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抖音之罪:中国互联网巨头的“低级趣味”生意经

本文作者: 2个月前 (08-10)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抖音之罪:中国互联网巨头的“低级趣味”生意经

1

特朗普要禁抖音国际版Tik Tok,或强制它出售给微软,这是近些日子的全球热门要闻之一。特朗普说TikTok侵犯、收集美国用户隐私和个人数据,这就是美国眼中的“抖音之罪”。

对于特朗普指控的抖音之“罪”,我们普通人不了解,无法在技术层面代答有或没有;但我们基本不会相信。原因很简单,特朗普是国际头号商业大榴芒,他说的话没人信。

而本文写“抖音之罪”,跟Tik Tok在美国的遭遇没有多大关系。准确地说,此文跟抖音唯一的实名关联是标题党效应(羞愧ing)。此文要说的,是一些特定的、公众心中有数的、此处不具名的互联网巨头们。

特别声明:此段落之后有一条分割线,分割线以下开车内容与实名抖音无关。毕竟这年头谁都有抖音账号,明着打自己的耳光就算了,暗地里怎么打都行。

——————————————————————————————————

长久以来,一直隐隐地觉得,中国本土的某些互联网企业,尤其是以社交媒体为基础的互联网平台,总有些地方让人感到膈应、如鲠在喉,一时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直到昨天在网上刷到2018年俞敏洪在公开演讲时说的一番话:“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公司,做的都是国内的生意,而且利用的都是人们的低级趣味。”一下就引燃了笔者心中的各种困惑:没错,“低级趣味”,就是很多互联网企业的生意经。

不知道有多少人注意或反思过这样一种现象:凡是刷逗乐音、筷子手等短视频APP者,除非主动搜索观看他们感兴趣的垂直内容,并促使平台形成算法机制推荐记忆,否则,人们看到的内容十多八九都是搞笑一类的短视频,几乎个个都是10万+的点赞量,而且你永远刷不完。

这就产生了几个极具“堕落性”的问题。

相信很多人都有过这种体验,只要刷短视频,以搞笑为导向的内容总是海量涌来,让人欲罢不能,一天下来刷上几个小时乃是家常便饭,好不容易停下刷短视频,残留在心头的感觉只剩空虚、疲惫、迷茫,堕落感丛生。而一旦空闲下来,又会鬼使神差地去刷。

搞笑、幽默是不是好东西?归根结底应该算是好东西,甚至可以上升到艺术的高度,人们确实需要开怀一笑,不然赵本山缘何成为一代艺术宗师?但当这种“艺术”产品呈海量、宇宙量诱推到全民眼前时,它其实就已经变质了。尤其是随着各种搞笑套路被使了个遍,短视频作者的搞笑创意越来越秀下限,直到百无禁忌、没有底线。

我们不担心被低俗搞笑视频教坏人心,因为人性没那么脆弱或傻呆。但我们有千万个理由担忧,全民之中有多少人沉迷于此,而且比例急剧走高。从这个角度看,严格说来,这就是精神毒品啊,我们从中几乎提炼不出任何积极要素,它们只会让人心越来越颓废、无力。

另外,短视频平台的算法推荐机制决定了,受众在被动中刷内容时,十多八九刷到的都是搞笑,受众越沉迷、点赞量越高,反过来这又促使更多百万级搞笑视频,被算法推荐到受众眼前。久而久之,让多少本只是受众者,误以为投身搞笑短视频制作,就能轻松成为网红,以致他们纷纷转换身份,也投入到搞笑创作大军中去。

看看吧,现在世面上有多少专做搞笑短视频的从业人员?不,他们甚至不能一概被统称为“从业人员”,因为其中有很多人,并不能将自己创作的短视频转换成流量收入,未来也希望渺茫,但他们心中常有一种误信:坚持搞笑下去,必能成网红,收入百万不是梦。这都是短视频平台的算法机制带给他们的错觉。

当一个社会的普罗大众都臆想成为“喜剧艺术家”的时候,那么诞生的“喜剧”一定不会成为艺术,它甚至不是幽默,而是一种集体审丑的美学素质滑坡。这无疑符合俞敏洪所说的“低级趣味”。

东北二人转这种艺术形式,自有它存在的理由和土壤,也注定需要有人去吃这碗饭。但如果一个互联网平台,千方百计诱导全民去搞“二人转艺术”,推荐算法机制充分迎合人性中低俗的那一面需求,而对于需要引导、鼓励甚至扶持的潜在精神高雅需求则视而不见、甚至对相关内容予以算法惩罚,那么,这样的平台是有道德之罪的。

2

互联网平台的“低级趣味”生意经,并不限于短视频。图文内容、购物、游戏、社交……几乎每一个领域,“低级趣味”导向都在攻城略地,所向披靡。

曾几何时,香港有一些以制造低俗眼球为卖点的无良狗仔报刊,他们在如日中天之时,睥睨一切质疑,习惯这么狡辩:“迎合读者。”现在再看,这些媒体基本归入耻辱的历史堆中去了。

曾经“有幸”聆听过某互联网巨头的一位“大咖”私授的内容创作指导课,他讲授的内容这里就不细说了,反正通篇都是当年无良狗仔港报那一套理论。这也没什么,为了流量,新闻人失去传统新闻价值坚守也是普遍现象,可以理解。

问题是,此“大咖”是站在一种灵魂信仰的高度来阐述这种主张的,睥睨一切的眼神和语气,还有谜一样的“低级趣味”骄傲情绪和傲慢腔调,意思是说,凡是不按他讲述的套路来制造内容者,都是无可救药的落后分子。

