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时事新闻 > 正文

织里童模,百万年薪换童年

本文作者: 2个月前 (08-10)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织里童模,百万年薪换童年

“嘴巴嘟嘟,笑一个,转个圈圈,回头,比个心……”妞妞妈一边用手机拍摄,一边不停地指挥妞妞配合。妞妞动作娴熟,摆出各种可爱的姿势。但时间一长,妞妞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快,马上就结束了。妞妞,听见了没有?”妞妞妈提高了音量。2019年5月8日,浙江湖州织里附近某小区里,妞妞妈正在给妞妞录视频。“六一”临近,妞妞妈时不时将孩子可爱的一面发给客户,争取订单。“要是在以前,哪有空闲时间啊,整天赶基地拍摄都来不及。” 妞妞妈说的以前是4月9日前,那晚,“童模妞妞被踹”视频上了热搜,妞妞妈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2019年4月10日,为了向网友澄清事实,妞妞妈妈在家中接受记者采访。4月9日晚上,妞妞妈在杭州一家拍摄基地外,伸出右脚,踢了一下妞妞。这段“童模遭踹”的视频随即在网上发酵。网上骂声一片,让她根本无力回应。妞妞妈几乎崩溃,不敢刷手机。她说真实情况根本不是视频中看起来的那样,当时自己急了,只是想吓唬一下,力度很小。但网友根本不听她的解释,“解释一次,反而遭骂一次,什么难听的都有”。

2019年4月10日,妞妞妈在家。当天,妞妞妈在微博上发布道歉声明,声明写到“儿女皆为父母心头肉,疼爱有佳(加),决无所谓的虐童之意!”这封道歉声明未能平息众怒,评论共计有12.1万条留言,几乎全都是批评和质疑。

4月10日,“童模妞妞被踹”上热搜第二天,妞妞在家中。网上对妞妞妈妈一片讨伐,网友上传更多妞妞妈“教训”孩子的视频。此时,在这场风暴的正中心,3岁的妞妞对这场风暴一无所知,她也无法理解妈妈的崩溃和焦灼。这天,妞妞在网店的照片被下架,拍摄订单临时取消,有些摄影基地甚至明确表示不再欢迎妞妞前去拍摄。对妞妞而言,不用出去拍摄了,这是难得的可以在家玩玩具、看动画片的时间。

“这么多家长和我一样在拍摄,也都凶过孩子,但为什么是我。不就是自己性子直,外表给人感觉强势吗?” 妞妞妈妈说,自己在家里排老大,性格中的强势自小养成,小时候,要是弟妹受人欺负,妞妞妈都会找到人家里去。大专毕业后,她离开家乡,独自来江苏闯荡。她卖过女装、在工厂做过出纳,在设计公司工作过。19岁那年,她在朋友的聚会上认识了丈夫。“不娇气,能吃苦”,这是丈夫对她的评价。夫妻俩靠着努力和打拼,辛苦赚钱,结婚的时候自己买了车、买了房,“我老公有工作,网上说我们靠妞妞养家,怎么可能?”

没了订单,妞妞妈在织里无事可做,准备带着妞妞回老家。家里人也都劝她,大不了退出童模圈,不再拍了,家人的劝说让妞妞妈难以接受。

回到“童模被踹”事件爆发之前,这是2018年11月4日,妞妞妈妈和妞妞在租住的公寓,妞妞在房间里玩。妞妞妈有两个孩子,生养孩子的那几年,妞妞妈将自己全部的生活和时间都给了孩子,但她并不甘于仅做一个家庭主妇。生了妞妞以后,她想再找工作,直到有一天,误打误撞进了童模圈,妞妞妈妈觉得找到了自己和三岁女儿共同的“事业”。

