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冲冠一怒为红颜

本文作者: 1个月前 (08-26)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冲冠一怒为红颜

秦淮八艳之首陈圆圆这个弱女子被历史推向了前台,成为改朝换代的关键人物。

陈圆圆原名陈沅,为明末清初的名妓,因为她和当时的风云人物崇祯皇帝、吴三桂、李自成等,皆有瓜葛,际遇遭逢奇特,所以历来为人们议论。据说她晚年自沉于昆明莲花湖,然而人们却始终没有在那里发现她的墓冢。

陈圆圆幼年丧母,她被送到姨妈家抚养。后来由于家境败落,狠心的姨妈将它送到青楼。由于她聪明伶俐、长相俊美,学习舞蹈弹唱之类的技艺可谓得心应手,八岁就能登台表演,扮演杨贵妃、崔莺莺等十分传神。十二岁就已是红遍大江南北,“色艺掸一时”。

“江南四公子”之一的冒辟疆,曾经想为她赎身,然而却被崇祯皇帝抢了风头。

崇祯宠幸的田妃看到崇祯闷闷不乐,就让自己的父亲田弘为皇帝搜罗美女。陈圆圆等被带到皇宫,可是崇祯忙于内忧外患,操劳国政,对这些美女们提不起神儿。不久,陈圆圆重又被带回田弘府上。当时的吴三桂任宁远总兵,手握精兵十万,是当朝最具实力的人物,田弘想巴结他,请他到府上宴饮,陈圆圆侍酒,结果吴三桂一眼看重,向田弘索要,田无奈只得送上。

“闯王”李自成率军起义,建立大顺政权。崇祯皇帝本想借助吴三桂来挡一阵子,可是义军势如破竹,京城很快陷落,崇祯吊死。陈圆圆被李自成手下将领俘获。本来李自成已经派牛金星送信给吴三桂,劝他投降,吴三桂看到大明江山不保,已经决意投靠大顺政权,不想,这时候却接到自己的妻子被掳,父亲被打的消息,怒不可揭,决意报仇,于是乎就有了“冲冠一怒为红颜”。

他投靠清军,引清兵入关,大顺朝廷很快倾覆。这时吴三桂一家数十余口,尽遭杀戮,然而,天怜美人,陈圆圆竟然奇迹般的得以幸免。从此更得吴三桂恩宠。清室任命吴三桂镇守云南,吴三桂在那里为陈圆圆造金殿,效仿吴王和西施,对她宠爱的无以复加。但是淫欲极盛的吴三桂仅一个陈圆圆是不能满足的,他还有“四面观音”“八面观音”与陈圆圆争宠。陈圆圆容颜已显衰老,也看尽了人世的无常,无意相争,吃斋念佛,清淡度日。

后来康熙皇帝,命吴三桂镇守关东,吴抗旨,并举起“反清复明”的旗号造反,陈圆圆劝阻无效,她深知吴三桂不得人心,于是执意随玉林禅师出家,法号“寂静”。

吴三桂兵败后,陈圆圆迁入昆明城外的“三圣庵”。不久,清军将领蔡琉带人到庵内查抄古玩,遇见陈圆圆,色欲顿起,陈圆圆历经沉浮,饱尝忧患,义无再辱,于是投莲花湖溺死。可后人在莲花湖附近并没有发现墓冢,还有传言她死在上海,苏州,陈圆圆去了哪里?史无记载,众说纷纭。有说她归根于苏州,有说她死于上海。最多的一种说法是,陈圆圆最后死于昆明归化寺,那里有她的衣冠冢。昨日,南京地方志专家王涌坚称,这个三百多年的

在贵州岑巩县水尾镇马家寨左侧有一个吴氏家族墓地,这里坟茔累累,墓碑林立,其中有一处不显眼的土堆,墓碑上刻着铭文“故先妣吴门聂氏之墓位席”。王涌坚说,一直以来,外地人都以为那只是一个普通的墓,“虽然墓上并无‘陈圆圆’三个字,但这应该就是陈圆圆安息之地。”王涌坚解释,陈圆圆的墓碑不用真名而用隐语,是为了对外保密。“‘聂’由双耳组成,暗指陈圆圆的姓名。陈圆圆原名叫邢圆圆,因为父亲早逝,由其姨父抚养成人,姨父姓陈,所以陈圆圆就改姓了陈。‘邢’与‘陈’都有耳朵旁,一个在左,一个在右,配成双耳,‘双’又隐含‘美好’、‘圆满’、‘团圆’之意,又与陈圆圆的名字暗合。”事实上,石碑上的“聂”字,是吴姓人创造出来的,至于以后有这么一个简化汉字纯属巧合。而墓上所写“吴门”也有两重含义,一是指陈圆圆的夫家姓吴;二是暗指陈圆圆的籍贯苏州(苏州古称吴门)。

