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南唐大、小周后

本文作者: 1个月前 (08-22)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南唐大、小周后

关于南唐的大、小周后史书上有明确记载,大周后字娥皇,而小周后的字并没有记载,不过清朝康熙、乾隆年间盛行考据学,清代的考据学家戴震考证得出小周后确实字女英。20世纪80年代,台湾一著名史学家根据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一些历史资料,然后又走访了江南诸地进行考察,他考证出大周后大名叫周宪、小周后大名叫周嘉敏。

大周后(936年-965年),亦称昭惠后(谥号),小名娥皇,是南唐司徒周宗的长女,小周后的姐姐。姐妹二人都是五代十国后期南唐李后主李煜的国后(大周后比后主大一岁),闻名于天下的绝色美人,因娘家姓周而名为周后。大周后卒年二十九,谥号昭惠国后,李煜以“空有当年旧烟月,芙蓉城上哭蛾眉”悼之。另外,因为后周显德五年(958年),李璟(南唐中主)向后周称臣后,便去帝号,称江南国主,所以,李煜只是国主(李后主),而非皇帝,而大周后也只是国后,并非皇后。

大周后父周宗,广陵(今扬州)人,南唐宰相。(《南唐书》有《周宗传》)954年,南唐后主李煜十八岁结婚,妻子是南唐开国老臣周宗的长女、十九岁的娥皇。建隆二年(961年)六月,李煜即位,立周氏为国后。李煜善诗词、精书画、知音律,十分富有艺术天赋。娥皇凤眼星眸,朱唇皓齿,冰肌玉肤,骨清神秀,她通书史、能歌舞、工琵琶,与李煜有着相同的志趣和执着的追求。两人曾经一起合作完成了残缺不全的<<霓裳羽衣曲>>。婚后大周后与李煜感情甚笃,李煜一首词《一斛珠》专门写娇妻的情态:

晓妆初过,沉檀轻注些儿个。

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罗袖裛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可惜好景不长,乐极生悲,结婚十年后的一天,娥皇突然病倒,久治不愈。见爱妻病倒,李煜茶饭无心,日夜陪伴在娥皇的病榻前,盼望她早日痊愈。为了增强娥皇战胜疾病的信心,他将自己写的《后庭花破子》书赠娥皇,祝愿她能和自己青春常在:

玉树后庭前,瑶草妆镜边。

去年花不老,今年月又圆。

莫教偏,和月和花,天教长少年。

大周后生有两个儿子,李仲寓,李仲宣,中主李璟特赐上好“烧槽琵琶”。在她生病期前,其妹(后来的小周后)借入宫探病之机与姐夫李煜通奸。大周后偶褰幔见之,惊曰:“汝何日来?”小周后对曰:“既数日矣。”大周后恚怒。李煜负疚万分,朝夕相伴左右,所有的饮食他都要亲自照顾,汤药也一定要亲口尝过才喂给妻子,寒冷的冬夜里他夜复一夜地守护在周娥皇身边,倦极也只是和衣而卧,衣不解带。但次子仲宣之死使大周后病入膏肓,大周后自知人生将尽,反而看开了,说:“婢子多幸,托质君门,冒宠乘华,凡十载矣。女子之荣,莫过于此。所不足者,子殇身殁,无以报德。”她要求将李璟赐给自己的烧槽琵琶陪葬,又亲笔写下遗书要求薄葬。大周后支撑着为自己沐浴更衣靓妆,更亲手将含玉放进自己嘴里(应为玉蝉),随后便逝于瑶光殿西室。

大周后至死面不外向,不原谅李煜和小周后。大周后是在干德二年的十二月去世的,仅仅过了一个月,出现在葬礼上的李煜就已经由一个“明俊蕴藉”的28岁青年,变成了一幅形销骨立、不扶杖就无法站立的形骸。李煜悔恨交加,为爱妻写下了多篇诗词,已知最长的一篇是感人肺腑的《衣昭惠周后诔》,并自称“鳏夫煜”。大周后谥“昭惠”,下葬懿陵。

陆游《南唐书·昭惠传》

后主昭惠国后周氏,小名娥皇,司徒宗之女,十九歳来归。通书史,善歌舞,尤工琵琶。尝为寿元宗前,元宗叹其工,以烧槽琵琶赐之。至于采戏弈棋靡不妙绝,后主嗣位立为后,宠嬖专房,创为高髻纤裳及首翘鬓朶之妆,人皆效之。尝雪夜酣燕,举杯请后主起舞,后主曰:“汝能创为新声则可矣。”后即命笺缀谱,喉无滞音,笔无停思,俄顷谱成,所谓邀醉舞破也,又有恨来迟破亦后所制。故唐盛时霓裳羽衣最为大曲,乱离之后,绝不复传,后得残谱以琵琶奏之,于是开元天宝之遗音复传于世。内史舍人徐铉闻之于国工曹生,铉亦知音,问曰:“法曲终则缓,此声乃反急,何也?”曹生曰:“旧谱实缓,宫中有人易之,非吉征也。”后主以后好音律,因亦躭嗜,废政事。监察御史张宪切谏,赐帛三十疋,以旌敢言,然不为辍也。未几,后卧疾,已革,犹不乱,亲取元宗所赐烧槽琵琶,及平时约臂玉环,为后主别。乃沐浴妆泽,自内含玉,卒于瑶光殿,年二十九,葬懿陵。后主哀甚,自制诛刻之石,与后所爱金屑檀槽琵琶同葬,又作书燔之与诀,自称鳏夫煜,其辞数千言,皆极酸楚。或谓后寝疾,小周后已入宫中,后偶褰幔见之,惊曰:“汝何日来?”小周后尚幼,未知嫌疑,对曰:“既数日矣。”后恚怒,至死面不外向,故后主过哀,以揜其迹云。

马令着的《南唐书》中的《昭惠周后传》;

后主昭惠后周氏,小字娥皇,大司徒宗之女。甫十九歳归于王宫,通书史,善音律,尤工琵琶。元宗赏其艺,取所御琵琶时谓之烧槽者赐焉,烧槽之说即蔡邕焦桐之义,或谓熖材而斵之,或谓因而存之。元宗南幸豫章,诏音存,问以令妇称。

