔总跟员工说:“口袋穷不可怕,但脑袋不能穷。心胸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事实上,那把火烧掉的不只是温州鞋,更是温州的品牌信誉。

一时间,温州皮鞋几乎成为劣质鞋的代名词。几千家温州鞋厂倒闭了一半。侥幸活下来的鞋厂都忌讳姓“温”,纷纷以联合制造为由打出“上海制造”、“广州制造”的牌子。

可王振滔偏要打上“温州制造”的字样。“一直不打温州牌,那温州制造就一直没有出头之日。温州人如果连鞋子都做不好,还能够做什么?”

他显然是低估了那把火的威力。

1989年,王振滔踌躇满志地带着自家的皮鞋重返武汉。可一个半月下来,一双也没卖出去。

他急中生智,在柜台前贴出大红告示:如果鞋子六个月保质期内出现质量问题,他将以一赔二。

终于,有位顾客半信半疑地买了一双。王振滔立刻递过一支笔,要他留下姓名和通讯地址,恭喜他成为奥康皮鞋永远的荣誉顾客,“将来奥康要是做大了,奥康皮鞋让你免费穿一辈子!”

这事儿经媒体报道,打响了奥康皮鞋的品牌。王振滔带去的4000双皮鞋,不到10天时间就被一购而空。当年,鞋厂销售额超过10万元。

依靠品质,鞋厂渐渐走上正轨。1991年,扩建后的鞋厂产值突破100万元。

1994年,奥康皮鞋已小有名气。但因为王、钱两家人的拉帮结派问题,王振滔和钱金波这对“黄金搭档”分手。

王振滔继续经营奥康,钱金波则带着一笔钱另立门户,创办了知名皮鞋品牌:红蜻蜓。

王振滔继续全力抓品质。他会因为鞋标贴得不合格,销毁一整批鞋。奥康因为500双鞋被质检员拒收,一次炒掉8名中高层管理人员的故事,更是一直在业界流传。

在王振滔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差不多”三个字。

到1998年,奥康实现产值3.78亿元,利税4800万元,第一次登上真皮皮鞋“鞋王”的宝座。

随着奥康皮鞋牌子越来越响,市面上的冒牌货也越来越多。王振滔在酝酿一件大事。

武林门广场大火12年后,1999年,王振滔也在杭州点了一把火,把全国搜缴来的假冒奥康鞋子全部烧掉。

消息传遍全国。

时任温州市市长钱兴中,闻讯后兴奋地说:“这把火可以写进温州的历史。”

这把温州人的雪耻之火,不仅彻底打响奥康的招牌,更重塑了温州鞋的信誉。在那以后,温州鞋涅槃重生。康奈、红蜻蜓、霸力等一大批品牌快速崛起。2002年,奥康皮鞋被评为中国名牌产品,改写了温州产业无中国名牌的历史。

30年里,王振滔创造过太多第一:中国鞋业第一家连锁专卖店;成立中国第一家无区域性的财团——“中瑞财团”;成立中国民营企业第一家慈善基金会;非公企业第一批获得“五一”劳动奖章的老板……

但真正让大家铭记的,只有那一把火。

3

赢在转折点

2001年春节,王振滔用一场“生吃筵”,解决了困扰奥康多时的隐疾。

这一天,他把在公司任职的所有亲戚都召集起来,办了一场宴席。

一开始,大家有说有笑,以为只是一场寻常的聚餐。上完菜,大家才意识到不对劲。菜色虽然丰富,但全桌都是生吃的冷盘,没有一道热菜。

在温州话里,“生吃”和“生气”是谐音。有的人反应过来,老板可能要发飙了。

王振滔说,不久前,三舅突然跑到我办公室来求情。因为表弟送来的价值上百万的皮鞋包装盒印刷质量不合格,被我退了回去。我俩吵了一架,不欢而散。然后,三舅又找我妈来求情。质量的事马虎不得,我还是没答应。

事后,王振滔检查了公司里与亲戚有关的所有部门,结果大吃一惊:亲戚做的皮料、鞋底、包装盒等,以次充好时有发生,外来员工不敢管。

讲完后,他坚决表态:“以后只要跟鞋有关系的东西,所有亲戚都不要介入了。除了鞋,做其它的,我都可以提供帮助。”

一顿“生吃宴”,解除了奥康与所有亲戚的关系。

当时,很多人不理解,觉得他做得太绝了。

可正是这场“杯酒释兵权”,让奥康走出了“近亲繁殖”的家族式管理漩涡,彻底向现代企业制度转型。

在那以后,奥康进货一律采用“招投标”,用人方面一律任人唯贤。

奥康的产品质量再上一层楼,企业发展明显提速。当年,奥康产值达到8.2亿,利税1.2亿,位居全国同行业第二位、浙江第一位。

2011年4月,温州民间借贷危机爆发。短短几个月就有90多家企业倒闭、老板跑路,这场资金劫迅速蔓延开来,引起连锁反应,霸力等一批红极一时的企业轰然倒下,“倒闭潮侵袭温州民企”。

后来大火的网络神曲《江南皮革厂倒闭了》,就是根据这一事件改编的。

这场风波中,奥康正是凭借多年积累下的口碑和成本管控能力,才成功渡过难关。

回过头看,这场“生吃宴”正是关键拐点。

30年里,奥康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变强。在王振滔看来:“人不是赢在起跑线上,而是赢在转折点上。”

