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终极想要却又得不到的菲利普·杜佛

本文作者: 3周前 (10-09)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终极想要却又得不到的菲利普·杜佛

如果你拥有爱彼/江诗/百达,那么:你是真的有钱,如果你拥有杜佛,豪无疑问,你已是社会的上流顶层!

数年前知道菲利浦·杜佛大名的人还不是很多,如今但凡自称为表迷的恐怕都对他顶礼膜拜。他的手表代表了一个人对于完美的绝对意志,机芯、表盘、表壳甚至每一个螺丝和凹槽都必须是他用一双手亲自打磨的。直到现在,他的所有制表工作仅有一位助手参与协助。他就是Philippe Dufour菲利普·杜福尔,真正的表神,纯手工制作独立制表大师杜佛到底有什么气魄,能够让他得到众多收藏家、制表师的敬重和拥护?他制作的腕表有什么魅力,能够吸引表迷愿意花费比百达翡丽还高的费用和好几年的等待时间去追随?

Philippe Dufour(菲利普·杜佛),1948年出生在瑞士钟表制造摇篮和中心的Valle de Joux(大名鼎鼎的汝拉山谷)的一个工薪家庭里,脑筋很快、双手灵活的他被推荐去当一名制表师。虽然算不上是自己选择的职业,但与手表的不解之缘由此开始。在十五岁时进到位于Sentier的工艺学校学习制表,并在1967年成为制表师(Master Watchmaker)。

随后受聘于Jaeger-LeCoultre(积家) 工作,并在这段期间内向制表大师Gabriel Locatelli 习得了广博而深奥的制表技术。

后来他远赴加勒比海工作,在1974 才回到瑞士,又先后任职于Genta杰罗尊达和AudemarsPiguet(爱彼)在制表大师Gerald Genta的指导下工作并直接参与了皇家橡树的开发杜佛一直觉得表厂里的制式工作不适合他的心性和理想,终于在1978 年离开固定的工作,回到他位于Le Sentier 的家中独力开设工作室,以修复具历史价值的珍贵古董怀表维生。他借此维持家庭的生计,同时增进了自己对古典制表工艺的鉴赏能力和视野,并娴熟了诸家制表大师技艺的精华他既是瑞士汝拉山谷的制表大军中的一员,也是传奇Simplicity的缔造者,更是全球钟表收藏家心中的超级明星。常年烟斗吐云雾,古董机器熟悉的运作,以及细心的手工打磨,组成这位大师的生活日常杜佛的工作室位于Le Solliat乡村学校,附近有很多大名鼎鼎的制造商,他们围绕着汝拉山谷,宛如星光点点,充满活力地为瑞士钟表制造业发光发亮.独自一人设计表壳和面盘,手工制作近四百个零件组成的机芯,菲利普·杜福尔完成了众多制表大师一生未必能达到的成就,也让自己的制表生涯正式起飞。

杜佛推出品牌至今,只做了三款腕表:Grande Sonnerie、Duality及Simplicity,每一款都非同寻常1989年,他决心制作属于自己的腕表,并在1992年瑞士巴塞尔表展上推出了前无古人的大小自鸣三问腕表Philippe Dufour Grand Sonnerie,一举震惊表坛引来了世人的关注。

除了将先前的三问音乐怀表机芯技术完全浓缩、汇聚精华到体积更小的腕表之中外,菲利普·杜佛还做了外壳和性能上的改良为了完美表现精致机芯的美感,Grand Sonnerie采用双面镂空设计,而正面添附了猎表式表壳设计的可掀式表盖,扳开后可以显露出置放在六点钟位置的问表拨杆。

Duality于1996年推出,铂金表壳,表径只有34毫米,是世界上第一只配备双擒纵装置的腕表,双擒纵可以实现堪比陀飞轮那般精准的简单时计功能。

Duality 00在10年前的价格是15万美元,如今涨了将近8倍,拍卖会现场成交价超过700万人民币。

而Simplicity是一款结构最简单的小三针腕表,甚至连日历都没有,就只有时分秒显示。

尽管功能简单,但没有人敢否认,Simplicity是载入钟表史册的经典之作。它对于业界的影响深远,不但从此为所有高级腕表的打磨提供了一个无法避及的参照,同时以极端的方式验证了朴素的价值观,即现代机械表的根本价值,在于制表师为之注入的生命和灵魂,在于工业化生产所做不到的那些极其微小的手工细节,而制表师在打造这些细节上投入与展现的功夫,才是腕表价格最坚实的基础。

由此,菲利普·杜佛的腕表吸引了无数爱慕者,成为制表师和收藏家朝圣的对象,买表的请求从不间断,甚至有些买家愿意为它等待6年的时间。

Simplicity到底有多美?

有这样一句玩笑话:当你拿30倍的放大镜看Simplicity的机芯,你看到的将会是自己的倒影,可见打磨绝对当世顶级,很多细节并不提高腕表的准确性,比如手工打磨倒角,让它圆润柔和,或者把边棱磨得锋利如刀。,在机芯的打磨和倒角处理上面,Philippe Dufour已经做到了“之最”。不知道是不是Philippe Dufour为了炫技,机芯夹板上设计有几个圆弧和小尖角,而在这些细节上面的打磨在此之前没有任何现代品牌能达到倒角处理:有弧面倒角且抛光,并有内尖角和外尖角(最高级)。镙帽与红宝周围做倒角抛光。手工打磨的日内瓦纹,非常细日内瓦纹腻。黄色齿轮表面做环形打磨修饰

外桩避震:双螺丝锁紧装置(最高级)、KIF 避震

微调结构:无卡度上绕游丝,摆轮内砝码微调(最高级),摆轮外圈配有十颗圆形螺丝调整摆轮的平衡

如今,老爷子已经对外宣称不再接受定制,“买不到系列”变成了“更买不到系列”,想买的朋友,必须时刻留意着拍卖场信息,并准备好几百万(至少)。

在2015年曾经有这样一篇报导——《Why Philippe Dufour Is Disappointed With Today’s Watchmakers》,为什么菲利普·杜夫会对如今的制表师感到失望?

文中菲利普·杜佛说:“现在的制表师都很懒惰,不想努力工作,很少有人经过刻苦的训练,所以他们技术不过关。我并不欣赏他们的做法,他们太随便了,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如果你随意走进一家瑞士的制表厂,你问问工人们‘你还有多久退休’,很少有人对这个问题嗤之以鼻,大多数人都会准确到天数的回答给你,这表明了什么?表明了他们都等着退休呢。”他也对许多钟表大品牌也不满意,他认为现在腕表的产量有点多了,现在经营的不再是制表师或工程师了,谁有钱谁就可以统治这个行业正因为拥有着一份始终包含着探索制表艺术奥妙的热情和严格的自我约束,菲利普·杜夫成为了腕表世界最重要的人物之一。真正的制表大师,他当之无愧(上图为杜佛与他的助手徒弟)

终极想要却又得不到的菲利普·杜佛

终极想要却又得不到的菲利普·杜佛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5653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