后主即位,册为国后。后虽在妙龄,妇顺母仪,宛如老成。唐之盛时,霓裳羽衣最为大曲,罹乱,瞽师旷职,其音遂绝。后主独得其谱,乐工曹生亦善琵琶,按谱粗得其声,而未尽善也。后辄变易,讹谬颇去,洼淫繁手,新音清越可听。后主尝演念家山旧曲,后复作邀醉舞、恨来迟新破,皆行于时。

中书舍人徐铉闻霓裳羽衣,曰:“法曲终慢而此声太急,何耶?”曹生曰:“其本实慢,而宫中有人易之,然非吉征也。”岁余,周后子母继死,后主国歩浸微音之所起,实由人心而,啴缓噍杀治乱应之岂虚言乎?后生三子,皆秀嶷,其季仲宣,僄宁清峻,后尤钟爱,自鞠视之。后既病,仲宣甫四歳,保育于别院。忽遘暴疾数日,卒。后闻之,哀号颠仆,遂致大渐。后主朝夕视,食药非亲尝不进,衣不解带者累夕。后虽病,亟爽迈如,常谓后主曰:“婢子多幸,托质君门,冐宠乗华凡十载矣,女子之荣莫过于此。所不足者,子殇身殁,无以报徳。”遂以元宗所赐琵琶、及常臂玉环亲遗后主,又自为书请薄葬。越三日,沐浴正衣糚,自内含玉,殂于瑶光殿之西室,时干徳二年十一月甲戌也,享年二十九。眀年正月壬午迁灵柩于园寝,后主哀苦骨立,杖而后起,自为诔曰 : “天长地久,嗟嗟蒸民。嗜欲既胜,悲叹纠纷。縁情攸宅,触事来津。赀盈世逸,乐尠愁殷。沉乌逞兎,茂夏凋春。年弥念旷,得故亡新。阙景颓岸,世阅川奔。外物交感,犹伤昔人。诡梦高唐,诞夸洛浦。构屈平虚,亦悯终古。况我心摧,兴哀有地。苍苍何辜,殱予伉俪。窈窕难追,不禄于世。玉润珠融,殒然破碎。柔仪俊徳,孤映鲜双。纎秾挺秀,婉娈开扬。艶不至冶,慧或无伤。盘绅奚诫,慎肃惟常。环佩爰节,造次有章。含颦发笑,擢秀腾芳。鬓云留鉴,眼彩飞光。情澜春媚,爱语风香。环姿禀异,金冶昭祥。婉容无犯,均教多方。茫茫独逝,舍我何乡?
昔我新婚,燕尔情好。媒无劳辞,筮无违报。归妹邀终,咸爻协兆。俛仰同心,绸缪是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今也如何,不终往告,呜呼哀哉!

志心既达,孝爱克全。殷勤柔握,力沂危言。遗情眄眄,哀泪涟涟。何为忍心,览此哀编。绝艶易凋,连城易脆。实曰能容,壮心是醉。信美堪餐,朝饥是慰。如何一旦,同心旷世,呜呼哀哉! 丰才富艺,女也克肖。采戏传能,奕碁逞妙。媚动占相,歌萦柔调。兹鼗爰质,竒器传华。翠虬一举,红袖飞花。情驰天降,思栖云涯。扬掩抑,纎紧洪奢。穷幽极致,莫得征瑕。审音者仰止,达乐者兴嗟。曲演来迟,破邀舞。利拨迅手,吟商逞羽。制革常调,法移往度。剪遏繁态,蔼成新矩。霓裳旧曲,韬音沦世。失味齐音,犹伤孔氏。故国遗声,忍乎湮坠。我稽其美,尔扬其秘。程度余律,重新雅制。非子而谁,诚吾有类。今也则亡,永従遐逝,呜呼哀哉!

该兹硕美,郁此芳风。事传遐禩,人难与同。式瞻虚馆,空寻所踪。追悼良时,心存目忆。景旭雕甍,风和绣额。燕燕交音,洋洋接色。蝶乱落花,雨晴寒食。接辇穷欢,是宴是息。含桃荐实,畏日流空。林雕晩箨,莲舞疎红。烟轻丽服,雪莹修容。纎眉范月,高髻凌风。辑柔尔颜,何乐靡従。蝉响吟愁,槐凋落怨。四气穷哀,萃此秋晏。我心无忧,物莫能乱。尔清商,艶尔醉盼。情如何其,式歌且宴。寒生蕙幄,雪舞兰堂。珠笼暮卷,金炉夕香。丽尔渥丹,婉尔清扬。猒猒夜饮,予何尔忘。年去年来,殊欢逸赏。不足光阴,先懐怅怏。如何倐然,已为畴曩。呜呼哀哉!孰谓逝者,荏苒弥踈。我思妹子,永念犹初。爱而不见,我心毁如。寒暑斯疚,吾宁御诸。呜呼哀哉!万物无心,风烟若故。唯日唯月,以阴以雨。事则依然,人乎何所。悄悄房栊,孰堪其处。呜呼哀哉!佳名镇在,望月伤娥。双眸永隔,见镜无波。皇皇望绝,心如之何。草树苍苍,哀摧无际。历歴前欢,多多遗致。丝竹声悄,绮罗香杳。想涣乎忉怛,恍越乎憔悴。呜呼哀哉!歳云莫兮,无相见期;情瞀乱兮,谁将因依。维昔之时兮亦如此,维今之心兮不如斯。 呜呼哀哉!神之不仁兮敛怨为徳,既取我子兮又毁我室。镜重轮兮何年,兰袭香兮何日。呜呼哀哉!天漫漫兮愁云□,空暧暧兮愁烟起。娥眉寂寞兮闭佳城,哀寝悲氛兮竟徒尔。呜呼哀哉!日月有时兮龟蓍旣许,箫笳凄咽兮旗常是举。龙輀一驾兮无来辕,金屋千秋兮永无主。 呜呼哀哉!木交枸兮风索索,鸟相鸣兮飞翼翼。吊孤影兮孰我哀,私自怜兮痛无极。呜呼哀哉! 应寤皆感兮何响不哀,穷求弗获兮此心隳摧。号无声兮何续,神永逝兮长乖。呜呼哀哉!杳杳香魂,茫茫天歩。抆血抚榇,邀子何所。苟云路之可穷,冀传情于方士。呜呼哀哉!”