那一刻,聆听者真的会相信,传统的价值、旧时的守则、过去的知识经验,已经毫无存在意义可言,在新型互联网时代下,只配被扫入垃圾堆。那种腔调,令人沮丧,却又被其深深震慑,因为人家举的例子也确有说服力:某某作家、某某大师,都是以前得到公认的文化大牛,但那又怎么样?他们现在写的东西,在网络平台根本没人看。

确实,早在各种互联网自媒体诞生之初,先行投身于此者,因为积累了一批原始粉丝,他们尚且可以凭借严肃内容高举高打。但凡后来进入者,唯有剑走偏锋(搞笑、娱乐类)路线,才有可能博得关注,因为互联网算法机制的价值导向并不鼓励严肃内容。对于后者,他们拿走你的麦克风,让你在空旷的原野独自呐喊。

是的,时至今日,依然难以找到具体有效的战术理由去辩驳前述“大咖”的观点。但我们只疑惑一点:既然你们这些互联网大咖精英,已经足够有影响力引导世人拥抱更高维度的价值观了,为什么不去做这种事,反而要降低自己的姿态去迎合“低级趣味”,而且主张越低越好?对于不认同你们的“低级趣味”格调者,反而对他们极尽讥讽之能事呢?

按照上述互联网巨头企业内部普遍存在的价值准则,他们设计出来的各种算法推荐机制,以迎合“低级趣味”为流量扶持金标准,那么,整个互联网生态无疑会形成漫无边际的“劣币驱逐良币”之氛围。长此以往,我们的社会文化将全面滑向“劣币化”水准。这一点就不展开说了,素材案例足够写两本书。

近年来世人在对互联网文化进行反思过程中,有一种诡辩的声音最能蛊惑人心:“迎合市场,逐利是最高尚的商业原则。”说得跟真的似的。如果上述商业逻辑可以目空一切,那么试问,如果贩毒不犯法,企业家是不是可以毫无道德负担地去贩毒?

而且有一点需要说明,很多贩卖“低级趣味”的互联网企业,他们根本不是在“迎合市场”,因为他们的生意模式,是他们通过“技术创新”、“商业创意”创造出来的;他们唯一迎合的,只有一样东西,即人性中不可避免的、共同都有的“低级趣味”。

老实说,这些“低级趣味”本不是罪,挺人性化的,但互联网平台迎合、促进、放大、释放、传播这种“低级趣味”,则毫无疑义就是原罪了。譬如,世人都对性事感兴趣,这是与生俱来的本能。但如果一个平台呈现、放大、诱导世人“消费”这种兴趣、本能,不是低级趣味是什么?

3

诚然,企业的天性和使命是逐利,互联网企业亦该如此。但什么钱该赚,什么钱不该赚,作为企业,甚至是个体,应当有着自我约束的道德标准。从电子游戏到消遣性的陌生社交,再到低俗搞笑自媒体,哪一样有着其码的“上进”格调?除了造成玩家身心疲惫、精神颓废、逃避现实之外,难有正面价值,遑论激发人性光辉。

猫有猫道、鼠有鼠道,各种街头小贩都有着自己的生存智慧,这个没有问题。问题是,哪一个贩卖“低级趣味”的互联网巨头不是价值几百亿、上千亿美金?它们早就过了忽视原罪、力求生存的阶段,俨然是当今世界上最具资本力量的那一批商业寡头了,还要将原罪进行到底吗?

这个世界从蒸汽革命开始,到电气革命,再到如今的智能Ai革命,每一次技术发明或创新,向来以驱动生活进步为社会效应,蒸汽机、电灯、电话、汽车、飞机,都带给了人们正面的生活进步,相关的企业也获得了巨额的世界级的利润。这才是企业追逐利润该有的样子。

看看如今代表中国“高科技”的互联网公司们。固然,代码也是新时代伟大的应用技术,但写代码毕竟不是底层科技(发明代码才是)。仅仅依靠写代码搭建平台,就能缔造一个个千亿美元级别以上的互联网寡头,究其“成功”的根源,那是时代的福利,并不是多么了不得的“高科技”。

是的,互联网应用也是一场史无前例的人类进步革命,其间成功的企业同样值得尊敬。但作为互联网巨头,至少应致力于为社会创造正面价值,而不是一味无底线地贩卖“低级趣味”,全力拉低世人的价值观。

个别互联网企业家和大咖,世人承认你们是现实的赢家,你们随便站出来说几句话都能动摇股价呈百亿美元升降之势;只要你们想,都能用钱砸死很多人。但是,企业终究是要创造社会正面价值的。千万不要贪做现实的赢家,最终以历史宵小的形象载入史册。

一个人身形高大但灵魂猥琐,其本质依然是侏儒;拥有高尚的情怀,为改善人类物质和精神生活水准而努力,这样的人不管身型高大或矮小,都是历史的伟人。企业亦如此。

努力引导世人拥有更高纬度的价值观,这是互联网寡头们应有的历史责任,因为唯有他们拥有这种“号令天下”的资源潜力,他们理应发挥时代巨人的榜样。

或许有人会说:“围绕搞笑短视频,如此上纲上线,还扯到价值观。至于嘛?”容在下辩解一下:还真不是围绕逗乐某音。本文针对的是整个符合“低级趣味”标准的互联网生态。

为了聚焦视线,还是以俞敏洪语录作为结尾吧:“几乎所有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做的都是国内的生意,而且利用的都是人们的低级趣味。”

抖音之罪:中国互联网巨头的“低级趣味”生意经

抖音之罪:中国互联网巨头的“低级趣味”生意经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935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