2018年11月16日,妞妞坐车赶往一个个拍摄基地。和很多家长一样,妞妞妈妈喜欢给孩子拍照,她给女儿买了不少衣服,从不同角度拍。店家很快注意到妞妞,把妞妞妈妈拉进买家秀群。妞妞妈给女儿拍照的时间越来越长,一个表情从不同的角度拍七八张,再选出表情最自然的,加滤镜,然后上传。2018年的“六一”儿童节前,一个拍摄基地的老板邀请妞妞妈带妞妞到织里玩。当天,3岁的妞妞在织里接到了人生的第一个单:以60元一件的价格,两天拍了40件衣服,挣了2000多元。

2018年11月16日,妈妈正在给妞妞卷发,每次拍摄都是妞妞妈为妞妞化妆。妞妞身高90公分,“这个身高段在织里童模圈是最抢手的”。随着单子增多,妞妞妈妈干脆带着妞妞在织里租房常住下来拍摄。

2018年11月16日,妞妞正在进行直播。和许多童模妈妈一样,妞妞妈妈开始成了妞妞的经纪人,在各个童模圈发“模卡”(模特卡简称,由模特的基本资料和照片组成),联络厂商,妞妞很快在当地红了起来。在织里,童模们按衣服件数结算工资,妞妞的身价涨到了150元一件,依然订单不断,她拍过的不少衣服都卖出了爆款。“连着四天差不多(总共)400件,尤其今天119件再次破纪录”,妞妞妈在朋友圈写到,但她说这是极少数,这么拍,大人小孩都吃不消。

2018年11月16日,妞妞正在一家摄影棚里拍摄。妞妞妈妈认为:“孩子要是不拍摄,就整天看动画片、玩手机,那还不如拍照。你们不要总是问孩子喜不喜欢拍摄,拍照多累啊,谁喜欢啊,我也不喜欢。”

2018年11月16日,妞妞妈在一家摄影基地拍摄给妞妞换衣服,准备继续拍摄。在妞妞妈妈看来,用对了童模,对衣服的销量绝对有帮助,而妞妞就是“对的童模”。童模,已是互联网童装产业链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妞妞妈妈知道,照这么拍下去,一年赚个上百万元不是问题。

2018年11月16日,拍摄中,妞妞开始不耐烦起来。在拍摄现场,摄影师、化妆师、厂家和孩子家长的工作都围着孩子展开,孩子不配合,家长们没有时间跟孩子慢慢讲道理——这意味着相关工作人员和场地成本增加的同时,其它订单的拍摄也受影响。童模圈子小,哪些孩子配合度不高,圈里的很快都知道了,订单就会越来越少。一端是当天结账的巨大收益,另一端是可预见的长期损失,孩子的配合需要家长配合:家长们扮着“红脸”和“白脸”让孩子卡在模特的身份中。

2018年11月16日,一场拍摄结束,妞妞妈妈带着妞妞匆忙赶往下一场。拍摄的时候,妞妞妈随身拖着行李箱,行李箱里装满了从网上买的各种几十块钱的配饰,各种颜色和材质的帽子……除了这些投入,进入童模行业以后的孩子,几乎不再需要其他成本。如果说有成本,就是自家孩子的时间和童年。一方面,童模的工作时间是有年限的,等孩子长到160后就接不到什么单了,另一方面,童模每一天的工作时间没有相关规定。在竞争激烈的童模行业中,拍摄少的家长需要多开发客户,拍摄多的家长需要维护客户。巨大的收益让妞妞妈妈几乎停不下来。“这一行就是这样,钱来得太快,就像上瘾了一样,人是有些迷失了。”妞妞妈妈承认,4月那段时间,拍摄中自己的情绪常常失控,“从早拍到晚,根本没有休息,人累坏了”。