每于花朝月夕,无不伤懐,如“又见桐花发旧枝,一楼烟雨暮凄凄。凭栏惆怅人谁㑹,不觉澘然泪眼低。层城无复见娇姿,佳节纒哀不自持。空有当年旧烟月,芙蓉池上哭娥眉”皆因后作。又尝与后移植梅花于瑶光殿之西,及花时,而后已殂,因成诗,见意曰:“殷勤移植地,曲槛小栏边。共约重芳日,还忧不盛妍。阻风开歩障,乗月溉寒泉。谁科花前后,娥眉却不全。”此不特叙其幽思,且以兴内助之艰难,而不得与之同乐,又云:“失却烟花主,东君自不知。清香更何用,犹发去年枝。”此足以见光景于人无情,而人于景物不可认而有之也,悲夫!

至于书灵筵手巾云“浮生苦憔悴,壮歳失婵娟。汗手遗香渍,㾗眉染黛烟”、书琵琶背云“侁自肩如削,难胜数缕绦。天香留鳯尾,余暖在檀槽”——触物寓意,类如此。初烈祖为刺史时,后父宗给使左右,及赞禅代,尤为亲信。元宗以宗为社稷元老,故聘其女为吴王妃,克相其夫,显于诸子,而身居国母,可谓贤也。陵曰懿陵,谥昭惠,方是时,南唐虽去

帝号,而其余制度尚未减损,如元宗之葬犹称皇帝,故昭惠虽谓之国后,而羣臣国人皆称曰皇后焉。

大周后,精通书史,善解音律,特别擅长演奏琵琶。中主李璟很欣赏她的技艺,特地把自己钟爱的烧槽琵琶赐给她,以示奖赏。据说烧槽琵琶传至北宋,宋徽宗极其珍爱。北宋灭亡后,烧槽琵琶下落不明。娥皇善于作曲。唐代著名的大曲《霓裳羽衣曲》,唐末战乱后失传。李煜不知从何处获得《霓裳羽衣曲》的残缺乐谱,娥皇加以变易,使旧曲新生,“繁手新音,清越可听”。有一次,雪夜酒宴,酒酣耳热之后,娥皇请后主起舞,后主说:“你能创一新调,朕就跟你跳。”娥皇当即让人铺上纸,一边唱,一边谱曲,“喉无滞音,笔无停思”,不一会儿就创作了一支新曲,名《邀醉舞破》。据说她还能写小词,可惜没有词作流传下来。马令《南唐书》说她采戏弈棋,无不绝妙。她还是一位时装和发型设计师,曾设计“高髻纤裳及首翘鬃朵之妆”,人人仿效。有这样一位可人儿作伴侣,叫后主怎不心满意足?真个是从此君不早朝。陆游《南唐书》说后主因为大周后喜好音律,他也“耽嗜”音律,无心政事。大臣极力劝谏,也无济于事,后主照样的沉迷于音律之中。后主喜好音律,与大周后有关。他因喜爱音乐,荒废了政事,这是南唐百姓的大不幸,却又是中国词史的大幸。假如后主把他的才情全用在写诗上,最多只是一个二、三流诗人。幸亏有了大周后,让他倾尽才力注意于音律,并选择了配乐歌唱的词这种新兴的形式来创作,终于成为中国词史上影响最大的一位帝王词人,给中国词史增添了亮丽的一页。后主对大周后也是恩爱有加。大周后怀孕时周薇来到内官服侍姐姐,与李煜有了私情。大周后难产,加之产后失调,不久去世,周薇顺理成章当上了皇后,即小周后。

大周后二十九岁时,爱子仲宣刚四岁,忽得暴疾而夭。大周后因伤心过度,不久也病故。临死前,她心满意足地对后主说:“婢子多幸,托质君门。冒宠乘华,凡十载矣。女子之荣,莫过于此。”大周后病重时,后主朝夕陪伴,“药非亲尝不进,衣不解带者累夕”。娥皇死后,后主悲痛欲绝,闹着要跳井殉情。因悲伤过度,骨瘦如柴,要凭拐棍才能站起来。有人说李后主在大周后死之前,就与小周后偷情,她哭大周后,是虚伪,是作秀。如果说跳井是装装样子,流几滴眼泪也是人之常情,不足为奇,但哭得死去活来,“哀毁骨立,杖而后起”,不能说后主一点真情也没有。如今有种说法叫“喜新不厌旧”,后主至少可以算作是“喜新不厌旧”的多情种。

李煜为大周后所作诗词

【一斛珠】

晓妆初过,沈檀轻注些儿个,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

罗袖裛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玉楼春】

晚妆初了明肌雪,春殿嫔娥鱼贯列。

凤箫吹断水云闲,重按霓裳歌遍彻。

临风谁更飘香屑,醉拍阑干情味切。

归时休放烛花红,待踏马蹄清夜月。

【浣溪沙】

红日已高三丈透,金炉次第添香兽,红锦地衣随步皱。

佳人舞点金钗溜,酒恶时拈花蕊嗅,别殿遥闻箫鼓奏。

【长相思】

云一緺,玉一梭,澹澹衫儿薄薄罗,轻颦双黛螺。

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

【长相思】

鞠花开,鞠花残,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月闲。

秋风多,雨相和,帘外芭蕉三两窠,夜长人奈何!

【后庭花破子】

玉树后庭前,瑶草妆镜边。去年花不老,今年月又圆。莫教偏,和月和花,大教长少年。

【采桑子】

亭前春逐红英尽,舞态徘徊。细雨霏微,不放双眉时暂开。

绿窗冷静芳音断,香印成灰。可奈情怀,欲睡朦胧入梦来。

【谢新恩】

秦楼不见吹箫女,空余上苑风光。粉英金蕊自低昂。东风恼我,才发一衿香。

琼窗梦笛残日 ,当年得恨何长?碧阑干外映垂杨。暂时相见,如梦懒思量。

【书灵筵手巾】

浮生共憔悴,壮岁失婵娟。

汗手遗香渍,痕眉染黛烟。

【书琵琶背】

侁自肩如削,难胜数缕绦。

天香留凤尾,余暖在檀槽。

【梅花二首】

(一)

殷勤移植地,曲槛小阑边。

共约重芳日,还忧不盛妍。

阻风开步障,乘月溉寒泉。

谁料花前后,蛾眉却不全。

(二)

失却烟花主,东君自不知。

清香更何用,犹发去年枝。

【挽辞二首】

(一)

珠碎眼前珍,花凋世外春。

未销心里恨,又失掌中身。

玉笥犹残药,香奁已染尘。

前哀将后感,无泪可沾巾。

(二)

