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还妲己一个清白

本文作者: 4周前 (08-26)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还妲己一个清白

人们常说胜利者书写历史,虽然说大部分的历史还是比较尊重事实的,但古代新的统治者会将记载历史的史书重新打扮。虽然我们可以从野史或是后来的探究中复原一部分的真相,但是完全真实的古代历史又有多少被记录了下来呢?古代君王与后宫妃子的故事在很多朝代都有被记载在史书里,要是故事发生在盛世,那么就是一段佳话,但若是发生在王朝尾声,那个女子却必然会被冠上“祸国妖姬”的称号。

说到古代“红颜祸水”的典型人物,很多人第一个都会想到苏妲己,传言她是九尾妖狐的转世,蛊惑纣王,最后也让商朝灭亡。

妲己这个女人是随着《封神榜》的流传而为人所熟知的。在《封神榜》的故事中,妲己可以说是最大的反派之一,若是没有这个女人,周朝还真说不定没法取代商朝,但是显然将这样一个天大的罪名压在一个弱女子身上是十分不合理的。商朝到如今过去了3600多年,商朝相关的正史也较少,但妲己的臭名却跨越千秋。

《封神榜》毕竟属于神话小说,还有无论正史典籍,稗官野史,都说妲己是一个蛇蝎美人,千古淫恶的罪魁祸首,这样论调已经家喻户晓,深植人心。比如:纣王为了讨好妲己,派人搜集天下奇珍异宝,珍禽奇兽,放在鹿台和鹿苑之中,每每饮酒作乐,通宵达旦,荒废国事。

就连《史记》中对于妲己的记载也是偏向负面的,《史记》有记载:“爱妲己 妲己之言是从”,所以大家认为国破家亡就是她的原因。但荒淫那是商纣王的本性,苏妲己入宫前就是这样。另外商朝有通宵饮酒的习俗,本来就是不好,所以商朝的灭亡是必然的,苏妲己的存在,不是根本的原因。

那么是否史记就能够把妲己钉在耻辱柱上呢?

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史记》也并非司马迁亲眼所见,很多事情失实也能理解,能够当做证据的东西,还有什么比文物更合适呢?在二十世纪初的时候,在中国的河南安阳就发现了一些商代的遗迹,其中出土的一些文物精美绝伦,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它们能为妲己平反了!

出土文物中的甲骨卜辞最为出名,它帮助史学家们探寻到商朝真正的模样。纣王的确好色,也确实杀了不少忠臣,而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刚愎自用,那又怎么会任由一个妇人指使呢?这显然是不合理的,而且纣王有一个习惯,就是凡做大决定前都要占卜一番,所以做决定不会太草率。

根据正史的记载:纣王正确的名号应该是商代的第32位帝王,也叫“帝辛”,帝辛20岁嗣位,当时商朝开国已经300年了,国力雄厚,物阜民丰,人心稳定。帝辛血气方刚,威武有力,能与猛兽格斗,神勇在当时无人可比,同时,他又能言善辩,还兼通音律,好美色,更刚愎自用,于是凭丰沛的国力与自己的魄力,大举向东南方向发展,征服了土地肥沃的人方部族(今日的淮河流域)。

翻阅史书,商朝的覆灭时间在公元前1046年,纣王在位的第40年,也就是公元前1045年,因为苏部落叛变,政府大军讨伐,苏部落抵挡不住,酋长只好把女儿——苏妲己献出来乞和。帝辛带着战利品妲己凯旋回归时,他已是垂暮之年60开外的人了,而妲己正值青春年少。

细心的分析就会发现问题了,公元前1045到公元前1046才过去短短一年,这就意味着苏妲己进宫最多只有一年时间,就迎来了商朝的毁灭。即便妲己美貌动人,歌舞也非常好,受到商纣王的宠爱,但是试想一下,一位年轻的女子,作为牺牲品进入皇宫,她怎么会有心情媚惑比她大接近四十岁的男子呢?恐怕她在深宫中只有无限的恐惧和对家乡的思念吧!