2019年5月8日,妞妞妈和妞妞已经从老家回到织里。 妞妞妈妈一边聊天,一边不时地查看着手机。她需要时刻留意各种通告,生怕遗漏了一条信息。本来年后,妞妞妈妈换租了一间更大的房子,她准备将父母接到织里帮忙,但“妞妞事件”爆出,计划随之完全被打乱。母女俩的离开对整个童模产业没有太大影响,她们的订单很快被分给其他童模。“你拍不了,总有人拍的”,妞妞妈妈说。4月下旬,在老家待了半个月后,妞妞妈妈再次返回织里,她不甘心辛辛苦苦换来的“事业”一下子毁了。“我们妞妞有市场,有做童模的天姿,为何要放弃?” 刚回织里的时候,之前妞妞经常去的两个拍摄基地拒绝她入场,妞妞妈妈很气愤,“我犯什么法了吗,为什么这样对我?”几家老客户还愿意请妞妞拍,妞妞开始零星接一些单。“在这个圈子就是这样,能接到订单是王道。”

2019年5月8日,妞妞的箱子里塞满了各种配饰。相比以前,现在妞妞的订单少了很多。但妞妞妈妈并没有自降身价,拍摄费用仍旧维持在150元一件,一天最多拍几十件。“以前确实拍得太多了,都是老客户,不太好意思回绝。”妞妞妈妈承认,出事前那一个月,她带着妞妞每天辗转各个拍摄基地,忙得拍完就走人,她甚至顾不上看一眼照片效果。

2019年5月8日,妞妞妈妈正在给妞妞拍视频,她时不时蹲下来给妞妞整理衣服。见到其他小孩在玩耍,妞妞忍不住回头去看。几天前,妞妞妈给妞妞报了当地一家舞蹈班。妞妞妈说,现在不像以前那么累了。“以后是不是要有时间限制了,以后是不是要交税啊?”面对摄影师,妞妞妈妈不停地询问,她担心,她这一脚“踢爆”了童模行业,童模的路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好走了。她回到织里后发现,尽管各个基地的拍摄依旧,但童模妈妈们都十分谨慎,一些摄影基地也十分敏感,一提到童模都保持缄默,也不太愿接受记者采访,“我们现在基本上拍完就走,也不和其他人聊”。

浙江湖州织里童装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目前这个浙江小镇有13000余家童装生产企业、7000余家童装电商企业。2018年织里年童装14亿件(套),年销售额550亿元,占据了国内童装市场半壁江山。随着近年线上交易高速增长,一年14亿件童装的销售重心,落在产品的线上展示之上。这些童装以每件几十到一百多元不等的拍摄价格,穿在织里童模的身上。

织里中国童装城。据行业数据显示,中国童装市场正在步入快速发展的阶段,预计2019年市场规模将突破1752亿元。童装产业带动童模产业的迅速崛起,在以三到八岁为主的童模群体中,竞争十分激烈,“在织里,真正红的童模也就不超过10个”,妞妞妈介绍,并不是所有的童模都像妞妞一样幸运,许多和她一样的妈妈来到织里,因为接不到单,待几个月后又回去的多的是。不过,每天依然有许多妈妈在微信发照片给她,挤破头皮想往里钻。

2018年7月8日,陈莉正在帮儿子夏天换衣。除非自己“有路子”,一般成为童模的第一步是参加培训机构。培训机构和厂商有联系,厂商再到各个少儿培训机构去挑童模。5岁的夏天是织里某培训学校萌娃班的学员。妈妈陈莉已在培训班前后花了近万元。陈莉觉得参加童模培训对孩子帮助很大,儿子不仅走路姿势好了,孩子的胆量也更大了。陈莉看来,这一行大家看着好,都想进来,其实竞争还是蛮激烈的,主要还是看孩子的颜值。而一旦入行,除了需要奔走在各个摄影基地,还需要不停地在网上发照片、拍视频、与粉丝互动。“孩子很辛苦,妈妈也同样不轻松。”

2018年7月8日,在一家童装发布会现场,陈莉正在等待开场。陈莉的老家来自安徽,2005年,她独自来到织里打工,当地巨大的童装产业吸引了许多像她一样的外地人来创业。陈莉最初在童装厂干活,后来认识了现在的丈夫,结婚后夫妻俩自己当老板、做起了童装加工,2018年,他们将几年的积蓄全部投入购买了机械化裁床,专门为童装生产企业服务。在陈莉的微信朋友圈里,她见到许多妈妈晒自己孩子的模卡(模特卡)。于是陈莉花钱请摄影师给夏天拍了一套,朋友们看到都说夏天有模特范,这让陈莉决心培养孩子往童模方向发展。