艳质同芳树,浮危道略同。

正悲春落实,又苦雨伤丛。

秾丽今何在?飘零事已空。

沉沉无问处,千载谢东风。

注:沉沉,今同“沉沉”

【昭惠周后诔】

天长地久,嗟嗟蒸民。嗜欲既胜,悲欢纠纷。缘情攸宅,触事来津。赀盈世逸,乐尠愁殷。沉乌逞兔,茂夏凋春。年弥念旷,得故忘新。阙景颓岸,世阅川奔。外物交感,犹伤昔人。诡梦高唐,诞夸洛浦,构屈平虚,亦悯终古。况我心摧,兴哀有地。苍苍何辜,歼予伉俪?窈窕难追,不禄于世。玉泣珠融,殒然破碎。柔仪俊德,孤映鲜双,纤秾挺秀,婉娈开扬。艳不至冶,慧或无伤。盘绅奚戒,慎肃惟常。环佩爰节,造次有章。会颦发笑,擢秀腾芳。鬓云留鉴,眼彩飞光。情漾春媚,爱语风香。瑰姿禀异,金冶昭祥。婉容无犯,均教多方。茫茫独逝。舍我何乡?昔我新婚,燕尔情好。媒无劳辞,筮无违报。归妹邀终,咸爻协兆。俯仰同心,绸缪是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今也如何,不终往告?呜呼哀哉,志心既违,孝爱克全。殷勤柔握,力折危言。遗情盼盼,哀泪涟涟。何为忍心,览此哀编。绝艳易凋,连城易脆。实曰能容,壮心是醉。信美堪餐,朝饥是慰。如何一旦,同心旷世?呜呼哀载!丰才富艺,女也克肖。采戏传能,奕棋逞妙。媚动占相,歌萦柔调。兹鼗爰质,奇器传华。翠虬一举,红袖飞花。情驰天际,思栖云涯。发扬掩抑,纤紧洪奢。穷幽极致,莫得微瑕。审音者仰止,达乐者兴嗟。曲演来迟,破传邀舞,利拨迅手,吟商呈羽。制革常调,法移往度。翦遏繁态,蔼成新矩。霓裳旧曲,韬音沦世,失味齐音,犹伤孔氏。故国遗声,忍乎湮坠。我稽其美,尔扬其秘。程度余律,重新雅制。非子而谁,诚吾有类。今也则亡,永从遐逝。呜呼哀哉!该兹硕美,郁此芳风,事传遐禩,人难与同。式瞻虚馆,空寻所踪。追悼良时,心存目忆。景旭雕薨,风和绣额。燕燕交音,洋洋接色。蝶乱落花,雨晴寒食。接辇穷欢,是宴是息。含桃荐实,畏日流空。林雕晚箨,莲舞疏红。烟轻丽服,雪莹修容。纤眉范月,高髻凌风。辑柔尔颜,何乐靡从?蝉响吟愁,槐凋落怨。四气穷哀,萃此秋宴。我心无忧,物莫能乱。弦乐清商,艳尔醉盼。情如何其,式歌且宴。寒生蕙幄,雪舞兰堂。珠笼暮卷,金炉夕香。丽尔渥丹,婉尔清扬。厌厌夜饮,予何尔忘?年去年来,殊欢逸赏。不足光阴,先怀怅怏。如何倏然,已为畴曩?呜呼哀哉!孰谓逝者,荏苒弥疏。我思姝子,永念犹初。爱而不见,我心毁如。寒暑斯疚,吾宁御诸?呜呼哀哉!万物无心,风烟若故。惟日惟月,以阴以雨。事则依然,人乎何所?悄悄房栊,孰堪其处?呜呼哀哉!佳名镇在,望月伤娥。双眸永隔,见镜无波。皇皇望绝,心如之何?暮树苍苍,哀摧无际。历历前欢,多多遗致。丝竹声悄,绮罗香杳。想淡乎忉怛,恍越乎悴憔。呜呼哀哉!岁云暮兮,无相见期。情瞀乱兮,谁将因依!维昔之时兮亦如此,维今之心兮不如斯。呜呼哀哉!神之不仁兮,敛怨为德;既取我子兮,又毁我室。镜重轮兮何年,兰袭香兮何日?呜呼哀哉!天漫漫兮愁云曀,空暧暧兮愁烟起。峨眉寂寞兮闭佳城,哀寝悲气兮竟徒尔。呜呼哀哉!日月有时兮,龟蓍既许,萧笳凄咽兮旗常是举。龙輀一驾兮无来辕,金屋千秋兮永无主。呜呼哀哉!木交枸兮风索索,鸟相鸣兮飞翼翼。吊孤影兮孰我哀,私自怜兮痛无极。呜呼哀哉!夜寤皆感兮,何响不哀?穷求弗获兮,此心隳摧。号无声兮何续,神永逝兮长乖。呜呼哀哉!杳杳香魂,茫茫天步,抆血抚榇,邀子何所?苟云路之可穷,冀传情于方士!呜呼哀哉!

挽辞即挽歌,哀悼死者的歌。据《全唐诗》注:“宣城公仲宣,后主子,小字瑞保,年四岁卒。母昭惠先病,哀苦增剧,遂至于殂。故后主挽辞,并其母子悼之。”由此可知,此诗是为悼念小儿瑞保与昭惠皇后二人而作,是一首合悼诗。瑞保与昭惠卒于宋太祖干德二年,即公元964年,由此可知此诗的写作时间。据《十国春秋》记载:“初,仲宣殁,后主恐重伤昭惠后心,常默坐饮泣,因为诗以写志,吟咏数四,左右为之泣下。”可知李后主为亡儿亡妻所作诗文甚多。此二首挽辞写失子之悲与丧妻之痛,将忧思无尽的苦情表达得穷哀至恸,令人倍感悲戚,堪称合悼诗和悼亡诗的典范。

后主自失了他的爱妻,这种痛苦,这种刺激,已深种在他底心灵深处,把他从温柔沉醉的大国,拖到悲哀凄惨的境域里来,于是他的词也从“烂嚼红茸”而转变为“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的凄惨调子,以后家破国亡,更给他许多词的材料。