对于陈圆圆的结局,一直以来众说纷纭,有说陈圆圆后与吴三桂不和,于是削发为尼。吴三桂反清失败后身死长沙,陈圆圆便自沉于五华山长国寺的莲花池,死后葬于池侧;另一说是,辛酉破城时陈圆圆已病死;还有的说法,陈圆圆死于破城之日,但死法上又存有自缢、绝食而死或投滇池而死数种说法。昨日,王涌坚告诉记者,据他的研究,陈圆圆是为了不使吴三桂无后而离开吴三桂。吴三桂死后,清军南下,痛恨吴三桂的清朝统治者要灭其九族。“陈圆圆得到消息后,为了吴家能有后代,就带着儿子吴启华(一说吴昌华)、孙子吴仕杰,在吴三桂生前亲信、军师马宝的护送下,逃到贵州的一片原始森林避难。”“为了纪念吴家的恩人马宝,同时也为避人耳目,避难的地方就叫做马家寨。如今马家寨全寨170余户900余人,全姓吴。这里都自称是吴三桂与陈圆圆的后裔。”

对自己的身世,马家寨的吴姓人采取秘传的方式,每次确定1-2个传人,代代相传。为防止泄密,除了传人知晓底细外,没有任何其他人知晓。辛亥革命后,这个规矩也没有解禁。陈圆圆的墓碑此前也一直被埋在地里。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吴氏家族才逐步向外界透露自己的身世。有关部门将碑挖出后竖在了陈圆圆墓前,“可是这却招来了盗墓贼。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陈圆圆的墓被盗一空,仅剩下一具女性骨架和36颗排列均匀的牙齿。

《圆圆曲》是明末清初诗人吴伟业的一首七言歌行。此诗通过明末清初名妓陈圆圆与吴三桂的聚散离合,反映了明末清初一系列重大的历史事件,委婉曲折地谴责了吴三桂的叛变行为。全诗巧妙地将吴三桂、陈圆圆同吴王夫差、西施联系起来,同时又运用不少史书典故入诗,从而使诗篇笼罩了一种深沉的历史感。

《圆圆曲》

鼎湖当日弃人间,破敌收京下玉关。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红颜流落非吾恋,逆贼天亡自荒宴。电扫黄巾定黑山,哭罢君亲再相见。相见初经田窦家,侯门歌舞出如花。许将戚里箜篌伎,等取将军油壁车。家本姑苏浣花里,圆圆小字娇罗绮。梦向夫差苑里游,宫娥拥入君王起。前身合是采莲人,门前一片横塘水。横塘双桨去如飞,何处豪家强载归。此际岂知非薄命,此时唯有泪沾衣。熏天意气连宫掖,明眸皓齿无人惜。夺归永巷闭良家,教就新声倾坐客。坐客飞觞红日暮,一曲哀弦向谁诉?白晳通侯最少年,拣取花枝屡回顾。早携娇鸟出樊笼,待得银河几时渡?恨杀军书抵死催,苦留后约将人误。相约恩深相见难,一朝蚁贼满长安。可怜思妇楼头柳,认作天边粉絮看。遍索绿珠围内第,强呼绛树出雕阑。若非壮士全师胜,争得蛾眉匹马还?
蛾眉马上传呼进,云鬟不整惊魂定。蜡炬迎来在战场,啼妆满面残红印。专征萧鼓向秦川,金牛道上车千乘。斜谷云深起画楼,散关月落开妆镜。传来消息满江乡,乌桕红经十度霜。教曲伎师怜尚在,浣纱女伴忆同行。旧巢共是衔泥燕,飞上枝头变凤凰。长向尊前悲老大,有人夫婿擅侯王。当时只受声名累,贵戚名豪竞延致。一斛明珠万斛愁,关山漂泊腰肢细。错怨狂风扬落花,无边春色来天地。尝闻倾国与倾城,翻使周郎受重名。妻子岂应关大计,英雄无奈是多情。全家白骨成灰土,一代红妆照汗青。君不见,馆娃初起鸳鸯宿,越女如花看不足。香径尘生乌自啼,屧廊人去苔空绿。换羽移宫万里愁,珠歌翠舞古梁州。为君别唱吴宫曲,汉水东南日夜流!为君别唱吴宫曲,汉水东南日夜流。