而且一名女子,哪怕再受宠爱,怎么可能一年之间就让当了40年,老谋深算的帝王完全听从于命她?商朝的覆灭的真正原因,在纣王墓出土的墓志铭里就可以找到真相,帝辛不断的征战,不仅树敌很多,更是劳民伤财,非常的不得人心,最后,被日渐崛起的周朝给打败。

事实上对付强大的商朝,绝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但是,商朝当时内外矛盾重重,加快了它自身的灭亡。

在外部,姬昌(也就是后来的周文王)的长子伯邑考曾因前往朝歌朝觐时,垂青于妲己的美色,因而触怒纣王,被剁成肉酱,做成馅饼。残酷的纣王让姬昌吃了馅饼,并把姬昌囚禁了两年。由于周部族的臣子们多方营救,并向纣王行贿,姬昌才获得释放,由此对商纣王种下了深仇大恨。

在内部,商纣王执政后期,纣王的臣子们顾此失彼,大力经营东南,重心已经转至长江下游地区,使得中原一带空虚,给了周人绝好的机会,让周人乘虚而入。

姬昌首先吞并了泾、渭平原上的一些部落;之后越过黄河,征服了黎、刊等部落。黄河以南的部落也已望风归附,周人的势力渐渐威胁到商朝的中心地区。

后来姬昌亡故,由二儿子姬发继位。他的第四个儿子姬旦(周公)有贤德远名,谋略过人,政略的掌握和战略的运用十分娴熟。他们争取马国,离间商朝君臣,振作民心与士气。兄弟又自封其二哥姬发为周武王,贬抑纣王为商纣王,并宣布帝辛的罪状,联合起天下诸侯,以堂堂之阵,正义之旗,有名之师进军商朝的新都朝歌。

纣王的哥哥率军,把周武王的联军拒于朝歌以外四十里的牧野(今河南汲县)。周人望见商军整齐的阵容和精良的装备,先是为之胆怯不已,但想不到的是这些夷人组成的军队,忽然一夜之间哗变,周人居然不费吹灰之力,长驱直入,兵临朝歌城下。纣王眼看大势已去,举火自焚而死。

周文王和周武王立誓要灭掉商朝,是基于政治发展与私人仇恨的原因,丑化妲己只是一种政治手段和措施。周人夺了纣王的江山,很不放心商朝遗民。毕竟纣王也没有对他们干过什么坏事,难保这些商朝遗民不会怀念纣王恩德起来造反(后来果然起来造反了),于是就开始大肆造谣,给纣王身上抹黑。

周武王在《尚书》中开列了纣王六条罪状:

第一是酗酒;第二是不用贵戚旧臣;第三是重用小人;第四是听信妇言;第五是信有命在天;第六是不留心祭祀。

帝辛暮年热中于声色之娱与酒食之乐确实是事实,说纣王“惟妇人之言是听”,就是对妲己的话言听计从,这一条罪状,并不切合实际,因为商代人颇重迷信,任何重大举措,都要求神问卜来决定吉凶,在出土的甲骨文中是有确切记载的。妲己能够影响政治决策的力量,实在微乎其微。妲己只能算是商纣王晚年生活的伴侣,对妲己,商纣王谈不上言听计从,倘若妲己在被帝辛宠幸的那些年月之中,具有政治权力,何以妲己的族人,始终就没有能够得势呢?

如果说苏妲己有罪,顶多只是苏妲己入宫以后,由于争宠而与其他的嫔妃引起纷争,那些失宠的妃子各有氏族背景,因而加深了纣王与诸侯小国之间的冲突而已;如果硬要说苏妲已是亡国的祸水,也未免太高抬她了。其实,她是完全做不到的。

周人给纣王与妲己泼脏水并不厉害,只是上述六条的就事论事而已,也不过于涉及两人的人格,没有焚炙忠良、滥杀无辜、嗜血成性之类的指责。总之,周人并没有把纣王与“暴虐荒淫”四字挂上钩。真正把纣王脸涂黑,还不是他的敌人——周人干的,而是五百年后战国时代的那些学者。