周后生前能使后主做香艳的词,死后又影响后主做感伤悲切的词,这种功绩,是后人应该感谢她的。

【小周后】

小周后比娥皇小14岁,李煜与娥皇结婚时,小周后年仅5岁。随着时光的流逝,当年混沌未开的小女孩已出落成15岁的婀娜少女。小周后天生活泼,美丽可爱,深受李煜母后的喜爱,时常派人接她到宫中小住。小周后酷似初入宫时的娥皇,只是她比娥皇更年轻、更活泼。随着接触的增多,李煜对她的态度发生了变化。因后来也被封为皇后,人们便把她称作小周后。

载于《南唐书》:后主国后周氏,昭惠后妹也,昭惠卒,未几,后主居圣尊后丧,故中宫久虚,开宝元年,始议立后为继室,命太常博士陈致雍,考古今沿革,草具婚礼,又命学士徐铉,史官潘佑参定,文安郡公徐游评其异同,游多是佑议,遂施用之,逾月,游病疽,铉怼其不主已议,戏语人曰:周孔亦能为厉乎,后少以戚里,间入宫掖,圣尊后甚爱之,故立焉,被宠过于昭惠,时后主于群花间作亭,雕镂华丽,而极迫小,仅容二人,每与后酣饮其中,国亡,从后主北迁,封郑国夫人,太平兴国二年,后主殂,后悲哀不自胜,亦卒。

小周后(950年-约978年),方享年28岁,五代十国后期南唐国主李煜的继后,是大司徒周宗之次女,是大周后的妹妹。史书上并没有记载她的名字,(有一说,名周嘉敏或周薇,字女英),是闻名于天下的绝色美人,容貌美丽,棋艺精湛,爱好奢侈享乐。因娘家姓周而称为周后 有大小之分,大周后字娥皇,小周后名字不详,两姐妹都是钱塘美女。

在大周后生病时,小周后借探病之机与姐夫李煜偷情。著名的《菩萨蛮》描述的两人不伦通奸时的情景:“花明月暗飞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大周后被丈夫和妹妹的双重背叛刺激的病情迅速恶化,李煜负疚万分,朝夕相伴左右,但次子仲宣之死使大周后病入膏肓,最终去世,谥昭惠,下葬懿陵。悔恨交加的李煜为爱妻写下了多篇诗词,已知最长的一篇是感人肺腑的《衣昭惠周后诔》,并自称“鳏夫煜”。 四年后,周氏被立为皇后,称小周后。当时文官大臣在对李煜再次封后的贺书中对周氏与姐夫通奸气死姐姐之事加以讽刺,李煜保持沉默。小周后嫁给李煜的时候,南唐国势早是江河日下,李煜对国事更没有了兴趣。专心致志地酒醉金迷。虽然对小妻子仍然宠溺,但在感情上和生活情趣方面却已经无复当年大周后时的盛况。

金陵皇宫中的娇娥美女越来越多了。不过小周后对后宫严厉,宫中的美人没法得到相应的名份,若有心怀怨忿不能忍耐的,小周后甚至会施展辣手,或责或遣送出宫。连从幼年就入了南唐宫廷,大周后甚为欣赏的黄保仪,也靠着格外卑躬屈膝侍奉小周后才得以保全。

975年,李煜被俘后,在开封被封为违命侯,拜左千牛卫将军。小周后也得到了一个暗含耻辱性的封号郑国夫人。赵光义夺取皇位之后,还曾多次强奸小周后。据说从978年元宵至当年七夕,长达半年时间,孤苦伶仃的小周后多次被皇帝强暴。每次小周后回去,都是又哭又骂,李煜在痛苦郁闷中,写下《望江南》、《子夜歌》、《虞美人》等名曲。

周娥皇死后,她的妹妹小周氏便成了钟太后(称“至尊后”)认可的继后人选。只是由于这个小姑娘实在还太小,连礼服都撑不起来,钟太后不得不将她养在宫中,等待长成之日。没想到第二年钟太后也去世了,小周氏只得继续在宫中等待下去。

开宝元年(公元967),李煜终于服满了丧期,大臣们又开始讨论为李煜册立新后的事情。据说这时候还曾经出了一个插曲,宋太祖赵匡胤也派人前来拭探过,看李煜有没有娶赵宋宗室之女为妻的可能,得知继后人选早已养在宫中待年,这才断了打算。

开宝二年,南唐立国以来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举行了在位君主娶后的典礼。在经过了整整四年的等待之后,小周氏终于成为正式的国后,史称小周后。这一年她十九岁,正是她的姐姐当年嫁给李煜时的年纪。

李煜为小周后所作诗词

《菩萨蛮》:

蓬莱院闭天台女,画堂昼寝无人语。

抛枕翠云光,绣衣闻异香。

潜来珠锁动,恨觉银屏梦。

脸慢笑盈盈,相看无限情

《菩萨蛮》: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

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

奴为出来难,教郎恣意怜。

开宝元年(968),娥皇死后四年,才与李煜正式举行婚礼,(娥皇死后一年李煜的母后钟氏去世,李煜按照古礼要守孝三年)重新用皇家规格最高的仪仗迎娶小周后,婚礼举行的第二天,李煜大宴群臣。照惯例,赴宴的群臣自韩熙载以下,都要写诗贺喜。但是,极有意思的是,大家都知道自周娥皇死后,如今这位新国后就已经长住宫内了,钟太后和国丈府的宣传口号是“养于宫中待年”,实际上大家口耳相传,多情国主有两首“手提金缕鞋”之类闻名遐迩的艳词,就是为她所写的。昨天那场隆重的大婚礼,其实不过是做做过场,新娘子和新郎哥早就偷偷行了夫妻之实了,哪来的什么洞房花烛新婚燕尔可言。因此众人写出来的贺诗怪腔怪调,与其说是恭贺不如说是讽刺。对于群臣的态度,李煜倒也不动气,一笑了之,可谓尽显文人的豁达。他接着又接连数日举行庆贺仪式。

自此,失去周娥皇的李煜再也不管政事,抓紧余下的时间与小周后游览金陵美景,变成闲云野鹤,只是吟诗作对,与小周后继续过着才子佳人的生活。开宝二年,周薇终于成为正式的国后,史称小周后。其时南唐内外交困,久被国事折磨的李煜只有在小周后的柔情和妩媚下才感到自己的生活仍有乐趣可言,但这使他更不理国政,整日与小周后等女宠浪迹在一起。 就是这样一个多情国主,谁都知道他不可能威胁任何地方。但按宋太祖赵匡胤的说法是:“江南何罪,但天下一家,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所以,我也理解赵匡胤灭南唐。其实赵匡胤也非常欣赏后主的才气,喜欢这个人的仁厚和浪漫。他好几次劝降后主,均被拒绝。在周娥皇死后,他还曾经派人来和亲。南唐大臣均希望促成此事以保平安,后主也深知此事重要性。但如此风流才子岂肯舍佳人而献身社稷?他爱慕小周后至深,喜欢和她吟诗作对,花前月下,因而拒绝了和亲。

