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在某个ICU夜班,来了一个重病人

本文作者: 1个月前 (08-20)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在某个ICU夜班,来了一个重病人

重症监护病房,也就是ICU。这里的夜班时间和其他科室一样,是从下午6点到早上8点。14个小时,算起来半天多,其实过得很快。尤其在收新病人的时候,就更快了。

那一天便是更快了的夜班。消化道出血,急性肠梗阻,重症胰腺炎,全麻剖宫产,一一的来。处理完毕,各床病情都还算稳定,明天再分组治疗。褚老师巡了一圈,回来后对我们说道,该来的都来了,你们去休息吧。值班室放着四张上下铺床,我,急诊兄弟和肾内兄弟,都躺下了。

躺下后,我习惯地瞄了眼手机顶部,中国移动,4g满格,闹铃,电量87%,凌晨3点11分。没有来电或短信,也没有qq或微信消息。我闭上了眼睛,很快睡着。

迷迷糊糊中,我接到褚老师电话,他在那头说道,兄弟,喊他们都起了,有个重病人要来。我一边开灯,一边看手机,7点。这个时间一般很少收病人,各个科室都在准备交班。

我们赶紧来到外面。到护士站才发现,总住院,二线后叫,主任,全都来了。主任坐在一台电脑前死死盯着屏幕,其他人围着他。褚老师看到我们,便走过来,指着急诊兄弟说,病人来了,你去签字和交待病情,往死里交待,我会出来帮你一起说。然后对肾内兄弟说,你写记录,先按照神外的写,后面我补充。最后跟我说,你和我一起穿刺。

很快,新病人来了。我拿了穿刺用品赶紧到房间里,病人已经抬到床上去了,几个护士拉起帘子,一边剪去他的衣物,一边接监护仪和呼吸机。他的头上缠着纱布,纱布不算厚,但头颅看上去异常的大,露出的五官也因为肿胀全部挤作一团。气管导管固定器被换成了牙垫,口腔里才塞上的纱布不一会儿就变成了紫黑色。鼻腔除了渗血,另外还有粘稠的白红色物体不时地往外冒。双眼紧闭,但眼球极度水肿,看上去随时会把那层乌碌碌的眼皮撑破。

耳朵大部分被裹在纱布下,只见两道细细的血线分别从左右耳廓流下来。头以下的躯体没有受伤,但完全失去了活力,胸腹只随着机械通气起伏,四肢冰冷,甲床一片惨白。

我还在缝中心导管的时候,褚老师已经把股静脉收拾完了。褚老师对我说,我去交待病情,你再穿一个足背动脉。但足背动脉很弱,几乎摸不到搏动。我看了看监护仪,身后响起总住院的声音,他问道,现在去甲走的多少?

护士回答说,去甲20,多巴胺也20。

总住院说,先推2ml去甲,中心接组肾上腺,从10开始走,再去催血库。

搏动明显了些,我抓紧操作后便退了下来。这时主任领着神外医生进来了。神外总住院走近床位,戴了无菌手套翻开病人眼皮,拿着一柄小灯探了探他的眼睛,然后转身退回,什么也没有说,只对神外主任摇了摇头。

主任立马说,把他家属带进来。

8点整,大家简单交了班,各治疗组也开始查房。只有主任和神外主任仍在护士站,指着电脑跟家属交待病情。家属是一名中年男人,两个主任每讲完一段话,他就要把眼镜摘下来,一只手抹眼泪,另一只手抵住额头。

各组续查完了房,都来看这个病人。有的在在看电子病历,也有的直接去了床旁。他的生命体征暂时稳住了,但头颅肿胀还在继续。过了一会儿,几个男女扶着一个留着卷发神色茫然的中年女人从门口进来了。不等走进里面,在隔着玻璃的过道上,中年女人只看到病人一眼,就向后栽了过去。那几个男女赶紧把她扶住,搀了出去,过道上又只剩下不住抹泪的中年男人。

我写完最后一道病程,就离开了。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科里对这个病人进行了细致的讨论。凌晨的高速公路车祸,除了他,系了安全带的其他三人都是轻伤。目前手术风险极高,还是以保守治疗为主。虽然病情极其危重,但哪怕是丝丝希望也要抓住。

来探望的人接连不断,有时单独一个人,有时几个人,有时几个人簇拥着一个人,有时主任会亲自陪同,讲病情进展,讲治疗手段,也讲远期预想。医院的科室纷纷来会诊,院外专家来指导治疗,也开了几次远程视频会议。门口的走廊上人群熙攘,各类营养品和花篮没有断过,也从来没有送进去过。

就这样持续了十来天,除了外出做CT的时候,病人依旧躺在床上,肿胀稍稍消退了,走廊上慢慢清减了,各种人也渐渐少了。有时夜深人静了,中年女人会独自进来,隔着玻璃默默地看着他。后来某天夜里,又有三五个从没见过的医生来了,他们拉起两边帘子,用一根很细的针对他的睾丸做穿刺。这次中年女人没有出现,是中年男人在默默看着他了。

我转科的前一天,正好是白班。那天白班很平静,病床是满的,没有病人转科或者出院,下午6点,夜班也准时到了,上级便开始交待危重病人,最后说,那个病人还是老样子,维持着就行。

后来我就去了别的科室,再次回到ICU也是来补资料了。褚老师还是那么忙,我坐在会议室等他。会议室已是焕然一新了,新的桌椅,新的讲台,新的投影仪,甚至还有新的饮水机。最吸引我的还是那块挂在墙上的显示器,很大很亮,实时切换显示着各床的简要信息和生命体征。

我盯着显示屏,看完了一个轮回,各床也都平稳,只是那些名字已经全是我不认识的了。

在某个ICU夜班,来了一个重病人

在某个ICU夜班,来了一个重病人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913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