译文

君王当年离开了人间,将军破敌收京让开了山海关。全军痛哭披上了缟素,哪知道将军冲冠一怒是为了红颜。还说红颜流落不是他所系恋,还说逆贼命定灭亡是因为迷于饮宴。像闪电般扫荡黄巾平定黑山.哭毕君王和老父亲再和她相见。初次和她相见是在田弘遇之家,侯门的歌舞演起来真像繁花。田弘遇把会演唱的她献给将军,只等将军来娶就送上油壁香车。她的家本在姑苏浣花里,小名叫圆圆衬上罗绮更娇丽。她曾在梦里到当年夫差的宫苑里游嬉,被宫娥拥簇进去君王正身起。她前身真应是西施采莲女,门前也正临横塘水清碧。横塘里双桨摇动船去快如飞,哪家豪门硬要把她强买回。这时谁知不是薄命。这时只有泪湿褛表。田弘遇将陈圆圆送入宫中,可明眸皓齿的她竟没有获得君王怜惜。从宫掖里领回来仍留在田弘遇家,让她练好时兴歌曲来倾倒贵客。责客们传杯宴饮直到日暮,哀弦中她的心曲向谁倾诉。

只有平西伯这位白净英俊的少年,拣中了花枝对她频频回顾。该早点把她这娇乌带出牢笼,要等什么时候才能把银河飞渡。只恨军书拼死地催促,只好留下信约把人耽误。相约恩深但相见可难,一朝蚁贼拥满了长安。可怜她本是思妇楼头的杨柳,却被人当作天边的杨花相看。像索取绿珠那样围住了内宅,硬是她叫出了雕栏。如果不是将军大获全胜,哪能用匹马载她归还。

她在马上一路传呼前进.云鬟还来不及梳整可惊魂已定。战场上点起蜡炬把她迎到,她满面啼痕还残留着红印。奏起箫鼓将军专征兵进秦川,金牛道上有车马千乘。斜谷里云深之处是她的画楼。散关前明月西落她打开了妆镜。消息传遍了江南水乡.乌栖泛红已经历十度秋霜。

可怜她当年教她歌曲的妓师还操旧业,和她一同演奏的女伴也记起这位同行。在旧巢里本都是衔泥的燕子,她却飞上了枝头变成凤凰。女伴们只好老是在宴会上悲叹年龄长大,而她却找了个好夫婿贵为侯王。当年正为有了声名反受累,贵戚豪门都抢着要延致。一斛明珠的身价给她带来万斛的愁思.关山漂泊瘦损了她的腰肢。但也不必怨恨飘扬落花的狂风,无边春色到来已使天地呈现芳姿。曾听说有了倾国倾城的美人,反而使周郎损伤了声名。妻子怎应影响大局,英雄无夸过于多情。全家的白骨早已化为灰土,一代红妆已照耀汗青。君不见,当年馆娃宫刚盖起鸳鸯双飞双宿,花朵般的西施君王怎么看也不会厌足。可是如今采香径尽是尘土只有鸟在啼叫,响尿廊也不见人迹空让苔长青绿。换羽移宫使万里之外也生愁,珠歌翠舞还热闹在咕梁州。给君另唱了一首吴宫曲,汉水向东南日日夜夜不停地奔流。

赏析

《圆圆曲》是长篇叙事诗,全诗组织结构严谨,次序井然,前后照应,多用曲笔,叙事、抒情、议论交织在了一起,虽以陈圆圆、吴三桂的离合故事为主要内容,但也揉合进了明末清初的故事,抒发了作者极其复杂的思想感情。