在小周后成为皇后以后,金陵皇宫中的娇娥美女越来越多了。不过小周后对后宫严厉,宫中的美人没法得到相应的名份,若有心怀怨忿不能忍耐的,小周后甚至会施展辣手,或责或遣送出宫。

尽管如此,李煜后期著名的嫔妃,见于野史传说的也有好几个。最有名的莫过于“窅娘”。据说这位美人儿为使舞姿翩跹得李煜欢心,把自己的脚给缠小了,开创了汉族女子裹小脚的陋习。还有一位就是后来成为宋太祖嫔妃的“小花蕊”了。还有一个叫庆奴的宫女,她大概就是由于小周后作梗而没能得到封号的宫人之一,因为南唐灭后,她辗转成了一员宋将的妾侍后,仍然托人带信问候李煜,而李煜的回信也绝非普通主仆之辞。但是在各种记载中身世最详尽的妃子则莫过于“保仪”黄氏,她是江夏人,其父黄守忠原是湖南马希萼的部将。父亲死于战事后,尚在幼年的小黄氏就入了南唐宫廷,后因貌美聪慧被封为“保仪”。黄保仪侍奉小周后极为恭谨,这才成为获得小周后认可的为数不多的正式嫔妃。

975年,也就是太祖开宝七年,北宋向南唐发动了全面进攻,赵终于派大将曹彬率军攻略南唐。由宣徽南院使曹彬率领的部队没有遇上什么强有力的抵抗就把金陵攻克了下来。李煜为了不使金陵成为涂炭战场,按照宋兵的要求,率领王公后妃、百官僚属在江边码头集结,登上宋船北上。数月后,李煜来到开封,朝觐赵匡胤,得到了一个带有极大侮辱性的封爵“违命侯”,还要违心叩头谢恩,高呼万岁。为了后唐百姓,他肉袒而出城投降,以换取百姓平安,这份勇气还是值得赞赏的,在最后时刻,李煜终于做了回有骨气的大男人。

相关诗词

《破阵子》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

凤阁龙楼连宵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巨虏,沈腰潘鬓消磨;

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唱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南唐李后主写罢降表,写下这首沉痛的破阵子,被押解北上汴京。祖上传下来的江山断送在自己手里,李煜理应愧对祖宗碑位痛哭流涕,愧对列祖列宗,愧对锦绣山河,愧对黎民百姓,而李后主却是垂泪对宫娥,可见其性情。赵匡胤对这样的后主也无可奈何,他对后主说:“你屡次违抗我命令,就封你为‘违命侯’吧!”。小周后被封为郑国夫人,又赐予他们汴梁城府邸,两人住在那里,倒也受尽优待,作了高级亡国奴。李后主被封为违命侯,过着长吁短叹的凄寂日子,好在尚有小周后相伴,总算增加了他活下去的信心与勇气,就当自己活在梦里罢,或者说是以往的荣华富贵都是黄槐一梦罢!

于是写下了《浪淘沙》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

罗衾不耐五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阑,无限江山! 别时容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就在这年冬天,宋太祖赵匡胤在“烛光斧影”中,在万岁殿不明不白地崩驾,他的弟弟赵匡义继位称帝为宋太宗,改元“太平兴国”。当年十一月,他废除掉李煜的爵位,由违命侯改封为陇西郡公。“违命侯”,改封“陇西郡公”。表面上看,似乎意味着李煜身份的提高,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他常常用言语侮辱李煜,使李煜感到十分难堪。尽管他面对太宗的羞辱还要强颜欢笑,而内心却感到无限的伤痛。

李煜在位时的宫女庆奴,在城破之时隐身民间,现在已做了宋廷镇将的妾侍;她不忘旧主,带了封信前来问候。李煜见了庆奴的信,愈觉哀感,便将心中的哀怨写在书信,其中有“此中日夕只以泪眼洗面”一句。太宗差来监视的人,暗中去报告太宗。太宗看了信,便勃然变色道:“朕对待李煜,总算仁至义尽了,他还说‘此中日夕只以泪眼洗面’,这明明是心怀怨望,才有此语。” 最使李煜痛苦的是,“江南剩得李花开,也被君王强折来”。小周后跟他降宋后虽然被封为郑国夫人,但李煜却连自己皇后也无力保护。

受尽欺凌

太平兴国三年的元宵佳节,各命妇循例应入宫恭贺。小周后也照例到宫内去庆贺。不料小周后自元宵入宫,过了数日,还不见回来,李煜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在家中恨声叹气。走来踱去,要想到宫门上去问,又因自己奉了禁止与外人交通并任意出入的严旨,不敢私自出外,只得眼巴巴地盼着小周后回来。一直至正月将尽,小周后才从宋宫中被放出来乘轿回归府邸。 李煜如获至宝,连忙将花容憔悴的小周后迎入房中,赔着笑脸,问她因何今日方才出宫?她却一声不响,只将身体倒在床上,掩面抽泣。李后主一见料定必有事故,但见小周后正在哭兴之上,不敢再追问,只怕更伤美人。待到夜间行将就寝,李煜悄声地向小周后细问情由。小周后终放声痛哭,大骂李煜之声远闻于墙外:“你当初只图快乐,不知求治,以致国亡家破,做了降虏,使我受此羞辱。你还要问什么?”李煜顿时什么都明白了,只得低头忍受,宛转避去,心虚得一言也不敢出口。这就是宋人王在《默记》中说的:“李国主小周后,随后主归朝,封郑国夫人,例随命妇入宫,每一入辄数日,而出必大泣,骂后主,声闻于外,后主多婉转避之”。