先说纣王,历代史书已经把他符号化成一个暴君的形象了,可这个形象离他真实的情况还是有很大的距离。

早在春秋时期,子贡就有点看不过去,他愤愤为纣王鸣不平,说:“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后世言恶则必稽焉。”

在春秋时期,关于纣王的罪状还只限于“比干谏而死”。到了战国,比干的死法就生动起来,屈原说他是被投水淹死,吕不韦的门客则说他是被剖心而死。到了汉朝司马迁写《史记》的时候,已经有了更生动的演绎,说是纣王剖开他的心是为了满足妲己的好奇心,想看看“圣人”的心是不是七窍。而到了晋朝,皇甫谧因为职业是医生的缘故,写些文史文章的时候,也不免会犯些“职业病”,又演绎出纣王在妲己的怂恿下解剖了怀孕的妇女,要看看胎儿形状。纣王纵是不好,也不至于如此之坏。后世书生们根据个人好恶,纷纷加工演绎,以讹传讹,其谬岂不大哉?

而关于纣王最著名的“酒池肉林”、“炮烙”的传说,周时的文献没有记载,春秋时也没有,可到了战国末期,韩非子突然很生动地描绘起来:“昔者纣为象箸而箕子怖,以为象箸必不加于土,必将犀玉之杯;象箸、玉杯必不羹菽藿,则必旄、象、豹胎;旄、象、豹胎必不衣短褐而食于茅屋之下,则锦衣九重,广室高台。居五年,纣为肉圃,设炮烙,登糟丘,临酒池,纣遂以亡。”据说韩非子口吃,可文章非常雄辩,这样充满想象力的文字便是明证。但那时“诸子百家”个个口才了得,为了推销个人的主张、论证自己的观点,不免只顾激扬文字,“强”词夺理了。很多论据,也多是“想当然耳”。便是“不虚美,不隐恶”的司马迁,有时也会润润笔。譬如他在韩非子“酒池肉林”的基础上,又加上“男女裸奔其间”的合理想象。当然,在他之前,已经有人在酒池面积上大做文章,说可以“回船糟丘而牛饮者三千余人为辈”,这样的想象力只能用“疯狂”来形容。

也许,在他们看来,反正纣王不是好名声,形容得再差、再荒唐也无妨。历史的另一个目的便是警示后人嘛,于是,他们的想象和润色,便常常显得坦然而大方。譬如司马迁之后的史学大家刘向,就把纣王鹿台的面积升级为“大三里,高千尺”,而晋朝的皇甫谧觉得还不过瘾,一咬牙,把鹿台的建筑高度提高了十倍,达到“高千丈”的地步。

同时,妲己的妖孽和毒辣形象也逐步升级。从《尚书》里讨伐纣王的一句“听信妇言”开始,到《国语》里的“妲己有宠,于是乎与胶鬲比而亡殷”,再到《吕氏春秋》里的“商王大乱,沈于酒德,妲己为政,赏罚无方”都还是不太离谱的合理推断。再到后来,年代愈久,想象力就愈丰富,写出来的史料也就愈生动,直到后世的《封神演义》,因为没有史家的顾虑,加上历代文人提供的诸多素材,演绎起来更是神乎其神。千古恶女的罪名,也终非她莫属。

那么,为什么纣王会被描述得如此不堪呢?
这不得不从纣王本人谈起。《史记殷本纪》说他“资辨捷疾,闻见甚敏;材力过人,手格猛兽”,自然是个有勇有谋、文武双全的大丈夫。只可惜,也正因为具备这些过人的才能,他便骄傲自大,听不进别人意见,有着“矜人臣以能,高天下以声”的坏毛病,“以为皆出己之下”。

同时,他还有“好酒淫乐,嬖于妇人”的毛病。身为一个君王、一个英雄、一个男人,这些毛病也不算太大的毛病,绝非后人夸张得那么荒淫无耻。商朝人好酒,喜欢以酒佐餐、聚众豪饮,这是那个朝代一贯的风气。从出土器物来看,商朝后期的饮酒器具明显激增,这表示社会饮酒之风蔚然。也就是说这可能是个严重的社会问题,但也不足以亡国。