第一段为开头八句,写明崇祯皇帝吊死景山,吴三桂勾结清兵攻占北京,以“冲冠一怒为红颜”句切中吴三桂要害,并以此句为全诗的主旨。指明吴三桂打着复明的旗号,实际上是为了陈圆圆而降清的。诗一开篇就借“鼎湖当日弃人间”代指崇祯之死,然后就写吴三桂打败李自成:“破敌收京下玉关”,极斩截利落。兴兵的名义是为崇祯报仇,然而骨子里却另有怀恨。“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二句之妙,一在于对仗精整,以众形独,以素形红;二在于下句“立片言以据要,乃一篇之警策”。它不是靠夸张取胜,而是一针见血以事实胜雄辩,“冲冠一怒为红颜”这一事实是吴三桂本人也不敢正视的。为一已私情牺牲民族大节及全家性命,其行径比较《史记》中为护璧冲冠一怒的蔺相如和将行剌秦王“怒发上指冠”的荆轲,毕竟太卑微,出以吴三桂口吻的“红颜流落非吾恋”,辩解显得无力,“哭罢君亲冉相见”的举止于是显得做作虚伪。

第二段从第九句至“争得蛾眉匹马还”,叙述吴三桂与陈圆圆悲欢离合的经历。用蝉联句法用作倒叙,写到吴陈初次见面:“相初经田窦家,侯门歌舞出如花。许将戚里箜篌伎,等取将军油壁车。”当初吴三桂在田家宴会上对色艺双绝的陈圆圆一见钟情,田宏遇便顺水推舟,为他们牵线搭桥,定下这一段姻缘。这一段乃是以三桂为中心,对吴陈离合情事初陈梗概。写法是直书其事,大刀阔斧。“家本姑苏浣花里”,则有点染之妙,同时,也容易使人与西子浣纱发生某种联想。以下虚拟一梦,说陈圆圆是西施后身,最是闲中生色的笔墨。“梦向夫差苑里游,宫娥拥人君王起”二句大得《长恨歌》“侍儿扶起娇无力,此是新承恩泽 时”之神韵。“采莲人”指西施,又与苏州的“横塘水”搭成联想,使人想见娇小的圆圆有过天真无邪的童年。以下四句仍用蝉联格起,转说圆圆长成,被豪门强载“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但圆圆当时只是担惊受怕,又哪能预测未来?“此际岂知非薄命”已遥起后文“错怨狂风扬落花”,针线极为密致。“侯门一入深如海。”在权势通天的外戚之家,圆圆又一度被作为贡品献入宫中,但未获选。从此作为豪门女乐,精习弹唱,歌笑向客,用佐清欢。使陈圆圆绝处逢生,脱离苦海的契机终于到了,她遇到了少年得志的吴三桂,一拍即合彼此真是目成心许了。此即段所谓“相见初经田窦家”一节,这里便接过此线展开动情的唱叹:“坐客飞觞红日暮,一曲哀弦向谁诉?”正在山重水复,忽然一径暗通:“白皙通侯最少年,拣取花枝屡回顾”,相见恨晚:“早携娇鸟出樊笼,待得银河几时渡。”然而,好事多磨,这时三桂又奉旨出关抵御清兵:“恨杀军书抵死催,苦留后约将人误。”这一节两句一转,一波三折,摇曳生姿。写三桂去后,陈圆圆在一场社会鉅变之中跌进命运的深渊。

农民起义军入城,吴陈,双方音讯隔绝,诗人兼用王昌龄《闺怨》(“春日凝妆上翠楼,忽见陌头杨柳色)、沈俭期《杂诗》(“可怜闺里月,长在汉家营”)语意,写道:“可怜思妇楼头柳,认作天边粉絮看。”更难堪的是她受声名之累,成为享乐思想滋长了的义军头领的猎物:“遍索绿珠围内第,强呼绛树出雕栏。”绿珠是西晋石崇家妓,为孙秀所夺,不屈而死;绛树是魏时名妓,皆借指圆圆。二典偏重于绿珠事,意谓有人恃强夺三桂所好,而圆圆心实难从。“绛树”用来与“绿珠”对仗,工妙在于虚色辉映。再度沦落的经历不宜多写,诗人点到为止,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回到“电扫黄巾”的话头:“若非壮士全师胜,争得蛾眉匹马还。”圆圆重新回到三桂怀抱,全凭爱情的神力。是悲是喜?是扬是抑?“壮士”之誉,属正属反?恐怕梅村也说不清楚。伟大的情人,渺小的国士这纔是诗人给吴三桂的定性。诗人的彩笔主要用在烘托爱情至上的一面。