原来赵光义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他表面上优待李煜,其实早看上了生得花容月貌、美色冠绝天下的小周后。那日进宫,朝贺太宗及皇后,众命妇各散归。太宗却暗使太监假皇后口谕要小周后留下磋商女红,把她留在内宫。小周后信以为真,只满心欢喜在内宫候召。谁知当晚却等来急不可耐的宋太宗,逼着她先是陪宴侍酒后又要强拥她入账侍寝。小周后被骗留宫被逼侍酒本已违意,又怎肯给那个长得又黑又肥的宋太宗玷污了自己那只属于李煜的清白之躯,是故拼死相抗。怎奈女子力弱,又酒后手软;太宗又乃一介武夫,性情正起。毫无羞耻的太宗还生怕不易得手,竟喝命数名宫女代为强抓住小周后并去其衫裙,终公然在众宫女面前强幸了辱泪满面如梨花带雨的小周后。只怜了小周后一生两次分别被两朝皇帝骗诱入瓮后霸王硬上弓得手,第一次被骗不经意找到了真爱,第二次被骗却是她此生最大的噩梦和耻辱。

从元宵佳节进宫,至正月将尽,宋太宗方才恋恋不舍放小周后出来。一连半个多月中,那厮一直粘着小周后,行则并肩,寝则迭股。小周后夜夜受尽非人的折磨。宋太宗自逼幸了周氏,本极不愿放她回去,只是恐怕留在宫中,要被臣下议论,所以暂时忍耐,任凭周氏重归私第,以图再谋另策。已然知道一切后,李煜长叹一声,仰天流泪。优柔寡断的李煜除了逃避和忍耐之外再没有别的办法。他躲着不敢见妻子,待其心情平和后才抱紧她失声痛哭,同时一首又一首地填写思念故国的词曲,即是表达丧国之痛又寄托爱妻受侮辱之恨的词曲。这些充满亡国之痛的词赋传遍了江南,广为南唐故国百姓传唱,每唱一遍,对故国的思念和旧主的眷恋便加了一分:

《相见欢》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终于又到了七夕之夜,978年的乞巧节,这天恰好是李煜的四十二岁诞辰。大家为李煜拜寿,她们在庭院中张灯结彩,备置几案,摆上酒食瓜果。这天月色朦胧,大家的心突然感到无比茫然和凄凉。酒过三巡,沦落在异乡受人凌辱到几乎麻木的李煜勾起了对不堪回首诸多往事的苦思苦恋,李煜回忆在以前的歌舞欢饮,回忆在江南的时节,群臣祝贺,赐酒赐宴,歌舞欢饮。现在孤零零的夫妻二人,比似囚犯,只少了脚镣手铐,好生伤感,触动愁肠,一齐倾泻出来。

先填一阕忆江南的小令: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记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填完之后,胸中的悲愤,还未发泄尽净。他看着日渐老去的自己,想起自己曾经的帝王才子风花雪月的生活,想起曾经给予自己无限快乐的周娥皇,又想起自己成为亡国奴之后屈辱的生活,想到自己的国家,想到自己的的子民,想到因自己而受辱的小周后,想到自己的家山故国早已物是人非,巨大的失落感就使得他心力交瘁,无穷无尽的愁恨,就像泛着春潮的大江流水,在他的胸膛里翻滚激荡。闲居在赐第里面,连服侍的宫女,也只剩了两三个人;其余心爱的嫔妃,死的死,去的去,一个也不在眼前,便又触动愁肠,胸中的悲感,一齐倾泻出来,那些痛苦的,快乐的记忆汇到一起,决定再填一阕感旧词,终于用这首词道出了自己无限的心酸和一生的愁绪,由此也诞生了词史上最感人,成就也最高的千古绝唱——《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小周后忽从里面走出,向李煜说:“你又在这里愁思悲吟了,现在虽然背时失势,也须略略点缀,不可如此悲怨!况且隔墙有耳,你不过怀思感旧。外人听了,便疑是缺望怨恨了。从古至今,以诗词罹祸的,不知多少!你我处在荆天棘地之中,万再不可以笔墨招灾惹祸了。”李煜叹道:“国亡家破,触处生愁,除了悲歌长吟,教我怎样消遣呢?”小周后道:“你越说越不对了,时势如此,也只得得过且过,随遇而安,以度余生。从前的事情,劝你不必再去追念罢!今天小菜几样,薄酒一壶,且去痛饮三杯,借浇块垒。”不由分说,拖了李煜直入房内。李煜见桌上摆着几样肴馔,倒还精致,便举起杯来,一饮而尽道:“今日有酒今日醉,遑顾明朝是与非,我自来汴之后,将卿的歌喉也忘记了,今日偶然填了两阕词,卿何不按谱寻声歌唱一回呢?”小周后道:“我已许久不歌,喉涩得很,就是勉强歌来,也未必动听,还是畅饮几杯,不必歌罢。”李煜哪里肯依,亲自去拿了心爱的玉笛,对周氏道:“烧槽琵琶,已是失去,不可复得,待我奏笛相和罢。” 周氏本来不愿唱,因为李煜再三逼迫,推辞不得,便将《虞美人》一字一字依谱循声,低鬟敛袂,轻启朱唇唱起来。李煜乘着酒兴亲自吹着玉笛相和。虽然一吹一唱,并无别的乐器,相和迭奏倒也宛转抑扬,音韵凄楚,动人心肺。

哪知这笛韵歌声,早为太宗派来暗地监视的人,听得明白,飞奔至宫中,报告于太宗知道。 李煜这边又是牢骚又是情绪激昂的填词,消息传到了太宗赵光义的耳中,这首词终于令太宗忍无可忍,他暴跳如雷,勃然变色道:“他还不忘江南,若不将他除去,必为后患。”宋朝的皇帝怎么能容忍亡国之君在大宋京师怀念故国 ? 于是决定除掉李煜。他知道自己的弟弟赵廷美与李煜过从甚密,于是当晚他就派毫不知情的秦王赵廷美代表他前去祝寿,并赐一剂“牵机妙药”,供李煜和酒服后扶摇星汉,观赏织女牵机织布,以解胸中郁闷。毫不知情的秦王赵廷美将金杯斟酒送上,看李煜饮罢,谢过圣恩,方才回去复旨。那李煜饮了御酒,初时并不觉得怎样,还和小周后饮酒谈笑。不料到了夜间,毒发之时忽然肢体抽搐,忽从床上跃起,大叫了一声,手脚忽拳忽曲,头或俯或仰,面色改变身子头首相接作牵引织机动作数十次,好似牵机一般,不能停止。小周后吓得魂飞魄散,双手抱住了李煜,哭着问他何处难受。后主李煜口不能言,只把头俯仰不休,如此的样子又数十次,忽然复倒在床上,头依小周后的怀里,已是气息全无痛苦而亡了。能死在最爱人的怀里,李煜总算不失其浪漫才子本色,勉强算死得其所。