2018年7月8日,夏天在一场童装新品发布会上走秀。陈莉见邻居家的“可乐”报了培训学校的童模班,也跟着给夏天报了名。几节课下来,夏天就开始尝试参加发布会走秀。在一次千人发布会上,夏天被厂家选中,当时陈莉觉得特别有面子。“刚开始的时候,我并不在意报酬多少,只要听到别人的夸赞声就比什么都好。”陈莉觉得,夏天长得“既韩又萌”,是吸引厂商目光的一个重要原因。

2018年开始,夏天开始接拍一些平面的拍摄,目前有七、八家固定的客户。别看童模只是换换衣服、拍拍照片,工作强度其实是挺大的,陈莉说,一般有经验的童模一小时可以拍十多套衣服,平均每套不到五分钟。在织里,有培训学校会专门组织童模比赛。据GQ报道,“2019小童星嘉年华全球盛典”的比赛为期3天,来了5000多个小孩,每人报名费2000元。只要参加,就能拿到最佳潜力奖、最佳模特奖、最佳童星奖中的一种,如果加钱,还有可能拿到最佳家长奖、全球形象大使等。连续两晚的颁奖晚会,都从下午5点开到晚上10点,一次上台20个孩子领奖,总共颁了5000多个奖。

某发布会现场,家长正在带孩子吃午饭。大部分童模一般一天跑好几个场子,为节省时间,吃饭都在会场或摄影基地叫外卖。

2018年7月15日,在车间里,陈莉将工作台当作T台,训练孩子走秀。对于夏天是否当童模,陈莉家里的意见并不一致。“家里的亲戚和父母,他们都认为孩子应该把书读好,不希望夏天这么小就出来抛头露面。”但陈莉并不这么想,她觉得,在童模这条路上,孩子能走多远,就让他走多远。现在,夏天参加各种发布会走秀、平面拍摄,已赚了几十万元,陈莉都帮他存起来。“我们不会用孩子挣的钱,给他留着以后用。”

2018年7月15日,陈莉说要带夏天去拍摄,夏天趴在沙发上,不肯起来。陈莉说夏天比较顽皮,拍摄时话也特别多,自己总得在一旁费劲哄他,以配合摄影师完成拍摄。“我们夏天一天拍不了太多,我也不想让孩子像其他童模这样辛苦。”陈莉说,一天最多的时候也就拍四五十件,有时拍十几件。

照片上,五岁的夏天摆出常见的模特拍摄姿势。一旁的英文写着:BE MYSELF (成为我自己)。陈莉希望儿子能成为一个红童模。据伯克毕生发展心理学研究,幼儿期(2-6岁)的孩子,已经开始形成自我概念,即“我”是什么样的人的概念,这里的“我”和整个人生阶段的自尊以及焦虑都息息相关。对童模而言,长年累月的工作中,父母和行业对“我”的建构将有重大的影响。

2019年5月17日,陈莉送孩子到当地一家幼儿园。因为拍摄,夏天常常请假,陈莉希望能够在拍摄和上学上找到平衡点。“童模妞妞被踹视频”引发热议后,关于童模行业规范、童模权益保障等问题引起了社会关注,5月7日,杭州出台“全国首个童模保护机制”对“广告代言人”的年龄、连续工作时间等做了规定。5月2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召开关于未成年人保护的新闻发布会,“童模妞妞被踹”事件被列入十大典例,最高检要求建立“童模”保护机制,落实涉众未成年人权益检察监督。

2019年5月28日,妞妞妈开车带妞妞前往影棚拍摄。“你不是圈里的,你不懂,我一个人都做到这个地步了,怎么可能放弃?”

织里童模,百万年薪换童年

织里童模,百万年薪换童年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920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