第三段从“蛾眉马上传呼进”到“无边春色来天地”,写吴三桂于战场迎接陈圆圆的恩宠有加的情景。先叙写迎接陈圆圆的盛大场面,出人意表地把两情重圆的无限温柔旖旎的场面,端端安排在杀声甫定的战场上,而且是在夜晚,打着火把找到似的,为情节增添了几分戏剧性。这里读者又看到逼肖《长恨歌》“闻道汉家天子使,九华帐内梦魂惊”、“玉颜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那样的妙笔:“蛾眉马上传呼进,云鬟不整惊魂定。蜡炬迎来在战场,啼妆满面残红印。”到底是三桂救了圆圆,还是圆圆成就了三桂呢?从此吴三桂青云直上,持专征特权,移镇汉中。夫贵妻荣,陈圆圆也一直做到王妃。“斜谷云深起画楼,散关月落开妆镜”,诗人不写平西王府的豪华,偏偏取川陕道途之荒僻山川为背景,写圆圆的舒心如意,正是因难见巧极为别致的奇笔。你看彩云为之起楼,明月为之掌镜,“时来风送滕王阁”,似乎天地一切都是为圆圆而存在,这种心情本来就应该安排在吴陈重逢不久的一段时间。道途中感觉尚如此良好,遑论其余。以战场为背景,暗寓对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批判。

从“传来消息满江乡”到“无边春色来天地”是紧接上文作咏叹,诗人撇下了叙事,而凿空设想苏州故里的乡亲女伴听到圆圆飞黄腾达的消息所起的哄动、议论、妒嫉以及对人生无常的感慨。温庭筠《西洲曲》“门前乌桕树,惨淡天将曙”写的是离别情景,圆圆自崇祯十五年春被豪家载去至顺治八年,恰为十年,故云“乌桕红经十度霜”。教曲伎师,浣纱女伴,都亲眼看到过圆圆的往昔不过尔尔,没想到时来运转,飞上高枝,叫人眼热:“旧巢本是衔泥燕,飞上枝头变凤凰。长向尊前悲老大,有人夫婿擅侯王。”这里实际暗用王维《西施咏》“当时浣纱伴,莫得同车归”语意。而陈圆圆的遭遇之曲折,又远逾西施,更令人感慨。再用圆圆旧日女伴对她的艳羡,反衬出圆圆所享的荣华富贵之隆。最后六句写圆圆的自我咏叹,既有对自己复杂遭遇的感叹,也有对意外荣贵的茫然。这一段空间跳跃甚大,内涵极深,耐人寻味。如果说前一段主要是写纵向的起伏,那么这一段则主要是写横向的对照。

第四段即最后十四句,写作者的议论与感慨。前六句进一步申述对吴氏“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批判,“尝闻倾国与倾城,翻使周郎受重名”起,借小说家言:曹操起铜雀台扬言要夺东吴二乔,使周瑜奋起抗曹,大获全胜于赤壁这故事,比方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歪打正着,为清朝立了大功。说这里有讽刺,当然确凿无疑。但讽刺只是冲着明代总兵吴三桂的。至于陈圆圆和陈吴爱情又当别论。应该指出,梅村的思想感情上也有困惑,也有矛盾,他也遇到了白居易作《长恨歌》的老问题:是歌咏爱情,还是政治讽刺?爱情的力量太强大了。它可以成就一个人,也足以毁灭一个人。但吴三桂是成功了?还是毁灭了?他赢得了爱情和显赫的地位,却毁了灵魂和后世之名。梅村从理智上要批判他。但从感情上又不免为之缓颊。“妻子岂应关大计”,江山重要;“英雄无奈是多情”,美人可恋。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吴三桂便以“无君无父”的高昂代价,使陈圆圆成为历史人物:“全家白骨成灰土,一代红妆照汗青。”后八句借用吴王夫差的故事,暗寓吴三桂的下场。作者的预言,正好印证了二十多年后吴三桂叛乱被清王朝最后消灭的结局。

这首诗在艺术上也很有特色。首先,在叙事方面它突破了古代叙事诗单线平铺的格局,采用双线交叉、纵向起伏、横向对照的叙述方法。全诗以吴三桂降清为主线,以陈圆圆的复杂经历为副线,围绕“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主旨,通过倒叙、夹叙、追叙等方法,将当时重大的政治、军事事件连接起来,做到了开阖自如,曲折有致。其次,诗的语言晓畅,艳丽多彩,且富于音乐的节奏。而顶针手法的熟练运用,不仅增强了语言的音乐美,而且使叙事如串珠相连,自然而洒脱。此外对照手法的运用也很有特色。

冲冠一怒为红颜

冲冠一怒为红颜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913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