太宗佯装刚刚知道李煜亡故,下诏赠李煜为太师,追封为“吴王”,并废朝三日,遣中使护丧,赐祭赐葬,葬于洛阳邙山,恩礼极为隆重。一代词帝,终此耳耳。

李煜死于非命之后,凄美的小周后失魂落魄,悲不自胜。她整日不理云鬓,不思茶饭,以泪洗面。自此之后,太宗仍时时寻机要强召小周后入宫。小周后悲愤难禁,拒绝再入宫,终日守在丈夫灵位前。太宗虽无可奈何,还是贼心不死地不断派人来做说客,威逼利诱。小周后欲以死相抗,终得暂得免再遭逼幸。短短几个月后,小周后终因经不起悲苦哀愁与绝望惊惧的折磨,于当年自杀身亡,追随李煜而去,可见彼此相爱之深。一代佳人香消玉殒。

相关补充

小周后葬了李煜之后,依例自然不得不入宫谢恩。太宗便借机又强把周氏留在了宫里些日子,但终美妇新寡,不敢马上长留不放。且太宗认为李煜即去,小周后将最终是自己帐中人已成定局,任凭周氏出宫重归私第。(此句原在,上文李煜死于非命之后。。。。一代佳人香消玉殒之前)此句甚疑之。史料记载,李煜于十月,以王礼葬于北邙山.小周后亦卒于此年,于李煜同葬。那入宫谢恩便是在10月后,而李煜七月七日亡。时间不符合。如上文所说 李煜死于非命之后,小周后整日不理云鬓,不思茶饭,以泪洗面。自此之后,太宗仍时时寻机要强召小周后入宫。小周后悲愤难禁,拒绝再入宫,终日守在丈夫灵位前。这属实的话。那入宫谢恩之说便不存在了。极有可能小周后拒绝了入宫谢恩,从而自杀。这与小周后死亡的时间也差不多。

入宫谢恩,其实叫奉旨入宫谢恩,命妇未经传召不得入宫。恰有与之类似,宋人蔡绦笔记《铁围山丛谈》卷六说:“国朝降下西蜀,而花蕊夫人又随昶归中国。昶至且十日,则召花蕊夫人入宫中,而昶遂死。昌陵后亦惑之。太宗在晋邸时,数数谏昌陵,而未果去。一日兄弟相与猎苑中,花蕊夫人在侧,晋邸方调弓矢引满,政拟射走兽,忽回射花蕊夫人,一箭而死。从未有过入宫谢恩之说,是召。先有召后谢恩。如此便明了,李煜七月七日死后,太宗下诏厚葬之,诏书到李煜家中,同时暗召小周后入宫谢恩,小周后不从之,于当年自杀之。另一说是悲伤过度。

佳人已逝,史料仅有李煜卒,小周后亦卒于此年,于李煜同葬。就无需再侮辱了。

小周后爱绿色,所服的衣装,均为青碧,艳妆高髻,身服青碧色的衣服,群裾飘扬,逸韵风生,妃嫔宫女见小周后身穿青碧之裳,飘飘然有出尘之气质,便都效仿小周后,争穿碧色衣裳。宫女们又嫌外间所染的碧色不纯正,便亲自动手染绢帛。有一个宫女,染成了一匹绢,晒在苑内,夜间忘了收取,被露水所沾湿。第二天一看,颜色却分外鲜明。李煜与小周后见了,都觉得好。此后妃嫔宫女,都以露水染碧为衣,号为“天水碧”。后来民间又有传言说是日后宋太祖赵匡胤攻大南唐的预兆。因为赵匡胤是天水人,而“碧”字又谐音于“逼”字。

李煜与小周后寸步不离,视六宫粉黛如尘土。小周后不但相貌生得美丽,并且知书识字,素擅音律,较之已故的大周后尤为精妙。她好焚香,自出巧思制造焚香的器具。每天垂帘焚香,满殿氤氲的芬芳。小周后坐于其中,如在云雾里面,望去如神仙一般。但在安寝时,帐中不能焚香,恐怕失火,所以用鹅梨蒸沉香,置于帐中,香气散发出来,其味沁人肺腑,令人心醉。沉香遇热气,其香方始发出来,现在用鹅梨蒸过,置于帐中,沾着人的汗气,所生之香,便变成一股甜香。小周后取了一个名,叫“帐中香”。

李煜将茶油花子制成花饼,大小形状各异,令宫嫔淡妆素服,缕金于面,用花饼施于额上,名为“北苑妆”。妃嫔宫人,自李煜创了“北苑妆”以后,一个个去了浓装艳饰,都穿了缟衣素裳,鬓列金饰,额施花饼,行走起来,衣袂飘扬,远远望去,好似广寒仙子一般,别具风韵。

李煜与小周后日夕研究,将茶乳做片,制出各种香茗,烹煮起来,清芬扑鼻。李煜将外夷所出产的芳香食品,通统汇集起来,或烹为肴馔,或制成饼饵,或煎做羹汤,多至九十二种,皆是芬芳袭人,入口清香。李煜对于每种肴馔,亲自题名,刊入食谱。命御厨师将新制食品配合齐全,备下盛筵,召宗室大臣入宫赴筵,名叫“内香筵”。李煜在夜间不点蜡烛,宫殿都悬挂着夜明珠,到了晚上,夜明珠放出的光如同白昼。

小周后虽然悲惨地离开了人世,但她却为后世文人墨客留下了一个吟咏爱情题材的美好形象。直到清代,还有人在作画吟诗,赞美她与李煜的那段浪漫往事。 而最美的歌,便是那绝望的歌。那首用词帝之生命所铸就的《虞美人》,读起琅琅上口,全无任何人工雕琢之痕迹,正所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朴素的却又近乎麻木的叹述中却包含着李煜无限的哀愁和无奈,李煜那看似归于平淡的心境中又蕴藏着如此火热般的眷恋与绝望,真是道是无情却有情,词中虽只有一个愁字,却能让我们感受到李煜那让人窒息的对一生经历的哀叹!在此词传遍大江南北,引起无数词人的共鸣,终成千古绝唱,永世流传。

南唐大、小周后

南唐大、小周后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5027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