1988年,奥康刚成立时,大部分人都在做订货会,王振滔提出“厂商联营”,大家当时都不理解。但正是这个转折点让奥康迅速崛起。

1998年1月8日,奥康开出第一家连锁专卖店时,很多人反对,他们不理解为什么要放弃代理模式。但正是这个转折点,成就了奥康随后10年的辉煌。

2004年,当王振滔决定跨界投资康华生物时,很多人同样不理解,甚至嘲笑他。

当时,王振滔前往四川考察,想再造一个生产基地,扩大生产。机缘巧合下,结识了当地某生物研究机构的几位学者。

“他们问我,有没有兴趣再投资一家新公司。”王振滔说,“投资可以,但一定要跟制鞋有本质上的差别,不要再是劳动密集型的产业,要讲究科研投入。”

在金河宾馆大堂里,几位学者拿出几十页的研究报告和今后的发展方向,讲了半个小时,王振滔几乎什么都没听懂。但他觉得生物疫苗有科技含量,而且很重要,直接问需要多少钱。

“只要8000万元,就可以够5年的开支,产品成功后,就能有产出,实现盈利。”

怎么听怎么像骗子。

可王振滔没犹豫,“好的,那我就投这笔钱。”几分钟功夫,王振滔就投了康华生物。

康华生物在成都奠基时,很多人不理解,一个做鞋的跨行进入八竿子打不着的医药行业,甚至打趣说这是用相同生产线“白天做鞋,晚上做药”。

结果,8000万很快烧完,5年就有产出的承诺果然没有兑现。

创始团队找王振滔时一度有些紧张,他们生怕做不出成果,竹篮打水一场空。

可王振滔非但没有发飙,还一次一次加码投入。方向对了,就不怕路远。

“(生物科技)它是一个非劳动密集型产业,讲究科研投入。科研需要耐心,需要静静地等待它开花结果,实现产业化。”

直到2011年,康华生物第一款产品ACYW135群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才上市,而且销量并不好。而拳头产品冻干人用狂犬疫苗上市,距离康华成立已经过去了整整10年。

很多人是因为看见了,所以才相信。但王振滔是因为相信和坚持,所以才看见。“梦想的实现是靠走出来,不是想出来的。”

在康华上市仪式上,王振滔有些动情地对老员工们说:“正是因为你们的相信和坚持,才铸就了康华今天的辉煌!”

最终,这张潜伏了十几年的王牌没让王振滔失望。

或许,这会成为奥康集团的又一个转折点。

4

冰与火的隐忧

2012年,奥康国际顶着“男鞋第一股”的光环在A股上市。

上市当年,奥康国际是“超募王”,超募足足10亿元。公司市值也一路上涨,2015年一度超过200亿。

可是,2015年以后,奥康国际股价开始了漫长的阴跌。截至发稿,奥康国际市值为35亿元,较巅峰时缩水了85%,大约只有康华生物的十分之一。

市值缩水并非偶然。

2015年以来,奥康国际经营状况每况愈下。2015-2019年,公司营收从33.2亿降至27.3亿,归母净利润从3.9亿降至0.22亿。2019年扣非净利润-0.3亿,为公司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受疫情影响,2020年一季度,奥康国际营收4.39亿元,同比下降40.33%;扣非净利润为-747万元,同比下降110.51%。

奥康国际陷入资金困境。

2018年8月,奥康国际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合计转让公司15%的股权,套现6.25亿元。按当时股价计算,相当于9折甩卖。

截至目前,王振滔累计质押奥康国际5962万股,占其持股总数的98.45%。外界猜测,王振滔很可能在靠质押融资为奥康国际“补窟窿”。

奥康的困境并非孤例。

最近几年,在电商的冲击下,中国鞋王们集体沦陷:达芙妮市值缩水了97%、百丽被迫退市、债台高筑的富贵鸟宣告破产……

传统服饰似乎正成为夕阳产业。与王振滔同时期的西装大王郑永刚把重心转向了正负极材料,雅戈尔地产投资玩得不亦乐乎……

不过,跨界生物疫苗大获成功的王振滔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做了32年的鞋,依然是主业。

经营一家企业,并不只是简单地算经济账,赚钱了就猛烈冲锋,亏钱了就赶紧跑路。

过去40年,温州企业历经繁荣、衰退,又从萧条中慢慢复苏。大浪淘沙下,那么多企业倒下,奥康能够屹立至今,或许正得益于这份坚持实业、主业的决心和魄力。

不过,康华生物能否支撑起王振滔与奥康的这场翻身仗,尚且存疑。

康华生物看似美好的资本表现下,同样暗藏隐患。

眼下,康华生物产品单一化问题突出,营收和净利高度依赖狂犬疫苗这一款产品。

同时研发能力有待检验。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8年,康华生物研发费用分别为635万、427万和1795万,在业内处于中等偏下水平。

与之相对的是,2016年-2018年,康华生物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998万、1.1亿和2.48亿,营收占比约4成。

三年销售费用总和达到同期研发费用的13倍。

而且,康华生物目前赖以为生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的护城河,也并非牢不可破。其于2012年4月取得新药证书,目前已过了保护期。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官网数据显示,目前已有等7家企业提交了关于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的临床试验申请,其中北京民海生物、成都生物制品研究所、安徽智飞龙科马生物制药的相关疫苗已进入III期临床试验阶段。未来一旦上市销售,或将对康华生物的市场份额和盈利能力带来冲击。

对于康华生物,资本市场的成功可能只是暂时的,未来的不确定性因素还很多。

王振滔很推崇国学大师南怀瑾引用孔子的一句话:“人有三个基本错误不能犯,一是德薄而位尊,二是智小而谋大,三是力小而任重。”

对于王振滔而言,眼下最大的挑战是略显单薄的康华生物能否撑得起他的世界鞋王梦?

温州鞋王的疫苗盛宴

温州鞋王的疫苗盛宴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5038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