如果说他的时代刑罚过重,也欠客观和公正。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文化特征,我们总不能要求他文明执法,用电椅或静脉注射吧?在此,不妨以事实说明。《尚书大禹谟》里载,夏朝已有“五刑”制度和“夏台”监狱。除了砍头外,那时还有烹煮、醢刑(把人剁成肉酱)、车裂、腰斩、绞杀、烧死、弃市、灭族等各类残酷的刑罚。也就是说,这些刑罚并不是商纣王独创发明的。该不该对他的政敌或罪犯处以这样的刑罚,那就是司法制度的问题了。

再举个例子,有助于我们了解当时的刑罚。《韩非子》记载:“殷之法,弃灰于公道者断其手。”这是轻罪重判,当时子贡认为罪轻而罚太重,便去问孔子。孔子却认为制定此种刑罚的人是了解治国道理的,因为如果扬灰时恰遇过路人,使其满面蒙尘,那此人必定发怒,怒就会斗殴,因殴斗罪,按当时法律要灭三族。所以,弃灰于道看来过错轻,实则重,这样的重刑很有道理。因此,《尚书康诰》才会赞曰“殷罚有伦”。这就说明,商朝的刑罚看似野蛮,但有合理之处,符合当时的社会背景。

也就是说,他绝不是无道之君,可他为什么还是失败呢?纣王的罪恶确实是文人们一步步升级了。根据史料分析,除却诸多不确定因素外,最大的可能就是周武王发动的政变成功有很大的偶然性和投机性。当初纣王杀比干、囚箕子,可能只是政见不同罢了,但对微子(他的亲哥哥)却没有防备。后来微子竟背叛了他的兄弟和国家,引狼入室。

实事求是,纣王是一个很有作为的君主。当时商朝拥有一支强大的军队,他的军队都装备着先进的青铜兵器和盔甲,而且他的作战部队中还有“象队”这样的特种部队。古书上就有“商人服象为虐于东夷”的记载。因此,他的部队所向披靡,可谓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当时,他有两个主要的对手,一个是西部的周方国,另一个就是东部的夷人部族。纣王曾在山西黎城与文王恶战一场,把文王打得大败(文王被俘、囚于羑里很可能就发生在这场战争中),若不是来自东夷的军师姜子牙在商王国东部策反东夷作乱,恐怕姬昌早被纣王处死,而不是像史书上所说的那样被释放回家。

稍作休整,纣王立马发兵东夷,计划一劳永逸地除掉东部威胁,永绝后患。凭着优势兵力,商军如秋风扫落叶一般,一直打到长江下游,降服了大多数东夷部落,俘虏了成千上万的东夷人,取得大胜。从《左传》记载的时间看,他很可能是在这次征伐东夷的战争中,路过有苏氏部落掳获了妲己。

但是这场旷日持久的征战也几乎拖垮了商王朝。卜辞记载商征人方往返一次需要200天左右的时间,这是一件非常劳民伤财的事。安阳殷墟出土了一块刻有“人方伯”字样的人头骨,显然是商军杀死了人方的君长并带回其头骨作为战利品。虽然商最终战胜了人方,但商的国力也因此而大大消耗,因此《左传》评曰:“纣克东夷而损其身。”

周武王根据纣王亲哥哥微子的告密,得知纣王大军尽出,都城内防御力甚弱,遂发兵奇袭商纣,在牧野展开决战。而当时商王的精锐之师远征东南,不可能及时赶回,因此,只好将70万东夷战俘及奴隶临时武装起来应战。牧野之战打得异常惨烈,正如《尚书》上所描述的那样,“流血漂杵,赤地千里”,绝非后世史书上所说的什么奴隶临阵倒戈,周武王兵不血刃赢得胜利。 纣王不肯投降,他选择有尊严地死去,所以自杀了。后来,商朝的遗民很不服气,在纣王的儿子武庚的带领下起来造反。周人用了三年的时间,才把这场暴乱镇压下去,由此可见商朝遗民的团结与纣王的威望。

纣王墓位于淇县城东12里淇河西岸,主墓刻有“纣王之墓”几个大字。占地面积120平方米。右临依灵山,左近傍淇水。实为经、纬各十数丈、高两三丈的一特大土丘,墓门石碑东侧,此处并行排列着五座石碑。碑上,分书铭文、诗文和更墓为陵后之陵名。纣王陵在今河南省淇县城东朝歌镇南淇河西岸。纣王在同周武王牧野大战失败后,登上鹿台自焚,商朝灭亡。周朝建立后,周武王为显示他不绝人祀的仁君风范,允许纣的后代葬其遗骨。纣王的儿子武庚遵照纣“死后葬于淇河之中”的遗命,命人截断淇水,在河床上凿竖穴而葬,封口后,河水照流,后因河道东移,河床日见冲刷变低,纣墓露出,又渐与堤岸连在一起。

纣王墓呈长方形,为土冢,长50米,宽15米,高7米。墓前原立一通巨碑,上篆书“殷纣辛之墓”。今已不存。1987年9月,重新立碑一通,上镌周谷城题“纣王之墓”。墓冢四周林木葱郁,东侧有清澈晶莹,宛若玉带的淇水萦绕,整个墓区内清净素雅,风景宜人。纣王陵附近还有妲己墓。2008年,纣王墓被列为河南省文物保护单位。

纣王墓里出土的一块墓志铭清晰地记载了纣王的过往,甚至可以根据它,还原许多真实的情况。

据墓志铭记载,周武王曾允许武庚好好安葬商纣王,武庚也按照帝辛遗愿,将他安葬在淇水。历史的疑团在墓被发现之后,被慢慢地揭开。墓志铭表示妲己其实是纣王帝辛爱好征战,在公元前1046年攻击位于河南的苏氏部落时,而得到的战果!而在那个时候,帝辛已经快要60岁,苏妲己却不到20。

在未说妲已事迹之前,先说说妲已故里的由来。大禹立夏以后把华夏分为九州岛,其中有黄河以北的冀州。冀州城在哪里?《周礼.夏官.职方志》载:“河内曰冀州。”《尔雅.释地》又载:“两河间,曰冀州。”清牟庭《同文尚书》说:“冀州在河内。”以上记载都说明冀州在地处两河(西济河、东黄河)之间的河内郡。河内郡是汉代所立的地区,即在今河南省西北部的焦作与济源市辖地区,温县在这个地区的中南部。

2012年前后南水北调中线总干渠从温县穿越时,文物部门挖掘考察了温县徐堡镇东侧,证明该处是4000年前至2000年前龙山文化时期至汉代时期的大型古城遗址,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么大的城池和位置,应当是商末的冀州城址。

商代末年的冀州侯传说叫苏护,实际上应当叫己护,他们是黄帝之孙颛顼命氏的己氏(昆吾氏)的一支,因强大封侯任职了冀州,当时还是姓已。后来因反纣有功,冀州侯宗室被周武王封侯建立苏国,到春秋时苏国被狄灭亡,其宗室人员以国“苏”为氏,诞生了后来的苏姓。因为苏国始祖是苏忿生,后人就把冀州侯和女儿妲已都称为苏护和苏妲已了。由于妲己是确有的历史人物,妲己之父冀州侯是苏护,冀州城经考古和史籍记载位置在温县徐堡镇,苏王村在冀州城南2、5千米处,是冀州侯家的住址,村里有着不少传说妲己故事和妲己庙。

妲己的家在苏王村,苏王村诞生了苏忿生,自然就是苏氏的发源地,而且村中还传说苏国灭亡时,苏国宗室人员逃回故里不敢再姓己,开始在根源地以国为氏姓苏。温县不但有冀州侯父子的传说还有墓冢,有地名苏沟和苏国的陵园,但传说更多的是苏妲已故事。

与苏姓诞生同时的姓氏还有,藏在清风岭沟壑中的弟兄三人以始祖司寇官职的“寇”为氏称“寇三元”村;藏在今林肇村处密林中的成员以始祖职务为姓氏“职”;藏在今孟州司庄之地的以“司”为姓氏;藏在今温县岭岗高地的高肇村的以”司寇”为姓氏。总之,从苏国宗室中发源了”苏、司、寇、职、司寇”等同根姓氏。

妲己究竟是恶还是好呢?苏王村世代传说,在妲已十六、七岁时,当地发生了瘟疫,为了挖取治病的药草,妲己带人上了50里外的太行山,后又在西王村为民熬药,累倒在村中使州民感动;在一次黄河上游玩时,突然河中旋风刮起,将一船民掉入河中,她不顾自已的船在危险中,抛出绳索将落水者救起;在冀州城内风雪夜里,她看到一老一少乞讨者将被冻死,让家仆将二人拉回南关驿站,送吃送穿救活了老少乞者。。。有关妲已德行的传说不止。

综合以上种种所述,证明冀州城在温县徐堡镇;苏王村是苏妲己家;证明妲己是个好姑娘。苏王村民还说,妲已长的窕窈淑女,天姿国色,纣王好色欲抢为妃,围困冀州。妲己大义屈身,为救冀州万民不被攻破涂炭,自甘作贡品。可见妲己是个了不起的历史名人,

既然苏妲己最初的形象是正面的,为何会变成如今的模样呢?究其原因,主要有三点:

一、古代王权至上的思想。

众所周知,商朝时期是男权社会,男子有着远高于女子的权力,而作为一国之君的王更是有着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在礼乐制度完善的周代,史官自然也就不敢将商朝灭亡的原因归咎于“君权天授”的纣王身上了。在这种情况下,无关紧要的小人物苏妲己就成了这个替罪羊。

二、汉代的刻意抹黑。

汉代是苏妲己形象转变的另一个重要时期。在汉代,自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来,儒家思想成为了社会的主流。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人们对礼制健全的周代十分向往,同样的对被周朝所推翻的商朝则会可以抹黑。在这一时期,纣王被描绘成了无恶不作的昏庸君主,而他身边的苏妲己自然也成了人们口诛笔伐的对象,在这种刻意的抹黑之下,苏妲己的形象完全改变,最终成为了今天的样子。

三、象征和替身

我们已经习惯于从事件的背后去寻找原因,换句话说,就是为导致事件的发生去寻找一个替身。殷纣王的宠妃妲己就是人们所能找到的导致殷商王朝覆灭的唯一的原因和替身。把一个王朝的灭亡,归罪于一个柔弱的女子,实在是匪夷所思和荒谬至极。然而,这就是事实,这就是三千多年前的中国的现实,这就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历史。在一个王权专制的朝代,在一个以男人为中心主宰世界的朝代,把妲己作为淫乱的象征和替身,无论是对于夺取王朝的人还是失去王朝的人,都是一个不错的理由和台阶。

封建时代,女性地位低下,常常是和亲的牺牲品。很多王朝灭亡的时候都会出几个祸国殃民的妖女,古代的夏、商、周三代就是这样,夏桀时的妹喜、商纣王时的妲己、周幽王时的褒姒,都是用美色诱惑帝王,玩弄权力,最后使国家灭亡。在男尊女卑的中国古代社会,士大夫们造了个很侮辱的成语——“红颜祸水”,意思是:美女是祸害的根源,把女子当做失败的根本原因,却从不把成功归因于女子。把一个政权的灭亡完全算到一个女人的头上是欠公允的。

殷商王朝的灭亡是因为纣王的无道,而并非妲己的美丽。美本身是没有错误的,错误的是我们看待美的视角或眼睛。妲己的一生是一个悲剧,她出生在一个悲剧的时代,嫁给了一个注定悲剧的人物。随着苏妲己之墓的发掘,她的庐山真面目最终得以揭开,被冤枉了数千年的苏妲己,也终于可以沉冤得雪。

还妲己一个清白

还妲己一个清白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38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